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五十章 暗合

第九百五十章 暗合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求月票)

    谢芷因为嵛山筹备旅游节的事情,一早就与公司人员赶到嵛山。

    金鼎直接投资建设的韩岭古村、西城等景区,就在嵛浦公路的两侧,谢芷每回到嵛山来,要么开车,要么坐车,从嵛浦公路通过,直接到这边的分公司,然后到项目建设地走一圈,很少在嵛山县里闲逛。

    这次旅游节,谢芷受邀进入县里的筹备工作小组,旅游节各个景区及配套设施,按照时间节点进行验收的相关工作,她也参与进来,倒是有机会在嵛山县跑更多的地方。

    她这真正的发现嵛山这两年以来,变化真的很显著。

    虽然这两三年来,梅钢旗下企业,对嵛山的直接投资不多,但东华城市商业银行进入嵛山,兼并重组嵛山的城乡信用社后,大力支持嵛山小型的旅社、餐饮、酒店及养殖企业的发展。有城商行的资金支持,又有县里的统一规划安排,嵛山县城的大街小巷上,在原有简陋的基础之上,改造涌现出数百家家庭旅社、餐馆及旅游商店。

    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整个古城的风貌都得到极大的改善,沿街的古建筑在得到商业开发的同时,也得到维护改造;而在去年,淮海湾政府建设基金更是直接提供高达两个亿的低息贷款给嵛山,重点用于改造道路交通等旅游相关的基础设施,使嵛山发展旅游产业的环境,得到极大的提高。

    梁振宝想在退二线之前,就想把旅游节搞起来,时间上多少有些仓促了,筹备谈不上有多充分,但这两年来,国内都在大力的宣传发展旅游产业,嵛山确实又有着更好的基础。

    虽然沈淮早初在嵛山,推动嵛山湖水电站改造,也最早启动嵛山湖景区建设,这些建设成果早就给裂痕加剧之后的淮能占有,但不意味着沈淮及梅钢系这两年来在嵛山的影响力就被削弱。

    肖浩民在沈淮的支持之下,几乎是无可争议的连跳两级,从常务副县长任上短期的过渡了一下,就极为顺利的当选县长。

    虽然梁振宝退二线后,肖浩民接任县委书记的可能性不高,但也足够说明梅钢系在嵛山的影响力之大。

    换作别人或许会在想,嵛山县委班子人选的决定权在市里,而在市常委班子里,梅钢系没有直接的影响力,陈宝齐、郭成泽他们就是用其他人换掉资历颇浅的肖浩民担任嵛山县长,又能如何?

    不过从嵛山的大街小巷走过,谢芷则更能体会到沈淮手段的有刚有柔。当初陈宝齐针对沈淮,也只敢挑唆他人在霞浦搞跳票,而当梅钢系在嵛山的影响力如潜夜春雨,陈宝齐多半也在防备着沈淮有可能会在嵛山跟他们玩这一出。

    谢芷禁不住会想,沈淮在丰立涂渡板项目上,到底是不是就是他自己所说的那么无辜?

    然而想到沈淮昨天那沉默的眼神,谢芷也知道,不管沈淮此前的心思到底如何,但在昨夜过后,肯定会有进一步的动作。

    嵛山县里给旅游节筹备工作小组提供午餐,谢芷却没有什么胃口,借口有重要电话要联系,就告辞返回在嵛山的分公司。

    回到办公室里,谢芷让助理冯玉芝送一份简餐过来,鸿奇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说他已经跟青沙县委书记魏南延正前往见平江市委书记王云青的路上。

    谢芷问知鸿奇没有跟魏南延没有在同一部车里,便与鸿奇说道:“这么仓促去见王云青,在时机上会不会早了些?”

    “在项目落地协调上,我是只需要对青沙县委负责;项目现在出了纰漏,也理应由魏南延跟市委汇报,”宋鸿奇在电话那头,说道,“这样丰立集团要真下定决定,将项目建到北岸,才更显得是整个青沙县委班子的工作没有做到位……”

    谢芷听鸿奇的口气,似乎已经认定沈淮针对他才在涂渡板项目做手脚,却不知道沈淮在涂渡板项目上转圜的余地要比想象中大。她只是不想在电话里跟鸿奇争执得不愉快,顺着他的语气往下说:

    “是啊,你仅仅是负责协调项目落地,丰立集团真是下定决心,将项目建到新浦或梅溪,也不能硬说你的不是,毕竟是青沙县没有办法提供项目落地所需要的资源。就算沈淮那边有针对的心思,在这件事上也不能说他的不是……”

