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九十章 受气

第六百九十章 受气

    内容来自/

    宋鸿奇出差一周才回来,手里也积了一堆事情要处理,不过谢芷也难得回来住几天,他也只能空出时间,陪着吃饭、逛商场。

    只是宋鸿奇心里惦记着事,心绪难宁,想着沈淮与成怡到燕京已经是第四天了,也没说有要离开的意思,总觉得这事背后还藏着更多他们暂时没看透的蹊跷。

    倒不说沈淮与成怡两人这么长时间耗在一起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沈淮与成怡在交往,爱在一起耗多久,都是他们的自由。

    因超量征地举报,淮海省委巡视组现在正入驻霞浦巡视检查,沈淮此时全面主持霞浦县政府工作,不管他在外面怎么求援,霞浦县那边总归需要亲自出面应对才是。

    算上沈淮之前在淮西、徐城滞留的几天,沈淮离开霞浦已经超过一周时间,此时仍没有赶着回去的意思,那就意味着沈淮此时燕京,不再是单纯为梅钢当前遇到的困境而求援,怀疑他与谢芷昨天离开马场之后,沈淮跟纪成熙之间有更进一步实质的谈话。

    看着鸿奇陪自己逛街,在商场里也心不在焉的样子,谢芷也没有办法跟他生气,提着今日逛街的几袋收获,挨着肩膀坐过去,问道:“你说沈淮跟纪成熙会不会有什么秘密交易,将成文光到冀省担任省长的希望,都寄托在纪家身上?”

    宋鸿奇想了片刻,摇了摇头,说道:“冀省的两个位子,纪家的影响力是大,但沈淮跟纪成熙之间的交易,还不至于大到决定一个省长的位子。而且以纪家在党内的人脉,无论谁到冀省任职,都可能跟纪家在冀南的利益对着干,故而纪家也犯不着为了他们在冀南的利益,站到台面上来力推跟纪家关系不那么密切的成文光到冀省任职,顶天背后帮着说两句好话……”

    谢芷心里叹气,她虽然不是很关注政治上的事情,但也知道成文光这次谋的不简单是一个省长的位子。

    鸿奇他爸也是在五十岁的时候,正式从中央候补委员增补中央委员,才确定在宋系的核心地位。

    全党中央委员有近两百人,照一般的道理来说,一名中央委员还不足以在派系内占据核心地位。

    鸿奇他爸能享受这样的待遇,除了他身为宋家二子的身份外,更主要的还是五十岁刚出头的中央委员在党内太稀缺了。

    甚至都不用有太耀眼的政绩贴金,鸿奇他爸五十岁就是中央委员,到六十三岁时,就足足担任了两届半的中央委员。到时候就算是单纯比资历,两届半中央委员的资历也足以将鸿奇他爸推进政治局。

    成文光现在位居燕京市委副书记、中央候补委员,时机恰当的话,也许能谋到比冀省省长更好的位子,但他此时能到冀省任职,也就是说,在六十二、六十三的年龄坎上,他也将至少能担任两届的中央委员,到时候也将成为进政治局最得力的候选人之一。

    有时候资历很虚,说不清道不明,但这就明明确确是众人争谋的资历。

    有些人所谋甚远,计经系、胡系、纪系等显流,也许不会特别在意二百人位子,但此时纪家若站出来力荐成文光到冀省任职,不会不考虑到这将成为五年或十年后推动成文光政治局的关键性因素——这显然不是沈淮此时有能力跟纪家谈成的利益交换。

    就像鸿奇所说,纪家顶天在背后帮着说几句好话,而成文光想去冀省任职的关键,还是宋系这边能否将资源往成文光身上倾斜。

    谢芷心里想,这大概就是鸿奇他爸昨夜过后一直沉默、而鸿奇整天都心事忡忡的原因吧。

    成文光谋划至今,昨日也应该通过沈淮向纪家清晰表达有意到冀省任职的意愿,而昨天她跟鸿奇在场,沈淮与纪成熙之间的谈话,也没有丝毫掩盖的意思,说白了也是成文光,通过沈淮,沈淮通过她跟鸿奇向鸿奇他爸摊牌……

    很多事情开弓就没有回头箭,在成文光有希望到冀省任职之际,在成文光有希望十年后在政治局夺得一席之地的时候,宋系不将资源往成文光身上倾斜,也就不要怨成文光打此从宋系割裂出来,另附他系。

    宋系从此沦为笑话、被他人看轻自不用说,对鸿奇他爸仕途的负面影响之大,也将不亚于前两年跟田家庚竞夺淮海省委书记失利的打击。

    不过,要是宋系这次被迫将手里的政治资源往成文光身上倾斜,不管内心有多少的不甘愿,对宋系将来最大的影响,也就是成文光跟鸿奇他爸的地位将正式对等起来。

    想到这里,谢芷忍不住轻叹,说道:“我爸曾说成文光心机深沉,我以前都不怎么觉得,现在看来,还是我爸看人比较准。”

