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百九十五章  挑刺

第六百九十五章  挑刺

    内容来自/

    (零点更新求月票;月票过百,天亮前再码一章)

    金融风暴虽然还没有直接横扫香港,但香港方面的金融形势早已经也绷得极紧。

    危机当前,现金为王。

    就算家底极厚实的,不怕金融风暴的打击,但手里握有现金,也方便在风暴中趁火打劫,收割别人的优质资产。

    故而,顾家近期也是尽可能减少各地的项目建设投入,建设速度都明显放缓,建成的企业也在做大清库存的力度——余薇在顾家本来就不够强势,在涉及到项目建设资金供给时,她这边的牺牲最大,西陂闸港的宝和船舶重工项目建设,这两个月来差不多都停滞下来了。

    对控制女儿寇萱不让她们母女相认的沈淮,余薇打心底厌恶,但沈淮这句话问的角度极刁,叫她冷淡着不回应也不行。

    赵秋华请她过来谈话,也明确是有推动宝和船舶项目加快建设之意。

    现在全省增速要保10,省政府盯重点工程项目、盯主要工程项目的建设,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像新浦钢厂、像宝和船舶、像新浦炼化,这些大型项目建设每月的建设资金投放量加起来都有十几、二十亿的样子,这些项目建设不停顿,资金投入不中止,就能将全省经济增长的速度托住。

    这次金融形势研讨会,赵秋华将全省重点工程项目建设的主要负责人或投资人,差不多都请过来,说到底就是要做思想工作,希望他们能咬牙支持住。只有他们撑住了,全省保10的目标才能达成。

    沈淮拿这话相问,余薇心里也清楚,她要是冷冷的不回应,一定会叫坐在一旁的赵秋华心里有想法。

    余薇心里恨得想脱下鞋子,拿鞋底的尖长跟敲沈淮的脑壳,但脸上犹保持雍容美妇人的笑容,美眸挑了沈淮一眼,但没有理会他,而是朝注意力叫沈淮问话吸引过来的赵秋华说道:

    “这次的金融危机,已经将泰国、印尼、马来西亚等国卷了进去,声势也还没有减缓的迹象。东南亚各国及地区领导人,这几天都聚到香港商议应对之策,担心危机有进一步扩大的可能。当前的形势下,宝和集团也不得不小心一些;要是金融形势能在两三个月内得到缓解,船厂的建设进度会加紧追上来……”

    “嗯……”赵秋华倾听着,应了一声,表示听得很认真,不过余薇的回答,也实在难叫他满意。

    马上就是八月下旬了,再过两三个月,就要到年底了,宝和集团现在停止每月将近一两个亿的建设投入,对全省保10确有很大的影响。

    只是余薇的回答虽然难叫他满意,赵秋华也没有办法表达出来。

    省里现在把人请过来,是做思想工作,劝说为主,人家又不是省属国资企业,又怎么会理会省里的行政命令?

    “金融形势会不会继续恶化,不好说死,不过就目前看来,恶化的概率还是更大一些,”沈淮接过余薇的话茬说下去,“更叫人担心的,还是金融危机对东南亚的实体经济会带来有极大的打击。宝和集团的航运业务,主要集中在东南亚地区,这次估计也可能是受牵累的重灾区,继而会直接压制对新船舶需求的增长。余总说宝和船舶两三个月内,会把建设进度赶上来,我倒是真有些担心到时候能不能实现啊……”

    赵秋华对沈淮挤兑余薇的话,倒没有感触,他这时候不方便直接施加压力,沈淮挤兑余薇倒是帮了他的忙。

    见赵秋华看过来的眼神有所期待,余薇恨不得直接冲沈淮翻白几个眼,让他晓得自己有多招人厌。

    她对未来的经济形势走向也难有判断,说两三个月会把船厂建设的进度赶上来,不过是宽慰人的场面话,不然她能跟赵秋华怎么说?

    现在沈淮挤兑她一下,叫她的处境越发窘迫。

    余薇心里清楚,赵秋华是希望她能有更明确的表态,不然她就要担心赵秋华绕过她,去找顾家的其他人谈工程建设进展的事情。

    这样的话,余薇就有人给顾家其他人边缘的可能,可能叫她十数年的努力都要毁于一旦。

    余薇抿了抿红润的嘴唇,说道:“宝和集团在资金供应上不存什么问题,旗下业务的发展,也很均衡,沈县长的担心似乎有些多余……”

    沈淮一笑,他虽然没有直接跟余薇说“到时候再看”这样的话,但这样的眼神叫余薇看在眼底,有些抓狂。

    沈淮又转过头来问范文智:“范总,省钢跟富士制铁、长青集团合资的电炉钢项目竣工典礼,声势不小啊,下个月就要正式投产吧?看来省钢今年的形势相当不错啊,省里提出今年增速保10,省钢要挑大梁了……”

    范文智嘴角也抽搐了一下,都说在省委书记田家庚的严厉敲打下,沈淮及梅钢这段时间学老实了,但是这浑球跑过来四处挑刺,哪里有半点老实?

