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一章 反复的形势

第一千零一章 反复的形势

    (三月最后一天,兄弟们手里有月票,不要浪费了)

    大家到香港的当天也是旅途劳顿,没有什么正式的活动,安排也是自餐酒会。到酒店餐厅吃过自助餐,沈淮就与蒋益彬、苏平、唐宝成等人组织省国资办及省国资企业代表在酒店里的会议室简单的开了一个动员会。

    省国资企业的改制重组,主要还是往先进制造业以及掌握地方经济命脉的能源、基建等产业发展,主要合作对象不在香港,但此次的“香港淮海周”,省国资企业也有好几个项目要签。

    与沈淮心态不积极多少有些关系,省国资企业签约的项目此次不作为招商活动的重点,事前也没有重点突出、重点宣传。

    好不容易拉到签约项目的几家省属企业,事前心里还有抱怨,但形势陡然微妙起来,此时又庆幸起来,暗道低调有低调的好处,按照既定的安排将项目就算完成此行的任务,不用担心会茫然无从的被扯到旋涡中心去。

    与香港合作方的见面洽谈,安排明后天;简单的动员会过后,今天的行程就暂告一个段落;宋鸿军虽然没有公露面,但人在酒店里等着沈淮,徐沛、崔卫平那边暂进也凑不上趟,他就想拉沈淮一起乘游艇出海去。

    沈淮与宋鸿军刚想从酒店偷偷溜溜出来,刚出电梯,就有一条短信传出来震得手机嘀嗒几声响。

    沈淮刚掏出手机看谁这时候发短信过来,就见冯至初与周裕两人从大堂的休息区走过来。

    周裕走在冯至初身后,挤眉弄眼让他不要看手机。

    冯至初似乎没看到沈淮手里拿着手机,迎过来问道:“沈书记,你这是跟宋总要出去啊?”

    沈淮这才知道没来得及看的那条短信是周裕想要提醒,只是他刚才在电梯里,短信传过来有迟滞,没能及时躲开,叫冯至初堵了一个正着。

    赶往香港之前,总动员会上三申五令“严禁”与招商无关的私自活动,沈淮也不好意思公然违背,“厚颜无耻”的笑着说:“酒店连房间都不许抽烟,我跟鸿军都是老烟鬼,就想到外面抽根烟解解馋……”

    虽说发短信提醒沈淮叫冯至初撞破,但周裕除了有些小尴尬,也不担心冯至初会怀疑到其他地方去——周家本来就是梅钢系的重要一支,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冯至初拉她赶到酒店来堵沈淮、宋鸿军,她发短信提醒沈淮也是应该。

    听沈淮这么说,周裕往酒店大门外看了一眼,宋鸿军的司机已经将一辆黑色的宾利开到大门正准备接他们走人,心里好笑,这浑球还真能“胡扯”。

    冯至初哪里会说破沈淮的谎言,只笑道:“长青酒店那边不禁烟;郭市长也正让我跟周部长过来请沈书记跟宋总参加我们招商动员会,给大家鼓鼓士气……”

    这次“香港淮海周”的招商活动参加人员很多,除了乘专机前往香港的省市官员外,还有近百家参加项目签约的企业代表及工作人员前期已经抵达,将包括主会场在内的三家酒店挤爆。

    抛开计经系与胡系暗中交锋的潜流不提,东华市这次有近四十个签约项目,也可以说是独占鳌头、抢尽风头。

    虽说东华的签约项目,以独资为主,但也有十多个是合资项目,市及区县官员,加上前期已经分批赶往香港的企业代表及工作人员,加起来有近百人。加上活动开展的招待、洽谈等活动,主会场的酒店安排不下那么多房间跟会议场所,东华团就单独入住长青酒店。

    “那好吧,我们就走过去吧。”

    沈淮也没有拒绝,长青酒店跟作为活动主会场的东方珀丽酒店挨得很近,就隔三五百米,他建议走过去,顺便看看香港的夜景。

    冯至初与周裕倒是坐车过来的——车是长青酒店的礼宾车,冯至初听沈淮建议走路过去,他先出去让司机将车开回酒店。

    沈淮跟宋鸿军说:“肯定是你过来,不小心让谁看到了。”

    宋鸿军也是无辜一笑,说道:“你这么说,周部长都要以为我真要拉你出去做什么坏事了。谁知道他们心思这么曲折啊?”

    周裕俏脸微红,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着沈淮,但在宋鸿军跟前也不能跟沈淮太过亲昵,只是笑着问:“那你们俩这会儿出酒店,是打算出去做什么好事啊?”

