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九十二章 抢人抢项目

第九百九十二章 抢人抢项目

    沈淮组建省国资地产集团的第一步,就是要抢走北塘区的花溪市场二期项目,除了周伟民之外,还有两名北塘区的陪同官员坐在席上,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要怎么说好。

    土地是属于省纺织集团的,省国资办有处置权;而组建的省国资地产集团要比北塘区属地产公司高出两个级别,要将项目拿走,北塘区也无话可说。

    沈淮倒似不太关心别人的想法,又跟周伟民说道:“花溪市场目前的二期工程方案,我大体了解了一下,力度还不够。花溪市场一期,总建筑面积八万平方,四年时间就趋于饱和,但在物流、消防、人员住宿等方面的考虑还不够充足。我希望二期工程,除了花溪市场扩建之外,还要把交通物流、旅游观光、酒店餐饮等因素都包括进来考虑。就这个方案,我个人也有一些看法,有时间想找周副书记你交流交流……”

    “你不会除了将项目从北塘区抢走,还要把人从北塘区抢走吧?”李谷笑着问。

    “就算我要抢人,也要李市长你同意啊。”沈淮笑着说。

    听沈淮这么说,李谷就知道他应该是动了这个心思,禁不住摇头而笑,不接他的话茬。

    叶选峰与谢成江对看一眼,心里暗叹沈淮的动作真快:组建省国资地产集团的事他们都还才听到点风声呢,沈淮就开始为这个地产集团物色人选了,甚至还要将花溪市场二期项目占过来,作为省国资地产集团的起步工程。

    谢成江心里想,下午周伟民还为搭不上关系发愁,却不晓得沈淮早就将他这个人都看上、想抢过去。

    省国资地产集团组建后,前期的重点就省国资体系而言,是通过土地置换、开发,推动省属老工业往外围的工业园区转移,进行产业技术升级;而于徐城市而言,则是旧城改造、改善城区环境、提高就业范围的关键一步,

    所以,沈淮要是请周伟民再回省国资体系,主持新组建的地产集团工作,谢成江猜测李谷是不会有什么意见的,他甚至都怀疑李谷刚才那一问是专门为配合沈淮。

    谢成江心想周伟民从国企出来到地方任职多年,这时候再请他回国企,他心里多半会有一些挣扎,但看他的脸色还算平静,猜想他多半不会拒绝吧。

    周伟民留在地方发展,要能担任区县党政班子的一把手,就仕途发展而言自然会更好一些,但他五年前就调到北塘区担任常务副区长,上面没有强援,区县党委政府一把手的紧缺位子就永远没有他的份;就算他想退一步,调到市直机关局担任一把手,甚至都没有可能。

    不要看周伟民此时才四十出头,就是已经正处级官员,但很可能他这一辈子就会在不同的正处级职务上辗转轮调,永远没有机会再往上迈一步。

    省国资要组建的地产集团,从集团层面是省属国有独资。

    更为难得的是沈淮计划要把省属国企在徐城市区内将要迁出的建设用地都置入地产集团进行开发,仅这些建设用地的价值就高达上百亿;也就是说,仅从资产规模上,这家地产集团将超过其他的省属国企,排名第一。

    而沈淮组建这家地产集团,除了配合徐城市的旧城改造,更主要的是通过土地置换、开发,推动整个省国资体系产业、技术升级,其地位在省国资体系内也是处于核心位置。

    这么一家省国资地产集团,不要说在省里的行政定级不会低过副厅,在国内房地产业里的地位也不会比融信地产这样的大型地产商稍差。

    沈淮要是请周伟民去主持这家省国资地产集团,叫周伟民怎么拒绝?

    虽然说沈淮直接将周伟民拉过去负责新成立的省国资地产集团,差不多可以直接着手去推动花溪市场二期工程,不过,沈淮在省国资体系人事任命上,还没有一票决否、一锤定音的权力,有些话现在还只能点到即止,暂时还不会往深里说。

    ************************

    在北塘区政府食堂用过宴,叫一干人等围着道别,李谷看着夜色未深,问沈淮:“要不要到我家里再坐坐,再喊上老熊?”

