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二十四章 明枪暗箭

第七百二十四章 明枪暗箭

    “操|他娘的,这小兔崽子狗眼看人低……”王易平心里堵了一口恶气,走过来坐下来,恶狠狠的骂了一口,似乎要将刚才在门口丢掉的脸面捡起来。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平时再老谋深算,遇到这难堪局面也容易激怒。

    沈淮看着王易平愤恨不平的样子,笑着说道:“老王,你怎么知道人家就一定是狗眼看人低呢?”

    王易平刚才是在气头上,没有多想什么,这会儿叫沈淮一提醒,倒是一怔,将信将疑的往会议厅前看去:那惹他心里极度不快的小子站在郭成泽的身边,正低头跟郭成泽说什么事情,眼睛也不往这边看一眼……

    王易平到底是聪明人,这情形越发加深他平心里的疑虑:

    要是这小子刚才把他当成普通的工作人员,可以只是小小的失礼,不能算什么大事,他背后唠叨两句,也就过去了,不然他还能跟未来市长身边的嫡系睚眦必报去?

    但是,这小子这会儿应该能看到他走进会议,在一干市委委员中间坐下来,就应该意识到刚才的失礼,就算不正式的道歉,也应该给个带歉意的眼神以作弥补——这小子这时候继续对他视而不见,要么他压根儿就是狂妄嚣张之辈,要么刚才的失礼就是他故意而为……

    这背后的区别就大了。

    再退一万步讲,即使这小子眼高于顶,郭成泽就没有看到刚才门口情形,就没有一点要为属下失礼挡过的歉意表示?

    想到这里,王易平背脊寒气直冒。

    徐沛才四十七岁,就已经是省委常委。田家庚一旦调离淮海省,徐沛以省委副书记兼任徐城市委书记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再接下来,就有可能顶替赵秋华出任省长,未来的发展前途也不可限量,十几年进政治局,都不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这种类型的官员,强势的性格几乎是共性,沈淮就是其中的代表。

    他们身边的官员受之影响,容易形成两种类型:要么眼高于顶,肆无忌惮,要么同样也是性格强横,到地方上敢于硬碰硬的打开局面。

    都传言郭成泽到东华要接替高天河担任市长,东华这边信息灵通的官员之间,也早就在传郭成泽的一些事迹。

    郭成泽年纪也不大,今年才四十三岁,起点要比绝大多数官员要高,他是徐沛到淮海后,在徐城打开局面的得力干将之一,在主持渚南工业园工作期间,作风也是相当的硬朗。

    想到这里,王易平额头的汗珠子都快渗出来了:郭成泽到东华后,就算想用硬碰硬的方式打开局面,为免斗得两败俱伤,也大不可能直接就挑陈宝齐或者梅钢系下手,但他这样的地方派看似颇有根基,郭成泽下手起来却不会有太多的顾忌,而且有助他下车伊始就在东华立威……

    想到自己很可能早就给郭成泽盯上,王易平刚才心里的怒气早跟雪浇热水一般化得一干二净,只剩下心无余计的后怕,看到郭成泽看下来的眼神,即使没有落到自己的脸上,也有给毒蛇盯上的感觉。

    今天除了是郭成泽、孟建声到任的见面会,也是熊文斌的告别会,明天也是是由组织部副部长张家濠陪同熊文斌去沂城赴任。

    郭成泽、孟建声的任职讲话谈得颇长,就东华、唐闸区及梅溪新区的发展问题,都谈得很深入,大概台下大多数的地方官员都抱有警惕的心思,除了该鼓掌时鼓掌外,其他的反应也是寥寥。

    熊文斌的告别计话简短,台下地方官员倒是很有惜惜之情,见面会过后,大家就在市委小食堂里简单用宴。

    下午虞成震、熊文斌还要陪同孟建声去唐闸区赴任,唐闸区同样有见面会要召开;不过,这些事都跟沈淮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吃过饭,没有沈淮抹嘴离桌开溜,高扬跑过来,说道:“张部长、郭市长下午想去新浦看看,陈书记让我过来问一下,你下午有没有其他安排,能不能抽时间陪同一下?”

    张家濠明天上午要陪熊文斌去沂城上任,也不可能下午回省里、明天再起早再到沂城跟熊文斌汇合,他今天自然要在东华留宿一夜。

    沈淮心里嫌麻烦,心想着陈宝齐给张家濠安排些娱乐活动就好了,大周末的跑新浦参观哪门劲去,嘴里却说道:“有个会议,倒不是很紧要,自然是陪同张部长、郭市长要紧……”

    沈淮心里琢磨着,去新浦参观或许也有郭成泽的意愿在内,但不管怎么说,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也想去新浦参观,他总不至于一点面子都不给人家,就直接拒绝掉。

    沈淮也不清楚,张家濠到底是想认真的了解一下新浦的建设情况,还是纯粹认为吃过中饭就搞娱乐活动有些太早了,需要找个地方打发时间。

    针对不同的情况,有不同的参观路线安排,自然到底有哪些人陪同张家濠、郭成泽去新浦参观,沈淮也琢磨不定,就站起来,跟高扬走到陈宝齐那边去请示。

    陈宝齐头发有些稀疏,往后梳起,他靠着椅背,摸着发亮的脑门,说道:

