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四十章 战友

第六百四十章 战友

    招待晚宴后,沈淮与熊文斌等人还到酒店陪姚荣华谈事情。

    新浦炼化项目以可行性研究课题的方式组织筹备工作,已有两个半月的时间。

    除了资金的问题外,国务院也意识到国内经济投资有过热的趋势,对大型工业项目的审批开始卡紧。

    稍大规模的地方炼化、地方钢铁项目,审批权几乎都从各省市收归国家计委,更何况新浦炼化打算直接上三百万吨原油炼化,更没有办法绕过国家计委的审批。

    渚南炼化从五十万吨提高到一百万吨,还是在开工建设之后才增补审报程序。这次没有给国家计委严打,说到底还是计经系内部照顾田家庚、徐沛的面子。

    在新浦炼化项目上,沈淮就不敢冒险了。

    徐沛是鲜明反对新浦现在就搞大炼化的,宋系内部想看这边好戏的人大有人在,要是新浦炼化再先上车后补票,拿不到批文就先动工,万一给国家计委当成出头鸟打,他求爷爷告奶奶都找不到门路。

    现在只能说,通过各种渠道去疏通关系,让筹备工作能推动下去。

    “对了,要照普通官员来说,梅溪、新浦这几年取得经济建设成就,就已经相当耀眼了,”姚荣华笑着问道,“沈淮,你倒是有一种更急迫的心情在做事。要不是我一直都在关注这边,仅仅看报告的话,也会认为新浦、梅溪的投资过热,会有脱轨之虞。所以总行那边收缩这边的放贷规模,进行风险控制,我也没有办法替你们辩解……”

    “……”沈淮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各项数据陆续出台了,东华九六年国内生产总值达到四百亿,三年翻了一番还多,这个速度不可谓不快。但要算人均的话,东华人均gdp九六年也就堪堪追上全国人均五千八百元的水平。再就全国范围来说,改革开改有十八年了,经济总量增涨了近二十倍,这样的成就不可谓不大。不过,就是增涨了近二十倍的经济总量,仍然只有美国的十分之一,日本的七分之一多些……”

    沈淮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梅钢刚出台了一项规定,就是限制员工的加班时间,控制员工一周工作不能六十小时。我跟外方的管理人员谈这个,他们觉得很不思议。伦敦、伯明翰的工人,都在争取更少的工作时间,一周工作三十五个小时都嫌多,中国的工人怎么会这样?他们不理解的是,中国人实在是穷怕了。虽然有个别人觉得,张嘴待哺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大多数人心里还是明白:差距这么大,不拼命干活,能怎么样?”

    “穷怕了?”姚荣华听到这个词从沈淮嘴里说出来,忍不住摇头而笑,细想沈淮的童年不是那么幸运,但从少年时期开始,绝对跟这个词沾不上半点边。

    *********************

    从酒店出来,沈淮也与熊文斌告辞,与陈兵回霞浦去。

    陈兵虽然早就离开霞浦工作,妻儿也到市里工作、读书,但他的老家在霞浦,老爹、老娘以及兄弟姊妹都在霞浦,他偶尔也会回老家去住一两晚。

    在车上,沈淮跟陈兵谈及靖海公路的改扩建问题:“靖海公路改建高等级公路,才有加速发展沿海产业带的可能啊……”

    建沿江快速道,提的是沿江产业带的概念,重点发展建设梅溪新区跟西陂闸产业园区。

    这对东华市来说,显然是一条相对单薄的横向线列,主要经济发展只能辐射到唐闸区跟西城区两块,缺乏纵深。

    沈淮与熊文斌等人现在提沿海产业带,是想以新浦港为龙头,沿淮海湾往北面的新津、灶塘两县辐射,加强东华经济发展的纵深。

    不过产业带要发展起来,是需要大量基础建设进行支撑的。

    沿江产业带一方面是沿渚江北岸加快港口建设,同时沿江快速道、梅浦公路建成,徐东铁路东延线也开始施工,差不多把东华横向的交通框架拉了出来。

    不过说到纵向交通,就薄弱太多了。

    目前兴工建设的还只有霞浦县段的海防公路,路宽设计也只有十四米,远不足以支撑纵向交通干网。

    此前靖海公路是连接灶塘、新津、霞浦三县的交通主干道,此时已经有些不堪重负了。

    而大型深水海港的投资规模更大,也根本不是新津、灶塘此时所能承担;所谓的沿海铁路,还只能做远景规划。

    听沈淮提及要修靖海公路,陈兵唯有苦笑以对,只说了一个字:“钱。”

    沿江快速道,十公里不到,花了两亿;梅浦公路四十公里,花了四亿——靖海公路要改建高等级公路,九十公里,没有十个亿拿不下来。

    同车坐副驾驶位上的杜建回头说道:“新津县连筹海防公路的钱都拿不出来,靖海公路更不要指望了。对了,新津县明天要召开一个县域经济联合促进会议,陈书记过不过去?”

