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八十四章 赵秋华之谋

第六百八十四章 赵秋华之谋

    无论是田家庚还是赵秋华,作为正省部级领导,他们平时的行程都有周密的计划,很少会有大的变动。

    沈淮昨天从徐城出发前,还听说赵秋华今天要参加省里一个会议,会公开露面,没想到他突然出现在燕京,更没有想到他回燕京并非是为了公务,而是赶过来拜见纪家老大纪澄海。

    纪家老大纪澄海从副军级岗位上退休已经有两年了,而且也是在退休之前才解决少将待遇,退休下来就挂着北方军老干部联谊会秘书长的职务,主要还是专门负责照顾纪家老爷子的病情及生活起居”“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纪家老爷子这两年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已经很久都不公开露面。党内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才有机会跟纪家老爷子见面,大多数人对纪家的拜访,都是到纪澄海等兄弟几个那里。

    北方军老干部联谊会看似是无关紧要的民间组织,不过联络的都是跟纪家老爷子纪连云同是北方军出身的老将军、老政工,算是纪系最重要的后援团。

    纪澄海负责联谊会的组织、协调工作,纪家老爷子一旦不在了,纪澄海还能不能撑得起纪系中流砥柱的地位难说得很,但现在纪家老爷子还在,纪澄海差不多就是纪系代言人的角色。

    作为胡至诚一系的赵秋华,沈淮从未听说过他跟纪家、跟纪澄海有什么特别的交情,需要改变既有的行程安排,突然折到燕京来拜访。

    距全党大会就剩三个多月的时间,由于明确王源会接任胡至诚执掌国务院,故而国务院各部委的人事调整会拖到明年三月之后,但省市及中央各部门如有调整,大多会在全党大会前后陆陆续续的jinháng。

    故而想在此轮调整中争取更强政治地位的人,这段时间来活动最为频繁。

    赵秋华取消既定的行程安排,折返燕京,拜访纪家,难道也是为这事奔波?沈淮心里暗自琢磨。

    虽然田家庚没有明说会是谁接替他担任淮海省委shuji,但也明确暗示不会是赵秋华赵秋华在淮海省工作有七八年时间,省长也干满了一届,要是他这次没有机会再往前挪一步,他在淮海省长的任上再干一届,也毫无疑问该退二线了。

    只是赵秋华想进步,不去找总理胡至诚,反而到纪家去串门,是为何故?

    沈淮拖了把椅子坐下来,问谭珺:“你爸到纪成熙家里吃饭去了,你怎么不过去,反倒跑这边蹭饭来?”

    “他们谈事情,我凑过去干什么?我爸也不要我过去,我巴不得过来找成怡姐说话哩……”谭珺说道。

    沈淮暗自琢磨,赵秋华到纪家拜访的消息,是不是谭石伟故意让谭珺跑过来放风声的,问道:“那你爸知道我跟成怡回来了?”

    “知道啊,”谭珺说道,“刘姨上午在我爸书店那边串门,就说你跟成怡姐会一起回来啊……”

    听谭珺这么说,沈淮倒想mingbái了几分。

    这时候刘雪梅在厨房里喊谭珺去尝一道新炒的菜,沈淮问成怡:“你爸的手机号码是多少,我给你爸打个电话?”

    成怡直接拿过沈淮的手机,在上面输入他爸的手机号码,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谭老师不会无缘无故的让小五过来提醒我们,”沈淮接过手机,贴到耳边,手机已经嘟嘟的响了起来,无暇跟成怡详细解释,一会儿田勇军在那边代成文光接通电话,沈淮问他道,“成shuji这时候有没有空接电话?”

    过了一会儿,成文光接过电话,问道:“这时候睡醒了,有什么事情吗?”

    “嗯,刚睡醒。我还打算下午去拜访谭石伟谭老师的,刚好谭珺在这边吃中饭,说是我们省的赵省长上门拜访纪秘书长,谭老师也给拉去作陪了……”沈淮跟成文光说道。

    “啧……”成文光直接吸了一口气,在电话那头啧啧作声,无疑也认定这事背后有蹊跷。

    经过昨夜一宿长谈,再加上沈淮上午在成家这一觉睡下来,彼此间的guānxi骤然间就亲密了许多,成文光心里有什么猜测,也就直接跟沈淮打商量,问道:“老谭不会无缘无故的提醒咱们,你觉得赵秋华是不是有可能也瞅上冀省了?”

