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七十一章 新的职务

第九百七十一章 新的职务

    九月上旬,徐东高速接新浦港的东延段也正式施工建设。

    虽然投资建设方是淮海省高速公路集团,但建设这段长约二十八公里的高速公路,主要由霞浦港口投资集团、淮海湾政府建设基金等以购买公司债的形式向徐东高速省高速公路集团注入两亿资金。

    徐东高速东延段建成后,新浦港、临港新城将在北线形成与东华城市衔接的第三条主干通道,同时从霞浦县新浦港、临港新城直达沂城、徐城的车辆,也无需再从东华市里缓慢通过,从而节约大量的时间,提高通行效率。

    九月下旬,总理王源到淮海视察,重点考察淮海湾经济区发展建设工作。

    然而从徐城、东华以及江东省平江市这一路走下来,真正考察的重点工程,则多跟梅钢有着密切的关系。

    王源在四天的视察行程里,虽然没有亲自到淮西去,最先关注的还是淮电东送、淮煤东出相关的青峰坑口电站、渚江上游梯级电站、徐东铁路复线改造等即使放在国内也算得重大工程的项目进展情况。

    徐城大规模的城市建设才刚刚拉开序幕,还没有形成模样,但王源也是专程参观了徐城城市规划展览馆,听取徐沛、熊文斌有关城建及城市规划方面的汇报。

    接着又到东华考察西陂闸医药产业园及宝和船厂,考察了梅溪国际冶金产业园及新城镇建设,到霞浦考察新浦钢铁、新浦炼化产业基地、西山岛船舶重工制造建设、鸿基长青电子制造基地、新浦电厂以及临港新城、渚江科技大学等建设工作,临了又到青沙县主持唐闸区、青沙县两地投资共建的梅溪-青溪冶金产业园及丰立集团一百万吨产能暨丰立重工一期的奠基仪式。

    王源总理此行的主要目的,还是为徐沛接替赵秋华主持淮海省政府工作造势,沈淮也无意去跟徐沛争什么风头。

    即使王源总理到霞浦,沈淮也将介绍新浦港这几年来建设成就及经验的差事,尽可能让陈兵、宋晓军、王卫成等人有机会多露面。

    沈淮这次也是第一次见到随王源总理下来视察、即将调到淮海担任省常委兼徐城市委书记的国务院办公厅副主任崔卫平。

    崔卫平作为国务院办公厅副主任,就已经是副省部级高级官员,曾给胡致诚担任正局级秘书,今年也才四十八岁,是胡系的少壮派。

    胡系内外对崔卫平的评价,普遍都要优于赵秋华,九七年底就入选中央候补委员,列入中央后备干部名单,但缺乏地方上的履历,是他真正进入权力核心的主要碍障,故而上面流传消息都说徐城将是他的镀金之旅。

    当然了,崔卫平在徐沛之后担任徐城市委书记,接下来他在仕途上的轨迹必然也将会努力的去复制徐沛的发迹之道,在淮海成为封疆大吏,为进入中央权力核心铺平道路——沈淮心想徐沛或许从这一刻开始,就已经感受到来自崔卫平的压力了吧?

    当然,徐沛感受到压力越大,对梅钢系则越有力,在区域合作问题上,选择徐沛,而非赵秋华,这也是沈淮所主要考虑的因素之一。

    这也怨不得徐沛登上封疆大吏的宝座。

    王源总理年纪已大,任期只有一届,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店,徐沛要不能在王源总理的支持,走上封疆大吏的宝座,等换其他派系的人掌握中央大权,他很可能就会错过进入权力核心的最佳时机。

    沈淮估计计经系内部也会这么考虑,即使徐沛与赵秋华的易位,实际会导致胡系在淮海的基本面扩大,但他们主要是为在二千零二年换届时要尽可能在中央核心层多争几个位置。

    沈淮暂时还无暇太多的去考虑暗伏在中央高层背后的潜流,王源总理此行,对推动淮海、江东两省在淮海湾的区域合作确有助益,王源总理在视察过程当中,还一直向随行及两省陪同官员,反复追问淮电东送的实施情况。

    虽然国务院那边还没有正式的批文下来,但由江东省电力集团负责的青峰-江宁超高压路线建设工程,经过近一年时间的筹备,已经赶在九月中旬悄悄的动工了。

    有王源总理的表态,一方面批文会很快得到正式批复;同时,江东省那边的动作也将会渐步加大——也就意味着东江电力在年底之前可以启动在渚江上游的第二座梯级电站及青峰坑口电厂一期工程建设以及青峰旧电厂的改造工作,以保证超高压输电干线建成的同时,东江电力在淮西的发电能力能超过四百万千瓦。

