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七十九章 看戏

第六百七十九章 看戏

    “恺闻,”谭晶晶看着苏恺闻的车从侧道开过来,扬着她鲜橙色的挎包小跨步的走过来,拉开车门坐进去,问道,“刚才沈淮过来接成怡去吃饭,你有没有看见?”

    谭晶晶没有看到苏恺闻在大街斜对面的树荫下停了好一会儿,还以为他刚过来,唧唧喳喳的将刚才的事情说给苏恺闻听,让他看沈淮熄火停在路边的那辆老夏利。

    苏恺闻不想谭晶晶误会他是畏惧沈淮,才把车停在马路斜对面没有马上过来,听着她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脸色阴郁的看着大街,刚才那一幕有太多的东西叫他琢磨。

    看着沈淮骑车带着成怡拐过街角,王大治才脸色难看的收回视线,眼神阴戾,将脚边的一个易拉罐恶狠狠的踢开,转回头看到苏恺闻的车不知何时停在人行大厦楼前,也是愣了好一会儿才强抑住心里的戾气,走过来打招呼:“苏局过来接晶晶去吃饭啊……”

    “我还说谁的车在这里挡道呢,原来是你小子啊,”苏恺闻胳膊压在车窗上,探出头来跟王大治打招呼,装作没有看到刚才那一幕,笑着问道,“怎么,又到省人行来拉业务了?你小子的业务规模现在是越来越大啊,搞勾兑都搞到省人行来了,以后我们局都少不得要仰仗你的鼻息办事啊……”

    苏恺闻心里也看不起王大治这个眼小脸肥的家伙,甚至有些厌恶,但知道这人依仗父母曾是银行的官员,自己又在省金融办工作过几年,就下海搞金融公司,说白了就是一个帮别人拉贷款拿回扣的掮客,却又不得不承认王大治在徐城也算是较为有用、混得比较开的一类人——他以后要在徐城发展,也就少得这些人帮忙抬轿子。

    “我那点出息怎么跟苏局您比?”王大治听了苏恺闻的奉承话,心里稍稍舒服一些,又问道,“成怡跟个开破车的小子在交往,苏局你还知道啊?”

    苏恺闻也不直接点明沈淮的身份,只是笑着反问:“怎么,你小子不会对成怡还没死心吧?”

    苏恺闻自然不会刻意鼓动王大治去对成怡死缠烂打,但王大治真要去成怡死缠烂打,他也是乐见其成,心想着,等到王大治眼瞎在沈淮这块铁板上撞得头破血流,让沈淮多个死敌,又有什么不好的?

    “……”听苏恺闻这么说,王大治脚踗着地,苦笑道,“苏局您不要笑我,我也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成怡看不上我那是应该。不过那小子您真应该看看,压根儿就是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我是怕成怡涉世不深,叫那小子给骗了……”

    苏恺闻哈哈一笑,没有再说什么,跟王大治告别,开车退出侧道。

    谭晶晶疑惑的看恺闻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不直接把沈淮的身份告诉王大治,但她也没有说什么……

    *********************

    眼见着陈|元桥小区就在前面,成怡怕给熟人看到,坐在车前横杠上、依偎在沈淮的怀里,也不好意思抬头去看沈淮的脸,低头轻声说道:“让我下来吧,让别人看见了不好……”声音嘤嘤娇软。

    宋文慧、唐建民夫妇所住的陈|元桥小区,即使不比省委家属大院那么等级森严,也是徐城官宦富贾的聚集地,省人行就有不少官员及家属都住在里面。

    成怡有中央候补委员的父亲,省人行知道的人不多,但省人行高层不知道的人也是极少。

    成怡还有些不好意思让省人行的高层看到她跟沈淮这么亲密的样子。

    “都骑两条街了,大热天的,谁没事跑出来看我们啊?”看成怡粉|额渗出细密的汗珠子,沈淮厚着脸皮说道。

    见沈淮不停车,直接往小区里骑,成怡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下,也没有再说什么。

    待到小姑家院子前,沈淮才停下车让成怡下来,够着手去按门铃。

    过了一会儿就见小姑身系围裙从里屋跑出来,边走边埋怨道:“不是说早出来了嘛,怎么到现在才过来啊?”待看到沈淮推着自行车,成怡面红耳烫、容颜娇媚的站在旁边,又立即收住埋怨声,特别是看到沈淮推的自行车没有后架时,打望成怡娇羞得都快要别过脸去,双眼笑盈盈的跑过来打开院门,说道,“大热天的骑自行车,你脸皮厚倒也罢了,也不怕成怡给晒着了……”

    “我哪里脸皮厚了?小姑你心疼成怡,可不带这么损我的,”沈淮问道,“车坏半道了,我也不想这么热的天骑车过来。这车子小,成怡又比我想象中重,一路骑过来费老鼻子劲了……”

    “你个浑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成怡身材这么好,哪里有重了?是你小子不坚持锻炼,连个自行车都骑不动……”宋文慧抽了沈淮肩膀一记,拉着成怡的手进院子,好像就怕别人不知道成怡跟沈淮骑自行车过来似的,冲着里面喊,“沈淮骑自行车带成怡过来的,他们倒是知道浪漫,害我们等了半天……”

    沈淮就看着周知白跟宋彤从里面走出来,好奇的问道:“知白怎么也在这里?”

