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二十九章 北上

第七百二十九章 北上

    火车黎明时抵达石门,天还没有完全亮,有稀薄的雾气在站台上流窜。

    从温暖的车厢里走出来,冷凉的风吹过来,叫还没有完全睡醒过来的成怡打了个寒战,双手抓紧马海毛编织的开衫外套,看着陈旧的站台,有些意外:“这就是石门了?”

    徐城的城建发展,在东部沿海地区已经算是很差劲了,但石门比徐城还要更差一些,并没有成怡想象中的省会都市的气派,看着成怡略带失望的脸,沈淮伸了伸懒腰,笑道:“嗯,这就是石门了,照道理来说应该是京畿要地,却又是给公众忽视掉的一座城市……”

    照经济总量来说,冀省要比淮海强一截,只是冀省成规模的工业主要集中在冀北地区,中部的沿渤海湾腹地又给燕京、津海两个直辖市掏空,使得冀省的环京以及中南部地区,经济发展要滞后得多??。

    就算是省会石门市发展也很一般,当下在国内顶天只能一座中等规模的城市,完全没有常人想象中的沿海省会都市的气派。

    虽然很多人对成怡她爸寄以振兴冀南经济的厚望,不过沈淮站在石门市的站台之上,环视站台周遭寂寥清晨的景状,暗感振兴冀南经济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不过说到振兴,也要看什么标准了。

    石门市的历史不长,地理华北平原的腹心,因京广、石太等铁路在境内交汇,作为晋冀地区的陆路交通枢纽而兴。石门在建国后工业有很大的发展,但近年来又因为地方国资企业整体陷入困难,在经济发展上给南方的省会城市拉下一大截。

    希望石门市的经济发展能超越江宁、镇海等城市,在很多条件上都有着先天的不足。

    不过成怡她爸到冀省,是担任省长,视野不会局限在省会石门周围,他调整冀北产业结构调整的同时,推动冀南经济有较快的发展,就算是成功的。

    这会儿看到成怡他爸信任的陈勇军在两名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往这边走来,沈淮与成怡走过来说道:“怎么是陈秘书长你亲自过来接啊?我与成怡打车过去就是了。”

    陈勇军笑道:“石门这边,还就我熟悉一些,司机都未必能摸着道;另外啊,火车站这边的出租车司机不地道,带你们绕一个远地,都没处喊冤去……”

    沈淮也是一笑,他与成怡要是给火车站边上候客的出租车司机宰了,他们抬出省长的名头来似乎又太小题大做了。

    陪同陈勇军过来的两名工作人员,年纪都在三十岁左右,一个自称“小韩”,一个自称“小冯”,热情的将沈淮手里的行李箱接过来。

    陈勇军看车厢再没有其他人下来,奇怪的问道:“怎么,就你们两个,不是有好些一起过来的吗?”

    “他们啊,中途转车直接去清河了,”沈淮说道,“我陪成怡到石门,下午要是有车,也要去清河。”

    “不用赶这么急,在石门多住两天……”陈勇军笑道,请沈淮、成怡跟他往站台外走。

    沈淮与成怡一起到石门来,名义上是探亲,实际上主要是此前跟纪家形成的默契,现在要做些实际的工作。

    地方政府之间的正式合作,主要是推动冀河港跟新浦港会结成友好港口,加强经贸及产业发展上的合作。这次主要由赵天明、戴泉他们带队,跟冀河县会举行一个港口建设及临港产业发展的交流会。

    交流会要举办几天时间,沈淮跟纪成熙到时候露一面就可以了,没必要参加全程的交流活动,所以他与成怡两人先过来拜访成怡她爸妈。

    即使将来梅钢要更多的参与冀南及清河地区的发展,首先也要先尊重成怡他爸的意见。

    石门城市规模不大,黎明时大街又没有什么车,从火车站到省委大院开车就用了七八分钟省委大院门口有武警执勤,一丝不苟的检查沈淮与成怡的身份,大院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声。

    薄雾在林梢之上飘荡,大多数人还在睡眠之中,偶尔看到有几户人家亮着灯,隔着栅墙看到的都普普通通的房子,没有什么出奇或奢华之处,叫普通人想象不出来大院里这些看上去平淡无奇的住户,竟是冀省权力金字塔的宝塔尖。

    成怡她爸也是这两天才到石门来,刚进行职务上的交接,一切都还没有安顿下来。

    院门狭小,车子开不出去,停在花圃外侧的甬道边,陈勇军在前面推开铁门,沈淮与成怡走进院子,大概是成文光听到动静,推开书房的门走到廊檐下,笑着说道:“火车没有晚点啊。我们从燕京过来,为了体验一把,特地坐火车,这点路都晚了有一个小时……”

    “我们还好,这段时间北上的火车不密集,线路不紧张。”沈淮说道。

    “妈呢?”成怡刚开口问她爸,就听见她妈刘雪梅在里面回应,“我在帮你们做早饭呢,”她一边腰间系着的围巾擦着手,一边往外走,问道,“你们要在火车有没有睡踏实,要不要吃过早饭,上午就在家里补觉?”

    “我没有睡好,要没有什么事情叫我干,我上午就负责睡觉了。”成怡说道,她很少坐火车,昨天夜里没怎么睡好,现在尽打哈欠。

    “沈淮呢?夜里睡得怎么样?”刘雪梅现在就把沈淮当成女婿看了,关心的问题。

    “他睡得跟死猪一样,我就是看他睡得越香,才越睡不着……”成怡说道。

    刘雪梅打了成怡一下,不让她胡说八道,说道:“人家睡得香,还碍着你睡觉了?”