    王源总理的视察带来的潜流,省里以及东华市里也有很多人觉察到了。

    进入十月,人事上调整也是悄悄的拉开序幕,先是副市长陈兵增选进东华市常委班子;衔接过渡上的需求,沈淮十月下旬就不再担任霞浦县委书记一职,由陈兵兼任。

    徐城市委副书记、市长周任军与此同时也兼任省人大副主任,而李谷调任徐城市委副书记,为下一步更高层次的人事调整做好铺垫。

    *******************************

    沈淮则趁着职务变更不多得的闲暇时间,十月底再到巴黎看望姥爷、姥姥,也与留在巴黎照顾姥爷、姥姥近两个月的成怡团聚。

    经过近两个月的冶疗,姥爷沈山的病情恢复不错,也出院住回到家中,但毕竟年龄已大,骨折加上中风,对他的行动能力恢复造成极大的干扰;虽然精神恢复不错,但行动只能依靠轮椅。

    沈淮上次到巴黎,主要是担心姥爷的病情,在巴黎几天时间里也都守在医院;这次过来则悠闲许多,除了看望姥爷、姥姥,沈淮还与成怡在巴黎的大街小巷里逛晃,享受两人婚后难得的闲暇时光,也算是把蜜月补过来。

    十月、十一月之交的巴黎也是秋冬交替时节,气温温和,大街小巷的花树色彩绚丽,几日的厮守,也叫两人的情感炽烈得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沉湎于情事之中难以自拔。

    十一月上旬,沈淮新的任命也省委组织部正式颁布下来,他同时还将是省属国企工委副书记的身份兼任淮海融投董事长一职。随着新任命的颁布,他在巴黎的闲暇假期,自然也告终结。

    然而成怡这次还是不能随沈淮回徐城。

    沈山这些年来已经将身兼的社会职务都辞了七七八八,但是以沈淮母亲名义成立的基金会管理工作不能委于他人,同时他还兼任业信银行监事职务。

    成怡这段时间在巴黎,除了照顾两位老人,更重要的一项工作,就将是基金会管理工作接手起来。

    她这一接手,就丢不出去;沈桂秀基金会的管理权,也不可能放心交给外人接手。在以沈淮母亲名义成立基金会之初,沈山就是希望由成怡来负责基金会的管理工作的,只是成怡不想放弃在省人行的个人事业,见姥爷沈山的身体还成,就一直拖着没有答应。

    这次意外,也就让成怡责不旁贷的承担起基金会的管理工作,她在辞去省人行工作之后,下一步还将进入业信银行董事会。

    离开巴黎的前夜,巴黎市里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沈淮与成怡坐在屋檐下的吊床聊天,庭院里种有高大的乔木,芳草如茵。

    这处庭园是沈山夫妇到巴黎后近二十年一直所居住,主楼面积仅三百平米,但带有一英亩大小的庭园。

    庭园虽然位于巴黎繁华的街市之间,但庭园里高树参天,有着难言的幽静。

    虽然沈山夫妇将其他财产都置入基金会,但坚持将这栋价值高达三百万美元的庭院,过户到沈淮与成怡两人的名下,为此白白的还向法国政府缴纳了高达两百万美元的捐赠税。

    “进入业信董事会,你离金融女强人的梦想又近了一步啊。”沈淮舒袒的坐在吊床上,将成怡娇软的身子搂在怀里,跟她说进业信银行董事局的事情。

    沈桂秀基金会持有业信银行5%的股份,单一股东里名列第三,沈山要不是年事已大,都是可以直接进业信银行董事局任职的;既然成怡都正式接手基金会,业信银行董事局那一席也没有必要再委任他人。

    成怡无论在国外留学多年,还是回国工作经历,都跟银行业有密切联系,她个人想在事业上有所发展,代表基金会进业信银行董事会,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只是业信银行总部设在燕京,成怡与沈淮两人在徐城安家的愿意也只就能泡汤。

    “我就算不在徐城,你也不能乱搞,懂不懂?”成怡反扒过来,捏着沈淮的鼻子,娇嗔的说道,“我会离陈丹盯住你的。”

    “我想乱搞,跟谁乱搞去?”沈淮喊冤的说道,“我还一直都计划你跟我一起留在徐城过日子呢。”

    “你说,我会信你的这些鬼话吗?”成怡翘着骄傲迷人的下巴,说道。

    “信,怎么不信?”沈淮笑着说道。

    沈淮刚要将成怡往怀里搂,这时候听着院子外“叭叭”有汽车鸣笛声,过了一会儿,前院的铁门打开,一辆灰色的奔驰车在雨中驶进庭院里来,见是孙长庚、孙启善到了,沈淮也就与成怡从吊床上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