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七十五章 国家资本

第六百七十五章 国家资本

    梅钢筹备新浦炼化项目各种动静,想要全部瞒过有心人的视线,是不可能的。

    在四月下旬东华市委出台《市县部门及金融单位协助推动新浦炼化项目筹备工作的通知》的文件后,新浦炼化正式立项,筹备工作开始提速。

    最关键的一步,就是以郑建章为首的近百名工程技术人员从徐城炼油内部通过转聘的方式,抽调出来,加入新项目筹备组。

    加上之前以杨林为首的项目课题组,以及从梅钢、渚江建设等下属企业转聘的员工,新浦炼化项目筹备组在五月底之前,就将近两百人。

    这显然已经超过一个大型项目前期筹备的工作需求,兼之北疏港路、防波堤、转驳码头、输水管道等工程在六月之前就相继开工,而在四月之前,新浦炼化选址的青沙村岛就已经完成拆迁安置工作,开始进行土地平整、边圩填海及路网建设,自然有理由认定新浦炼化在六月之前已经进入正式启动建设阶段。

    虽然有“未审先建”的违规嫌疑,但新浦炼化主厂区的基桩没有打下去,码头、路堤等配套工程又是以新浦开发集团的名义申报、组织施工,那些一心想阻挠新浦炼化项目上马的人,也没有办法抓到直接的把柄。

    不过霞浦县近一年来在收储土地方面动作坚决,造成霞浦县耕地保留量大幅下降也是事实。

    新浦炼化概算投资将超过四十亿,产品除燃油,将以聚乙烯、对二甲苯等化工原料中间体为主。项目投资建成后,更会带动石化下游产业上百亿的投资,能带来沿淮海湾、沿渚江两岸石化产业成倍的增长空间——在这个大的利益前景下,即使新浦方面的运作有些违规的地方,省里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即使赵秋华、戴乐生等人也明白,他们要提出反对意见,在省里也极有可能陷入被动。

    所以有一部分人的意见是,淮海省需要有大的炼化项目,但未必就需要支持梅钢上马,实际上也没有办法直接反对梅钢搞地炼。

    不过现在有人将问题捅到中央,问题就变得棘手。

    符合淮海省地方利益的,但更未必会符合周边省市以及一些旗下有炼化业务的央企的利益。种种推波助澜之下,角力会上升到国家计委、农业部、海事部门甚至环保总局等中央部门,问题之棘手就不难想象。

    一旦压力自上而下的施加下来,之前选持保持沉默的赵秋华、戴乐生等人,还会不会继续保持沉默,就不得而知了。

    李谷自然知道田书记是支持新浦炼化项目,不然的话,年前就不可能支持梅钢借壳徐城炼油重组上市了——梅钢不能掌握徐城炼油,自然就更谈不上搞新浦炼化了。

    不过,除了自上而下的压力外,李谷也知道田书记也一直都担心新浦炼化启动建设后,资金上的压力怎么解决。

    今年全省银行业能新增加的货币供给,可能都不到两百亿。

    在当前金融整体收紧的情况下,田家庚即使作为省委书记,也没有办法要求全省银行将二三十亿的贷款集中放给新浦炼化。

    故而李谷淮西此行有两个目的:

    一是告诉沈淮农业部在耕地保留量下降的问题盯上了霞浦,省里近期会采取一些告诫措施,实际也是要为梅钢以后释放压力;还有一个就是李谷代表田家庚对新浦炼化的筹备情况摸一下底。

    田家庚也是看到新浦炼化近期的动作幅度很大,担心前期过于激进的建设速度,对梅钢的资金消耗过剧,而一旦造成多重的危机,会让问题变得愈发的麻烦跟复杂。

    不过李谷之前,倒也是没有想到,梅钢在新浦炼化项目,除了近七亿人民币的启动资金外,更有四个多亿美元的外汇资金等着国家计委通过项目审批后放行进来……

    三百二十亿曰元贷款,已经兑换成美元进入众信等外资账户,一旦项目过审,放行进国内,就是三十五亿人民币。

    加上之前的启动资金,梅钢为新浦炼化已经筹备了超过四十二亿的天量资金。

    听沈淮这么说,李谷当真是吓了一跳,问道:“梅钢已经筹备到这么大量的资金,怎么一声都不吭啊?”

    现在省里很多人对新浦炼化项目都是持中立态度,其中较为关键的因素就是认为梅钢在当前金融环境下——就连业信银行都对东华收紧贷款了——筹备不了这么大规模的炼化项目建设所需的天量资金。

    一旦梅钢有四亿多美元的外汇资金等放行进入的消息传出去,这些人里,大多数都有可能从中立转为支持。

    无论是中央还是省里,对产业资本的进入,从来都是坚定支持的态度。淮海省近几年来,招商引资成绩好一些,一年能引进近十亿美元的外资,差一些一年实际利用外资都不到四亿美元。

    只要梅钢将这个消息放出来,就连赵秋华都怕要在公开场合对新浦炼化项目表达一下支持的态度。

    “这笔贷款也是近期才跟安田银行谈下来,”沈淮说道,“再个省委巡视组刚下东华检查工作,梅钢太高调也不合适……”

