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八十一章 守株待兔

第九百八十一章 守株待兔

    离开原野汽车工业集团,看到沈淮坐进那辆东狮皮卡的驾驶室,蒋益彬的脸也不由得的抽搐了一下。

    蒋益彬脸上细微的变化,落在苏平的脸上,待上车后,苏平便说道:“周书记这些年在原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要说东狮汽车要点成绩,那也是东狮汽车从原野拉走大批技术人员干起来的,这里面就也有原野的一分功劳,沈副主任,这么直接的将周书记他们的功劳都抹掉,只怕国资办以后对下面企业的工作就难做喽……”

    蒋益彬若有所思的看向车窗外,一年前徐沛调他到国企工委准备接李谷的班,没有人不羡慕他得了好差事,但谁能想到省里小半年平衡的结果,竟然沈淮也调进来?

    若要说资历,蒋益彬不比任何差,早年在地方区县工作,调进省经贸委工作了长达十一年的时间,工作能力也是得到徐沛等省领导的认可,可以说是地方计经系的少壮骨干,别人也认可由他进国企工委接李谷的班子,认为他有能力在李谷奠定的基础之上,开创更好的局面。

    葛为民、赵洪波本来就是工委辅助李谷的副书记,丁建国也早就确定会进新组建的国资办任副主任,蒋益彬开始对跟丁、葛、赵三人搭班子是很有掌握局面信心的,但谁知道年前沈淮调过来?

    照道理来说,沈淮在四个副主任里,资历最浅的,但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什么好好的道理可讲。

    首先沈淮到国企工委,继而到新成立的国资办,他的分管工作,是来自省里的直接授意,从分管工作范围跟性质来说,沈淮才是李谷的接班人,省里也有明确用沈淮整理、重振省属国企的意图,这就叫他跟丁、葛、赵三人很难去直接钳制沈淮的手脚。

    再其次,刚才在原野,沈淮能当着他的面指着周大年的鼻子说那么重的话,这倒不是说沈淮狂妄无知、嚣张跋扈,实实在在是沈淮有说这话的资格。

    至少在省内,在经济产业甚至在具体的企业经营上,蒋益彬都不确定,还有谁的话语权能重过沈淮?

    官场这个体系,讲森严等级,但内核还是权威。

    这也决定了从沈淮调进国企工委的那一刻,蒋益彬就处于一个尴尬又难受的位置上——即使是徐沛省长,此时也有用沈淮做出成绩的想法,在徐沛省长的这个想法里,他蒋益彬甚至都是被边缘化的,更不要说省委书记钟立岷的态度了。

    丁、葛、赵三位副主任,即使心里对原野汽车工业集团的工作再不满意,也难说出这么直接、难听的呵斥,即使是蒋益彬也要考虑会不会激起众怒。

    近两百家系统单位,情况比原野更差的单位也有一大把,他们很可能会拧成一团,站在同一条阵线对抗国资委,他们跟省里的领导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每人进一句馋言,就有可能让新成立的国资办在省领导里的印象变得极差,甚至叫他们几个正副主任干不了几个月就多滚蛋。

    但沈淮敢将周大年拉出来当孙子呵斥、训斥,而原野一干高层,除了周大年较少顾忌,也仗着老资格,将要退休,抱着即使得罪上峰大不了提前退休的心态,敢在沈淮跟前说一些重话,其他人都没有吭一声的,这不就是慑于沈淮的权威不敢动弹吗?

    沈淮还在副县长时,就将当前的东华市委书记谭启平逼走,他如今已经是副厅局级干部了,还对一干省属国企有直接的管辖权,随手砍几个副厅、正处级国企掌门人,还不是跟玩似的?

    周大年是豁出去的,即使他不豁出去,过一两年就要退休,其他高层还有一二十年才退休,敢将自己的官运都押上去跟沈淮对抗?

    也由于沈淮在经济产业领导的权威性,即使沈淮训斥周大年的事传出去,叫其他国企掌门人听了心有兔死狐悲之感,怕也是难有联合起来对抗沈淮的同仇敌忾。

    想到这里,蒋益彬暗道,沈淮真要是拿定主意抓原野出来开刀,怕真是难有人会阻止得了啊。

    苏平见蒋益彬眉头深锁,只当他的话在蒋的心里起了作用,又说道:“照沈副主任今天的姿态,好像是打定主意要叫停原野跟北汽、浦成的合作,要撮合原野与东狮合作啊。不要说东狮汽车屁股有一堆屎没有擦干净,真要照沈淮以往剥离徐城炼油厂的改制模式,压力怕是不少啊……”

    蒋益彬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对苏平的话有所回应。

    徐城炼油厂由梅钢接手,在渚南成立新厂,已经有几年了,但从中也能摸索沈淮改制国企的大概思路,而这个大开大阖进行剥离的思路却是为下面国企最不能接受的。

    说到底还是贪恋权位,周大年等一干副厅、正处级国企官员,剥离出来,哪里还会有好的位子安置。要没有地方安置这些国企的官老爷,下面还不炸开锅?

