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三十一章 图书馆恋人

第七百三十一章 图书馆恋人

    成怡夜里在火车上没有怎么睡,吃早饭时连打了好几个哈欠,上午实在撑不住,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沈淮两眼,就把他丢下,一个人溜跑上楼补觉去了。

    成文光刚到冀省主持政府工作没两天,有太多的事务、太多的人要接触,整个人是分身乏术。即使是陈勇军,上午都不可能抽出时间来陪沈淮。

    沈淮倒无所谓,有时间闲下来,就借这个机会,更深入的了解一下冀省的经济及产业发展情况。

    想了解冀省最全面也最准确的经济数据,最好的地方就是省政府办内部的资料室。沈淮在党内也是中层干部,冀省内部的一般文件,对他没有保密上的限制。

    陈勇军赶着陪成文光去会见客人,到办公室拿了一张临时通行证,让黎明时随同到火车站接站的司机,陪沈淮去资料室。

    资料室的门敞开着,也不知道值班人员跑到哪里去了,探头往里看了看,里面存放资料的房间,竖着好几排长架子,密密麻麻的堆放都是各种印制材料。

    从里门进去,只有一条过道顶棚亮着一长溜的日光灯,也看不到里面有没有人在。

    沈淮看着资料室的管理颇松,他有临时的通行证,也不怕给人误会,便让司机先去忙,他直接进去先看资料。

    资料室外面就是冀省政府研究室,有关国内外经济及产业发展的最新动态以及冀省的详实经济数据,在这里都能查到。

    冀省经济整体上跟淮海相当,但在产业发展结构严重的北重南轻。

    冀北的滦城钢铁产业规模,比东华不弱,愈七百万吨钢铁年产能以及其他相关的矿产开发及重工产业,成为其绝对的经济支柱,此外每年还要上亿吨的煤炭从冀东北出港。

    相比较之下,冀中南地区的工业发展就差了许多,便是省会石门也没有特别值得一提的支柱产业,也就清河市的化工产业较成规模。

    沈淮之前能看到冀省的一些财经报告,但远没有资料室这边的一手材料来得详实——一直都没看到有工作人员过来值班,沈淮不清楚成怡她爸什么时候会整肃冀省政府内部这种散漫的工作作风,不过也觉得这些资料的搜集跟整理,水平颇高。

    沈淮想想也不觉得奇怪,过去几十年,国内高水平知识分子的出路十分有限,从政的优先权一度要远远超过其他。倒是近年来地方上提倡停薪留职、下海经商,有一些高水平的知识分子在仕途上的发展谈不上特别的顺利,从党政机关里走出去下海经商获得成功的人大有人在。

    地方推动国企改制,许多政府任命的国企经营者,转身下海变成民营企业家也大有人在。

    沈淮就坐在角落里看资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裤兜里的手机振动起来,接通才知道成怡躺床上睡了两个小时,就再也睡不着,问他在哪里,问他中午想吃什么。

    “我想吃什么,你都上街买回去做,我啥时候有这么好的待遇了?”沈淮笑着问成怡。

    “你想得美啊,顶天到省政府食堂,打两份你喜欢吃的……”成怡说道。

    成怡她爸妈刚到石门没两天,对周围环境还不熟悉,在家里准备什么饭菜太麻烦了,除了简单的早餐自己准备外,中饭、晚饭都是从政府食堂打了饭菜回家吃,伙食不错还方便。

    沈淮看手表才过十点钟,听到成怡等会儿给她妈支使着要到政府食堂来打饭菜,就让她先到资料室来。

    省委大院就跟省政府大楼隔一条街,不到十分钟,成怡就从门口探头往里看,见沈淮在角落里席地而坐,走进来,说道:“你一个人躲这里,不怕人把你当贼捉了?”

    “那你还不去举报,跑过来不怕一起给捉了?”沈淮笑道。

    “我可没你想的那么没良心。”成怡手里提着她妈交给她打饭菜的饭盒,弯过腰来看沈淮在看什么资料——她乌黑的长发简单拿皮筋扎了一个马尾辫甩在肩膀,弯过腰,长发歪到一侧滑下来,一截落在沈淮的肩膀上,仿佛黑绸缎,也仿佛黑夜里闪光的瀑布。

    沈淮侧头看去,只见成怡的脸蛋就挨在眼前,娇嫩白皙,跟新剥的煮鸡蛋似的,肌肤晶莹水润,眼眸子微微敛起来,鼻梁秀直,红润的嘴唇微微撅起,叫沈淮忍不住想凑过去啄一口。

    可能临近中午,外面天气没那么凉,成怡过来就穿了一个海马毛的开衬外套,里面就穿了一件白色蕾对襟的女式衬衫,衣领子扣得倒紧,可能是衬衫较小的缘故,能清晰的看到一对玉兔沉甸甸的压下来,将衬衫前口绷得紧紧的。

    虽然上回在燕京无意间在成怡换衣服时推门进去过,只是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沈淮最深的印象就是成怡的身子一片雪白,但在看清楚那对玉兔之前就给成怡的手捂住,心里还颇有些遗憾——现在遗憾就更深了。

    成怡眼睛有些近视,平时也不习惯戴隐形眼镜,角落里光线不好,她要看清楚沈淮手里资料上的内容,眸子微微眯起仿佛新月,人也不由自主的挨得更近。待看到沈淮正侧头看她,她也盯沈淮的眼睛看,不知道哪里有什么不对劲,问道:“你看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不对劲?”