    李谷笑了点点头,知道沈淮的意思:田书记推动巡视制度的建设,最先对东华启动,又重点巡视检查梅溪、霞浦等地,就是要向外界展示一个告诫的姿态,梅钢这时候高调宣布曰元贷款消息,确实容易会给外界误解为梅钢这是对“向省里示威”,会叫问题复杂化。

    说实话,李谷此次淮西之行也确实有担心沈淮会有抵触情绪,担心他锋芒太甚、曲解了田书记的善意,这么一来倒是放下心来,说道:“这个情况,我倒马上跟田书记汇报;田书记一直都担心梅钢在资金上有压力,还考虑合不合适让省国投介入新浦炼化的建设……”

    “如果省国投有意参与新浦炼化的建设,四亿多美元的长期贷款,可以转一部分给省国投。”沈淮说道。

    虽然地方上近年陆续成立了许多投融资平台,但就淮海省来说,唯一可以拿政斧信用背书、在海外资本市场公开融资的,就是淮海国投集团。

    由于淮海省经济及金融水平发展相对滞后,淮海省政斧信用在海外资本市场的等级并不高,这些年省国投直接在海外资本市场融得的资金累积总量也不过三亿美元,主要投入省内的基建工程以及对省属国资企业的注资。

    对沈淮的建议,李谷点头道:“你的建议,我会一同向田书记汇报。”

    沈淮的用意是明显的,省里对新浦炼化项目再怎么支持,都是有限度的,一旦农业部或者其他中央部门,一定要严查新浦在征用耕地方面的违规行为,省里也很难直接的袒护。

    而省国投参与新浦炼化的投资建设,为了自身的利益不受损失,至少在新浦炼化项目有可能受到妨碍时,省国投以及背后省政斧、省委就都有理由站出来表态。而中央部委再要想下手打板子的时候,也必然要考虑到淮海省的态度而有所收敛。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梅钢在海外资本市场已经形成初步的影响力。

    不要说沈淮这次同意划出一部长期贷款由省国投承接,有利省国投融资规模的扩大,而长期的合作,也对省国投在海外资本市场扩大影响是有好处的。

    李谷知道田书记一直都找不到直接支持新浦炼化项目的切入点,心想:沈淮的提议真是不容拒绝。

    沈淮又将梅钢跟安田银行谈妥贷款的过程,跟李谷略作解释,以便他跟田家庚能更详细的汇报。

    **********************

    沈淮与李谷在休息厅谈了很久,待孙浮敬他们等不及派人上来看,才想起有一大群人等着他们赴宴,下午还要参加技改项目的竣工典礼。

    竣工典礼后,沈淮要乘晚间的火车回徐城,所以留下来跟孙浮敬等淮煤高层谈煤炭交易市场、航运等方面的合作,李谷则直接坐车回徐城,在凤城县分别。

    在车上,李谷就将这次跟沈淮的密谈,通过电话汇报给在燕京开会的田家庚知道。

    田家庚让李谷打电话给沈淮,让他到徐城后多留两天。

    李谷给沈淮打过电话,就坐在车闭目养神,只是颠簸的道路也叫他很难静下心来。

    撇开田书记的态度,就他个人的立场,李谷此时也倾向省国投能参与新浦炼化项目。

    淮煤集团跟梅钢的合作,除了年八十万吨焦炭供应合同带来极大的盈利预期外,煤炭交易市场正式成立三个月来,也强力整顿了淮煤集团在市场煤交易上的混乱。除了销量较大幅度上升外,淮煤集团近三个月来,吨煤也从之前的亏损局面,也能获得几元到十几元不等的盈利,使得淮煤集团今年内就能实现扭亏为盈。

    不然极难想象在淮能煤业介入淮西煤炭资源开采之后,淮煤今年的境遇会有多尴尬。

    李谷直接参与整个工作的推动,这对他当前在省属国企工委站住脚有极大好处,也叫他在经济事务上的能力,获得省内以及计委系内部正面的评价。

    省属国企是相当复杂的状况,山头林立,关系错综盘结,负责国企工委想站稳脚不容易,除了要有上面的支持外,说到底也需要有解决问题的能力,才有可能在下面获得支持。

    同时,目前田家庚也有意利用省国投的融投资功能,从资本层面加强对省属国企及省内市场经济建设的干涉力度。虽说之前的行政命令对省属国企的干涉更加直接,但也因此缺乏弹姓跟调节的空间。

    改革开放这些年,国内一方面在强调市场放开,一方面又学习国家资本控制层面的经验,想摸索出一条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来。

    有的地方做得比较好,淮海省的滞后则是多方面的。

    同样的,想利用省国投这个融投资平台,从资本层面加强对省属国企及省内市场经济建设的干涉力度,省国投自身资本实力的壮大是不可或缺的一环,从这方面来说,也很难拒绝跟梅钢的合作,而不能再局限于之前从上往下俯视的定式思维。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