    沈淮要照他的模式搞,国资办肯定就会被他捆绑到一起,那时候炸开锅,就是国资办一起被炸开锅。

    何况原野汽车工业集团的改制,又涉及到浦成集团的利益,赵沫石也绝对是不甘寂寞的一个人,到时候会不会推波助澜的,现在还真难说。

    ************************

    沈淮坐进车,接到李谷的电话,他与唐宝成等人招呼了一声,就开车赶往徐城市政府去见李谷。

    沈淮到市政府,李谷也刚刚从外面坐车回来。

    夕阳正晚,藏在从西边的楼群里,天际的火烧云一片灿烂,晚风拂得停车场边的梧桐叶微响,能看到枝桠上已经抽出新芽,今年的天气要比往年暖和一些,春季看着也要早到一些。

    看到沈淮从东狮皮卡里走下来,李谷也是哭笑不得:“你实在没有必要搞得全世界都知道你想干什么!”

    沈淮与李谷身边的人点头打招呼,熊文斌不在市里,春光明媚,沈淮就不想进办公室,就拉李谷就在停车场边上的马路牙子上说话。

    李谷身边的其他人也都回办公室,就市政府秘书长鲁俊生留下来说话。

    沈淮问李谷:

    “我刚从原野调研回来,消息就传开来了?”

    “我好歹也是工委的老书记,你开着东狮皮卡到原野,将周大年等人臭骂一顿,消息自然是先传到我这边来。”李谷说道。

    “这些人,能将这份心思用在做企业上,也不至于搞成这么一堆烂摊子。”沈淮摇头苦笑。

    鲁俊生原是国企工委基础管理处的处长,本来被卡在升副厅级的门槛前也有好几年,这次要不是沈淮调进来,他就会升任国企工委副书记、国资办副主任,但被李谷拉到徐城市政府担任秘书长,也是实权副厅,不单是遂了愿,更算是委以重任,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沈淮今天在原野的气派,是有人最先传到鲁俊生耳朵里来的。

    鲁俊生自然也知道这些人吹风传这些话的心思,李谷作为前任的国企工委书记,他前脚刚跳出来,沈淮就要在省属国企系统内搞大动作,多少会叫李谷颜面难看。

    这些人是想李谷这边能对沈淮施压一些压力,多方下手,好叫沈淮难有动作。

    不管别人什么心思,鲁俊生不可能瞒着不将这些事告诉李谷,但听沈淮这时候直接说破这事,他也略有窘迫。

    但好在李谷、沈淮都没有关注到鲁俊生,叫鲁俊生没有那么尴尬,站在旁边听着沈淮与李谷说道。

    “你真的打算就拿原野开刀?”李谷问道。

    “难说啊,周大年会跑到徐省长跟前告我状的,能不能拿原野开刀,不是我个人能说得算的。”沈淮说道。

    李谷也知道沈淮即使能在国资办内部将蒋益彬压住,但国资体系是国有资产监管领导小组跟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双重领导结构,最终的决定权在徐沛那边,而周大年等人将问题直接捅到徐沛那边名也正、言也顺。

    “你今天气势汹汹的过去,不就是试一试可能存在的压力吗?”李谷也不会轻易让沈淮打马虎眼过去,说道,“到底能不能拿原野开刀,你心里应该有几分数吧?”

    “对东狮汽车的举报调查还没有定论,我能有几分数?”沈淮说道。

    李谷皱起眉头,就知道被沈淮揪住,他难以脱身事处,沈淮打定主意,要撮合东狮跟原野的合作,除了原野内部的压力、浦成可能施加的阻力,东狮汽车被举报的问题首先也需要得到澄清。

    “你是不是要跟赵沫石接触一下?”李谷问道。

    “我不找他,他也会找我吧?”沈淮猜测道。

    李谷一笑,说道:“你还是相当的自信啊。”

    沈淮摊手说道:“我也是没辙,浦成集团的资金面被摊得这么薄,本来就没有资格参与这场游戏,他们注定要出局,我去找赵沫石,跟他怎么说?客客气气的请他出局,他心里就没有挂碍了?而且是浦成在徐省长跟前没有说实话,是他要找我替他们圆这个谎。”

    “……”李谷笑道,“你还是锋芒毕露,锐气十足。”

    “不露锋芒,没有锐气,后面的工作还是难做。”沈淮说道。

    “也对,早露比不露好,比迟露好,”李谷说道,“东狮汽车改制的事情,我已经让俊生安排人去了解了。要么,我今天晚上请国资办的五大主任吃个饭,赵沫石知道你跟我在一起,或许更愿意过来一起说说话。”

    沈淮相信李谷也看得出徐沛此时还是颇依重赵沫石的,故而也不希望自己跟赵沫石闹翻,点点头,说道:“行啊,难得能蹭到你一顿饭;蒋益彬那边,你自己约。”

    李谷见沈淮同意一起吃饭,就先回办公室,让市政府秘书长鲁俊生去安排吃饭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