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七十一章 手里的牌

第九百七十一章 手里的牌

    省属国企大规模、大幅度的重组改制,现在时机还早,沈淮先让唐宝成做准备工作、拟名单,除了筛选他会重点调研的企业之外,也确实有考究唐宝成对未来经济产业发展格局的眼光,到底在不在水准线以上。

    唐宝成刚走出办公室,秦大伟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他与伍浩已经到楼下。

    沈淮今天到国金大厦才一天时间,上午开会,中午在食堂吃饭,与同在一栋楼里的省国投高层见过面,下午就忙着看各种材料,秘书跟司机都没有敲定下来,他对国金大厦也不甚了解,就让秦大伟与伍浩摸着上楼来。

    李谷卸任之后,推荐沈淮兼任淮海融投董事长,推荐秦大伟担任淮海融投的总经理,沈淮实际并不需要将太多的精力放在淮海融投的日常管理上去。

    沈淮还要等这边手忙脚乱的一段时间忙过去,才会再去淮海融投那边上任。

    秦大伟与伍浩走进来,看着沈淮有些空旷的办公室,笑道:“还是工委这边阔气啊,可没想到沈书记您的办公室会这么大……”

    “李市长在国金大厦给工委留下三层楼,在他任内就是考虑过要成立国资办、考虑处室大扩编的事情,”沈淮站起来说道,“现在五六十人占了这三层楼是太空旷了,等国资办成立,十一个处室,就未必够分了。我还想着在东半边隔出一个会议室出去。不然,我一个人占这么大的办公室干什么?”

    “国企工委的方案敲定下来了?”秦大伟问道。

    沈淮回国后,秦大伟都没有机会跟沈淮见面,还不了解具体的情形。

    “现在方案差不多定下来了,过两天就内部通报,我这里有一份文件,你们可以在这里先看,”沈淮从桌角一堆文件里拿出一份递给秦大伟,说道,“除计委、经贸委会有两个处室直接划进来之外,还缺不少人,老秦你在省直部门工作多年,有什么熟悉的人推荐?要不,你把伍老师还给我?”

    “伍浩就兼着集团董事会秘书的职务,你是董事长、党组书记,他是直接听你的指挥呀,”秦大伟还是赖着不让伍浩直接调进工委来,不过他此前工作的省外经贸委确有人想调到国资办来,但引荐人的话题可以延后再谈,他要将焦点从伍浩身上先岔开,感慨的说道,“徐省长对沈书记你还是蛮优待的,这个我在之前确是没有想到。”

    沈淮在区域合作上引徐沛入彀,迫使徐沛在与平江市的地方横向联合上选择跟梅钢合作,秦大伟等人一开始是有担忧的,毕竟陈伟立在东华抛出千亿优势产业概念,背地里实际就是徐沛想对沈淮及梅钢系下手钳制。

    然而实际形势演变成当下徐沛虽然得到他渴望已久的省长宝座,却又不得不更依重梅钢的结果,是秦大伟事先所没有想到的。

    “原因很简单,实际工作还是要有人去做,”沈淮笑道,“而在计经系内部,主流还是发展跟建设上,在大局利益上。”

    说到对大局形势的掌握,秦大伟还是自叹不如沈淮,但细想他差沈淮最大的还是气魄,即使他能算到这种种变化,也只会走更稳妥的道路,说到底不是谁都有与虎谋皮的勇气跟魄力的。

    见沈淮走到茶水柜前,要亲自给他及伍浩倒茶,秦大伟忙走过去,说道:“我们自己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没有让伍浩帮忙,倒了两杯茶,又给沈淮的茶杯里续了水,才坐下来谈其他事情。

    虽然沈淮是不太介意这些细节,但秦大伟也知道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有所讲究。特别是在当前阶段,很多人都还看不清形势,要是在一些细节不讲究,可能会叫一些人产生不必要的误解跟妄想。

    沈淮第一天赴任,工作环境还没有怎么熟悉,自然也没有立即要上手处理的特别事务,他就与秦大伟、伍浩在办公室里聊天。

    夕阳西下之际,秦大伟问沈淮:

    “老胡不在徐城,一头扎在淮西、淮山忙电站建设的事,我们是不是到孙总那边坐坐去,蹭他一顿饭?”

