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七十六章 舍身救女

第九百七十六章 舍身救女

    余薇上火车后,就将外套脱了下来,里面就穿一件看不出什么材质、微带光泽的黑色衬衫,挨过来看沈淮手机短信,那丰满坚挺的胸膊就贴到沈淮的胳膊上。沈淮在上车后也将外套脱下来放膝盖,就穿一些毛线衣,隔着毛线衣,那柔软轻弹、馨香满怀的感觉叫他心猿意马,难以自制;而余薇人凑过来,几丝长发垂下来,落在他脖子上,更是搞得他心里都泛痒。

    沈淮心里知道余薇这么贴身挨来是不怀好意、别有用心,但身旁熟媚美妇似有似无的挑逗游戏,也叫他感受到异样的刺激,也坐着没有挑破,也没有刻意的避让,将手机递给余薇,说道:“你跟寇萱说吧。”

    余薇接过沈淮的手机,就回了一条短信:“我是妈妈……”

    这条短信发过去之后,就石沉大海,再无回应。

    等了许久,未见寇萱再有回应,余薇将耳鬓边的几发跳发捋到耳后,看似尴尬的一笑,说道:“寇萱还是不能理解我当年也有我情非得已的苦衷。”

    这时候过道有个中年妇女,大概站在太辛苦,跟抱小孩的年轻女人小声商议,在长椅搭了角坐下来;但坐下来没过一会儿,身子就开始往里挤。

    沈淮三个人的座位挤了四个人,中年妇女的屁股又肥又大,而中间那个小男孩子又在他母亲的膝盖上爬来爬去,沈淮只能往里侧让,跟余薇丰盈成熟的身子挨得更紧。

    沈淮本没有兴致听余薇当年抛夫弃女的“苦衷”,但是旅途苦寂,四个多小时的拥挤,没有话题打发时间也是辛苦,侧过身子,看着余薇的美脸,笑道:“小女孩子总是不懂事的多,再过些年,寇萱能理解余总的苦心。”

    余薇耳鬃又有几丝乱发垂下来,落在凝脂似玉的脸颊上,淡妆轻抹,眼亮眉秀,秀直的鼻梁下是轻红似染的娇艳嘴唇,脸颊要比少女丰腴,却也是有着少女难有的成熟风韵,雪白整齐的贝齿在柔软的红唇间轻闪,而说话的声音也是音软语柔,余薇当真是将一个年近四十的成熟成人修炼到极致,沈淮暗叹:这样的女人不知道会让多少男从苦苦追求能与她有一宵之欢?

    即使知道余薇心思叵测,但佳人在侧,旅途也当真是飞梭似箭,看着车窗外暮色降临,就已经是到东华了。

    “余总有司机来接?”沈淮看着前面已经人头攒动、过道里的旅客都往两边车厢衔接处挤准备下车,环过头来问余薇。

    余薇声音娇软的说道:“还没有联系上;不过,就算没有司机来接,我大概也不会走丢了——沈书记,你等会儿也要回梅溪?”

    “你要回梅溪,我们还能再一起挤公交车回去。”沈淮笑道。

    “那我还是跟沈书记你走,我是真不知道要怎么乘车?”余薇说道。

    沈淮也没有什么行李,与余薇随着拥挤的人流出站,看到在他前两天回国的孙亚琳正站在出站口翘首望来。

    沈淮快步过去,问道:“你怎么会好心开车接我?”

    “你说呢?”孙亚琳瞥了落在后面的余薇两眼,带着不屑的语气说道。

    “孙总过来接沈书记啊?”余薇走过来,笑意盈盈的跟孙亚琳打招呼。

    “有人说有只狐狸精要将沈淮的魂儿勾走,偏又不说是谁,我好奇着哩,就顺道过来看看热闹,可没有心思接这浑球,”孙亚琳遇见余薇,还是难忍她的牙尖嘴利,笑里藏刀的问道,“余总怎么也坐这趟火车回东华?”

    余薇脸皮再厚,叫孙亚琳这么说脸也有些微红,不会再自讨没趣的往前凑,就在出站口跟沈淮道别:“沈书记荣升高位,我还没有机会跟你道贺,下次有机会到徐城,我再专程去拜访你。这些年来,宝和船业能熬过难关,也确实受到沈书记你的照顾……”

    沈淮与余薇作别,看着余薇往站外走去,他则与孙亚琳往东边的停车场走,问她:“就你一个人过来了?”

