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七十一章 东风

第六百七十一章 东风

    沈淮与成怡在门卫处办登记手续,不一会儿崔向东就笑呵呵的从里面走出来,说道:“难道你们小两口还记得我这个老家伙,”看着沈淮手里拎的东西,直爽的说道,“除了嵛山老茶,其他东西都给我拎回去……”

    “除了两罐茶叶,其他也没有什么东西。我跟成怡坐公交车过来,拎来拎去,可费劲了,你老可不为难我们了,”沈淮又笑道,看崔向东满头白发,精神倒还抖擞,提着东西,往大院里走”“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海军干休所名义是隶属淮海舰队,但几十年的发展,已经淮海省最重要党政军老干部疗养基地;位于栖山风景区内,环境幽静,林深树密,气温少说要比山下低了三四度,清凉无比。

    除了集体活动及医疗、办公的主楼外,其他皆是苏式风格的红砖小楼,也算是早年历史的见证;大院里造景谈不上多精致,但年代悠长,与山景相融,小道铺贴着鹅卵石,走上去都有些硌脚底板。

    崔向东跟几个老干部所住的小楼,铁栅墙外就是一截断崖,坐在后院,听着山风穿壑、松涛起伏,也是心旷神怡,多少烦心事在这一刻都能顿消三分。

    有两个老干部帮着崔向东沏茶、拿糕点招待沈淮、成怡,坐了这些事后也不走,成怡颇为qiguài沈淮从提兜里拿出几包烟递过去,说道:“朱老、孙老,你们抽烟要是给工作人员抓到,可不能出卖我哦,不然下回我想给你们送烟,都不可能啊……”

    “晓得,晓得,”两个老干部拿到烟连着点头,说道,“这里管得也太严了,小姑娘一个顶一个的凶,抽根烟都给挨训半天,比当年下放牛棚还痛苦……”

    成怡莞尔一笑,坐旅游巴士之前看到沈淮买了好几包烟塞塑料兜里,她都还觉得qiguài,原来是帮着这些犯烟瘾的老干部送私货。

    崔向东从沈淮跟前拿了烟点上,悠然抽了一口,说道:“现在干休所也真是的,不单限制我们抽烟,吃个肉也要报计划。也不想想我们都七老八十了,烟不抽、酒不喝、肉不吃,多活几个月有多大意义……”

    “可不能这么说,”沈淮笑道,“你们老人家一个个都是党的宝贵财产,干休所有照顾好你们的责任;我帮你们送烟,可以犯了纪律的……”

    “这鬼话你信?”崔向东问道。

    “我当然信喽,”沈淮笑道,“现在国家建设都还处于摸索阶段,各方面都在摸石头过河,有你们这些老人在看着,想把路走偏了都不容易……”

    “你这小子这是话里藏话,”崔向东指着沈淮,说道,“你这次过来居心不良。”

    “我这不是在夸你们老干部的价值,哪里有居心不良?”沈淮问道。

    “你既然都说我们这些老家伙jing艳丰富了,还想到拿这话来骗我,你以为我真那么好骗啊,”崔向东问成怡,“成怡你实诚些,你来跟我说说看,沈淮这臭小子过来,是不是居心不良?”

    成怡笑盈盈的摇头道:“我不知道,崔爷爷您不要问我……”

    崔向东弹着烟灰,跟沈淮说道:“你个臭小子,当真以为我们这些老家伙住在山里就两耳不闻世事了省委有些老干部住东片区,田家庚在省里搞巡视制度,过来咨询过意见,也顺道到我这边来坐了坐。他话里的意思是没有说透,但省委巡视第一站选在东华,又不是绝密消息。我们虽然眼昏眼聋,也不是完全听不到外面的什么动静……”

    “东华这几年来发展迅速,过快的发展也容易诱发一些较严重的问题跟矛盾,田家庚shuji未雨绸缪,第一站巡视放在东华,也是希望东华的发展跟建设能走得更稳健,”沈淮说道,“我可没有解读出其他的含义来……”

    崔向东不理会沈淮,跟成怡说道:“宋华当年就是只老狐狸,尾巴藏得深,沈淮是只小狐狸,你以后要跟他过日子,可得提防着他些这臭小子最擅长的,就是把你卖了,你还懵懂无知的帮他数钱……”

    看着崔向东跟沈淮老少两人斗嘴,成怡只是抿着嘴笑,直说道:“崔爷爷您的话,我记着呢,保证不叫沈淮把我卖了还帮他数钱……”

    崔向东点点头,说道:“燕京那么多女娃子里,都说你头脑好,沈淮想拐卖你也难你老子也是老狐狸,应该让沈淮跟他斗脑子去;我是不服老不行了。”

    成怡笑盈盈的看向沈淮,相信崔向东近年都有关注梅钢的发展,也应该能猜到梅钢当前可能是遇到什么困境了,他这是要沈淮直接跟她爸jiēchu去。

    崔向东鼓着眼睛看了沈淮一会儿,见他还不吭声,说道:“要真没有什么事,你们过来已经看过我了,我一会儿还有牌局,可就不陪你们干坐了……”

    沈淮摸了两把鼻子,说道:“听说淮海舰队有建新基地的计划,现在还在选址阶段,舰队领导有没有跟你们老干部咨询过这些问题啊?”