    谢芷希望鸿奇能有更超脱一些的姿态来应对这件事。

    “赶在丰立集团与霞浦生米煮成熟饭之前,我认为王云青出面介入,还是能够中止他们谈判的,”宋鸿奇说道,“这么大的项目,不积极争取就显得太消极了。”

    谢芷蹙起秀眉,虽然两人感情疏淡了,但这些年来她也能明白鸿奇此时的逻辑,

    要是沈淮确实是有针对性的想将涂渡板项目抢过去,青沙县确实不能拖延时间。一旦叫丰立集团与霞浦谈妥具体的条件,签下协议,那生米也就煮成熟饭,平江市再出面挽留也就成了“做恶人”。

    而青沙县那边现在就请平江市委书记王云青出面介入,即使不能立即逆转形势,拖延时间还是能做到的——只要有时间,青沙县及平江市就有可能争取更多的配套资源,就有可能将涂渡板项目还留在青沙县。

    也许鸿奇的心思,还是想让沈淮与王云青在这个项目里,关系对立起来。

    只是沈淮那边未必就是针对鸿奇,才介入涂渡板项目,情况会不会又有所不一样?

    谢芷想得头痛,但想到霞浦县那边如此紧锣密鼓的跟丰立集团接触,青沙县那边及时向平江市委请援,也不能算大错,也无意再劝什么。

    ********************************

    平江市委书记王云青,中午在华亭大酒店接待文明城市省检查小组,接到魏南辉的电话,说他与县委副书记宋鸿奇有重要事项汇报,临时从宴席上退下来,在休息间里听魏南光圈、宋鸿奇汇报涂渡板项目的事情。

    魏南辉是青沙县委一把手,重大项目出现变故,向市委汇报自然要露面,但宋鸿奇是青沙县委直接协调项目落地的负责人,他既然在场,详细情况自然是由他当面跟王云青汇报。

    听宋鸿奇说过霞浦与丰立集团密切接触的事情过来,王云青蹙紧眉头,喊来秘书,让他去前面的宴会厅知会一声,他可能一时半会不能回来,让在场的市委副书记赵彬替他招待好省里的客人。

    宋鸿奇与沈淮是堂兄弟,平江市的普通官员可能不了解,王云青以及魏南辉是心知肚明的。照正常的道理,霞浦那边不可能不打声招呼,就直接抢宋鸿奇在青沙县负责的项目,但霞浦那边这么做了,就意味着背后的曲折要远比表象更复杂。

    王云青从口袋里摸出烟盒,却不知道什么时候里面的烟都抽完,随手将空空如也的烟盒捏成一团丢垃圾桶里;魏南辉反应机敏的从口袋里掏出烟跟火机,给王云青点上一根烟。

    魏南辉看了没有什么反应的宋鸿奇,心里一笑:下来都快两年,公子哥的脾气还是没有捋掉。他又拔出一根烟给宋鸿奇递过去,说道:“鸿奇,王书记今天不禁烟,咱们也来一根解解馋。”

    王云青看到魏南辉凑过头给宋鸿奇点烟,他夹着烟站起来,踱步走到窗外,看着华亭大厦楼下大街上车水马龙,问魏南辉:“南辉,县里在知道霞浦有争取丰立的涂渡板项目后,你们有没有跟霞浦方面接触过?”

    魏南辉是个干练且圆滑的官员,王云青对他的脾气琢磨得比较透,也清楚他与宋鸿奇之间暗中较劲的关系。

    王云青自然不会给魏南辉的小动作迷惑住视线,直接问他有没有跟霞浦县沟通过。

    “我上午跟霞浦县长周岐宝通过电话,霞浦的周县长跟我在电话里也是鬼扯,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透露出来,”魏南辉说道,“丰立集团的周丰毅上午倒是主动联系县里,说了一些跟霞浦方面接触的情况。不过鸿奇认为周丰毅的话不靠谱,霞浦那边真要卯足劲撬我们的墙脚,能提供十分可观的资源,周丰毅确有可能帮着他们迷惑县里,丰立集团最初还是想将项目建到新浦或梅溪了,也是市里做了很多工作,才叫他们打消念头……”

    王云青也了解这些情况,涂渡板项目说到底还是钢铁产业的下游,东华有着比平江更优越的产业优势,当初市里也是请了一些人做很多工作,让周丰毅决定将项目留在平江。

    现在形势异变,宋鸿奇的判断也是他的依据。

    周丰毅很可能更倾向将项目建到北岸去,但又抹不下面子,不想跟青沙县及市里搞僵关系,迷惑青沙县及市里也是一计。要是青沙县及市里,真以为丰立集团跟霞浦县不会那么快谈出什么事,对此没有及时的应对策略,任时机拖延掉,等丰立集团跟霞浦谈妥条件,丰立集团将霞浦能提供的优越条件跟资源摆出来,这些条件跟资源又是青沙县及市里短时间里争取不到的,那真就是完全没有借口阻拦丰立集团将项目迁到新浦或梅溪去。

