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五十六章 易手

第九百五十六章 易手

    这些年来,无论是见识过沈淮掩藏在嚣张跋扈表象之下的深沉心机跟狠辣手段,还是地方高速发展所给沈淮带来的极高声望,虞成震都无意跟他起直接的冲突,使彼此的矛盾尖锐到非斗个你死我活方罢休的地步。

    限于立场的需要,虞成震也只是有限度的与陈宝齐保持一致。

    看到沈淮目亮眉扬,在陈伟立、郭成泽、孟建声等人的撩拔下,气势又渐张扬起来,摆出一副“你行你上”的姿态,虞成震还是淡定的拿眼角余光瞅着陈宝齐。

    虽然陈伟立作为交流干部到东华来任职,分管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工作,与周岐宝顺利到霞浦担任县委副书记、县长两事,都发生在徐沛公开表态支持淮电东送项目之后,实在不难看出他就是省委副书记徐沛投掷到东华的闲子。

    陈伟立提出发展千亿优势产业概念,或者是他这枚闲子意识到了他该表现的时机,但孟建声、郭成泽对沈淮多少有些咄咄逼人之势,则能明确他们已得省委副书记徐沛的授意,虞成震这时候就很想知道陈宝齐真正的态度会不会发生些改变。

    陈宝齐将烟盒拿起来,摸出根烟点上,吞云吐雾几口,让他近年变得憔悴、皱纹渐深的脸隐约在烟雾之后。

    既然沈淮都对孟建声摞出“你行你上”的话,陈宝齐吸了两口烟,就瞅向郭成泽:“郭市长,你看这事怎么处理?”

    郭成泽眼帘子低下来,视野落在手里的粗头钢笔两三秒钟,又抬头目光深邃的看向沈淮:

    “霞浦县放弃争取丰立的涂渡板项目,我相信霞浦县委班子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不是个人的草率决定,不过,就市里的立场,无论是在规模上,还是对强化东华市钢铁产业的优势,只要有一丝可能,都不能放弃对这个项目的争取……”

    郭成泽的话,一方面是明确市里及唐闸区会直接出面争取涂渡板项目,而沈淮心里更清楚郭成泽话隐藏的含义是什么。

    郭成泽在等了两三秒之后,见他这边没有反应,就示意书记员将他刚才的话写在今天的会议备忘录里,而这个细微的动作则叫陈伟立兴奋难以自抑到眉头都扬起来——沈淮看了心里也只是冷冷一笑。

    霞浦县选择退出,沈淮没有跟戚靖瑶、周岐宝他们商量,但郭成泽明知道如此,还当面这么说,他也不能说是个人独断擅行。

    沈淮心想他们这些人的耐心真是越来越差了,想来唐闸区一旦将涂渡板项目争取过去,郭成泽他们就有可能翻出今rì的会议备忘录,直接请他走人了。

    虞成震见沈淮脸sè从容并不任何阻拦的表态,而是坐看书记员将郭成泽的这句话写进备忘录里,心里想,到底是他太狂妄自大、浅薄无知,还是说他有绝对的自信唐闸区争取不到这个项目?

    郭成泽等书记员将他的话都记录下来,就侧过头看向陈宝齐,提出他的建议:“目前看来,除了霞浦县,也就唐闸区的条件更成熟一些,我主张由唐闸区出面做丰立集团的工作,市里由陈副市长协助尽可能的提供一切资源支持,陈书记,你觉得呢?”

    孟建声就已经是市常委领导班子成员,郭成泽还是推荐陈伟立负责市里的资源支持,推陈伟立上位的用意也是十分的明显。

    不过,要是融信与省钢集团,能跟丰立集团争取过来,在业务及市场上扳回面对梅钢的颓势,他们确实不能再跟计经委争霞浦县委书记的位子。

    想到这里,陈宝齐点点头,说道:“只要有可能,是要争取一下。”

    陈宝齐、郭成泽都直接表态,其他常委更是不用多说;郭成泽接下来又说了一些让霞浦县配合的话,沈淮无不允许,见议题讨论结束,就先离开会议。

    ************************

    郭成泽、孟建声坚持唐闸区参与,陈宝齐、虞成震也积极配合,沈淮想着接下来的情形还要混乱一阵子,他也无意再回县里跟魏南辉,就让杜建先坐车回县里,他就直接走出市委大院,从姚坞路服饰批发市场穿过,见周裕将车停在树荫下,打开车门坐进去。

    “你看短信……”周裕将手机翻给沈淮看。

    短信内容很短,短短几个字:“沈淮差点跟郭成泽捋袖子。”

    “哪有这么夸张,”沈淮哂然一笑,说道,“他们是故意要制造我要离开东华的气氛呢……”

    现在有手机,有短信,信息传播得极快,但沈淮离开会议室都没有半个小时,消息就经过多人转手,飞到周裕的手机,也可以推测知道郭成泽他们是多么迫切的想希望他离开东华。

    见沈淮放低座椅,抱头半躺下来,周裕侧着身子看着他英俊、叫她rì夜思念的脸颊,带着些伤感的语调,问道:“你这次是真要离开东华了?”

