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八十五章 安排偶遇

第六百八十五章 安排偶遇

    有崔向东老爷子提前一天打电话回燕京,崔永平下午也就在后勤保障部办公室里给沈淮留了见面时间。

    崔永平调任淮海舰队副司令员的任命下来了,不过人暂时还没有离开总后,消息灵动、提前上门活动的人,也不单沈淮一个。

    崔永平在百忙之中,给沈淮留下来见面的时间,也是不容易。

    虽然淮海舰队早就将新浦沿海列入新驻泊基地的候选之列,也做了许多考察、研究工作,不过崔永平还没有正式到任,手里没有直接的资料,沈淮到崔永平办公室里,主要就将新浦港北线沿岸以及霞浦县能配合军民共建的一些优势,跟崔永平做汇报。

    沈淮跟崔永平之间,也不可能说跟成文光那样,不限时间的进行交流。更何况崔永平这时候还要忙着将总后这边的事务交接出去,也实繁忙,沈淮在崔永平办公室里坐了四十分钟,就告辞离开。

    宋鸿军没有官方身份,出入总后大院直接掺合进来也不合适,他就跟王卫成坐在车里等着,看着沈淮从大院里出来,问道:“怎么样,崔永平动心没有?”

    总后大院范围很大,崔永平的办公室又靠里,沈淮走出来额头都渗了汗,他坐进车里,吹着凉气,拿杯子喝了一口水,跟宋鸿军说道:“崔永平还有近一个月的时间才会离开总后,不过就算他已经到淮海舰队任职,也不可能刚见面就表什么态;他动不动心,我还真看不出来。”

    “嘿,”宋鸿军撇嘴说道,“都说崔永平长一副铁脸,我看啊,都是玩阴沉劲的主。现在的党政军啊,崔老爷子这样性格分明的人,几乎是捡不着了。不过崔永平能同意安排临时见面,我看他是早就动了心思,他是要等更多的人表态之后才会吭声……”

    “动心思也很正常啊,”王卫成笑着说道,“淮海舰队从五十年初成立,到今天已经有四十七年的历史,才建有四个师级驻泊基地,谁能推动新基地的建设,谁都是淮海舰队的有功之臣……”

    王卫成所说,也是梅钢众人此时所持最大的筹码。

    崔永平从总后下舰队任职,只能说是平调,职务并没有上升,但此举则说明他在军队有着获得进一步发展的志向。

    中层党政军官员的上升,还可以说主要靠上面有人,但到崔永平这一层面,人脉、资历、成绩都属于基本盘不可或缺的核心要素。

    在海军四大主力舰队里,淮海舰队处于偏弱的一方,在当前军费都极为困难的情况,淮海舰队能咬牙建成新的驻泊基地,地位就会明显的上升。

    谁能做成这件事,不仅能在淮海舰队内部能获得极大支持,更能在全军崭露头角——对有心做出一番事业的崔永平以及其他淮海舰队主要将领,这个诱惑怎么可能不大?

    “淮海舰队现在加紧新的驻泊基地选址考察及筹备工作,有为舰队成立五十周年献礼的心思,”沈淮说道,“时间紧迫是一方面,更关键还是新基地的建设经费从哪里来?崔永平从总后调到淮海舰队,估计他能为淮海舰队从总后这边挖些经费过去,但也不会多,要是地方参与共建,能替淮海舰队节约两三亿的资金,淮海舰队再从其他地方争取一些,从内部挤一些,那大体就能把新驻泊基地先建起来——这件事只要能再拨掉一些阻力,或者说再有一些能共同促进的助力,问题应该不会太大。”

    “对了,你昨天在成家过夜的事,你还没有跟咱们详细说说呢,”宋鸿军咧起嘴坏笑着问道,“你说我也上规矩吧,王卫成昨天接了好几通电话,我也帮你拦着不叫他联系你……”

    要是县里及梅钢有什么事或者有什么人想见面提前打招呼,都直接联系沈淮的话,沈淮的手机估计会给打爆掉,不要想有安静的时候。

    绝大多数上报过来的事情或者有什么人事前联络,都要经王卫成这边过滤一下——昨天夜里跟成怡回家,一直到今天中午,宋鸿军及王卫成都没有打电话过来,沈淮还当这节已经过掉了呢,没想到宋鸿军这时候冷不丁的提起来,笑着拿脚踹他一下,说道,“晚上,你也过去一起聊天呗……”

    “嗬,原来你这个便宜女婿做定了啊,”宋鸿军笑着说道,“得,咱们还得要先去淮海大酒店先搅了赵秋华的局再说……”

    陈兵调回东华担任副市长,虽然还兼着京投集团总经理的职务,但驻徐办主任换了陈宝齐的人——驻徐办跟京投集团分离之后,权限大减,但沈淮在燕京能够完全信任使用的人手,就变得有限。