    “虞副书记、熊副市长下午陪建声去唐闸区,那是脱不开身了。其他人,只要下午没有什么事情的,都跟着去新浦看看,”又笑着跟张家濠说道,“市里也一直想组织区县干部去新浦学习先进的建设经验,只是都没有找到恰当的时机。不瞒张部长您说,连我这个当市委书记的,到现在都没有到新浦去看过……”

    沈淮心里琢磨着陈宝齐在张家濠、郭成泽二人跟前说这话的意思,笑道:

    “新浦也是刚刚启动建设,到处都是乱糟糟的工地,满是灰尘,没有什么样子,也没有什么看头。前段时间,县里还因为征地的事情,成为全省负面典型,我们在县里闭门思过都来不及,我们倒是想着请陈书记过来帮我们指正错误,但又怕给陈书记批评,左右就想着等错误纠正过来,再跟市里、省里好好的汇报也好。今天张部长跟市委领导到新浦视察工作,县委陶书记不在家,我心里既是期待又是忐忑,要是等会儿看到有什么问题还没有及时纠正过来,还要请张部长跟市委领导手下留情啊……”

    张家濠听了沈淮跟陈宝齐两人的话里夹话,也只是微微而笑。

    东华经济发展引人瞩目,省里只要耳不聋、眼不瞎的中高层官员,对东华的情况,大体还是知道一些,当下他就表示对下午的参观安排满意,不说别的什么。

    张家濠知道东华这潭水有多深,他没有必要讨好哪方,但也没有必要得罪哪方,由着沈淮与陈宝齐暗夹刀枪去。

    郭成泽坐在一旁,哈哈而笑,说道:“沈县长还是谦虚了。田书记虽然有批评霞浦县的征地工作,但对梅溪、新浦模式,还是肯定其成绩的。小瑕不掩大功,新浦的建设经验,就是我也是要认真学习的。单就建设成果来说,梅溪跟新浦加起来,确实要比渚南出色。这点,在陈书记面前,我想否认也不成啊……”

    郭成泽作为徐沛身边的人,确定能更清楚田家庚维护梅钢的态度——听着郭成泽含沙射影的将这层意思捅出来,沈淮也只笑着不应,听到这里,也基本确定下午到新浦参观的话头应该是郭成泽提出来的。

    沈淮心里轻叹一口气,他倒是想息事宁人,避避风头,却没想到树欲静而风不止,郭成泽即使有跟陈宝齐明争暗斗一番的心思,也想拿新浦当战场,他能奈何之?暗感郭成泽过来,当真是没有安定团结的心思啊……

    *********************

    陶继兴有事不在县里,上午也没有到市里参加见面会,沈淮打电话给顾金章,托他县里组织安排参观事宜,然而他们这边就直接从市委出去。

    下午到新浦参观,显然不适合近百部小车组成浩浩荡荡的车队开过去。

    除了市局安排四部警车随行,陈宝齐、高天河等市委领导陪同张家濠坐小车外,其他随行去参观的人员,都坐市委的中巴车,正好挤满两辆中巴车。

    沈淮临上车时,看到戚靖瑶踩着高跟鞋从后面追过来,招手让司机等她片刻。

    戚靖瑶级别不够参加上午的见面会,沈淮不明白她怎么会下午跟着去新浦参观?

    转头看到车窗外有辆电视台的采访车开过来,沈淮才知道多半是陈宝齐让戚靖瑶安排市电视台下午跟进采访事宜时,让她随同去新浦参观。

    戚靖瑶上车来,看着车里已经坐满,待到下车看前面车没有空位子时,似看到沈淮眼睛里有疑惑,走过来挨着椅子而立,嫣然而笑道:“沈县长怎么没精打采的啊,是不欢迎我去新浦参观呢,还是不欢迎我们大家啊?”

    “戚部长一上车,这无精打采的满车人顿时没瞌睡了。我要是说不欢迎戚部长去新浦参观,你说这满车的人会不会把我打下车去?”沈淮听着戚靖瑶的话,只是咧嘴一笑,说道,“再个说了,我还怕大家去新浦,给我到处挑毛病呢——戚部长也过去,那可就好了,大家就光顾着看戚部长你这张小脸了,没人再有心思、想着去挑新浦的毛病了。戚部长,你说,我欢不欢迎你过去?”

    “沈县长,你就嘴巴说得甜,”戚靖瑶眯起美眸笑起来,“嘴巴说得欢迎我过去,满车都没有空座位,你也没有个表示?”

    沈淮身子侧过来,拍了拍大腿,要戚靖瑶坐他大腿上来,说道:“我这不是怕戚部长你嫌弃嘛?既然戚部长你不嫌弃,那你就坐吧……”

    中巴车里坐的差不多都是市委委员这一级别的人,别看在下属面前都人模鬼样的,到车里大家级别相当,插科打诨都没有顾忌,看着沈淮调戏戚靖瑶,大家都跟着起哄起来。

    戚靖瑶发现,在这个男人为王的世界,跟沈淮这么个流氓挑刺,那是真是自寻其辱,气得银牙暗咬,终不能真坐他的大腿上,也不甘心灰溜溜的下车去坐后面的采访车,就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一只塑料凳,灰溜溜的坐在过道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