    “离开了,才能叫人念着我的好。”沈淮戏谑的说道,侧过头却见周裕眸光黯淡,情知她不希望自己离开东华,爱怜的伸手去摸她光滑香腻的脸颊,问道,“舍不得我走?”

    “谁会舍不得,谁稀罕你呀?”周裕嘴硬的说道,但心里知道她舍不得。虽然以往两人见面的机会也不多,但是知道跟沈淮在一座城市里,总能有一种安心的感觉,也不知道沈淮离开之后,这种感觉还能不能继续存在。也不知道空间上的距离,会不会叫两人从此变得不再像以往那般亲密,从此就淡了下来。

    周裕心思复杂,头歪过来,将沈淮温热宽厚的手掌夹在脸颊跟肩膀之间,想将这种温存的感觉更深刻的印在脑子里。

    虽然开私车家出来,但街上行人颇多,也怕别人从前面经过,从车前窗看见车里的情形,周裕想要找个安静偏僻、不惹人注意的地方,停下来好好的跟沈淮说话。

    只是大街上车水马龙,哪里有什么僻静的地方会避开别人的视线?想小心翼翼不被人认出来,闹得满城沸沸扬扬,就更不能去市里的宾馆开房间共眠同枕。

    沈淮就让周裕开车绕着翠湖转圈,他要是真离开东华,以后回来的机会就没有这么多,还是有好些地方他想认真的看看。

    拐进湖西边的宁海南路,看着路边有一处高层住宅楼,从大门看进去,新建的楼盘还没有多少住户,又是工作时间,小区里几乎看不到有人在外面走动,而小区又临着翠湖,沈淮让周裕将车开进去小区里。

    往小区深处开,沿路除了两名保安,再没见其他住户;绕到临湖水台边,迎chūn花还没有凋谢,黄艳艳的花朵铺在石驳湖岸上,仿佛绵织的挂毯。

    小区的环境极好,看得出是高档的电梯公寓,也可能新公寓,小区里的人很少,非常的安排,圈住一片湖岸,景sè十分的怡人。

    周裕身子侧过来,看向将车椅放到最低、舒服斜躺下来的沈淮,问道:“涂渡板项目,真就让唐闸区那边接手?”

    “让他们先兴奋上几天,我现在就坏年他们的兴致,该多无聊啊。”沈淮哂然一笑,浑不在意的说道;他身体舒坦之极的抱头后靠,伸手牵着周裕绵软的小手,让她靠过来,躺到他的怀里。

    周裕但想着以后跟沈淮相聚的时刻会越发的珍贵,更是难得停车在夕阳湖畔看湖光山sè,也顾不得这边角落还是很有人会走过来,顺从的依偎过来。

    五月天渐炎热,衣裳轻薄,娇躯入怀,柔软丰盈。

    周裕直腰端坐时,胸脯就坚挺饱满,侧身躺过来,更是圆鼓鼓的压着粉黄sè的半袖衫衬,扣子几乎要崩掉;衫衬扎在咖啡sè的西裤长裤里,长腿微蜷,臀腿曲线丰盈优美。

    沈淮伸手将周裕那琥珀sè的发夹解下来,让她一头微带卷曲的鸦发秀发像瀑布似头的披散下来,衬得她的美脸柔腻,散发着雪白瓷器一样的柔和光泽,淡淡的幽香在鼻端萦绕,叫人迷醉,也叫沈淮难以自抑的心猿意马起来,手放在周裕圆鼓鼓的胸脯上,感受其挺拔以及触手弹软的触感。

    周裕抬头看了沈淮一眼,没有说什么,身子又往下躺了一点,头枕在沈淮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砰砰作响,任他的手在自己的胸前肆意菲薄。

    过了一会儿,沈淮解开她衬衫胸前两粒扣子要把手钻进来,周裕看到沈淮裤裆已经隆起不小的规模,伸手隔着裤子在上面轻轻的按了按,感受到叫她心悸的坚硬似铁,见沈淮手伸进她的衣裳肆意搓摸起来,她手撑在沈淮的胸口,抬起头,娇嗔问道:“你这样子不难受啊?”

