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三十章 书房谈话

第七百三十章 书房谈话

    听到沈淮有意在清河投资建一座钢材物流园,成文光颇有兴趣的说道:“你详细说说……”

    沈淮知道成文光对地方产业发展上的敏感度,要比他二伯强一些,挠了挠脑袋,便跟成文光解释他这次决定在清河投资建设钢材物流园的初衷跟具体的运作模式:

    “国内钢铁产业经历了十多年的高成长期,未来的成长潜力依旧巨大,但就市场流通体系,在刚刚经历双轨制后的剧变,还远远谈不上成熟,各地的钢材市场建设也都有些混乱。就钢铁企业而言,未来怎么去经营、挖掘市场,大家的看法都还有些分歧。目前的主流,除了特定的大客户,相对分散的钢铁市场都主张交给钢材贸易商负责维护、建设,但这种模式对特大型的钢铁企业,就显得不够积极主动。我跟梅钢的管理层讨论了许久,此前也有一些经验,梅钢作为新生的钢企,有必要积极的参与下游产业链的建设,就决定摸索着跟钢贸企业合作。除了新浦、梅溪的钢铁物流贸易基地建设外,我们还打算再选择两三个地建设钢铁物流园。我们是希望以此为枢纽,以促进梅钢的钢材产品对区域市场能有更好的渗透。当然了,现在还是有一些不确定的因素,比如钢铁物流园建成后,盈利模式还比较模糊,目前看来主要是租金收入,不是特别的理想。不过就对建设物流园的地方而言,除了仓储、物流、贸易等环节能得到加强之外,依托物流园还可以引进一些钢铁精加工企业,此外在餐饮、住宿、商业等领域也应该可以有配套的发展。此前一直都跟纪成熙说,彼此要加强地方上的合作,所以才决定拿这个项目出来到清河试一试水……”

    成文光笑道:“也难怪谭石伟他们都对你有好感,你考虑问题的角度,是讨人喜欢啊。这么看来,梅钢不能接手输煤码头的建设,倒是有些可惜了?”

    沈淮一笑,说道:“冀河港输煤码头跟钢铁物流基地以及配套的钢材加工区、服务区,确实可以整合起来做一个更大的项目,对梅钢、对清河市的地方发展,都有较大的好处。不过,最终由长青集团接手输煤码头的后续建设,也没有什么不好,彼此还是可以进行合作。毕竟长青集团建成码头,难道就不希望外围能形成大的物流体系,以保证港口吞吐量?我觉得啊,物流园的建设,反而还能从长青集团拉到部分投资……”

    成文光摇头而笑,说道:“大家都能有你这样的开放态度,很多事情都会简单许多。”

    “开放也是被逼出来的,”沈淮说道,“我拿别人没有办法,那就选择合作,说得好听一些就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成文光哈哈一笑,又说道:“石门是晋冀地区的交通枢纽,梅钢既然能到清河投资建钢材物流园,也完全可以到石门再建一个嘛……”

    沈淮说道:“冀南地区,有几家钢铁企业,但规模都较小,而晋省目前也就太钢集团成气候,市场空间较大。要能大规模进入晋冀钢铁市场,进而能往燕京、津海两直辖市的钢铁市场渗透,梅钢是愿意的,这也是我们决定在清河先建中等规模的物流园主要因素之一。不过我们的动作也不敢太大,晋冀京津四地的钢铁市场,目前主要是由燕京钢铁跟冀北的几家钢铁企业所主导,虽然也不排斥外地钢铁产品进入,但要是梅钢现在拿四五亿甚至更多的资金,直接在石门这个晋冀枢纽、京津门户之地建造北方最大规模的钢铁物流贸易园,怕是对成叔叔你不利……”

    梅钢进入清河投资钢铁物流园,影响都不会特别大的,有利梅钢缓慢的往晋冀市场渗透,每年输入三五十万吨甚至一百万吨的钢铁产品,对晋冀京津钢铁市场每年近两千万吨的需求,不会产生什么惊扰。

    石门不仅是冀省的省会,更是晋冀京津四地的陆路物流枢纽,梅钢若在石门投入巨资建造大型的钢铁物流贸易基地,引起冀省本地的大型钢铁企业反对是必然的,而燕京钢铁这个北方钢企的龙头老大,也极有可能会跳出来说三道四。

    毕竟梅钢这么搞,对燕京钢铁等企业来说,这完全是近身进逼战术。

    成文光的心思,也是想促成地方经济发展,但在燕京钢铁以及冀省本地将承受更大竞争压力的钢企心里,则将是完全另一种想法;而且这些企业对政局的影响力不容忽视。

    而对梅钢来说,炼钢业务未来两三年内没有大规模的扩张计划,会根据现有的现金流,会再建设一些小规模的精品钢生产线或者收购一些地方中小型的钢企,以丰富产品线,增强对市场的渗透力,产能会逐步扩大到七八百万吨规模的样子。

