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八十六章 车祸

第九百八十六章 车祸

    东狮与原野资产合并重组的方案,得到省长徐沛的认可之后,到国资办层次就迅速的推动起来。

    先是秦江区对刘继周的举报调查先有了明确结论,认定刘继周承包东狮汽车厂期间,刘建等人所办企业,作为供应商向东狮汽车提供配件,供应比例不超40%,价格不超过市场同类产品,质量也有良好的市场反应,没有损害东狮汽车的利益,不视为利益输送;刘继周承包东狮汽车厂期间超标购买豪华公务车,虽然是开拓市场及公务接待需求,但未经潘园乡zhèng fǔ许可,决定由刘继周个人出资将奥迪等超标车购下,以此结束对刘继周个人的举报调查,不影响东狮汽车改制进程。

    以徐城市zhèng fǔ及省国资办的直接推动下,东狮汽车厂改制与原野乘用车资产重组工作同时进行。

    此前两项工作都有过充分的准备,要不是因为种种意外跟拖延,九九年底之前就已经进行,虽然拖延到现在,但一经推进,所有的事情都快速滚动起来;重组工作则在双方九九年底审计结果基础上进行,不再作新的变更。

    新的方案约定,刘继周作为东狮汽车厂的承包经营人,也是东狮汽车厂改制的既定受益人,将继续领导重组之后乘用车及皮卡生产企业东狮集团。

    刘继周、刘建家族以生产汽车零部件为主的企业重组进东狮集团,并出资2亿元,持有20%的股权;原野汽车工业集团将乘用车部门有形、无形资产及四千辆滞销轿车库存以及当初投资渚车生产基地所欠十亿债务都剥离出来,计划置入东狮集团,计20%的股权,潘园乡zhèng fǔ作为东狮汽车厂的原持有人,计持20%的股权,东江jīng化计划发行十亿可转债注资东狮集团,计持40%的股权。

    新成立之后的东狮集团总资产将达到三十五亿元,净资产将有二十五亿,同时也将持有12亿的现金用于现有A级轿车、皮卡、微客等整车及发动机、变速箱等主要零部件生产线整合、升级改造以及市场扩张。

    即使放在零零年的国内,新成立的东狮集团也能跻身大型汽车生产厂商之列,更主要还是看东狮集团能不能让原野九四年底建成的乘用车生产线焕发出新的光彩。

    这一块的资产要是能很好的盘活起来,重组之后的东狮集团年销售额就能轻易突破五十亿,这将是重组之前东狮汽车车与原野乘用车部门销售额之和的三倍。

    虽然改制重组协议还有一些细节需要推敲研究,同时这么深刻及深度的改制工作,也要得到省市诸多部门的批核才能最终生效,即使上面有徐沛亲自推动,也非一时能蹴就,但赶在三月上旬,沈淮就直接以省国资办的名义,指令原野汽车工业集团与东狮签置承包经营协议,管理层撤出,由东狮集团全面接管原野的乘用车生产、营销等部门,提前进行整合工作。

    原野轿车品牌已经没有太多的市场价值,甚至还要消除此前负面影响,原野轿车品牌会直接注销,四千辆滞销轿车库存将全部召回,待“回炉”汰换有缺陷零部件、加强质量及xìng能之后,将作为东狮轿车第一款轿车产品推向市场。

    东狮集团要在今年内完成生产线整合、改造,要完成五万部发动机、五万部变速箱以及两万辆轿车、一万五千辆皮卡、一万辆微客的生产、年销售额突破三十亿的计划,三月上旬不全面接手原野乘用部门,时间上是赶不及的。

    刘建、刘继周家族这些年承包经营企业,虽然家族资产也是迅速壮大,但此前主要用于生产扩张,手里没有什么资金,这次额外注入的两个亿资金,也是由业信银行提前贷出,用于生产整顿跟部门整合。