    过了那么三五秒钟,或者没那么长的时间停滞,成怡才蓦然惊觉两人是挨得太近了,两人的脸隔不到十公分,偏偏她愣了老半天才发觉哪里不对劲。

    成怡撑着沈淮的肩膀也席地而坐,从地上拿起一份资料随意翻看起来,问沈淮:“看大半天了,无不无聊?”

    “你来就不无聊了。”沈淮说道。

    “小嘴说话真会骗小姑娘开心,”成怡说道,见沈淮膝盖上还有笔本记跟笔,伸手过来想拿过去看,又觉得不合适,就手按在他的膝盖上,问道,“你看资料还记笔记啊,我能不能看看?”

    沈淮将笔记本往前推了推,看着成怡白净无瑕的美丽脸蛋,这一刹那,几乎叫沈淮错以为回到学生期间与恋人躲在图书馆角落的时光。

    “你在想什么?”成怡注意到沈淮的走神,问道。

    “我在想,我们要是读书时就能相遇,我骑着自行车载你,一起到图书馆看书,应该要算一对不错的恋人……”沈淮笑着说道。

    成怡伸手支着下巴,眼眸凝望着前面的书柜,似乎在想象两人骑车行于夕阳的情形,眯起眼睛一笑,说道:“想象起来,感觉似乎还不错呢……”

    “你读书,有没有这么一个男孩?”沈淮问道。

    “没你那么风骚,”成怡横了沈淮一眼,又挨着沈淮而坐,长腿伸长,头枕着沈淮的肩膀,回想读书时的时光,说道,“读大学时,我没事喜欢一个人坐在图书馆里看书,大二的时候,有那么一个男孩子,整天也都守时出现在图书馆,我知道他故意找离我近的座位,他人长得也好看。我在想啊,他要是胆子再大那么一点,说不定我也会有一段不错的大学时光……”

    看着成怡慵懒娇美的样子,沈淮也砰然心动,心想普通男孩子在成怡这样的相貌跟家世面前,罕有能承受压力的,想到他与谨馨的过往,伸手抓住那团垂下来亮如瀑布的长发,缠在指间玩弄。

    成怡心旌摇曳,不介意沈淮玩弄她的头发,只是轻声说道:“不要把我扯疼了……”甚至想更肆意的枕在沈淮大腿上而躺,仿佛这样才能真正体味大学恋人躲在图书馆角落里的滋味。

    这会儿门口有说话声传来,听到动静,成怡忙撑地坐直身子,注意听外面人进不进来。

    沈淮将资料拢拢堆,见成怡紧张的样子,小声笑着说:“怎么,我们就在这里看资料,你怎么搞得给捉奸似的?”

    成怡瞪了沈淮一眼,伸手过来掐他,美脸微红。

    这会儿有脚步声往里走来,沈淮不想躲起来吓着别人,也不想躲起来听别人什么议论什么秘密,轻轻咳了一声,提醒来人他们在角落里。

    两个青年走过来,大概是没有想到角落里坐着人,警惕的打量了沈淮两眼。

    沈淮以为他们是资料室的工作人员,撑手从地上站起来,掏出陈勇军拿给他的临时证件,说道:“上午过来,一直没看到有人值班,我就直接进来找资料了……”

    两个青年,一人穿着深蓝色的西服,眼睛不大,左眉角有道很浅的伤疤,看上去文质彬彬,三十三四岁左右,看人时喜欢眉头蹙着,听了沈淮的解释,随口应道:“哦,你说是小施啊,她还在给她男朋友打电话呢。”

    另外一人年纪也相仿,脸有些瘦长,眼睛往下吊,大概是把外套脱在办公室里,就穿着件褐色毛衣,看角落时一堆资料,蹙着眉头,说道:“看东西,怎么搞得乱七八糟的?收收好,不然叫领导看到,成什么样子?”他当沈淮是省政府新调进来的人员,说话没有那么客气。

    成怡坐在沈淮的外侧,给书柜挡着,这两个人开始没看到成怡,待成怡弯过腰,帮沈淮收拾地上的资料时,他们才看到角落里还有一个女的,乍看到成怡的脸,眼睛还给眩了一下,暗感这女孩子好漂亮。

    成怡脸染微霞,手忙脚乱的帮沈淮收拾资料,更显心虚。

    左眉有疤的青年,倒是暧昧的冲沈淮一笑,只当眼前这小子不是来看资料的,而借口看资料,拉女孩子到无人的角落占便宜来的,只是好奇他怎么没听说省政府大楼新调进来的这批人里,有这个漂亮的女孩子?

    那个穿着毛衣的青年却没有那么随和,质问道:“你们哪个科室的,工作时间躲到这里做这种事,你们觉得合适吗?你们懂不懂一点规矩,资料室是谁都能随便进的?”

    “什么叫做这种事,我们到底做什么事了?”成怡性子可没有那么软,听了这人阴阳怪气的话,气恼的反问一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给这人一顿喝斥,也是挺窘迫的,沈淮却是无意拿成文光的名头欺人,不然传出来说省长女儿跟准女婿躲资料室里偷情,也没有什么脸面,连声打招呼道,“我们不是省政府的,有朋友在这里工作,打过招呼,就过来查些资料。”

    “你朋友是谁?你哪个单位,你以为这边是公共图书馆,你不知道这些资料都是有密级的吗?你一个外单位的,一声招呼不打就闯进来,你知道这是什么行为?”毛衣青年不依不挠的说道,眉上有疤的青年暗中拉了他一下也不理,反而对眉疤青年说道,“你去把小施跟保卫处的人喊过来,查查这两人是什么身份?现在资料室,猫儿狗的都能随便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