    在市场建设、技术消化等方面没有进一步的成熟之前,沈淮还不会考虑启动更大规模的新浦钢厂二期建设。

    就梅钢目前的产能来说,也没有必要对燕钢以及冀省几家钢铁企业做出气势汹汹的树敌姿态,华东高增长的市场,已经能完全容纳梅钢当前的发展了。

    成文光点点头,知道沈淮的考虑是成熟的、全面的,不过他还是有不同的看法,说道:“你的考虑不错,不过啊,竞争有竞争的好处。从人的惰性来说,厌憎竞争,因为竞争带来压力,但我们也要看到竞争同时带来增长的动力。现在搞国企改制,根本性的原因不就是因为大多数国企竞争力不足嘛,要是国企能在开放的市场竞争站稳脚,就没有必要改什么?市场是试金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像现在东华市的情况,我看也未必就对梅钢不利,对东华地方发展的好处就更不用说了……”

    “要是成叔叔希望我过来当鲶鱼,我自然是责无旁贷……”沈淮说道。

    “不要说得这么可怜兮兮,”成文光哈哈一笑,侧过头,对一直参与他们谈话,但很少说话的陈勇军,吩咐道,“我觉得省里可以出面推动一个大型的钢铁物流及加工园区的招商项目,让石门钢铁集团参与进来,然而对梅钢、对燕钢、对唐钢、江宁钢铁等企业发招商函。省里不设什么有偏颇性的门槛,让几家公开竞争,要是燕钢等其他企业都选择放弃,最终建设权落到梅钢的手里,他们也不能怨我将好处留给自家人……”

    陈勇军点点头,说道:“成省长跟沈淮的说话,我都记着呢,我上午就抽时间整理出来……”

    这时候成怡推门进来,催他们出去吃早饭,而外面的朝阳,将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台上摆放的花草叶丛洒进来,照得书房通透明亮。

    陈勇军起早就吃过东西,就不去餐厅陪同用餐。

    他们刚到冀省,很多事情都不熟悉,成文光上午的活动安排,他也要联系确认一遍,还要抽时间将刚才书房谈话的几处要点记下来,免得有遗忘。

    陈勇军将本子合起来,装进口袋里,也暗感在石门筹建一座更大规模的钢铁物流园的主意甚妙。

    成文光到冀省任职,不仅宋纪两家,地方上也寄以希望的,肩负的,除了调整冀北地区的产业结构、还有振兴冀南经济,推动晋南线、冀河港建设等重任。

    下车伊始,总是一团乱麻,在经济及产业发展上,除了冀省自身固有的一些滞后弊端外,亚太金融危机对冀省的冲击,没有南方省市那么强,但多少也有些波及——工作要怎么展开才能有效迅速,要怎么才能冀省站稳脚,下聚拢人心,上加强纪宋及其他中央领导的信任,不仅成文光要思考,陈勇军这些随行赴任的下属也需要思考,向成文光提供有分量的建议,才算合格,才算不辜负信任。

    石门钢铁物流及精加工园区项目,规模不会太大,但注一注水,总投资大概能拉到十亿左右。这对经济发展一直滞后的石门市,是一个强的促进剂,但也许更主要的是对燕钢及冀北几家大型钢铁企业的刺激作用。

    他们若不想梅钢气势汹汹的进军晋冀京津的钢铁市场,石门市是他们最后的阻击主阵地,可能还会进入清河对梅钢进行阻击——这么一来,冀南地区的经济发展,就陡然多了许多的活力。

    虽然沈淮跟成文光的谈话,没有特别提及石门钢铁集团,但陈勇军相信沈淮跟成文光都有关注石门钢铁。

    石门钢铁集团规模不大,此时年产铁三十五万吨、产钢四十万吨,在石门市要算大企业,但放之国内钢铁产业,又是微不足道的小厂。

    石门钢铁集团九四年就改制了,除了石门市政府占有一定的股份外,真正的大股东不是别家,恰恰是胡家控制的国资央企金石国际集团。

    这时候好戏就来了,石门钢铁作为地方参股的钢企,成文光点名由石门钢铁参与物流园的项目,算是保护地方利益,但是石门钢铁无论是资金实力还是现实的产能,既没有必要,也没有实力,将整个物流园的项目都承包下来。

    这时候就要看石门钢铁背后大股东金石国际集团的反应了。

    如果金石国际背后的胡家想亲自阻击梅钢进入晋冀京津的钢铁市场,除了大规模的参与钢铁物流园的建设,同时为了匹配钢铁物流园的实际物流贸易规模,必然也要更大规模的扩大石门钢铁的产能。

    想到这里,陈勇军也能明确成文光为何对这个准女婿这么器重了,梅钢不管掌握谁的手里,完全是一张强力牌,甚至都未必要将这张牌打出来,只要势态足了,就能产生足够的惊忧效果——就会有他们所需要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