    同时,东江jīng华的可转债发行工作,也是迅速启动起来。

    刘建、刘继周叔侄以及东狮汽车厂在徐城还是颇有声望,即使有一些疑虑的声音,但也有相当多的人看好东狮接手原野的乘用车部门。

    除了浦成集团外,在徐沛、曹政江等人的影响之下,包括东江证券在内,徐城市有多家国有、私营企业决定参与可转债的认购,最后就剩不了四亿的份额,沈淮就索xìng由上市公司梅工股份制出资认购。

    省及徐城市zhèng fǔ,也及时出台鼓励汽车生产及配套产业发展的决定文件,推动渚南新区在原野乘用车生产区以东、沿渚江南岸规划建设渚南汽车产业园。

    除了为东狮集团的轿车二期工程上马作准备之外,也加强汽车零部件及合资车商的招商引资工作。

    *********************************

    夕阳从西边楼群的缝隙里露出被挤得狭长的脸,东市巷是谢芷下高速之后回父母必经的路口。

    虽然心里一再说不理会鸿奇跟那个小贱人的事,但开车经过东市巷,谢芷还情不自禁的转头往巷子里看去。她既没有注意到路口闪现的红灯,也没有注意到一辆捷达车从街对面拐过去。

    等到两车贴近时,谢芷才惊醒过来,但踩刹车也迟了,“砰”的一声,谢芷下意识的踩下刹车,但车头还是在强大的惯xìng作用之下,直直的撞在那辆黑sè捷达的侧身上。

    气囊打开来,弹得谢芷一张小脸生痛,她一时间都傻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就听见被撞车司机推开车门,冲过来破口就骂:“你妈_逼眼睛长哪里,那么多车都停在那里,就你妈闯红灯,你妈开个奔驰了不起……”

    谢芷也知道理亏,不敢争辩,也不知道车祸到底有多严重,也不知道人家车后座有没有人被她撞伤,但看被撞车司机气势汹汹的像要吃掉她的样子,怕下车被打,慌忙间锁死车门,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给她哥,想让她哥赶过来帮着处理交通事故。

    被撞车司机见谢芷不下车,竟然先拿出手机来打电话搬救兵,更是气得吐血,冲过来要拉车门,就想要将谢芷拉出来理论。

    谢芷脑袋给弹出来的气囊打得也有些昏,也是有些被吓到了,见被撞车司机要来拉车门,更是不敢下车,手拨着手机键,拔到第五位数,怎么都记不得她哥的手机号码第五位数是几,只得翻开通讯录,从里找她哥的号码。

    被撞车司机见闯祸的女司机在车里不出来,还打起手机来,更是气得“砰砰砰”的拿手砸起车窗来。

    谢芷心惊胆颤,只能隔着车窗乞怜相望,希望对方情绪能稍稍冷静些,再低头看手机却不知道她何时无意将沈淮的手机号码拔了出去。

    谢芷赶紧将电话掐掉,想要再翻出她哥的手机号时,沈淮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被撞车司机往路边走,捡了一块砖头又走回来,谢芷吓得心惊肉跳,哪里顾得上有没有可能会被沈淮误会,不想被拉出去打,只能尽快搬救兵过来,也没有听沈淮在那头问什么事,就急冲冲的冲着电话告诉沈淮她在东市巷子口发生车祸,撞了别人的车。

    被撞车司机也气急攻心,拿砖头“砰砰”的就冲车窗砸过来。

    那人连砸了好几下,车窗眼见就出现蛛丝般的裂纹,好在这时候从被撞的车里又走下来一个中年女人,拿手绢捂着额头上,有血渗出来,她将冲动着怒砸车窗的男人拖住,不让他莽撞行事,再要将车里的女司机拉出来打坏了,事情更没有收拾。

    这时候路人也围上来,纷纷劝男司机冷静,这会儿大家手忙脚乱的报jǐng、打电话喊救护车……

    谢芷这才敢推开车门,也知道理亏,不知道事故有多严重,她把人家撞伤,也只能一个劲的说对不起。

    就在这会儿,谢芷看到一辆黑sè尼桑从大街对面拐过来,沈淮就坐在车里。虽然不知道沈淮为什么会这么快赶过来,但看到沈淮推开车门走下来,谢芷刚才还有些慌乱的心却是出奇的安静下来,她自己都说不清这种感觉来自哪里。