    “老陈,一起过去吧,”沈淮说道,“你应该也接到邀请了吧?新津的王书记,说跟你是战友。”

    “毛个战友?我在霞浦的时候,有两个项目,就是王易平**裸抢走的。他那时候没想到以后战友相见脸面不能太难看,现在倒想起我这个战友来了,滚他个鸡|巴蛋去。”陈兵提及他跟王易平的旧怨就一肚子气。

    “好啦,好啦,你这个副市长还缺不了新津的选票,”沈淮笑道,“现在陈、虞他们,把资源都堆到西城区去,搞得其他区县都怨声载道,我们此时不拉人心,还待何时啊?”

    听沈淮提到这个,陈兵也忍不住叹气。

    相比较经济增速,东华财政收入及开支增速更高。

    在除去梅溪开发集团、市港投集团、京投集团、新浦开发集团等国资投融平台的基建投资外,全市三区七县九六年的财政总开支达到二十亿。

    财政总开支是二十亿,但二十亿在各个区县之间的分配是极不平衡的。

    唐闸区财政开支最高,除了梅溪开发集团的投资外,决算开支达到五亿。

    霞浦县在刨开新浦开发集团,财政开支超过三亿。

    唐闸区那边是财政收入高,这么多开支之外,还额外给市级财政贡献了两个亿。霞浦县实行大包干,没给市级财政贡献多少,开支也是自收自支,缺口自己想问题,没有让市里补贴一分钱。

    问题就在西城区,西城区九六年财政收入不到两个亿,但开支高达四个亿,仅次于唐闸区,缺口都是市级财政补的。

    此外,市里通过韩寿春执掌的市港投集团,对西城区的基建投资,也达到三个亿。

    这么大的财政及基建资金砸下去,加上宝和造船厂等项目开工,使得西城区九六年的发展速度甚至超过唐闸区,但是怎能让其他区县心服?

    不过胳膊拧不过大腿,地区经济规划的主导权在市里,陈宝齐、高天河、虞成震提出当前以发展沿江产业带为东华工作的核心,其他区县想发展,就要自身多加把劲。

    这一方面是陈宝齐把西城区的发展视为他个人的政绩工程,另一方面也涉及到市区与县域、县域与县域之间的经济竞争等深层次因素。

    陈兵当年主政霞浦,与王易平主政新津,两人虽然是战友,但彼此撬墙脚、抢项目手也不软,因此积累下不少陈年怨气,说到底还是县域经济竞争推动的结果。

    三区七县经济挂帅,财税当头,主要指标在考核时连续两年垫底,书记、县长随时都有给撤换的可能。

    这样的压力之下,县域经济到九十年代之后,竞争也就变得残酷。

    这在刺激县域经济高速增涨的同时,带来的负面作用也渐明显。

    基层弄虚作假的现象增加,有时候甚至不借借贷来去填财税数字;在招商引资时,更是泥沙俱下,什么项目,不管多大的污染,不管生产及安全环境多恶劣,地方也都往回引。

    沈淮自然不会将目光局限于霞浦跟新津、灶塘两县的县域竞争上,他与熊文斌提出沿海带的概念,自然就要新津、灶塘两县囊括进来。

    而在更大范围,淮海省的沿江经济带,要把淮西、徐城、新沂到东华等渚江沿岸市县都包括在内,沿海经济带则要把新浦往北的环淮海湾地区都包括进来。

    只是提概念容易,要做出成绩来,不是易事。

    海防公路霞浦县段年后如期动工,但新津县段约四十公里还没有动静。市里说补贴两千万,却捂着不拿钱出来,只同意拿新津县九七年的财政上缴抵,实际就是要新津县完全自筹六千万的筑路款。

    新津县九六年财政总开支不过一亿四千万,所有乡县道路交通基建投资仅两千万,财政上怎么可能支撑住六千万的海防公路基建投资?

    新津县的县委书记王易平,搞了一个县域经济联合促进会议的名义,明天邀请沈淮、陈兵过去,说白了还是为海防公路筹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