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九十六章 又是南湾湖

第九百九十六章 又是南湾湖

    (求月票啊,晚上还有一章……)

    “范书记今天可是有些不开心啊?”看着范文智与胡林转身而走,站在沈淮身边的余薇又幸灾乐祸的低声说道,眉目间有着几许妩媚传情的姿态,叫他人看了难免暗自揣测她与沈淮之间有无绯色关系。

    当然了,以余薇今日之身家、地位,大家也都认为她没有必要牺牲色相事人,但沈淮年轻英俊、身姿挺拔,在宴会厅一干商宦里算是异数,谁知道靠着姿色攀上顾家老爷子的余薇会不会想着偶尔偷一回腥?

    沈淮见这娘们好不容易找到机会都不忘挑拔离间,不知道她是不是担心梅钢与胡系有媾和的可能、再反手将她卖掉。

    再看胡林、范文智往顾泽雄、罗晓天那边走去,沈淮暗道此时还真不能冷落了余薇这娘们。

    今天的招待酒会以及明天就要开始的香港之行,其他地市要么是市委书记带队,要么是市长带队,唯有徐城是崔卫平与李谷会同时前往香港出席“香港淮海周”的活动。

    这也意味着崔卫平往后在淮海已经不打算再悄无声息的蛰伏下去,而想着有所动作了——淮海省风平浪静了近一年时间,这眼看着就又要起波澜了,沈淮蹙着眉头,即使这波澜会起于计经系与胡系之间,也非他所愿意看到。

    这两周来,胡林、罗晓天两人也在徐城;其他被“请进来”参加招商活动及项目洽谈的投资商,都会有重点的参加一两场活动,而顾泽雄也是从一周之前就抵达徐城就一直没有离开去。

    顾泽雄虽然被余薇从宝和船业赶了出去,但不意味着在顾家,顾泽雄的地位就已是不堪。实际上余薇在宝和船业赢得的还是其他股东的信任,顾家对她的排斥态度并没有改善多少,顾泽雄还是最受顾家老爷子顾正元宠信的三房之一。

    看到胡林、罗晓天、范文智都跟顾泽雄凑在一起低声细语,能意识到情况不正常的人自然不在少数,陈兵走到沈淮身边,轻声问:“他们是想做什么?”

    沈淮见余薇也侧着耳朵听他跟陈兵的谈话,身子稍稍往后让了让,示意让余薇参与谈话,笑着低声问余薇:“余总,你说顾泽雄这次到徐城来,瞅准那只鸡想偷?”

    余薇瞥了沈淮一眼,不相信他真的一点察觉就都没有,但她也不想故弄玄虚下去,说道:“顾家这几天倒有人在议论什么南湾湖不南湾湖的,我在顾家也是不讨人欢喜,到底南湾湖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陈兵暗吸一口凉气,低声感慨说道:“他们摘果子的本事真是一流啊,原来是瞅准南湾湖新区了啊……”

    顾家老爷子顾正元将宝和船业近15%的股权转到他与余薇所生幼子名下,余薇实际成了宝和船业的控制人,但宝和船业仅仅是顾家庞大家业里并不占多大地位的一支;顾家在香港崛起成为排名第三的巨富之族,主要依靠还有是从六七十年开始崛起的香港楼市。

    顾家旗下上市公司宝和置业,虽然在亚洲金融风暴以及随后而致的香港楼市大跌中受到挫创,但此时公司的市值依旧高达四百亿港元。

    在香港楼市虽然在缓慢的复苏,但香港城市发展到今天,已趋饱和,剩下来的都是边角地,竞争激烈之余也已难满香港地产巨鳄的胃口,香港房地产商将视野转向内地已经是近年来的“大势所趋”。

    熊文斌在前年提出新的徐城建设规划方案,将规划建设东绕城高速与五座跨渚江大桥,旨在推动徐城城区重心大踏步的往东、往渚江南岸发展。

    除了推动包括滨江商圈在内一系旧城改造跟渚南新区建设之外,中轴大道以东、南湾湖新区才是未来徐城新城建设的重点跟重心。

    只是由于徐城经济产业还没有发展那个阶段,城市开发建设能力还有限,南湾湖新区还只停留在概念跟规划阶段,并没有正式的启动建设。

    沈淮与熊文斌在中轴大道以东、沿渚江北岸推动国际产业园、电力装备产业园等项目,也是为将来的南湾湖新区建设做铺垫,没想到融信要联合顾家抢子先落,将南湾湖新区的建设主导权拿走。

    看到胡林、罗晓天跟顾泽天凑在一起,沈淮心里已有这样的预感,但心里还是有些疑惑,悄声问余薇:“不是都说顾家几房兄弟间不怎么和淘吗?宝和置业是顾家大房大公子顾泽军的地盘,怎么让顾泽雄抛头露面当代言人?”