    被撞车司机虽然给拖劝着,还站在一旁破口大骂,沈淮见谢芷没有什么大碍,与徐建以及司机看被撞的捷达侧身凹进去也不是十分严重,除了破口大骂的司机身边那位中年妇女额头在流血之外,现场也没有其他受伤的人——确认不是什么重大事故,什么话就都好说。

    “你开车也好几年了,怎么看着人家车子拐弯过来,都傻了连车不刹一下就撞上去?”沈淮看着被撞车的司机情绪还很激动,走上来先对谢芷一通责怨。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走了神,没看到红灯就撞上去了,都是我的错。”谢芷看车锅不算多严重,也只能先求将对方的情绪能冷静下来。

    徐建以及沈淮的司机赵红军也见机好言去劝那司机先冷静一下,等交jǐng过来处理,人撞破了头,喊救护车过来送医院包扎检查。

    两边有人劝,司机也就不那么暴躁、冲动,过了一会儿两名交jǐng乘一部jǐng用摩托过来,见谢芷将责任都承担下来,就指挥他们将车开到路边处理,先让交通恢复通畅,然后两边再分头接收问询。

    “他拿砖头要砸我的车,我吓慌了,都记不起我哥的号码,翻通讯录手抖就拔了你的号码,没想到你就在这附近。”谢芷这会儿冷静下来,怕沈淮误会了,不动声sè的解释为什么会将电话打到沈淮的手机上。

    “我猜也是这样,我也是刚好到附近来办事,你不打电话过来,我坐车经过也能看到;那就当我是正好路过好了。”沈淮一笑。

    谢芷看了沈淮一眼,两人确定好这种说辞最好,她已经打电话给她哥、秘书冯玉芝以及保险公司的人过来处理车祸,不想别人误会,最好是说沈淮是恰好路过这里。

    沈淮又宽慰谢芷:“情况应该不严重,顶多赔些钱给人家,下次开车小心点,或者找个司机,你最近开车状况出得有些多。”

    谢芷知道沈淮是说上次高速路的事情,但听沈淮这么嘱咐,也没有说什么话。

    谢成江很快就坐车过来,见沈淮竟然也在现场,很是诧异,听沈淮说是恰好路过这边,也是将信将疑。

    沈淮见谢成江起疑心,也不信闹出什么误,手指着路边围观人群里的一个人,喊道:“郭庭,我专门过来,你不能当没有看见我吧?”

    郭庭今天下午在家里打牌,周敬达他娘跑上门,说周敬达开车在巷子口被一辆奔驰车撞了,喊他们街坊邻居一起过来壮声势,免得在处理事故被人家欺负。

    郭庭跟左邻右舍赶过来,就看到沈淮开车过来。郭庭见沈淮跟开奔驰车的女人认识,他自然缩头躲在后面,站在外面围观,没想到还是给沈淮认出来了。

    郭庭没想到会被沈淮指名道姓的认出来,也没有办法再缩在后面,只能硬着头皮走过来打招呼:“我都没有认出沈书记你来。”

    沈淮介绍郭庭给谢成江、谢芷认识:“郭处长以前是原野汽车工业集团技术处的副处长,后来给赵沫石请过去负责轿车项目,我就是专门来找他的,”他刚才就听围观人说被撞的司机就是东市巷里的住户,左右都是邻居,想必郭庭跟他也是认识,问郭庭说道,“你也住这附近,你认不认识被撞的车主?”

    郭庭却是不相信沈淮是专程过来找他的,猜测沈淮大概是想在后来的这个青年面前掩饰跟奔驰女的关系,当下他也不说破,硬着头皮跟沈淮说道:“他是我家对面楼里的,情况不是很严重,我帮你们跟他说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