    坐进李谷的车里,沈淮打电话给熊文斌,得知熊文斌也刚进家门,就索性拉李谷一起到熊文斌家喝茶去。

    五月初的徐城已经入夏,但夜色清凉,坐在院子里听着树动虫鸣,倒是十分的写意。

    “你要砍掉所有省属企业所属的地产公司,合并成立一家大型地产集团,难度很大啊,”李谷手捧着茶杯,吹开热汽腾腾的雾汽,也不顾水烫,轻抿了一口,说道,“省钢、省一机、省二机等等,都有下属的地产公司,效益还算不错,而且这又涉及到这些集团内部干部职工的住房福利,他们不会轻易同意国资办将这方面的权力完全砍掉,只怕你连淮煤孙浮敬的工作都难做通。”

    大型国有集团都是一个个独立王国,谁愿意动不动就被主管部门上面砍手斫脚?市政府秘书长鲁俊生刚才在北塘区政府里也为沈淮提出的构想所唬住,但听李谷的话,细想想,真要照沈淮的方案,阻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这年头要推行改制,最难的处理环节就是收权、放权。

    “漫天要价,坐地还钱,”沈淮笑道,“效益好的集团,国资办要充分放权,让他们自主经营,多元化经营也是可以试探的方向,国资办只需要确立增值成长目标即可,产业升级转移,国资办这边也只指导跟辅导。不过,省属国企去年亏损面还有40%,加上微利支撑的企业,差不多有70%是没有能力去搞多元化扩张、经营的,也没有能力独立解决职工住房的问题,更没有能力独立推动产业转移升级,他们反对的声音总归是不会太坚决的。”

    李谷心想沈淮留了退让的余地,能掌握70%的基本面,差不多也足够了。

    “花溪市场二期,打算什么时候上马?”熊文斌插话问道。

    李谷当然知道熊文斌会比他更早知道沈淮心里打的算盘,他今天晚上想再拉沈淮到他家里坐坐,也最关心这事。

    “尽快推动,我也不想拖,”沈淮说道,“今天跟周伟民见上面,也算是提到这事;接下来,还要李市长帮着推动啊。”

    “又赖到我身上来了?”李谷笑问道。

    “花溪市场原先的二期,只计划投入两亿再扩建六万平米的综合市场,”沈淮说道,“但徐城交通地理位置有发展更大中小商品集散市场的潜力,不仅往省内辐射,还要往中原、往江东、往鲁豫等省市辐射。要是将旅游观光、餐饮酒店以及物流等等环节都考虑进来,我觉得花溪二期可以直接建造五十万平方米以中小商品集散为主,包括家俱、建材、家居、电子等诸多专业市场在内,又辅以旅游观光、餐饮酒店的综合性商业集散区。这样除了省纺织集团的印染厂要迁出,周边的棚户区改造也可能同时推动进行。而考虑到综合批发市场的特性,花溪二期建成后,差不多可以直接拉动北塘区及周边近十万人的就业。围着花溪市场商品集散的特点,也更有利于促进徐城周边中小企业群的发展。花溪市场二期扩建,省国资办受益反倒是比不上徐城市的,所以还要你一起来出力推动啊……”

    “……”听沈淮这么说,李谷沉吟稍许,抬头问道,“你这是打定主意要将周伟民挖过去啊?”

    “就看你动不动心了?”沈淮悠哉优哉的说道。

    李谷忍不住摇头而笑,说道:“你真是会挑切入点啊,不过花溪市场二期建成,真能达到你所说的效果?”

    “这个只能日后再验证了。”沈淮摊手说道。

    李谷拿沈淮没辙,转头跟坐在身边的鲁俊生说道:“你将这事记下来,这两天就找相关部门讨论研究,尽快形成议题……”

    鲁俊生点点头,表示将这事记在心里,却暗感沈淮做事找切入点的能耐真是一流。

    花溪市场二期,照五十万平方米的规模进行综合开发,抛开土地方面的因素不说,加上综合配套,至少还要投入十三五亿的资金。

    要是省市都想尽快推动这个大型综合项目上马,那由省国资办组建大型地产集团开发建设,是效率最高的。

    现在省市国企改制都到关键时期,最大的阻力就是那么多的企业减员增效,淘汰出局的下岗职工,再就业的问题怎么解决?