    沈淮说道:“我也这么想……”

    沈淮知道成怡她爸为谋冀省的职务,筹划了很久。

    成怡她爸跟谭石伟的私人交情不错,跟清河市的官员、企业界都有些往来,而在纪成熙跟原清河市委副shuji刘传东有矛盾之际,也是毫无犹豫的支持纪成熙在清河立足,无疑都是在做一些铺垫工作。

    倘若说成怡她爸之前还能将他的这层意图隐藏住,不叫外人知晓,但他与成怡返京求援之际,成怡她爸以半公开的方式表达支持梅钢的态度,甚至昨天还特意让成怡她妈到谭石伟那里透露他跟成怡回燕京的消息,谭石伟也就应该能猜到成怡她爸的这层意图了。

    在这时候,谭石伟再反过来提醒他们这边赵秋华今天到纪家登门的消息,暗示也应该是明确的。

    冀省接下来五年内能有的大动作,也就是晋煤东出南线工程及冀南、冀北沿海地区的发展;赵秋华即使能得胡至诚的支持,他想去冀省,还是要先得到纪家的认可。

    赵秋华在淮海省已经干满一任省长,他想挪窝,自然图的就是冀省省委shuji的位子,表面看上去跟成文光谋冀省省长的位子没有冲突,实际上冲突极大……

    赵秋华这时候拿什么去获得纪家的认可?

    他无非还是在晋煤东出南线工程上做文章,沈淮猜测,极可能就是淮海省此时推动徐东铁路复线改造,提出淮煤东出的构想,叫赵秋华受到启动,才想到去冀省,以致跟成怡他爸撞到一块来了。

    省委shuji跟省长都大力鼓吹、推动晋煤东出南线工程的落实,看上去对纪家极好,其实这只会惹来对纪家的非议,让别人以为纪家为保南线工程,甚至不惜在冀省省委shuji跟省长位上都按上亲纪系的官员的错觉。

    对纪家来说,冀省省委shuji跟省长两个人里,只要有一个人能大力推动南线工程、另外一个人不极力唱反调就可以了;不然的话,就是过犹不及。

    如果成文光跟赵秋华对进步到冀省的希望主要寄托在纪家身上,而且都试图在南线工程上取悦纪家,那他们两个人就是直接冲突的。

    三年前二伯宋乔生跟田家庚竞夺淮海省委shuji的guog,沈淮并没有直接而详细的了解,只知道失利的结果给宋系造成一系列的负面影响,也是宋系今日格局形成的关键性因素。

    沈淮倒没有想到,昨天才回燕京,他今天就有机会亲历省部级要职的争夺guog,心里也暗自感慨,高层的角逐看上去风平浪静,背地里的波澜还真是不小。

    电话颇为安静,沈淮听到成文光似乎跟身边人在商议此时,沈淮皱眉呲牙想了片刻,在电话跟成文光说道:

    “纪澄海中午在家里宴请赵秋华,他们要是谈得顺利,赵秋华说不定晚上会在淮海大酒店回请纪澄海盯着淮海大酒店那边的动静不难,要是实在不行,我晚上就闯到淮海大酒店去,成叔叔,你说可行不可行?”

    “都说你小子一股子蛮横劲,我还不信,你今天这要是撞过去,不得叫赵秋华打骨子恨你?”成文光在电话那头笑着问道。

    “这次有人将霞浦超量征地的事直接举报到农业部,我就不信赵秋华没有插一手,”沈淮浑不畏惧的笑道,“有这个机会,总也要亲手还给他一些才算是够意思……”

    成文光从燕京市委副shuji到冀省省长,看上去只能算是很小的一步跨越,但能担任冀省省长一职,对成文光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能完善他的履历。

    也许成文光继续担任燕京市委副shuji,接下来五年时间内也有继续增补为中央委员,但显然在退休之前冲刺政治局的希望变得渺茫一个有机会进政治局的中央委员,跟一个进政治局希望渺茫的中央委员,区别是极大的。

    很多时候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沈淮心里很qingchu,成文光要是谋冀省省长失利,所导致的负面影响将会非常的严重,可能遭来他二伯以及戴贺等人对成文光及梅钢的联合压制;而一旦成文光能成功到冀省任职,进政治局的希望大过他二伯,宋系内的气氛就会大为不同,梅钢也将获得较为宽松的发展环境。

    不要说沈淮跟赵秋华有宿怨了,就算没有宿怨,也由不得他不站出为成文光冲锋陷阵。

    这时候刘雪梅在餐厅喊他们过去吃饭,沈淮也就在吃过饭后,打电话联系褚强,让他指派跟省驻京办、跟淮海大酒店熟悉的人员过去盯着动静,确认赵秋华晚上会不会在淮海大酒店宴请纪澄海、谭石伟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