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七十四章 土地危机

第六百七十四章 土地危机

    听李谷问及新浦炼化项目的筹备情况,沈淮身子微微往前倾了倾,笑道:“国家计委都还没有启动项目的审批程序,新浦能筹备到哪里去?也就在那里拖着……”

    听沈淮打起马虎眼,李谷笑了起来,跟孙浮敬说道:“沈淮遮着掩着,连跟我都不说一句实话,倒好像是藏了多少机密,怕我知道了会去举报似的……”

    孙浮敬看了看腕表,说道:“午宴应该准备了差不多了,我与老秦先过去看看;李书记你跟沈县长再聊一会儿……”

    酒店中午准备什么午宴,自然不用孙浮敬他亲自去关心什么,不过他也清楚沈淮、李谷这次不可能单为参加焦炭技改项目竣工的事跑来淮西一趟,他当时也只是客套,邀请李谷、沈淮参加竣工典礼,没有想沈淮、李谷同意出席,还特别吩咐不要惊动地方,孙浮敬就猜测李谷可能是想借这个由头,绕开别人的关注,要跟沈淮谈什么事情。

    秦大伟等人都站起来,随同孙浮敬先去宴会厅,留沈淮在休息厅与李谷密谈。

    看着孙浮敬他离开,李谷才跟沈淮说道:“省委巡视组到东华后重点检查霞浦的工作,是田书记临时决定的;我这次过来,田书记让我问你,有什么想法?”

    “大前天听到巡视组部署检查工作计划时,是挺意外的,”沈淮问道,“不会真有人举报我吧?新浦炼化这个项目,我这次守着规矩,连一根基桩都没有打下去啊,他们到省里举报我什么?”

    “不是向省里举报,”李谷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材料,递给沈淮,说道,“举报材料是直接递到农业部的,农业部还是看着田书记是老部长的面子,把材料转到省里来处理……”

    听李谷这么说,沈淮顿时间也是头皮发麻,感到异常棘手,接过材料翻看起来,果然是直接向农业部举报霞浦县政府及新浦开发集团侵占耕地的材料。

    材料上面列举了新浦成立省级开发区以来,征用耕地进行工业项目用地储备以及沿梅浦大道两侧改耕化为绿化用地、实为工业及新城项目储备用地的详细数据。

    目前国内在工业及城市基建项目用土地储备方面,政策法规比较模糊,只是地方上摸索在做。有的地方幅度大,有的地方幅度小,多少都占点边。

    国务院内部对这种情况也是看法不一,有些人看到大规模储备土地在提高工业项目建设效率、从整体上完善产业布局规划、提高地方财政收入方面的巨大好处,也有些人担心地方盲目扩大土地储备会带来一些不必要的弊端。

    不过从九二年以来国内在经济政策上整体宽松,所以对地方上的种种经济自主行为,多是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还是以保证经济高速增长为主。

    霞浦在土地储备方面的动作相当坚决,一年时间就动|迁安置四千余户民众,为开发区及新城建设腾置出近四万亩的建设用地。

    在扣除建成以及在建项目之后,新浦开发集团现在就已经掌握了十六七平方公里的建设用地储备。

    要是将新浦开发区及临港新城之外的梅浦公路、浦北公路两侧的绿化地算上,霞浦过去一年腾置出来的土地数量更是惊人。

    沈淮这么做的好处,就是只要有招商引资项目进来,就能立即落地生根进行主体项目建设,根本不需要投资商去考虑基建及工业配套的问题。

    当然,这么做的坏处就是霞浦县的耕地面积在短时间里下降幅度会很大,而大量的拆迁、安置以及基建工程,使得新浦开发集团、京投集团积累下大量的债务……

    这在中央经济政策宽松时,问题不大;现在因为投资过热产生一些问题,东南亚地区更是风雨飘摇,全国经济政策收紧,就会出问题。

    而在选举事件中,东华在新浦集团债务问题产生种种传言,也是肇端于此。

    只是陈宝齐、虞成震等人,并不能直接点到新浦土地储备的问题上来,因为东华市在储备用地上都是采取宽松的态度,要收紧,要点名批评,也要从西城区开始。

    新浦开发集团是霞浦县政府独资控制,是代表县政府收储土地,所产生的土地收益,主要用于地方基础设施建设上去,也有相当部分补助地方上的教育、交通、医疗卫生等公共设施的建设,是地方财政最重要的补充。

    天益集团在西陂闸区搞医药产业园,又代表谁的利益?

    只是有些人,将事情直接捅到农业部,问题就有些棘手了。

    目前国内对耕地的总量控制跟管理,归属于农业部管辖。在当前整体经济政府偏紧的情况下,农业部要是以侵占耕地为由立案,派工作组下来查,上面要没有人帮着说话,新浦很可能就会给拎出来当骇猴的鸡杀。

    而背后更大的问题在于,农业部照顾田家庚是老部长的面子,将举报材料转给淮海省处置;他老子也是农业部出来的,不可能从农业部内部一点都得不到新浦给举报的消息——这也就意味着,这次连同宋系上层的人,选择一起看他们的好戏……

    见沈淮铁青着脸不说话,李谷心里轻叹,说道:“田书记在接到农业部转过来的材料之后,派人了解过新浦的情况。在国务院二月份下发金融通知之后,新浦方面是暂时停止大规模继续征地的动作,主要推动道路交通及水电等基础设施建设,不过在下沙、青沙两村的征地动作依旧很大,举报材料在后面对此也有详细的说明……”