    政府救济只可能是暂时的,民生的根本在于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这样才能化解最大的矛盾跟阻力,才有可能形成经济学上的良性循环。

    很少有什么十数亿规模的投资项目能直接创造十万人级数的就业机会。

    徐城市这几年发展较好,但每年新增就业岗位也就十三四万人的样子;沈淮的话有再多夸张的成份,哪怕花溪市场二期建成,能新增三五万就业岗位,都是值得市政府直接花大力气推动的。

    花溪市场一期工程,四年发展了近两千家商户,以每家商户或直接或间接创造十个就业岗位计,也差不多拉动了小两万人的就业。启动二期工程,难怪只是将花溪市场的贸易经营规模再扩大一倍,也是值得大力去推动的。

    也许在别人眼里,沈淮推动省国资组建大型地产集团是想虎口夺食,但在沈淮、李谷、熊文斌等人的层次,真正主要考虑的还是地方上的产业升级、城市建设以及更重要的创造就业等经济要素。

    “你手里土地是有了,建设花溪综合批发市场二期工程,市场前景也应该不错,将周伟民拉过去,人也就有了,但你前期哪里筹集这么多的启动资金?”李谷既然愿意叫沈淮“拖”下水,自然也就问得更详细一些。

    厂区外迁、土地置换及开发,前期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新组建的地产集团作为省国有独资企业,能从梅钢借用到的资源就很有限,融资渠道就成了极大的问题。

    省国资体系目前最大的资金源省国投集团还在蒋益彬的控制之下,徐沛即使支持沈淮组建省国资地产集团的计划,也多半不会让省国投掏多少资金出来;淮海融投资产庞大,但目前手里掌握的资金不多,最大的资金来源就只能依靠银行贷款。

    沈淮当前不仅是要组建大型省国资地产集团,推区厂区外迁,更要将近两百家系统单位、拆分重组成三十家左右的大型国有独资或控股集团,要搞产业、技术升级,要搞产能扩张,所需要的资金更是天量。

    省里交到沈淮手里的盘子,看上去是有超过一千一百亿的总资产,但其中有五百亿的债务,主要就是拖欠各大银行的贷款。

    各大银行在省国资体系里已经沉淀了近百亿的贷款,还愿意,或者说还有多少资金能掏给沈淮?

    “虱子多了不怕咬,”沈淮说道,“省国资整体已经拖欠各大银行近五百亿了,那让他们再凑一百亿给我花花,想来也不是绝无可能。”

    “你说起来容易,”李谷笑道,“四大国商行一年在淮海的新增贷款总盘子,就一百二十来亿,农地水电、道路交通等基础设施,就要用掉大半,他们就是愿意相信你,想上你的贼船,印币权也在央行的掌握之中,他们没有办法印钞票给你……”

    沈淮笑了笑,说道:“其实还好,新世界广场以及鹏悦现代城,都没有占用徐城市的信贷资源,花溪市场二期,四大国商行今年凑十亿给我们用于地产开发,还是能勉强办的。”

    “拆分重组三十家大型省国资集团计划,你打算什么时候执行?”李谷问道。

    “这个工作今年是没有办法做,”沈淮说道,“今年能将东狮集团、新的原野集团、地产集团理出一个头绪来,我最主要还想做的一件事,就是与淮能合作,重组成立一家主要为电站及辅配电工程配套的电气集团。”

    “你这想动电力集团跟仪电集团的奶酪啊。”李谷笑道。

    “也谈不上啊,电力改制方向已定,”沈淮说道,“电力集团管电网,淮能跟东江电力以及地市电厂负责电站建设跟运营,那配套及电站、电网设施制造自然也就要从剥离出来进行重组,形成一个有竞争力、而不是局限在淮海省内发展的电气集团。这件事今年不做,会错过很多的发展机遇,以后想吃后悔丸子都迟了。至于仪电集团,他们要能做好,我也没道理拆掉他们……”

    李谷点点头,说道:“淮电东送今年已经正式启动,一期要形成四百万千瓦装机容量的输电规模,其中设备投资就高达四五十亿之多,而到二期、三期,设备投资的规模将更加庞大,这一块的市场要是省内不争,拱手让给其他省市的电力设备厂商,那也的确太可惜了,”又问沈淮,“叶选峰今天过来,大概要算是嗅觉灵敏的吧?”

    沈淮笑道:“他其实一点都不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