    周裕要小心翼翼不叫外人发现她与沈淮之间的事情,宾馆不敢去,不敢在外面单独租房子,更不能去沈淮的住所,两人通常都是车里幽会,然后熬到夜深人静之时、将车停在哪个人迹罕至之处。

    只是湖边这边看着没人,但保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人过来,周裕也不敢大胆到现在就跟沈淮在车里乱搞一气。

    “我们去江屏?”沈淮捧着周裕美艳香腻的脸蛋,问道。

    江屏县就在市区的西边,离得不远,但他跟周裕在江屏的曝光度很弱,只要不倒霉到跟有限的几个人撞到,只要不在大街上招摇,两人一起吃饭、甚至开房住宿都不用怎么担心会被人认出来。

    周裕也是好些天都没有跟沈淮亲热,再加上想着沈淮可能很快会离开东华的离情别绪在心头酝酿,便点头答应下来。

    周裕发动车往小区外,经过大门时看到对面有辆白sè花冠往小区里开过来,沈淮就见谢芷坐在车里,一边开车往小区里走,一边头颈夹着手机不知道她跟谁在通电话,都没有注意他跟周裕坐在对面的小车里。

    周裕也一下子认出谢芷来。

    她是做贼心虚,哪里敢停下来跟谢芷打招呼,心里只巴望的谢芷给电话分过神,没有将她跟沈淮认出来,加大油门将车开出小区。

    沈淮不知道谢芷在这边有住所,突然看到她开车出现在这边,也是疑惑,转头看过去,就见谢芷在后面突然刹住车,似乎才从刚才的电话中回过神。

    隔着两层车后窗玻璃,沈淮也不知道谢芷到底有没有把他跟周裕认出来,或许说是其他什么原因叫她在后面急刹车。不过,沈淮想着他与周裕的事叫谢芷撞破,倒也不怎么担心她会恶意宣扬出去,大概她心里也就是更鄙夷自己而已。

    *************************

    沈淮与周裕到江屏吃饭、聊天,也在宾馆里温存了一个多小时,将到九点钟就再开车回市里。

    沈淮让周裕早些回去陪晴晴,他在宁海南路下了车,也没有急着打车回住所,走到翠湖边的人行栈道,坐栏杆上望着夜sè里波光粼粼的湖水抽烟。

    下午坐车撞见谢芷的小区,就在前方不远处。

    这附近是医学院及师范学院的住宿区,虽然过了九点钟,湖边还有不少年轻男女闲逛,看着他们青chūn洋溢的样子,沈淮也恍然回忆起在学校时的时光。

    远远的看见谢芷穿着一身浅咖啡sè的运动装跑过来,她戴着白sè的耳机,脖子上挂着运动毛巾,正跑得香汗淋淋。

    看着谢芷在眼前跑过去,沈淮只当她没有看到坐在暗处的自己,却不料谢芷跑出去几步,又折身跑回来,将听音乐的耳机摘下来,问道:“我今天在宁海小区门口看到跟市委宣传部周副部长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是你吧?”

    沈淮看着谢芷在街灯下亮晶晶的眼眸,汗珠子从她显瘦的脸颊上流下来,脸sè绯sè,气喘吁吁,看来是跑了好一阵子,而热汗淋淋的她看着一种充满活力的美。

    沈淮吐出一口气烟去,面不改sè的否认道:“什么宁海小区,你在宁海小区门口看到周裕了,怎么不跟她打招呼啊?”

    谢芷自然是不相信沈淮的撇清,不屑的撇撇嘴,但她下午开车进小区里正跟她哥通电话说今天市常委会传出来的消息,等与周裕打上照面时,都会车错过去,并没有看清楚周裕旁边副驾驶位上坐着的人是谁,只看到半片后脑勺。

    虽然半片后胸勺看着也像沈淮,但终究是无法肯定,没想到夜里环湖道跑步,还能遇见沈淮坐湖边的栏杆上抽烟。

    “虽然今天下午市里有各种声音传出来,但我知道你不会真就让唐闸区接手涂渡板招商项目的。”谢芷停下来,也没有说单纯质问下午遇见的是不是沈淮,她从脖子上取下毛巾擦了擦汗,挨着石栏杆而立,饶有兴致的看向对面的湖光夜sè,跟沈淮说起丰立涂渡板的事情。

    “为什么这么说?”沈淮说道。

    “丰立涂渡板建成后,每年消耗薄型钢板将达百万吨,这块市场是梅钢不会忽视的,省钢、富士制铁以及融信集团的合资钢厂也不会忽视这块市场。你心里清楚,招商事宜叫唐闸区接手过去,唐闸区肯定会联合省钢、富士制铁去争取丰立集团,你真要就此放手,岂不是就意味着要放弃掉梅钢最核心的一块利益?”