    褚强去了淮海大酒店观察动静,王卫成对燕京的大街小巷又不熟悉,宋鸿军就只能亲自当起司机来,虽然他在燕京的分公司里有好几个司机随时能调用,这场合小心为上,不能派上用场。

    **********************

    沈淮与宋鸿军、王卫成开车到淮海大酒店东侧的小巷子里停下来,褚强小跑过来,坐进车里,汇报道:“省办的口风还比较紧,徐贤半天不见影响,其他人也不知道赵省长到了燕京——我估计着赵省长可能就是上午坐飞机过来,还没有到省办落脚,只是将徐贤喊过去跟着办事……没见到人也不好肯定,而且赵省长在燕京另有住处,不过酒店里是有办酒宴的准备。”

    省驻徐办以淮海大酒店的名义对外营业,酒宴天天开,但赵秋华在淮海大酒店宴客,准备程度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赵秋华要是今天晚上宴请纪澄海等人,就多半会选在淮海大酒店,于公于私都合规矩。

    褚强又跟沈淮说道:“我下午跟交通部华东工程指挥部六局的副局长黄伟接触了,跟他暗示你今天在燕京,他就迫不及待的表示要请客——淮海大酒店也是他的老巢,要不要我现在跟他打电话联系?”

    跟东电的性质差不多,交通部下面的区域指挥部,主要是负责交通部下拨的建设任务。

    由于这些年来地方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主要由地方筹资,地方基建企业如雨后春芛般崛起,故而交通部下面的各局各处,基本上都要参与地方基建市场的竞争。

    交通部华东工程指挥部六局,对应的是淮海省内路桥基建市场,对于六局的管理层来说,宴请淮海省的官员拉关系,淮海大酒店就成了主要场合。

    淮海大酒店作为四星级酒店配置,在燕京也不能算档次差。

    宋鸿军笑着说道:“你小子现在狡猾得很啊……”

    沈淮要去搅赵秋华的局,不能太生硬,当然需要有出现在淮海大酒店的合理借口。

    淮海省的路桥基建市场,东华占的份额极重,交通部华东六局知道沈淮在燕京,殷勤的在淮海大酒店设宴招待,那真是天衣无缝。

    褚强与交通部华东六局的副局长黄伟联系过,沈淮他们就开着车在宣武区兜了一大圈,知道黄伟已经到淮海大酒店后,才赶回来。

    华东六局属于事业机构,近两年计划改制成国资基建企业,直接参加市场的竞争。

    黄伟四十来岁,前额微秃,面色焦黄,看着其貌不扬,看到沈淮则甚是热情。

    他与华东六局其他两名过来陪酒的人员,常年在淮海省的建筑市场里打混,当然清楚梅钢系的份量,又由于他在部委有内线消息,还略知道沈淮、宋鸿军出身宋系的背景,到淮海大酒店也是照着最高规格在三楼包厢里设宴。

    淮海大酒店的裙楼是宴会区,三楼东区最为高档,十几个装修豪华的包厢围绕着天井——沈淮他们进了包厢,借口要抽烟,让包厢半开着门,可以盯着外面的动静。

    他们这边开始点菜,就看到谭石伟等人从楼梯口上来,从天井围廊另一侧要进包厢,不仅赵秋华在场,陈宝齐赫然也跟在众人之后……

    沈淮走出包厢去,绕着围廊边走边招呼:“赵省长跟陈书记你们也在燕京啊,谭老师你也在啊,真是巧得很哩……”

    看着沈淮从围廊另一边走过来,赵秋华、陈宝齐都有些发愣。

    赵秋华当然可以走进来包厢去,留陈宝齐应付沈淮,但谭石伟站在包厢门口,也一副诧然的样子问沈淮:“你怎么也在这里吃饭呀?”

    “有人请客,刚过来,鸿军也在里面,我们刚才在包厢里就看到赵省长,还没有注意看到谭老师你,我喊鸿军出来给你打招呼……”沈淮说道。

    又看谭石伟身边身材较矮、跟纪成熙脸形相肖的老人,六十来岁,知道他就是纪成熙的父亲纪澄海,沈淮还故作不知的问道:“您老是澄海,还是清江伯伯吧?”

    纪澄海打量着沈淮,声音洪亮的笑道:“我是纪澄海。原来你就是沈淮。你从农场刚到燕京时,我见过你。十多年没见,变化很大啊,路上遇到,我还真认不出来了……”

    沈淮隔着围廊喊宋鸿军出来,赵秋华再自恃身份,但也不能妨碍、不让沈淮、宋鸿军跟谭石伟、纪澄海以世交长幼辈的身份在包厢外寒暄叙旧片刻。

    他当然也猜不到沈淮就是冲他来了,也只能耐心的站在一边等候,陈宝齐在这种场合,更没有他说话的余地。

    谭石伟倒想起一件事来似的,跟沈淮说道:“对了,听到你在燕京,成熙说他凑巧也要回燕京一趟,这时候可能就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