    宋鸿奇撇嘴冷笑,能到成文光那个位子上的,能有几个是善茬?而且他家姑姑、叔叔那么多人,也不是谁都能在仕途上出头的,都头破血流才上去的。

    这次,要是对成文光退让,宋鸿奇不担心别的,而是担心在成文光跟他爸地位对等之后,沈淮及梅钢能从宋系获得的资源将大增,淮能集团的控制权很可能将再度向那边大幅的倾斜,加上老爷子也偏袒那边,这边就会越发弱势……

    这绝不是宋鸿奇希望看到的,但他也知道在这事,他爸不会听他的什么意见。

    说算计,成文光有这样的算计不以为过,偏偏沈淮能跟在里面捞到这样的好处,想到这里,宋鸿奇心里是一阵说不出来的烦躁。

    ******************

    宋鸿奇与谢芷意兴阑珊的拖着逛街后疲惫的脚步,开车回家去。

    车刚进车库停下来,就听见屋里电话铃在响,宋鸿奇心里疑惑,谁这时候联系,不打他的手机,而打他住处电话?

    宋鸿奇掏出手机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机没电关机了。

    宋鸿奇赶着进屋,电话铃声停歇,看来电显示,却是家里的电话,拔电话回过去,就听见他妈的埋怨声:“手机怎么关机了,家里电话也不接?”

    “没注意到手机没电?你有什么事,可以打谢芷的手机,我一天都跟她在一起。”宋鸿奇说过这话,看到谢芷在一旁撅起嘴,脸上露出不高兴的样子,也甚感头痛,觉得自己真是变得迟钝了,这话不该当着谢芷的面问他妈。

    她妈希望谢芷能到燕京来工作,能早日生子,最好能留在家里相夫教子,而不是坚持留在淮海独当一面。只是谢芷不这么想,那她们婆媳两人之间就有矛盾。

    搞到他妈现在明知道他跟谢芷在一起,联系不上他,也不打谢芷手机的地步,叫宋鸿奇夹在当中甚是头痛。

    女人钻到牛角尖里,左右劝谁都不好。

    宋鸿奇只当没看见谢芷脸上不悦的脸色,在电话问她妈:“有什么事情,连着打我好几个电话?”

    “你爸让你去大宅吃晚饭……”

    “今天又过去?”宋鸿奇疑惑的问道。

    要是点名叫他过去,那就意味着沈淮、宋鸿军多半也在那里,再想想昨天沈淮透过来的信号,今天就又都跑到老爷子那里吃饭去,由不得宋鸿奇不吃惊啊:这完全是逼着老爷子、逼着他爸表态的节奏啊!

    看着鸿奇的脸转眼间变得铁青,谢芷也顾不得跟鸿奇他妈生气,小声的问道:“怎么了?”

    宋鸿奇捂着话筒,跟谢芷说道:“晚上大家都要爷爷那里去吃饭……”

    谢芷也相当震惊,昨天算是摊牌,今天这算什么节奏?

    宋鸿奇挂电话,脸色再不好看,也只能跟谢芷收拾一下,往屋外走。

    ***************************

    开车到西寺街,看着院子里已经停了好几辆车,宋鸿奇就将车停在院子外的巷道里,与谢芷往里走,隔着老远就听到他爸在里面的谈笑风生。

    宋鸿奇与谢芷对望一眼,即使知道他爸隐忍的工夫一流,但也不至于在这时候能有这么爽朗的笑声,心里甚至疑惑。

    接下来,就听到小姑跟宋彤的说话声,宋鸿奇跟谢芷更是疑惑:小姑什么时候回来了,成文光逼着老爷子表态,拉小姑回京助阵吗?

    宋鸿奇与谢芷正惊疑不定之际,宋彤从屋里走出来,看到他们招呼道:“咦,你们站院子里干嘛啊?”

    “我们刚到,就听到你跟小姑的声音,还以为听岔了呢,都没有听说你今天会回来啊……”宋鸿奇说道。

    “沈淮硬把我拉过来的啊;你以为我想啊。”宋彤开玩笑的说道。

    宋鸿奇却理解错宋彤的意思,真以为是沈淮这次是把小姑强拉过来逼宫,他再好的隐忍工夫,这时候也变了脸色,颇为英俊的脸都有变形,没有再应宋彤的话,与谢芷直接往屋里走。

    沈淮跟一群人坐在屋里,看着宋鸿奇臭着脸进来,问道:“鸿奇,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宋鸿奇看着满屋子的人,谢芷他爸不在,老爷子、他爸妈、大姑、大姑、小姑、小姑夫,成文光、刘雪梅夫妇、宋鸿军都在,沈淮跟成怡挤坐在宽边沙发上,跟前些天在小姑家一样,一副亲密情侣的样子——宋鸿奇知道在这么多人面前,轮不到他放肆,但也不想给沈淮什么好脸色,拉谢芷站到一边去。

    沈淮咧嘴一笑,跟屋里人说道:“你们说鸿奇这是在外面受谁的气了?”

    来源//cms/book_351_3064282.html

    /cms/book_351_30642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