    “就打算坐游艇出海看看维多利亚湾的夜景,看来今晚是去不成了,”沈淮故作坦荡的说道,他不想昨夜刚跟周裕、熊黛妮疯狂完,让周裕怀疑他今晚会出去做什么坏事,说道,“要是明天大家身上没有太多的任务,明天让鸿军作东,拉大家一起出海玩玩。”

    “明天怕是也出不了海吧,”周裕说道,“之前招商活动没有邀请宋总当主宾,是怕我们这边抢他们的风头,但他们没想到这次形势会这么微妙。两个重磅项目影响自然是极大,此外顾泽军这些年代表顾家,在香港华商圈也是领军人物,这时候徐省长那边可就需要能有宋总这样的新贵人物参加活动去分一分顾泽军的风光啊……”

    郭成泽自然没有必要在这时候拉沈淮去参加东华的招商动员会,说到底还是他们那边窥着宋鸿军过来见沈淮,想再邀请宋鸿军当招商活动的主宾去分顾泽军的势。

    “哼,”宋鸿军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冷笑一声,说道,“他们这时候倒想到修补关系了,也亏得他们能拉下这个脸。”

    作为淮海华商会的创办人之一,宋鸿军没有被邀请担当这次招商活动的主宾,心里多少有些怨气;此前没有邀请,这时候又突兀的让冯至初赶过来堵人,宋鸿军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脾气。

    沈淮也是无奈一笑,说道:“郭成泽、蒋益彬在机场,倒没有好意思跟我提这茬,他们也只能趁你到酒店来见我的时候借机堵人——不过,既然被堵上了,那你就认命吧……”

    “我的面子好歹也值好几块钱,除非你拖着我走。”宋鸿军无奈的朝沈淮笑道。

    沈淮作势拖了宋鸿军出门,周裕见他们俩大老爷们,还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忍着笑在后面跟着,也知道要非沈淮,宋鸿军这次铁硬不会搭理徐沛、郭成泽他们。

    ********************

    赶到长青酒店,除了市里的官员及企业代表外,沈淮看到余薇也在现场,笑着问:“我以为余总还留在珀丽酒店呢?”

    “我可是正而八经的东华人,自然是跟着东华的大部队走,”余薇笑着说,又问宋鸿军,“宋总也有空过来了?”

    郭成泽起身,与宋鸿军握手,说道:“此前知道宋总公务繁忙,没有敢打扰宋总,还是到香港之后,才知道宋总也在香港。徐省长也说,一定要宋总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支持我们的招商工作……”

    既然都过来了,自然不会再争什么意义,也难得郭成泽能放低姿态,宋鸿军只是笑道:“那是应该的。”

    沈淮也不多说什么,现场都是熟人,就与宋鸿军笑呵呵入座,与众人寒暄。

    虽然徐沛、郭成泽那边如此“反复”很折腾人,但宋鸿军想在香港成为华商新一代的领军人物,即便计经系那边能给予的“支持”会很心不甘、情不愿,但也没必要推却。

    即使徐沛支持组建省国资管理公司,支持马上启动南湾湖大学科技园项目,那也是在这次招商活动之后的事情。

    而实际上,即使顾家与融信有意承揽南湾湖国际博览园项目以争南湾湖新区建设的主导权,也不会在这次招商活动中正式签约,时间太仓促了,就算没有人故意拖后脚,这么大的项目很难在短短六七天时间里达成一致。

    而赶在大家乘专机前往香港之前放出来风声,以及顾泽军今天出现在机场迎接,胡系的目的主要还在于搅乱人心。

    在这次招商活动里不想风头被胡系抢得太狠,唯一能打的牌就是东华组团的表现跟士气。

    此前是怕梅钢系太出风头,这时候又怕沈淮太“低调”,郭成泽心里的感受也是相当别扭,但人总得顺应形势。

    虽说沈淮已经调出东华,此时只能算作“客人”,但沈淮的级别还在那里,动员座谈会开始,郭成泽拉沈淮、宋鸿军坐他身边。

    入座后,郭成泽作为无意的跟沈淮说道:“后天赵家华副总理到香港参加一个活动,崔卫平书记那边建议请赵家华副总理给淮海撑撑场面……”

    这几天的事情也多,昨夜疯狂后,沈淮还在回味之中,也就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关注各方面的动向,也没有留意到赵家华副总理后天会到香港参加活动的消息。

    沈淮听郭成泽说出这个消息,心里微微一惊,也是一叹,这时他也就知道为何在机场时蒋益彬就急着拉他谈大学科技园项目以及郭成泽为何此时急着让冯至初到珀丽酒店去堵他们了,看得出计经系对徐沛的“器重”,真是让胡系警惕了。

    崔卫平建议拉到香港出席活动的副总理赵家华为“香港淮海周”撑场面,而且副总理赵家华那边也愿意小小的支持一把,徐沛怎么有理由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