    “我都不知道你会留在徐城,还以为你会直接回东华呢,”周知白说道,“我上午到虞山谈事情,宋彤打电话拉我过来,也没有说你会过来……”又跟成怡打招呼。

    跟李谷密谈的事,沈淮还没有来得及跟大家通报,临时决定留在徐城也只是跟陶继兴说了一声,暂时也不忙着说事,只说道:“临时决定在徐城留两天……”

    宋彤倒是误解沈淮留下来的用意,说道:“嗬,整天就知道说别人工作要努力,自己偷偷摸摸的留在徐城玩,咋就不说了……”

    “说话都没大没小的。”宋文慧笑着打了女儿一下。

    “我就是督促沈淮该多陪陪成怡,整天忙着工作的男人,真是无聊透顶的,”宋彤说道,又夸张的指着沈淮推的自行车问道,“这么小的自行车,你从哪里搞来了,成怡个子这么高,怎么坐上去的?”她又拉着周知白的手,故意挤兑成怡道,“该天我们也买这么一辆自行车骑着玩,好不好?”

    成怡平时是落落大方的性子,只是没有想到小姑宋文慧家今天不仅是叫她跟沈淮过来吃饭,这时候宋彤又故意的跟她开玩笑,叫这么多人盯着看,她也是面热耳烫,不好意思的瞪了宋彤一眼。

    沈淮将自行车推给宋彤,说道:“你喜欢就送给你;你让周知白带你出去骑一圈再回来,该满意了吧?”

    “我们脸皮嫩,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怎么办?要不你们再示范一下?”宋彤笑着问道。

    “你这嘴巴真应该找根针缝上去才会老实。”宋文慧笑着又打了女儿一下,赶着大家进院子。

    沈淮走进院子,这才看到院子里除了小姑的专车奥迪以及周知白的大皇冠外,靠里还停着一辆红色奔驰,那是谢芷的车——他探头往里看,谢芷跟宋鸿奇果然站在客厅门口往这边看过来。

    沈淮冲宋鸿奇点了点头,说道:“老二也在徐城啊?”

    宋鸿奇看了成怡一眼,心里惊疑不定,但神色还算正常,说道:“前两天在香港出差,昨天刚到徐城,下午就走;知道小姑这边有饭蹭,就跟谢芷过来蹭饭吃了……”

    谢芷坚持留在东华、徐城工作,宋鸿奇这段时间也不是第一次途径徐城了,偏偏就今天赶过来蹭饭吃?沈淮看向谢芷一眼,心里冷冷一笑,也不直接说破什么宋鸿奇跟谢芷的心思,就问道:“鸿义不是这段时间也都在徐城吗,他今天怎么没有跟过来蹭饭啊?我也有好一阵子没见到他了。”

    “鸿义收不住心,我到徐城都没有见到他的人,”宋鸿奇平淡的说道,“我还以为他在淮海,你跟他接触比较多呢……”

    “大家不要急,还差一道菜就能上桌了,”宋文慧喊沈淮进厨房帮忙,“成怡进屋歇会儿,你过来帮我一下忙。”

    沈淮知道小姑有话问她,跟着走到厨房,靠着门框问道:“有什么事要问我?”

    “你跟成怡这算是成了?”宋文慧瞥眼看着成怡进了客厅,问沈淮。

    “车子半道坏了,那就只能骑自行车过来啊,”沈淮说道,“小姑以为是什么事啊?”

    “成怡要是不愿意,能坐你这破车?”宋文慧瞪了沈淮一眼,说道,“现在省委巡视组重点检查霞浦、梅溪的工作,搞得人心浮动,正是敏感时候啊——鸿奇几次到徐城,就今天过来吃饭,指不定从哪里知道你今天在徐城……”

    “我从淮西过来,跟郑选峰坐同一趟火车,宋鸿奇跟谢芷当然能知道我会过来吃饭,”沈淮将早上出站时跟谢成江、刘建国遇到的事情,告诉小姑,说道,“而且省委这次重点巡视检查霞浦的工作,是有人向农业部举报霞浦违规征地。举报材料转到省里后,田家庚书记才临时决定重点盯霞浦的问题,这个他们也是清楚的……”

    “有人向农业部举报?”宋文慧听到这个也是心里一惊,但想到这才合理,又转口说道,“这事,你爸他可能也不知情,”但话说出口也觉得这样的理由太弱,老四宋炳生不仅是从农业部出来的,到淮海后也是负责农业工作的副省长,怎么可能不知情?

    想到这里,宋文慧也只能无力的轻叹一口气,问沈淮:“举报的事情,是这次李谷在凤城透露给你知道的……”宋文慧倒是知道李谷跟沈淮同去淮西,但还不知道他们密谈的内容。

    沈淮点点头,说道:“农业部直接将材料转到省委,在这种压力下,田家庚书记也只能做出敲打霞浦的姿态,在接下来的全省土地工作会议上,还会继续点名批评霞浦——所以很多人也因此跳得戏了……”

    “你二伯终究是比不得田家庚的,”宋文慧除了叹气还是叹气,又跟沈淮说道,“你也知道现在的情况很复杂,想看你好戏的人太多,你跟成怡的事情要是能成,真不能再遮遮掩掩了。你总不能拖到省里跟部委对霞浦做出处罚决定之后再去搬救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