    “寇萱那妮子在车里等着呢,她恶心看到她妈对你有企图的样子,所以没有下来。”孙亚琳说道。

    沈淮这才知道孙亚琳回国这两天,都跟杨丽丽她们在一起。

    “余薇能对我有什么企图?”沈淮笑道,想撇清自己。

    宝和船业渡过最艰难的时期,近一年来业绩开始复苏,特别是在西陂闸的造船厂建成后,接到好几笔大单,市值又恢复到百亿港币之上——这就直接稳固了余薇在宝和船业及顾家的地位。

    身为作为掌握百亿市值港企的余薇,可以说是最有权力的女人之一;沈淮身上能让她有企图的东西还真是不多。

    “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孙亚琳横了沈淮一眼,“人家用尽办法不能将寇萱从你身边拉走,就只能舍身救女啦……”

    “你想多了吧?”沈淮说道。

    “是我想多了?你说,姓余的有什么手段能将寇萱从你身边拉走?”孙亚琳站定,转身盯着沈淮的眼睛,又翘起嘴角,带着笑意问道,“她这么做是不是正中你的下怀吧,你好半推半就?你们男人真龌龊。”

    “这又跟我有什么关系?”沈淮喊冤道,“你怎么就不说这娘们从头到底打的主意只是想利用我而已?”

    “你心里明白就好,”孙亚琳横了沈淮一眼,说道,“你要真跟这狐狸精搞上床,寇萱肯定会恨你们俩一辈子。”

    沈淮苦笑,说道:“我是真没有想到她会用这种手段,逼迫寇萱。希望寇萱能早点跟姓余的和解,我能少些辛苦。”

    “不觉得你有多辛苦,”孙亚琳又以一副很理解男人心思的口吻,说道,“说真的,这狐狸精还真是有女人味啊,你看她走路时的样子,腰胯轻扭,丰而不溢,腿臀上绷紧的肉轻颤而不垮,都是你们男人喜欢的韵味。她要真放下身架来拉你上床,鬼才信你能熬得住。”

    “我不跟你讨论这个话题,”沈淮制止孙亚琳说下去,跟她聊这个,总感觉怪怪的,问她,“我们等会儿回嵛山吗?”

    “没人搭理你,你去嵛山做什么?”孙亚琳问道。

    沈淮摊手,要是杨丽丽愿意见她,寇萱会拉杨丽丽到车站在截他。

    ***************************

    走到停车场,寇萱坐在车里,小脸郁郁的,乌黑深邃的大眼睛,情绪复杂的看了沈淮一眼,没有说什么。

    “你脑袋瓜子里想什么肮脏的东西?”沈淮打开车门,伸手在寇萱的小脑袋瓜子上拍了一记。

    “杨姐跟孙总,都说男人的心思最龌龊。”寇萱低着头说道。

    孙亚琳听了哈哈大笑;沈淮无语的催促孙亚琳快开车找吃的地方,都七点多钟了,他的肚子都快饿瘪了。

    孙亚琳将车钥匙丢给沈淮,要他当司机。

    沈淮坐上车,打着方向盘缓缓驶出停车场,驶进出站的岔道,就见余薇踩着高脚鞋在前面走着,没有喊司机过来接她,也没有车站打出租车离开。

    沈淮抬头从后视镜里看了寇萱一眼,见她脸色复杂,他就放缓车速,也不停下来。

    将要超过余薇时,寇萱出声道:“你停下车。”

    沈淮刹住车,按下车窗,跟余薇说道:“余总上车吧,我们正好也回梅溪……”

    “是嘛,那真是巧了呢。”余薇笑着说道,拿眼角余光打量寇萱的反应。

    “余总没有喊司机来接,自己往外走,不就是想蹭我们车啊?”孙亚琳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致的戳穿余薇不堪一击的伪装。

    余薇哪里是孙亚琳这句不痛不痒的讥讽所能打退的,她见寇萱人往里让了让,没有拒绝她上车的意思,就带着欣喜的打开车门坐进来,也不敢轻易找寇萱说话,笑着跟孙亚琳说:“还是孙总知道我的心事,不过孙总总不至于连一趟车都不舍得让我蹭一下吧?那我请孙总、沈书记你们吃饭……”

    孙亚琳也没有太大的兴致跟余薇绊什么嘴,侧过身子来,说道:“你们母女俩难道团聚一场,我跟沈淮就不打扰你们了。”

    余薇不确定的看了寇萱一眼,寇萱咬着嘴唇,说道:“你不要管我跟沈淮的事。”言下之意,跟余薇出去吃顿饭没有关系,也不想余薇不择手段的逼得太急。

    沈淮听了头皮发麻,在后视镜里狠狠的瞪了寇萱这妮子一眼:我跟你有个毛关系?

    余薇只要寇萱态度能比以前松开一个口子,自然奢望寇萱能一下子就答应她的全部要求,讪笑道:“我知道我这个妈妈很不合适,你想做什么,我怎么会管着你?”

    沈淮看到后面有辆奔驰跟过来,问余薇:“余总的司机又有空了吗?”

    余薇也不介意小伎俩被看穿,笑着说道:“孙总、沈书记都是忙人,那我跟寇萱就不再麻烦你们了……”

    看着寇萱别别扭扭的跟余薇下车去,沈淮则是松了一口气,问孙亚琳:“我晚上还要跟王卫成他们见面,你陪我一起去?”

    孙亚琳摇头,表示没有兴趣:“整天都谈公事,都谈腻歪了;对了,你在徐城住的地方,定下来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