    项目落地建到哪里,地方之间说到底还是竞争关系,最终的选择权在企业,背后的曲折跟私人恩怨,是没有办法摆上台面的。

    不过魏南辉过来之后,就主要让宋鸿奇介绍情况,这时候又左一个宋鸿奇说,右一个宋鸿奇说,王云青也知道他的小心思,无非是整个项目拖黄掉,可以更多的将责任推到宋鸿奇的头上。

    王云青却不让魏南辉如愿,问他:“鸿奇这些判断,还是有依据的;不过,南辉,你怎么看这事?”

    宋鸿奇却是不能理解王云青要平衡他与魏南辉关系的苦心,但听王云青又这么问魏南辉,心里多少有些不受重视跟信任的感觉,只是他也不会将心里这些不快表现出来。

    “这个项目的落地一直都是鸿奇在负责,我相信他的判断是准确的;我自己可说不好。”魏南辉将烟灰弹落到烟灰缸里,毕恭毕敬的坐直腰,说道。

    面对魏南辉这么滑脱的官员,王云青也头痛,也没有办法说他的不是。眼前的情形很明确,是宋鸿奇拉着魏南辉将这个难题捅到市里,这也确实给魏南辉耍滑头的借口。

    而对宋鸿奇,王云青心里自然也是谈高兴:

    宋鸿奇的一些推测虽然合乎逻辑,但霞浦跟丰立集团到底接触到什么程度又没有明确的信息,宋鸿奇就直接拉他介入此事,考虑也欠周全。

    居心险恶些想,沈淮或许真是出乎跟宋鸿奇之间狭碍的私人恩怨,才出手撬青沙的墙脚,那宋鸿奇这么迫切的拉他介入此事,使他与本来八辈子打到一起的沈淮在这件事上关系直接对立起来的意图就很明显了。

    想到这里,王云青眉头蹙得更紧。

    沈淮这些年在东华有什么作为,王云青不会孤陋寡闻、全无所察。

    沈淮在未成势之时,就能将前东华市委书记谭启平逼走,而胡家的公子爷胡林,用尽手段都没能压制梅钢在东华成势,从这些里面完全可以看得出沈淮这人有着怎样强势的性格跟过人的手腕。

    真要在这件事上跟沈淮直接对立起来,王云青也不觉得他就有多大的胜算。

    魏南辉将手里的烟捻灭在烟灰缸里,借机拿眼角余光打量了在窗前失神的王云青一眼,心里则是好笑又暗喜,宋鸿奇拉他将问题捅到市里,王云青还非得接手不可。

    王云青不问不闻就任这么大的工业项目从平江溜走,不要说那些盯着平江市委书记宝座的那些人了,市里普通也难说会对王云青满意。

    而王云青介入,怎么介入,介入之后会不会有效果,都是头痛的问题。

    王云青介入将项目挽留下来,对霞浦那边是以大欺小、胜子不武,没有什么可以说叨的;要是不能将项目挽留,王云青岂不是更加不堪?

    魏南辉心里想,宋鸿奇没有替王云青考虑这些,就迫不及待的将问题捅到市里,说到底他还是公子哥心态,甚至都没有真正的将王云青这样级别的地方官员放在眼里——王云青心里能对他满意,才叫见了鬼。

    过了一会儿,见王云青还没有明确的指示,而宋鸿奇则还等着王云青对这事表态,魏南辉则摆着一副“为上分忧”的姿态,说道:

    “淮海湾经济区是淮海省推动的工作,但从地理上讲,平江市是淮海湾区域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在淮海湾经济区的发展规划里,也有相当章节提及平江。无论淮海湾经济区发展规划最主要的撰写人熊文斌,还是长期替淮海湾经济区鼓吹的沈淮,一直都在强调区域经济整体崛起、地方横向联合发展的概念。霞浦与丰立集团的谈判,我们没有理由直接介入,私人做周丰毅的工作,也确如鸿奇所说的那样,我也担心周丰毅会帮着霞浦迷惑我们,不如我们就索性大大方方的,就区域经济及地方横向联合发展的问题,跟霞浦做深度的接触。新浦港这几年发展很快,有很多经验值得我们青沙县学习,既然霞浦县委秘书长带队在青沙,青沙县委是不是可以直接提出到霞浦参观学习的请求?”