    “你小子再把狐狸尾巴藏着不漏出来啊?”崔向东得意的说道,“是有这回事,你有什么歹心思,赶快倒出来……”

    “我能有什么歹心思,”沈淮笑道,“我就想着争取能把新基地建到霞浦来,这以后也方便地方能更有力的支持国防建设。霞浦那边有港口资源,船舶修造工业也在大跨步的发展,海防公路以及徐东铁路东延线都在建设之中,基础设施日益完善,这些都是符合海军建新基地的要求。要是舰队决定将基地建在霞浦,霞浦除了划出一段岸线出来,还可以帮助舰队共建船坞及舰船修造基地……”

    “你小子,这下子尾巴漏得太多了,”崔向东说道,“按照道理来说,国防建设用地是能直接从地方无偿划拨,但也没有见地方这么主动过。地方想从国防经费里刮油的多,倒贴的也同样不多见……”

    “现在国防经费困难,地方有义务支持啊,”沈淮说道,“海防公路建设,还不是地方出大头?怎么上次崔老不怀疑我居心不良,这次总怀疑我居心不良?”

    崔向东不理会沈淮,看向成怡,问道:“这小子说的话,我能信吗?”

    成怡虽然无意从政,但从小耳濡目染,对国内的权力格局以及运作方式还是qingchu的,这时候倒mingbái沈淮的用意了:

    现在有人拿霞浦违规征地的事做文章,农业部虽然没有直接派工作组下来查,而是将材料转给省委处理,但这种自上而下的压力始终存在。要是省委的处理不能叫有些人满足,再有人继续盯着捅这件事,事件就有可能上升到更高的层次上去,问题就会变得更加的复杂跟棘手。

    沈淮的思路是,这些人既然在霞浦违规征地上做文章,他就把一部分征用过来的土地划给海军搞基地建设,让水搅浑让那些想继续搅浑水的人因为琢磨不透军方的态度而有所收敛。

    当然了,在霞浦明显已经成为各方面势力角斗的漩涡之际,即使沈淮给出的条件再诱人,军方主动趟浑水的可能性也不大,崔向东这些老人支持与否,才变得尤其的重要。

    看着崔向东“逼问”成怡,沈淮举手投降道:“得,得,我跟崔老说实话,我也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再不说都不知道崔老你怎么误会我在霞浦欺男霸女了……”

    “那你说,”崔向东说道,“你小子每回都能把账算得极精,这次摆出一副大出血的架式来,想叫我不怀疑都不可能。肯定是有什么难关过不去,才跑过来设计想我这把老骨头拖下浑水里去……”

    “我可没崔老你说的这么不堪,”沈淮腆着脸说道,“搞海防公路建设,就希望海军能把基地建在霞浦,岸线规划上都有预留,可不是我临时抱佛脚现在把计划稍稍提前了些,也确实是出了漏子。”

    沈淮接下来将围绕违法征地产生的种种问题说给崔向东知道,说道:“县里在征地方面是激进了些,关键还是工业区需要沿海岸线铺开,涉及到的乡镇、村组就比较分散,在规划范围上也确实有些超过省级开发区的要求,使得县里耕地保留量下降比较大。虽然从去年起县里一直都在准备申报国家级开发区的事情,但这件事情到现在都还没有结果,给别人揪住小辫子,我也只能认栽。当然了,县里虽然在摸着石头过河方面走得有些快,但有些原则还是坚持的。所有征用的土地,都由国有独资管理公司统一管理,目前也在完善招标、拍卖的程序;所得的土地收益,除了用于基建方面,也逐步加重对拆迁民众的安置补助额度,至少在民众间没有产生什么大的矛盾。目前,国内在经济政策放开时,鼓励地方走得大胆一些,但经济政策收紧时,又抓地方杀鸡来骇猴我个人倒无所谓,但霞浦这次万一给拿出来树典型,不要说东华地方,我担心全省都会受影响。我这两天留在徐城,也是田家庚shuji想在燕京开会回来后找我约谈……”

    “你这小子做事就是胆子太大、路子野,”崔向东听沈淮说过事情的始末,叹气道,“我当年就在这上面栽过跟头,你就小子显然是不能吸取别人的教训。你把详细的材料拿给我看,我一把子年纪了,也不能给你一套瞎话给蒙了……”

    “我要拿材料给您老看,保不定材料是我编造蒙您老的,”沈淮笑道,“那些人向农业部举报的材料,您老想看、应该不难看到吧?”

    “得,得,”崔向东无奈的说道,“我就知道话问多了,会栽到你挖的坑里去,早知道这样,看到你们过来、直接赶你们走就省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