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零一章 流失

第七百零一章 流失

    更新时间:2013-08-03

    (三更送上,累死俺了——不知道一觉睡醒过来,月票总数会变成多少,九百、一千、一千二?擦一下口水……好吧,要是睡醒过来,月票总数超过一千二,继续三更)

    沈淮跟曹光明介绍地方上的情况,也彼此做些讨论、交流。

    曹光明作为国内技术官僚的代表,能在四十年刚出头就担任正司局级官员,除了过硬的背景,在专业能力及眼界上,自有他的过人之处。

    曹光明之前自视甚高,这次香港上市融资受挫,也是叫他能放低姿态,跟沈淮做平等的交流——这样的交流,对沈淮来说,内心也有一个整理,对梅钢、对地方建设及发展的思路有一个反省跟检讨。

    不过从交流中,沈淮也感觉到曹光明有到地方任职的心思。

    不管是背景过硬,还是能力过人,除了极个别的幸运儿,绝大多数人在仕途走到司局级前后,都会面临一个巨大的坎。

    就像小姑宋文慧,有着深厚的专业背景,也专注事业的发展,一步一个脚印的下来,年近五旬,也才是正局级干部。

    纪成熙今年才三十五岁,就已经就是地市党委副书记、代市长,明年会正式主持地市政府工作。在新一代里,纪成熙的仕途不可谓不耀眼,但也不意味着,他就能很快从正局级跨到省部级这个层次上去。

    照国内官场的惯例,纪成熙在地市一级蓄势、攒资历,蓄个十年八年,攒个十年八年,都是正常的。

    曹光明作为海洋石油总公司最年轻的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就算这次不受重挫,想要在海洋石油总公司内部直接登顶,也是极困难。故而他想调到地方,哪怕从主持地市政府工作做起,也算是正常不过的想法。

    不过沈淮内心不支持曹光明这样的心思,一方面术业有专攻,曹光明的专长在能源领域,他留在中海油更能发挥所长。

    此外,中海油作为三大国家石油集团之一,虽然在政治及资本上比中石油、中石化弱势得多,目前理论上只能算副部级央企,但前党组书记、总经理顾宪文直接调任广南省委副书记、省长,又不算破规矩。

    曹光明受此挫折,继续留在中海油熬上几年,在仕途上的发展,未必就比到地方曲折发展会慢。

    当然,沈淮不会愚蠢的拿这些话去劝曹光明;曹光明一时灰心丧气正常得很,再者曹光明背后有的是提醒他的人,轮不到沈淮去贴这个热脸;也许成怡她爸有这个资格。

    沈淮希望曹光明能留在中海油,最大的私心,就是新浦炼化的合作有熟人方便联络,而未来新浦跟中海油在很多方面都有合作的可能,有曹光明,就能更方便的将中海油的工业项目拉到新浦来,壮大新浦的产业规模。

    新浦炼化的工程建设,实际已经从四月就开始在做,不过在立项及可行性报告相继过审之后,理论上要举行项目奠基仪式,这也是曹光明这次过来的主要目的。

    无论是沈淮还是曹光明,都不希望所谓的奠基仪式搞得多壮观,都希望尽可能的低调。沈淮是憋着气,曹光明则是沮丧着气;李谷那边正好有事,故而也就不过来参与奠基仪式;一切从简,都没有让宋鸿军、孙亚琳他们赶回来。

    省里、市里都没有通知,本该可以给新闻媒体大书特书的奠基典礼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少去那些繁琐的应酬,倒叫沈淮与曹光明两人之间,能够从头到尾就各个问题做充分的交流,为两人拉近关系,殊为难得。

    沈淮下午也是求爷爷告奶奶,动用关系,给曹光明安排的专机直接从东华飞回燕京——他送曹光明从机场回县里,时间还早,但他忙碌了这些天,才能稍稍歇一口气,就在办公室里坐着喝茶,懒散着没有下去走动的心思。

    陶继兴敲门进来,笑眯眯的问道:“海油的曹总回去了?”

    “嗯,专机刚走,”沈淮说道,见陶继兴手里拿着罐头瓶改的茶壶,就请他坐到窗前沙发上谈话,“陶书记,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前两天,顾书记就找我谈了一件事。”

    “嗯,陶书记您说。”沈淮这段时间放在县里其他事务上的时间不多,跟顾金章他们也缺少一些交流,不知道顾金章找陶继兴反应了什么事情。

    “一年多来,新浦产业区发展很快,对人才需求极大,县里也鼓励干部编制人员往新浦流动,不过党政机关往新浦流动的少,而各学校教师往新浦流动的多,”陶继兴说道,“我跟顾书记分析,应该是过去一年党政机关人员收入增加较快,教师工资增长缓慢,加上前两年为工程项目,县里多从教师头上搞集资,去年是都还上,但教师队伍中间估计还是有些不满的。我跟顾书记合计,县财政收入也增加不少,是不是赶在教师节之前,给全县的教师添个彩,安定一下人心。这两天一直想找你说话,你东奔西走的忙项目,今天才找到空……”

    “这事陶书记你还特地跟我商量什么啊,你直接让教育局出个方案,我不在县里,让赵天明组织县常务会议批准,让财政?局放款给教育局就是了。”沈淮笑着说道。

    虽然去年霞浦地方财政收入增加到三亿,但之前要补的缺口太多。

    国企改制,替企业承担职工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等保障职能的社保机构刚刚成立,一次性就要注入大量的财政资金,到今年上半年“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才稍稍缓口气。

    而教育领域,最先做的也只能是贫困生救助、危困校舍改造等紧要事务,教师工资确实还没有实质性的增长。

    既然顾金章、陶继兴都提到这茬,沈淮心想赶在教师节前两天,把这事定下来也好,问陶继兴:“要不现在就把教育局的张文泉喊过来?”

