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四十三章 救人

第六百四十三章 救人

    沈淮坐车回到新津县城关镇,熊黛妮的电话还没有打过来,他也没有辙,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总不能去新津县迎宾馆去找人。

    出车站往南不远,是新津河,由于穿过新津城区的缘故,河两边的绿化不错。

    正值新柳吐绿的季节,天气也好,不少人在河边的绿地里闲逛,沈淮在街边买了份报纸,刚找一处石凳要坐下来,熊黛妮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沈淮告诉她地方,让她过来。

    跟所有偷情的人一样,熊黛妮也难免临阵生怯,也难免迟疑、犹豫,在电话里声音糯软的说道:“一大群人在这边开会,我走不开啊,要不我们以后再见面吧……”

    “我说了一堆谎话,把杜建他们几个甩掉,坐车回来,就为了跟你见一面、说几句话,没见到你的面,我就回去啊?”沈淮装可怜的说道,怎么也要先把熊黛妮骗出来再说。

    “嗯,你等我,不过说好了,就跟你见个面,我等会儿还要赶回来聚餐。”熊黛妮犹不放心,在电话里要跟沈淮谈妥条件。

    “就见个面啊,你还干什么啊?”沈淮笑着问道。

    “呸。”熊黛妮在电话里轻呸道,就挂了电话。

    想着熊黛妮娇憨美艳的样子,沈淮心荡魂迷,坐在石凳上,报纸也看不见进几个字。

    新津县迎宾馆离这边不远,走过来也不用几分钟,沈淮等了一会儿,就见穿一身洋灰套装的熊黛妮站在路边往这边张望。

    沈淮朝熊黛妮走过去,她看到这边,又忙示意往河岸边走,还生怕到路边会给哪个认识的人看到。

    熊黛妮走过来就先东张西望一阵,也不敢叫他牵手,先确认周边在河滨绿地里休闲的人有没有谁对他们有特别的注意;沈淮忍不住取笑她的胆小:“出来见个面,你跟做贼似的;就是做贼,你也是那块料。”

    “那当然了,谁能跟你似的,经常做贼。”熊黛妮只觉得心脏跳得厉害,但嘴里不饶人,不忘讥笑沈淮一下。手给沈淮捉住,想抽回来,沈淮用力捉住,她也就低头认命,找了处石椅坐下来。

    熊黛妮当真是跟做贼似的,没人时还怕有人撞过来,何况左右有不少游人,她更不敢当众跟沈淮亲热了,除了握着手,不让沈淮再多做一分逾越的小动作。

    将晚的阳光照得人懒洋洋的,沈淮赖着脸皮,在石椅上躺下来,枕在熊黛妮丰腴的大腿上,抬头看着蓝天白云以及熊黛妮丰润娇美的脸蛋,鼻前萦绕的是熊黛妮那迷人的体香,忍不住伸手在她柔软的腰间抚摸。

    熊黛妮心怯,但也赖不过沈淮,抓住他的手,不让他摸到上面来,但也忍不住伸手在胡子刮得返青的下颌上摸了两下,又刺又痒,叫她心魂迷荡。

    这时候有个四五岁的小姑娘走过来,看到沈淮、熊黛妮亲热的一躺一坐,滴溜溜的眼睛盯着他俩不走,奶声奶气的问道:“叔叔,姐姐,你们在谈恋爱吗?”

    哪怕是给四五岁的小姑娘盯着看,熊黛妮也甚是不好意思;沈淮脸皮厚,看小姑娘长得乖巧可爱,笑道:“是啊,小妹妹,你怎么看出来我们在谈恋爱的?你看姐姐长得漂不漂亮啊?”

    熊黛妮掐了沈淮一下,不叫他跟四五岁的小孩子胡说八道,推着要他坐起来。

    这时候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走过来,警惕的看了沈淮跟熊黛妮两人,大概看沈淮、熊黛妮装扮也不像是什么人贩子,没有说什么,要将小女孩子牵走。

    沈淮刚才看到这个中年妇女远远的站在路边跟人聊天,提醒她道:“这边河堤没有护栏,小孩子还是要看紧些……”

    中年妇女看了沈淮一眼,嫌他多管闲事,拉着小女孩子一边走还一边教育她:“奶奶不是都跟你说了嘛,不要跟野人说话;要是让野人把你骗走了,你就见不到爸爸、妈妈了……”

    沈淮也只能无语的笑笑;熊黛妮推着他笑道:“主要是你长得不像好人,害我也给你拖累了……”

    “你看看清楚,我脸上哪里写了‘坏’字?”沈淮脸上凑过来,让熊黛妮看清楚,趁着她防备不及,在她粉腻的脸颊上舔了一下。

    “你是狗啊,舔来舔去的?”熊黛妮笑着要将沈淮的脸推开。

    “让我亲一下……”沈淮涎着脸说道。

    “不要,有人会看见的。”熊黛妮说道,但沈淮厚着脸皮将嘴凑过来要亲吻,她只能紧张的看着四周,见没有人注意这边,手松一下,让沈淮得逞在她的嘴唇上啄一下,浅尝即止,就让他还像刚才那样,枕她的大腿躺好,揪住他的手,不叫他乱摸。