    “这也是亏得呀,”余薇怕别人听到她们的谈话,往沈淮身边又凑了一些,说道,“顾泽雄以前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在顾家也是招人不喜,但你那一脚将他这两年踹老实多了。顾泽军是极务实的一个人,顾泽雄能知道天高地厚,又能跟胡家搭上关系,他为什么不用?”

    沈淮摸摸前额,感慨叹道:“这都能赖我身上来啊?”

    “说到底还是淮海的发展势头太猛,从九四年以来,东华国民生产总值年复合增涨率高达25%的数字还是能很叫人震惊的,但东华作为地级市,城市规模偏小是一方面,而城区往外扩张的主导权,其实已经在梅钢系的掌握之中,别人进去分一杯羹可以,想跟你们抢大头,是自找死地,但徐城不一样啊。沈书记,你说我说的是不是这个理?”

    沈淮苦笑,余薇能在宝和船业站稳脚,确是有她的过人之处。

    东华城市下一步的扩张,要跟着产业带走,往东南是梅溪新城,往东是霞浦临港新城。

    这两个新城区域处于梅溪—新浦产业带跟老城区之间,是他在东华跟熊文斌制定城市发展规模就确定下来的格局,融信系在新津投入巨资,也只能进一步加强这个格局,无法颠覆这个格局,而梅钢系在这个发展格局,核心及主导地位已然确定,也不是别人能轻易改变。

    而说到徐城就不一样了,虽然是他们提出南湾湖新区的概念跟规划,但还没有启动建设,谁都不能说这片土地的开发主导权就一定要交到梅钢的手里,说到底还是谁砸钱谁牛逼。

    余薇继续说道:“熊副市长跟你相继调到徐城之后,徐城去年的发展还没有有明显的长进,但到今年就不一样了——徐城今年增涨没有20%,也差不了多少吧?”

    沈淮摊手苦笑,跟陈兵说道:“这还真成我的不是了……”

    “省国资企业前些年拢共就谈成二十六个外商项目,但到你手头,今年还没有结束呢,就已经谈成十二个外资项目。别的地方,外资项目几十万美元也算一个,省国资参与的合资项目引资都是千万美元起步——人家真是不傻啊……”陈兵感慨说道。

    徐城市此前的城市建设是滞后的,虽说这两年来在城建上加强投入,是刺激经济快速增涨的主要因素之一,但中轴大道及跨江大道建成之后,更合理的城市规划建设,也促进徐城的招商引资、产业发展从今年起就开始加速。

    徐城的底子本来就是东华要好一大截,城市规模是东华的三倍,要是产业能加速发展,使徐城的年复合增涨保持在20%,经济规模四年就会翻一番,这就会极大刺激城市发展及房地产业的增涨。

    同时九八年起国内推动城镇职工住房分配制度改革,对国内商品房市场发展有着直接的促进。

    未来徐城城市会加速发展,都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沈淮推动省国资组建东江地产,也主要是基于这样的考虑。

    不过,沈淮能看到的经济产业发展趋势,别人照样也能看到——这世界从来不缺聪明人。

    余薇抬头看了沈淮一眼,她对沈淮的人品素来轻视,但说到发展经济的能力,这些年还真没有见过有谁能强过他,有那么强的专业能力、又极大推动大项目上马的气魄,又以小搏大的气概,背后更着叫无数人羡慕的资源,即使敌对方也都看好他实际主持之下的省国资企业,未来数年会极好的发展。

    省国资企业即使有部分产业基地外迁,但总数都主要落地在徐城。

    沈淮真要能照他的计划,将省属国有经营资产拆分重组、合作引资,发展出三十家有成长活力、有竞争力的大型省国资集团,徐城的经济还怎么会撑不起来?

    过了一会儿,徐沛、崔卫平、李谷、熊文斌还有曹政江等人陪同几名早一步赶过来参与酒会的客人,从贵宾休息厅走出来,走到台前讲了一席话,宣告酒会开始。

    看徐沛的脸色有些沉毅,沈淮猜测他对崔卫平跟融信、顾家搞的动作应该有所觉察,心里琢磨:融信与顾家联合操盘争夺南湾湖新区建设的主导权,除了需要有一两个超大型开发项目之外,还需要将东绕城高速项目捆绑承接下来,才能将东区的建设格局打开来……

    想到这里,沈淮只是微微一笑:这次为了撑“香港淮海周”的场面,到香港之后的签约活动,省里会将近期各地市所洽谈的近百个投资项目拉到一起集中签约。这些项目有大有小,但总投资额也就几十亿港元的样子;要是崔卫平跟融信、顾家谈的捆绑项目投资超过百亿,徐沛的脸色可真就是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