    李谷在对面看着沈淮扎完余薇扎范文智,心里直是好笑,也知道沈淮也是不得已——梅钢接下来相当长的时间里,要将自己的靶子拆掉,给外界留下低调老实的印象,但也要防备一些老敌手以为有机会就涌上来打压,故而该有的锋芒跟獠牙,沈淮是绝不会缩回去的。

    但看着范文智难受的样子,也知道是给沈淮问到痛处了。

    李谷现在是国企工委书记兼掌省国投,对当前的经济形势也是研究透彻,自然知道范文智的痛处在哪里。

    国家经济、金融政策从年初就开始收紧,地方上的大量基建及工业工程要么拖、要么砍,使得前两年原材料旺盛的增长需求,一下子就停滞下来。

    第二季度,国内钢材价格就持续下滑了有7、8%,而且接下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形势不会好转,甚至还有进一步下滑的趋势,国内钢铁企业在多年蓬勃发展之后,也就迎来一个挑战。

    李谷刚对省钢进行过摸底调研,知道第二季度以来,省钢的钢材销售出厂价已经逼近控制线,盈利能力下降的厉害。

    不要说钢材价格将来一段时有可能进一步的下降,就算价格稳定,新浦钢厂等钢铁企业投产之后,国内钢材市场每年就会多增加近千万吨的钢材供应,会进一步加剧省钢所承受的压力。

    说到底,省里现在希望新浦钢厂能及时投产,因为这对增速保10意义重大,但省钢及范文智则绝对新浦钢厂的投产能拖上三五个月,不然省钢就将面临价格下滑及竞争加剧的双重压力。

    说到成本控制,省钢这些年来的成本控制在国内钢铁企业里,要算是好的,却远远没有办法跟梅钢相比。

    省钢预计明年的产值也能顺利突破一百亿这个关口,但省钢在一百亿产值之下,是总数近四万人的职工群体在支撑。

    梅钢在新浦钢厂顺利投产之后,炼钢业务明年的产值更是有可能直接突破一百五十亿,但在梅钢一百五十亿产值的背后,其钢铁业务部门用工的人数,甚至都不到七千人。

    就算梅钢的人均工资要比省钢高出一倍半,但摊到单位产值下的劳动力成本,仍然仅有省钢三到四分之一的样子,更不要说梅钢在运输等方面还有着巨大的管理及成本优势了。

    范文智不用理会沈淮,但对李谷的摸底调查不敢不吐实情。

    李谷执掌国企工委,对省属国企领导人有直接的考核权力;特别是田家庚还没有走之时,他要是有把柄给李谷捉住,李谷有权直接向省委撤换他。

    范文智与梁荣俊估算过,当全行业盈利能力逼近生产成本边际线之时,梅钢的盈利水平大概会下滑三分之一,而省钢就要在盈亏线上挣扎了。

    省钢现在推动跟富士制铁、长青集团的合资项目尽快投产,说实话也是希望那边的高效生产,能叫省钢整体的黯然失色稍稍好看一些,只要不出现全面亏损,不仅他个人身上的压力会轻一些,省钢旧厂区的改制工作,也会容易一些。

    应该说范文智领导省钢的水平,还是在水准线之上的。

    省钢现在的生产,主要分两块,一是西岭厂区,一是这两年来重组东华市钢后,在东华的钢铁业务发展。

    省钢在东华钢铁业务发展相当不错:省钢持股的三十万电炉钢吨合资项目,也已经稳定运营近一年的时间,盈利水平虽然不及梅钢,但还相当不错。新的一百万吨电炉钢项目,下个月就计划全面投产,各方面的竞争能力也强;以及梁荣俊对原东华市钢生产部门的重组也算成功,都能保持盈利,可以说省钢在东华的业务扩张,成为其近年来难得的亮点。

    省钢的压力主要还是西岭老厂这边,老矿区、老厂区、设施老化,技术落后,离退休职工众多,冗余的职工也多,人浮于事,很拖后脚。

    省里对范文智的工作,基本上也是给予肯定的态度,不过沈淮跑过来挑刺,哪里管这些,范文智跟赵秋华、胡林是一伙的,这时候不刺刺他,不提醒一下省钢内部的危机,沈淮以后就得小心范文智配合赵秋华、胡林来欺梅钢了……

    来源//cms/book_351_3064469.html

    /cms/book_351_30644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