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二十七章 胡林的态度

第七百二十七章 胡林的态度

    参观结束之后,大队人马还是回市里,夜里的招待宴席安排在南园宾馆。

    下午参观时,郭成泽对陈宝齐屡屡发难,早就成为了藏不住的秘密,不过照拂张家濠的面子,虞成震、熊文斌与孟建声、周岐宝等人,也赶到南园参与无趣到极点的宴席,没有刻意回避。

    想到徐沛与苏唯君走到一起,苏恺闻在渚南工业园谋得要职,而这层关系来折射到东华来,就是下午半天时间未见,孟建声与周岐宝这两个唐闸区的一二把手,看上去就亲近得很??。

    这种情况显然是不利梅钢的,但沈淮还是静观其变,与熊文斌多喝了两杯酒,明天他是没有办法送熊文斌去沂城任职了。

    今天的参观过程中,张家濠偏向郭成泽的态度昭然,陈宝齐也就无意再往张家濠的屁股上贴什么热脸,宴席过后就离开南园。

    虞成震的车也是紧随陈宝齐之后。

    虞成震对赵秋华之前在省里没有鼎力助他去接高天河的市长宝座,心里多少有些怨气,但郭成泽下车伊始就对陈宝齐频频发难,叫他认识到省里的局势,可能要比他想象的要凶恶得多。

    东华的地方派势力已经给清洗成这样子了,要是省里还想空投什么要员过来争夺利益,那就得是他虞成震让位子了。

    想到这里,虞成震隐藏在内心深处那点对赵秋华、陈宝齐的怨气消解一尽,认识到他眼下只有赵秋华这粗大腿可以抱,而且必须要抱住了。

    到陈宝齐的住处,虞成震才看到天益集团的周益文、省委组织部长戴乐生的公子戴毅与韩寿春、葛永秋等人,都已经在这边等着了。

    周益文走下台阶,笑着跟陈宝齐握手,说道:“我刚看过市电视台的录像带,陈书记真是有大将风度,郭成泽站在陈书记的旁边,跟跳梁小丑似的……”

    “也是戚部长时机把握得好,我当时真是给郭成泽气得不轻。”陈宝齐虽然在参观的后半程抓回主动,但心里也是憋了一口恶气,听到周益文恭维的话,也没有能舒心多少。

    周益文看了戚靖瑶一眼,知道陈宝齐对今天在郭成泽面前的被动不加掩饰,实际也是要他们感受他此时承担的压力。

    大家到书房里坐下,虞成震先开口把郭成泽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一来表明立场,二来希望背后的胡林能给予这边一些更实际的支持,而不单单指使这边做事之后,连局面也不帮着收拾。

    陈宝齐、虞成震两人都不再刻意去保持平时的那种从容淡定的气度,是他们真给气着了,还是说借机表达他们内心里的抱怨,戚靖瑶心里自然qīngchu。

    只有些事她也未必能做通胡林的思想工作,在商业事务,胡林也更信任周益文的判断,心想,要是她们这边的意见一致,再去做胡林的工作,反而容易一些。

    陈宝齐示意虞成震不要再说落郭成泽什么了,对虞成震在这时候能坚定的站在他这边,心里略为宽慰。

    陈宝齐坐下来,跟周益文说道:“我跟徐沛、郭成泽接触的次数有限,赵省长跟他们接触也不多,也很难去揣测他们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到明年三月份,王源总理就要主持国务院的工作,到时候可能会有中央领导到东华来视察工作。我们不能留下太多的不足,叫中央领导看了批评……”

    陈宝齐直接将最严重的可能性指出来,脸色阴沉悒郁的看周益文作何想。

    他今天只是在口头上找回来主动权,但要真正的将主动权抓在手里,就不能只说不做,不然郭成泽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把他的意图暴露出来。

    而整件事背后最大的障碍不在外部,恰恰就在胡林的身上。

    今年初,从债务消息谣传到选举风波,再到指使人到农业部举报霞浦县超量征地,胡林在背后操控这一切的目的,就是觊觎新浦港的利益。

    除了这些小动作之外,陈宝齐在市里,也是最大限度的压制沿淮海湾经济带往北发展,以致海防公路往北延伸,在新津县境内的路段建设资金,都是由新浦开发集团垫付。

    这么做,就是看到新浦港外围的交通网一旦形成规模,天益集团再想跟梅钢争取在新浦港的核心利益,将难上加难。

    上半年一系列事件虽以田家庚点名批评霞浦县工作,将吴海峰、熊文斌调离东华而告终,梅钢系也因此受到不小的挫折,但梅钢系又成功推动新浦炼化的建设,根基非但没有受损,甚至还得到进一步的加强。