    “我这人心眼小得很,睚眦必报,谁得罪我,我还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沈淮哂然一笑,说道,“什么利益跟不利益,我这种脾气,你也不是第一天才领教。”

    谢芷自然不相信沈淮是了打击宋鸿奇而仓惶出招,说道:“你这些话骗别人行,我又不是小女孩子。”

    “你哪里不小?”沈淮打量谢芷胸前两眼,谢芷跑步出了不少汗,这会儿停下来,颇厚的运动衫都有些贴身上,能隐约看得出她里面没有穿什么东西,笑道,“我听说胸部大的女孩子,跑步不戴那东西,上下会颠得很痛;你显然不是……”

    “你!”谢芷听沈淮说话轻佻,一张含chūn俏脸顿时就绷紧起来,杏目严厉的盯着沈淮。

    沈淮对杏目怒视的谢芷不屑一顿,抽了口烟,继续说道:“宋鸿奇跟你谢家,鼓动陈伟立跳出来去怂恿郭成泽、孟建声、陈宝齐、虞成震他们,让他们误以为真是到了能联手将我赶出东华的时机,你就不怕在我跟前泄露不该让我知道的秘密?”

    谢芷这时候是真感觉到跑步上下颠得rǔ根隐隐作痛,后悔一时偷懒没有戴胸罩,没想到汗流浃背,会叫运动衫贴身上,叫沈淮这浑蛋调戏。

    谢芷双手抱在胸前,遮住沈淮的目光,说道:“我想这些在你眼里,应该算不上什么秘密;就算告诉你也无妨。”

    “你说服我这点没用啊,”沈淮笑道,“你要说服宋鸿奇跟你们谢家那两个自以为有诸葛之谋却时常自作聪明的家伙啊……”

    谢芷知道在沈淮的眼里,她爸、她哥都有些不堪一击,但听沈淮这么不屑的说她爸、她哥,心里依还是有些不虞,只是也知道沈淮这张嘴臭,真要给他气走了,就不要想从沈淮嘴里听到能安慰她好奇心的蛛丝马迹。

    “省委钟书记找你爸谈你任命的事,你爸并没有当场给钟书记回复,而是夜里喊我爸跟鸿奇过去喝酒,喝酒时提起这事。你爸还是过了两三天才给钟书记回你经验尚浅、还需要锻炼这些话。总归是你爸不愿意离开淮海,你不能将这些归罪到鸿奇跟我们的头上。”谢芷说道。

    “听你这么维护宋鸿奇,还真是奇了怪,”沈淮头伸过来,让谢芷看他额头还留有一道淡淡疤痕,戏谑的说道,“难道我额头这道疤,是给哪个鬼砸出来的?”

    “我们都不是什么小孩子了,”谢芷见沈淮又旧事重提,暗吸一口气,虽然有着要踹沈淮一脚的冲动,但终归知道这事是她对不住沈淮,故作老成的说道,“你要觉得有些事真重要,你下午怎么会跟周裕在一起成双出入?”

    “那宋鸿奇、你爸、你哥,知道你一个人住前面的小区?”沈淮问道。

    谢芷语塞,她虽然跟宋鸿奇努力在外人面前保持正常的夫妇形象,但叫沈淮直截了当的戳中痛处,也是难堪窘迫,恨气说道:“你就当我嘴贼……”

    沈淮悠扬吹了一声声调悠长的口吻,跟着流氓似的。

    谢芷气得杏面似敷寒霜,扭身就走,心里暗暗发誓,再跟这浑球说一句话就是犯贱。

    这时候有三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从后面走过来,凑过搭讪,谢芷理也不理,继续往前走。

    虽然市里的治安不错,但看三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粘在谢芷身后不离开,多少让人不放心;再者把谢芷调戏气成那样,沈淮心里也是暗爽,自然也不让她这么就走掉,从栏杆上跳下去,快步追上去,凑到她耳畔吹了一声口哨,却不想在气头上的谢芷突然转过身来,一把将他往湖里推去。

    沈淮也是措手不及,只来得及反手抓住谢芷的胳膊,连将谢芷一起带着往湖里摔倒……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