    沈淮沉吟片刻,摇了摇头,说道:“孙浮敬也挺难做的,不要逼他了。”

    成立国资办,主要还是要加强对国有资产的有效监管,系统单位内的国资企业,管理层人事任免、产业规划、预决算、规划、审计以及经营业绩审核,都会放到国资办,所以未来国资办所牵涉及到权力格局不会再局限在内部,而是在将所有省属国企、国资参股企业都包括进来的国资体系里,会形成新的权力格局。

    虽然省属国企工委下辖的企事业系统单位有一百九十二家,但真正有影响力的,数数也就十来家。

    孙浮敬执掌之下的淮煤集团绝对要算其中之一。

    淮煤集团经过这几年的发展,煤炭总产量达到两千五百万吨,占全省总产量的四成,经新浦等港向东南沿海省市及海外形成年输送动力煤、焦煤、焦炭达一千万吨的能力,摆脱此前亏损大户的帽子,连续七个季度实现盈利,预计今年“利税”总额将达到十二亿,其中净利也超过三亿,将有可能追平省钢集团,拿下省属国企上缴税收、盈利并列第一的宝座,同时又参股东江电力,参与淮电东送项目建设,将初步完成煤电联营的格局。

    沈淮未来在国资体系要推进的种种动作,无论是国有资产重组,还是发展新的产业增长点,抑或推动新的管理、考核体制,甚至将来全省经济活动与地方建设的重心跟大头戏,都将主要就是这些省属国资巨头所参与进来的纵横捭阖。

    要是孙浮敬此时能代表淮煤集团明确支持沈淮,这对沈淮在当下错综复杂的国资体系关系掌握住局无疑则是一大助力,只是沈淮不觉得应该操之过急。

    国资体系新改制的方案,是要形成国有资产监管领导小组与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双层组织架构,徐沛会上层架构国有资产监管领小组里直接兼任组长,说到底徐沛还是想直接掌握整个淮海省国资体系的最高权力。

    以前梅钢跟淮煤的合作非常的愉快,但说到底还只是合作关系。

    孙浮敬是能对形势看得透彻的人,能看得透沈淮与计经系之间缠绕复杂的关系。要是沈淮仅仅是跟蒋益彬搞竞争,孙浮敬不难做出选择,但是沈淮试图要跟省长徐沛争夺在国资体系内的话语权,叫孙浮敬此时怎么做选择?

    沈淮也不想在这时就暴露出太大的野心,叫徐沛对他只有警惕而无支持。百由于此前所形成的框架,今后数年内,梅钢与淮煤还将保持愉快的合作关系,沈淮与孙浮敬保持正常的工作接触即可。

    当然,除了淮煤集团,沈淮在淮海国资体系内,除淮海融投之外,并不是没有其他牌可打。

    东江电力的股权结构虽然是混合所有制,梅钢系占一半,其他国资股占一半,但无论是在整体上国资股的比重,还是集团设立由国企工委直接负责的党组,大家还是认同东江电力的国资企业身份。

    但除了梅钢系所持的一半股权,在东江电力其他国资股权里,淮海融投、淮煤、省电力集团、淮西市政府各持一部分,再加上东江电力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又是梅钢系的核心人物之一胡舒卫,如今沈淮又正式在国企工委任职,他对东江电力的掌控权自然是不容置疑的。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东江电力未来几年间,将主要参与淮电东送项目建设,自身资源也是远远不足,需要沈淮从另外的地方去拉更多的资源跟资金,投入到青峰坑口电站、渚江上游梯级电站等大型电厂建设中去。

    淮海政府建设基金虽然暂时不会归入省国办的管辖,但主要由霞浦县、徐城市政府从财政拔出资金组成,主要以股权、公司债形式参与淮海湾区域基础设施项目,实际上也是在大的淮海国资体系之列,照例可以为沈淮所用。

    此前徐沛推动淮海湾经济区发展建设,淮海政府建设基金以及淮海融投可以说是发展领导小组之下最核心的两个执行机构,但实际都处在梅钢系及沈淮的掌握之下,这可以说是徐沛在当前东华、徐城两市一把手都是胡系官员的形势之下,都不得不无奈接受的现实。

    特别是淮海政府建设基金,在地方财政分配制度正式调整之前,是省内区域间转移支付最重要的渠道之一。

    霞浦县除了今年要累计拨入十亿的财政资金外,明年更将计划拔入二十亿的专项财政资金。这些资金的注入,是确保岚江高速能如期施工建设的保障,是持续推动淮海湾区域合作往前发展的重要保障,是推动其他落后地区基建能有较快进展的保障,就是徐沛也不想这个过程当中会发生一丝的意外。

    不过,除了这些,沈淮对国资体系里的其他领域、其他部门,影响力就弱了,就拿国企工委所属系统一百九十余家企事业单位来说,他们对沈淮的姿态,多是警惕跟不屑,即使李谷有田家庚、徐沛支持主持国企工委工作,也未必能叫他们都低头。

    不过,沈淮当下较忧心的,倒不是系统内的国资企事业单位都桀骜难驯,不会轻易听他的摆布,而是省属一百九十余家国资企业,看着规模额外的庞大,总资产逾千亿,但实际上大而不强,大而虚弱。

    即使在李谷手里,省属国资企业整体上实现了盈利,但盈利面不会超过百分五十,总利润额可能都不会超二十亿,这个才是沈淮极力想改善的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