    “我已经不错了,都没有把他拉起来陪我说话。”成怡在她妈跟前,还跟着撒娇的小女孩似的,推着她的背,进屋帮着做早饭去。

    成文光这样级别的领导干部,即使退休后,享受的生活待遇及政治待遇还是不变的。只是成文光这次的调动算是比较突兀的,家里用惯的保姆家里发生了些事情,没能同时跟过来。

    成文光、刘雪梅不想用冀省政府办推荐的人进入他们家的生活里来,所以这段时间的生活起居,还得要刘雪梅亲自张落。也谈不上有什么辛苦的,刘雪梅工作调动还要滞后一些,闲着也闲着。

    成文光初到冀省任职,会有一段时间的手忙脚乱,沈淮即使过来,能抽出来跟他谈话的时间也不会多,成怡跟她妈去准早饭了,成文光就要沈淮直接跟他到书房说话。

    到书房坐下,沈淮就把东华这段时间来发生的势态变化,特别是郭成泽到东华下车伊始就对陈宝齐气势汹汹发难的事情,说给成文光知道。

    成文光点点头,他不认识郭成泽或者孟建声,但能知道郭成泽所体现的是徐沛的意志,他对徐沛倒还是熟悉的,说给沈淮知道:

    “徐沛在津海时,工作风格就很硬朗,颇受王源总理的喜爱。徐沛能去淮海省,也是王源点名要田家庚带徐沛过去当助手的。王源总理想推动中西部地区发展,好像是要把田家庚调到川东当书记,不过也没有打算再安排什么人去淮海,徐沛倒是有可能会受重用……”

    沈淮还是才知道田家庚会去川东书记,说道:“那田家庚书记这次是没有办法进政治局了?”

    “没有办法了,才那么几个位子,争的人太多。王源总理提拔上来的干部,虽然多占据计经口的显要位子,但说起资历还是要给别人压住一头。”成文光说道。

    沈淮能较深入接触到的党内高层人士其实不多,但说到政治家的气度跟治政的能力,他更希望田家庚能进政治局,共同掌握中国未来发展的方向想到王源接下来会在淮海重用徐沛,虽然不意味着有前总理胡致诚当靠的赵秋华会坐以待毙,但徐沛与赵秋华之间一番恶斗是少不了的,这倒是有利于梅钢在东华、在淮海省左右逢源,现在最大的变数,就是接替田家庚出任淮海省委书记的人选,一直都没有准备的消息。

    “说到接替田家庚到淮海当书记,有两三个名单在传,目前变数还是很大,”成文光说道,“未来一段时间,淮海的环境还有利于梅钢跟淮能集团进一步发展,你在淮海,也要主动跟叶选峰交流,能谈拢的,有可能谈拢,还是要谈,轻易不要让外人有看热闹的机会……”

    沈淮苦笑一下,说道:“我倒是愿意去找叶选峰谈,只不过叶选峰这几天急着想拉拢孙启义。孙启义在徐城时,他就急着让谢海诚连夜跑过去当说客,孙启义赶着回香港,没空见面,他就赶着去香港出差。他们两人总算是在香港见上一面,还当我给蒙在鼓里。叶选峰什么意图没有明说,但我估计他是想让长青集团接手冀河输煤码头的建设……”

    “我第一天到冀河,纪成熙也到石河来了,我跟他聊过,他倒是更倾向梅钢接手冀河的输煤码头建设。实在不行,让纪成熙出面做叶的工作。”成文光说道。

    在冀河的四百万吨输煤码头,是三年前就谈妥的合作项目,主要由淮能集团投资建设。

    去年底宋系内部确定淮煤东出发展战略,在淮能集团之下,组建淮能煤业进入淮西开发煤炭资源,未来供应渚江中下游及淮海湾地区电厂群的燃煤供给,而在冀河再建输煤码头的动力一下子就丧失干净。

    淮能集团以后不会指望冀河这边的电煤资源供给,而组建淮能煤业后,内部的发展资金也紧张起来,冀河的输煤码头建设速度就立时放缓下来,到现在才建设一半不到。

    沈淮就想梅钢把冀河港输煤码头接下来,继续投入资金进行建设,也算是对成文光到冀省工作的实际支持,跟纪家保持经贸合作上的默契。

    沈淮不曾想,叶选峰既不想接着建输煤码头,也无意让梅钢接手,但他需要对宋系内部或者对纪家都有交待,就想着找孙启义说服长青集团高层,扩大在内地的港口投资业务。

    长青集团高层真要给说服了,最终决定扩大内地的港口投资业务,从淮能集团手里接手冀河港输煤码头的建设任务,那沈淮此前想梅钢整合长青集团港口、航运投资业务的计划,也将彻底的泡汤。

    有些情绪沈淮无意表露出来,他这次到冀省来,是要给予帮助,而不是寻找帮助,摊手说道:“我倒都无所谓了,也无意绕过孙启义,去做长青集团高层的工作输煤码头的事情这次定不下来,倒可以在清河先确定钢材物流园项目,投资不大,**千万的样子,建成后也有利于梅钢的产品进入冀南的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