    “沈淮有提过区域横向联合发展的观点?”王云青问道。

    虽然王云青知道沈淮的一些事迹,但毕竟分属两省体系,王云青也犯不着花心思去研究沈淮,故而对梅钢系一些旧事的了解也只限于表面,对沈淮发表的一些学术性文章,都没有怎么读过。

    宋鸿奇见魏南辉突然变得主动,也甚是意外,甚至感到震惊,他对沈淮所发表一些学术文章倒是都有关注,但是没有想到魏南辉会提出以此为切入点,由魏南辉他自己亲自出面,跟霞浦县方面直接接触。

    宋鸿奇顿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他原以为魏南辉拉他过来,是为了叫他承担更多的责任,然而魏南辉拉他过来,确实是让他在前期工作失利上承担更多责任的意图,但叫他万万想不到的是,魏南辉又反手要将后续处理此事的主动权揽过去。

    魏南辉为什么会变得这么主动?难道他有信心出面解决好此事,将丰立的涂渡板项目留在青沙?

    不然实难想象油滑、又千方百计想着暗中压制他的魏南辉,会主动趟这浑水,将这事揽过去?

    面对魏南辉的积极主动,王云青也有些意外,想不到滑脱的魏南辉这会儿又主动承担起责任来。

    王云青他自己确实不宜直接介入,而宋鸿奇与沈淮之间的关系曲奥晦涩,也不能让他直接去找霞浦县交涉此事。一定要单刀直入的直接跟霞浦县方面沟通,除了魏南辉还真没有其他合适人选。

    不过从魏南辉明显的暗示里,王云青也意识到另一种可能:沈淮真要是因为针对宋鸿奇才想着撬他手里的项目,那沈淮只要达到打压宋鸿奇的目的,就未必真要将这个项目争到新浦去……

    难道整个事情的关键点就在这里?王云青也有些不大确定的看向魏南辉。

    “嗯,”魏南辉看王云青心有所思,也不去揣测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只是认真的回答他的问题,说道,“沈淮入选淮海湾经济区发展领导工作小组成员后,在联席会议上第一次讲话,主要谈的就是地方横向联合发展的问题,我想霞浦县也不会太明目张胆的搞地区间的恶性竞争。这两年,平江已有不少企业迁到梅溪或新浦,我带队过去不兴师问罪,只是参观学习,想来霞浦也不会把我拒之门外……”

    听到这里,王云青不禁怀疑魏南辉是不是跟沈淮已有什么默契,不然魏南辉怎么恰好有读到沈淮这篇不公开的发言?

    而倘若沈淮真正的意图,只是为了打击宋鸿奇,对王云青来说,只要实现涂渡板项目留在平江青沙县的目的即可,事情处理起来反而简单,他才不用过度的去关心背后有着怎样关乎宋鸿奇的曲折险恶。

    虽然省里一直都有人暗示希望魏南辉下,让宋鸿奇上,但除了市里以及青沙县存在一些阻力外,王云青为自己的仕途着想,更主要考虑的也是谁更能掌握青沙县的大局。

    要是宋鸿奇这么轻易就给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主持青沙县这么重要的地区工作,还真是不够成熟啊。

    想到这里,王云青对魏南辉说道:“不错,遇到什么事,能直接沟通交流,还是直接沟通交流的好。这事,南辉你要亲自负责,要快……”

    宋鸿奇见王云青完全没有征询他意见的意思,就决定由魏南辉直接出面处置后续事宜,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他当然想到沈淮有跟魏南辉联合坑他的可能——涂渡板项目要是在他的负责之下,成功在青沙落地,很可能正式启动建设之际,就是他接替魏南辉全面主持青沙县工作之时,但要是涂渡板项目在他手里出了篓子,又叫魏南辉挽回形势,他又有资格凭什么将魏南辉挤走?

    想到这里,宋鸿奇惊出一身冷汗,看着王云青将烟蒂掐熄在烟灰缸里有送客的意思,知道留下来纠缠,只会叫王云青心里更是不快,当下也只能惊疑不定的与魏南辉先告辞离开。

    县里的随行人员都在楼下大堂里的等候,魏南辉对随行的县委秘书长周成畅说道:“我们接下来有一场大战役要打,大家可要都给我提足精神……”

    王云青送客之际没有跟宋鸿奇说一句话,魏南辉心里想想也高兴之极,这次就算他不能成功的将涂渡板项目留在青沙县,但也成功的让宋鸿奇在王云青心里的印象打成负分。

    听魏南辉气势十足的指示县委秘书长周成畅,直接赶往丰立集团找带队渡江来的霞浦县委秘书长杜建谈两个县交流学习的事情,宋鸿奇的心则是一沉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