    陶继兴点点头。

    有些事,他跟顾金章再加上沈淮点头了,程序可以从简。

    机关学校都是固定每月十号发工资,这事今天定下来,就能赶到教师节那天,将新增加的工资发下去,这事做得讨人欢心。

    陶继兴明年退二线,子女工作都极好,收入也高,不用他特地安排什么,他就不图别的,就指望退之前能得好名声,在这些事情积极性高。

    别人也瞅准他这点,在沈淮这边不一定能过关的,就直接去找他;知道沈淮即使大权在握,绝大多数时候还是尊重陶继兴的。

    杜建送材料过来,沈淮就直接要他打电话联系教育局的张文泉。

    张文泉却不在教育局里,跑到县中视察去了,杜建捂着电话问沈淮:“让张局长直接过来?”

    “陶书记有没有空,要么我们一块到县中走一趟?”沈淮问道,“县中打报告要建新教学楼,要建新教职工宿舍,要建新餐厅,还要建电教化楼,报告打了一摞,都堆在那里,我前些天也懒得看。张文泉人在县中最好,我正好赶过去做个调研……”

    “那行,我也走一趟,听听学校的意见。”陶继兴说道。

    沈淮又让杜建把王卫成喊上。

    王卫成在县府办的工作,跟教育口无关,但沈淮习惯随时都喊他跟着,再个就是王卫成是县中出来的,对学校的情况比他们谁都熟悉。

    王卫成走过来,听说是讨论给学校教职工涨工资的事情,笑道:“这是好事咧,跟着过去沾大光了,还省得以前的学校同事要挤兑我,说进到县政府就不念着他们的好……”

    沈淮笑了笑,让杜建、王卫成跟他挤后座,安排陶继兴坐副驾驶位子,挤一部车去县中。

    现在县里很多宏观数据容易突破,新浦钢厂年底之前能完成四个月的运营,全县工业及建筑业总产值就将顺利突破一百四十亿这个目标,但是人均收人在去年的基础之上就算翻一番,到年底也就四千元左右。

    全县教职工的工资去年才小幅度调整了一下,月工资平均刚过四百这条线。今年上半年又是选举事件,又是债务危机、又是征地危机,沈淮就没有精力想这方面的事。

    也确实,中师、高校毕业的教师,在霞浦县要算高学历群体,一年收入才五千左右,现在甚至都远不如纺织厂里的女工跟工地上的农民工,也就难怪怨气载道,流失加剧。

    霞浦是教育强县,每年能考上淮大同等级名校的学生都有近百人,这也是霞浦最优质的资源。虽然新浦产业发展渴求人才,但教育这边的基本盘还是要保住,不能让教育人才队伍流失太多,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工资安定人心。

    教育局张文泉到县中视察过工作,正跟张斌琢磨着晚上的娱乐安排,接到县政府办的电话通知说陶继兴跟沈蛮子要过来调研,一时间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叫两个老板一起出动,慌手慌脚的喊人将会议室重新布置一番,点名喊了两名年轻漂亮的女教师,一起跑到校门口来迎接。

    转眼看到沈淮的专车过来,张文泉跟张斌点头哈腰,看着县委书记陶继兴跟杜建、王卫成过来,不见沈淮的人影,也不见有第二部车过来。

    张斌仗着担过王卫成几年的领导,挨过身去,问道:“王主任,沈县长他人呢?”

    “沈县长就在前面路口遇到个人谈事情,一会儿他自己走过来;教师我们先进去。”王卫成说道。

    张文斌有为难,都知道县里是沈蛮子大权在握,但是王卫成说大家先陪着县委书记陶继兴先进去,他与张文泉也不能说留一个人等沈淮,便对一起到校门口的周倩说道:“我们陪陶书记先去会议室,你在这里等沈县长……”心想着沈蛮子对脸嫩得叫人想|舔上一口的周倩指定喜欢。

    &n“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bsp;国内官场从来就是一大群人里,走头一个,不管趾高不高、气昂不昂,指定是大官,但叫这些官员单独走,却又是面目模糊,难以辩识的。

    周倩心想自己应该会认得沈县长的,毕竟电视新闻里有见过,但她一个人站在门卫室前,琢磨沈县长的脸长什么样子,才发觉自己以前偶尔看县台的新闻,看到有什么县领导对着镜头讲话,她从来都是第一时间换台的,压根就想不起来这个沈县长长什么样。

    周倩有些不安的等传说中的沈县长过来,而沈淮经过校口停下来盯着她的脸看时,她却觉得眼前这家伙眼珠子在自己的脸上转来转去,甚是讨厌,厌恶的转过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