    而陈宝齐与虞成震貌似没有受到省里直接的批评,在地方惹来的非议实在不小。从今天绝大多数地方官员的表现可以看出,他们中很多人对他们是抱以警惕态度的,甚至乐意看到郭成泽今天给他难看。

    这也意味着一旦郭成泽正式接替高天河出任市长,地方派官员有可能给大批的拉过去。

    形势总是不如人意;当高速崛起的东华经济,吸引更多派系的注意,斗争的形势就注定要比想象中复杂、凶恶。

    想到这里,陈宝齐也是头痛万分,实在搞不qīngchu:胡家的这位太子爷到底明不明白下面的难处。

    沈淮今天的表现不温不火,可以说沈淮对郭成泽、孟建声以及他们背后的徐沛,保持了警惕,但不意味着他们这边继续对霞浦的发展采取压制势态,沈淮还会继续保持沉默。

    而他们要在郭成泽咄咄逼人的气势之前抓住主动权,沿淮海湾经济带北进新津县的这步先手棋,他们就一定要抢先下子。但是,只要他们走出这一步,实际上也就要全面解除此前对梅钢、对新浦港建设的压制。

    经济发展,基建先行。

    现在新津县与市里的交通干道,一是已经不堪重负的靖海公路,一是新建的海防公路,都经过霞浦县境内。

    熊文斌主持规划的全市交通道路干网建设,近期要想推动的两个重点工作,一是沿江快速公路东延,与海防公路在霞浦县属农场境内相接,形成新浦港与梅溪港之间的快速干道;一是徐东高速东延,从市北郊穿过,到霞浦县下来后,与疏港公路相接,形成北线的交通干线,而新津、嵛山等北部诸县的纵向路网,都要接到这条干线上去。

    淮海湾经济带要往北发展、推进,熊文斌主持的路网规划很难绕过去,但市里要是照熊文斌做出的道路规划、集中力量、调动十数亿甚至数十亿计的资金去执行,梅钢的利益永远都将得到最优先的保障。

    沈淮今天为什么保持沉默?说到底他就看到这边跟郭成泽相争,他能渔翁得利。

    郭成泽为什么不掩饰自己的图意,为什么下车伊始,连市长的宝座还没有坐上,就咄咄逼人的发难?说到底他或者他背后站着的徐沛看到胡林不会心甘情愿叫沈淮渔翁得利。

    要是他们只是喊调子,而没有实际的动作,一来会拖得地方人心涣散,二来会叫郭成泽重新将淮海经济带北进的主动权争回去,新津县沿海开发的利益将丧落其手。

    还有一点,他刚才也直接说出来。

    东华以前没有什么地位,现在经济崛起,连带军事、政治上的地位也越来越高,明年国务院换届之后,徐沛、郭成泽请一两个中央领导到东华来视察,将易于反掌。

    现在不积极改善被动的局面,拖到给郭成泽这些小人在中央领导当面告状,问题就有可能比想象中要严重。

    陈宝齐从他个人角度出发,当然不想跟梅钢,跟郭成泽他们搞你死我活的强对抗,现在扳回主动权,趁势推动沿淮海湾经济带往北发展,也有利他在地方树立威信,扩大他在东华的基本盘,争取把市委书记的位子坐稳,才能进而在省常委班子里谋取一席位子。

    只是,胡林愿不愿意看到叫梅钢渔翁得利的局面出现?

    这是陈宝齐不得不权衡的利弊。

    周益文倒是知道胡林的阴沉性子,要有可能,他也不愿意去试探胡林的底限,问陈宝齐:“沿淮海湾经济带要往北面的新津县发展,市里有没有可能拿出新的规划来?虽然我们愿意冰释前嫌,但人心难测。在大会之前,成文光就得以到冀省任职,其志不小,我们现在不得不防啊。”

    陈宝齐头痛万分,改规划看上去容易,但实际要控制城规委具体操作,而后市政府常务会议、市委常委会议以及市人大常务会的审批程序都不能落下。

    即使他们现在还能控制局面,当中沈淮、郭成泽、孟建声他们不会跳出来捣鬼,整个程序走下来,也差不多拖到明年三四月份了。

    更关键的,城市发展规划自有其原则,要是乱改一通,激起的众怒会叫局面更凶恶、更难堪。

    戚靖瑶也知道操作改城规,太叫陈宝齐为难了,说道:“原规划可以不变动,但执行的建造秩序可以调整,徐东高速东延段可以缓建,先修嵛津高速如何?”

    目前还停留在东华城市交通道路规划图上的嵛津高速,是徐东高速从西郊直接往北拐,横跨龙脊山,从嵛山县境穿过,tongguo新津县去,这样就能避开霞浦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