    沈淮说道:“霞浦这一年来大规模的进行土地储备,是对全县的耕地保有量造成较大的冲击,不过县里近期计划在北片搞一个现代农业示范区项目,会通过填海及荒滩改造等措施,补充耕地的不足。整个项目做下来,大概能新增加一万余亩优质耕地,相关的规划工作正在做,原计划到八月份就能送到省里。同时新浦开发区接下来更大规模的建设用地,将通过填海进行储备,对耕地的占用幅度会降下来……”

    “田书记也了解到这些情况,”李谷说道,“不过田书记也要我提前告诉你一声,在接下来的全省土地工作会议上,田书记可能会点名批评新浦。田书记的原话是这么跟我说的,他年底就要离淮海了,以后想点名批评新浦,怕也是没有多少机会了……”

    沈淮点点头,说道:“我真诚的欢迎田书记批评霞浦工作的不足……”

    省委书记田家庚在会议公开点名批评霞浦,明面上是这次巡视工作之后对霞浦又一次的严厉打击,但背后的用心何况不是苦心孤诣的保护?

    年底中央换届,田家庚将调离淮海省另赴要职,新上任的省委书记是谁还不得而知——当宋系上层都选择看好戏之时,新上任的省委书记要想拿新浦当骇猴的鸡杀来立威,怕是不会手软;就算新上任的省委书记选择中立态度,赵秋华、戴乐生等人针对梅钢系的动作也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收敛;甚至包括计经系的干将徐沛,对梅钢系也绝无好感。

    为了避免梅钢系到时候陷入被动,田家庚这时候才更要提前“打压”,该批评的批评掉,该禁止的禁止掉,甚至挤一两个脓胞出来,就极大削减在他调离后、梅钢系成为靶子的可能。

    想到这里,沈淮忍不住轻叹一口气,没想到梅钢系在有可能受到巨大冲击之时,整个宋系都选择了旁观,而是站在宋系对立面的田家庚苦心孤诣的想要保护梅钢系免受这剧烈的冲击。

    不过田家庚有他的为难之处,不能太明显,大概又是怕这边炸毛,才安排李谷这次淮西之行吧。

    “田书记同时也关心新浦炼化项目的筹备情况,”李谷继续说道,“今后新浦在下沙、青沙两村的征地工作继续扩大,你说新浦炼化一根基桩都没有打,不过北疏港路、青沙防波堤、青沙输水等工程在四月份后,相继启动,都应该是新浦炼化的配套工程吧?为渚江炼化配套的原油码头,储罐区的建设规模也明显远超过渚南厂每年一百万吨炼化产能的设计,而且在四月之后,新浦炼化筹备组从徐油厂就抽调上百名工程师,这显然也是远远超过项目筹备工作的需求……”

    “所有能分解开来提前进行的项目,我们都着手在做了。在青沙村岛会新建一座十万吨级的原油码头,下个月就会动工。如果没有批文,这个码头就直接以为渚南炼化配套的名义做。同时将进行的就是与西岸储罐区之间的海底管道铺设,实际也是将来的化工原料及油料管道,还有青沙村岛污水厂及高滩沙口排海工程都会相继启动,”沈淮说道,“包括氢化塔在内的主要炼经设备,也陆续向以一重集团为主的国内外供货商签定订单——筹备工作进行到现在,基本也是等批文什么时候下来,主厂区的第一根基桩就什么时候打下去……”

    “这么快,”李谷知道沈淮分解项目的能力,但听到新浦炼化的项目实际上已经进入实质大规模建设阶段,还是吓了一跳,“资金怎么解决呢?”

    这么大规模的炼化项目,配套工程的投资占得比例相当大,一个十万吨级的原油码头加储罐区的投资,可能就要占到整个工程概算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的样子。

    虽然整个项目启动只需要几亿的资金,但原油码头加上道路基建、供水、供电、填海、防波、排污工程以及在海底铺设原油、化工管道等等配套工程全面展开,加上主要设备跟供应商敲定合同设计制造,这么大量的工程面铺开,就绝对不是前期十亿、八亿资金能支撑下去的。

    就李谷所知,众信投资将所持梅工股份的一亿六千万股股票,以七千万美元的价格,打包出售给富士制铁,能为新浦炼化筹集建设资金。

    这些资金支撑新浦炼化项目的启动是没有问题的,但新浦炼化项目全面展开的话,怕是不用两三个月,就会把这点资金消耗一空——到时候没有大量的后续资金跟上来,整个项目一旦陷入停滞,就会出造成信用以及资金供给上的双重危机。

    众信将所持上市公司的股票出售给富士制铁,这个是要对外公告的,沈淮相信李谷应该有关注到,说道:“众信除了将所持梅工的股票出售给富士制铁外,还联合多家投资,从富士制铁关联方安田银行手里,贷得总额计有三百二十亿日元的项目贷款。这笔贷款已经兑换成美元,存在众信、鸿基及长青集团的海外账户上,就等着拿到批文,我们会随时审请资金进入……”

    国内对外汇资金的管理极其严格,主要只允许外汇资金进入相关实业领域进行投资;现在新浦炼化项目拿不到正式的批文,所以这笔资金还无法以正常的渠道进入国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