    片刻之后,就听见有“扑通”声传来,沈淮起初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待听到有人尖叫,才惊坐起来,就见刚才小女孩子玩耍的那块草地空荡不见一人。

    沈淮撒脚跑过去,就见小女孩子在河堤下来的水里挣扎;那个带小孩的中年妇女跑过来,跟发了疯似的要下堤救人。

    沈淮一把将中年妇女拉住,春水涨得厉害,他对这边人生地不熟,不知道堤下水有多深。

    救小女孩子容易,要是中年妇女不识水性,也慌忙下水,他未必有能力救两个人。

    “你们抓住她;我下去救人。”沈淮让熊黛妮跟路人抓住中年妇女,不要让她乱动,他也顾不得脱衣服,沿毛石堤就滑下去。

    沈淮踏脚下水,水就淹到胸间。

    好在小女孩子离水边也不远,沈淮伸手一把就抓住衣领子,就拖了过来,看样子也就呛了几口水,没有什么大事,到毛石堤边,托举起来,让岸上的人将小女孩子接上去。

    下河堤容易,上河堤却难,毛石堤很陡,沈淮就在浅水走到有台阶的地方,才借熊黛妮的手上了岸。

    四月春暮,在草地上给将晚的阳光照得暖洋洋的,但湿了一身上岸后给晚风一吹,整个人都冷得发抖。

    沈淮问熊黛妮:“小女孩子没有什么事情吧?”

    熊黛妮一直关心水里的沈淮,这时候回头看去,就见那个中年妇女抱着小女孩正往路边走,也没有说过来道一声谢的意思,说道:“可能给吓着了,应该没有什么事,”又说道,“你赶紧找个地方,先把这身湿衣服脱下来,免得感冒了……”

    走出草地,到街对面就有旅馆,办了登记,就进了房间。

    熊黛妮先让沈淮把湿衣服脱下来,她进浴室先放热水。

    他脱掉衣服,拿被子裹住身子,坐在床头,看向熊黛妮打开热水走出来,她脸红扑扑的,问道:“你在想什么?”

    “晚上还要聚餐,我要回去了……”熊黛妮声音低低的说道。

    “你说,我会放你走吗?”沈淮涎脸笑着问道。

    “我真笨;刚才在楼下就该走的。”熊黛妮红着脸说道。

    “一起洗澡。”沈淮贴过来,搂住熊黛妮的腰。

    “不要……”熊黛妮嘴里拒绝道,但看到被子从沈淮的身上滑下来,赤着的身子下面,那根东西像个旗杆似的高高的竖起,她心儿乱跳,粉面发烫,生不出力气揪住沈淮脱她衣服的手,迷迷糊糊的就给沈淮扒了干净。

    看着眼前雪白的娇躯,仿佛脂玉雕琢,丰腴无瑕,沈淮心跳如雷,也顾不得去洗澡,就抑制不住激情的凑嘴吻过。

    娇艳的唇间的缠绵过,难抑心间澎湃的情念,从她丰润的脸颊,雪白修长的颈,一路往下吻,那浑圆仿佛水滴的雪|乳叫他痴迷,那一吻就颤抖的肚脐叫他迷恋。

    熊黛妮咬住嘴唇,强忍住喉间的呻吟声,忍不住伸手揪紧沈淮的头发,嘴里轻骂道:“你个浑蛋,不要再往下吻了,不要再往下吻了……”将沈淮重新往身上拉,双脚间叫那根粗得吓人的东西抵住,就觉得身体里有一大股的液体往外涌、往外流,情不自禁的环腿圈住沈淮的腰,打开自己的花蕊,让那根梦里见过无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数回的东西进来,从未有过的胀裂感,叫她再也控制不住呻吟声泄出来……

    *******************

    熊黛妮从浴缸冲过热水澡出来,身子虽然有些酥软,但又有说不出的畅快,走回房间,就见沈淮掀开被子,露出床上一大滩湿迹,跟刚尿过床似的。

    她羞得满脸通红,跳也似的跑过去,伸手打了沈淮两下,拉过被子将那滩水迹遮住。

    “我回去了,不管你了。这会儿赶回来,还能吃到点东西……”熊黛妮说道。

    “不要啊,”沈淮可怜巴巴的哀求道,“衣服没干,我没办法出门啊。你要不想我饿死在这里,要么帮我买一身衣服过来?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看我刚才把你伺候得舒服的份上,你也不能这么狠心啊!”

    “胡扯,谁舒服了?”熊黛妮瞪着眼睛嗔骂道。

    “四次还是五次?”沈淮问道。

    熊黛妮扑过来捂着沈淮的嘴,不依不挠的说道:“你刚才发应,还真吓了我一跳……”

    “我刚才很疯吗?我迷迷糊糊的,都不记得什么了……”熊黛妮趴在沈淮的怀里,回忆刚才身置云端的感觉,那种从未体验有过的感觉,就是回味一下,就叫她的身子有说不出的酥软感。

    “你现在不丢下我,晚上我再接着伺候你。”沈淮说道。

    “谁管你死活啊,”熊黛妮见沈淮又不说正经的,从他怀里撑起来,嗔骂道,又笑着他脸颊上亲了一口,说道,“好了,不要装可怜了,我先回去跟会务组那边请个假,等会儿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