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再见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再见

    (求月票!)

    周伟民接到徐建的电话,得知赵沫石竟然派人监视沈淮在月牙湖小区的住处,也知此事不宜声张,但也非同小可。

    接到徐建的电话后,周伟民就直接从工地赶到国金大厦来见沈淮。

    “没多大的事情,你还专门跑这一趟。”沈淮请周伟民到办公室窗前的沙发上坐下,两人点上烟,不提他被监视之事,而问一些花溪市场的建设进展。

    周伟民原担任北塘区委副书记,沈淮将他请到省国资办,担任东江地产的董事长、总经理,当下除了继续接受、消化从各企业移交过来的未建成地产、房产资源外,主要就是主持花溪市场二期开发建设工作。

    花溪市场二期工程,包括四个专业批发市场、、一条餐饮休闲街、三栋高层写字楼、一座旅游休闲广场、一个物流中转基地在内,总建筑面积逾六十万平方米,是东江地产组建后就立即启动超大型商业地产项目,也是东江地产能否一炮打红、奠定基础的关键。

    整个项目也是分批进行,省纺织集团印染厂地块交付最快,在那里建设的物流中转基地以及五金、灯饰类商品批发市场早在六月上旬就启动建设。

    这也是原花溪市场一直想做的扩建工程,建设方案都有现成的,故而等在地块交付之后就迅速启动;家纺类等其三个专业批发市场,因为涉及到周边棚户区的拆迁,一直都拖延到十月上旬才打地基,其他的地块眼下才刚刚完成拆迁工作。

    东江地产不只花溪市场一个项目,还从各企业接手近二十个在建住宅、写字楼项目要继续投入资金进行后续,虽说包括建设银行在内,给东江地产提供共二十亿的综合授信,虽说通过各种各作,引进近十亿的合作资金,东江地产当下调度资金,还是有所紧缺。

    “国内的预售制度才刚刚建全,前两年又打击炒楼花,士气有些低落,小五金市场虽然拿下预售许可,不过在周边配套大规模建成之前,预售情况可能不会太良好,”周伟民对花溪市场二期工程的前期销售前景,不是十分看好,又问沈淮,“国信的不动产信托开展得怎么样了?”

    “省人行批复的额度有限,目前还只是做试点,同时省里也希望国信能更多募集资金投到基础设施建设中去。”沈淮说道。

    不动产信托业务,投资人可以将地产、房产等资产委托信托公司租贷经营,也可以将资金委托信托公司投资短期或中长期的地产项目。

    沈淮虽然给国信投资明确后续发展方向是加强在基建及不动产方面的信托投资比重,但不动产信托在国内还是比较新鲜的事物,新的信托业务及额度都需要人行批准。

    现在国信投资在不动产信托方面获批的总额度就五个亿,就算顺利的募集到五亿资金都用于收购东江地产开发的项目,也没有办法支撑东江地产后续发展资金需求。

    当然了,除了国信投资外,虽然鸿基投资、众信投资不会过深的涉及省国资业务,但鸿基投资开枝散叶出去的合伙人基金公司,也有专门定向投资内的房地产项目。

    只是几家合伙人基金公司有的都还在筹建之中,早期能募集进入内地市场的资本规模都不会太大——想到这里,沈淮倒想到福裕资本来。

    ****************************

    下午又与蒋益彬召集相关人等召开淮海国资的筹备会议,将晚时分才散会,沈淮回到办公室批阅文件,等到腹中空空饥饿难耐,沈淮要喊陪他留下来的徐建、唐宝成等人一起到食堂吃饭时,寇萱发了一条短信过来:

    “我晚饭菜做多了,你能不能帮忙吃掉些?”

    沈淮知道要不是专门为他做晚饭,寇萱大可以在学校食堂吃饭,想着又可以过上拥有小保姆的生活,沈淮也是乐滋滋的不管徐建、唐宝成他们的死活,先开车回去了。

    看着餐桌上摆着香喷喷、色香味具全的四菜一汤,沈淮拿起筷子问寇萱:“有没有准备酒来下菜?”

    寇萱从厨房里拿出一瓶青梅酒,说道:“这个酒还行?”

    不是酒席上,沈淮也只喝一些低烈度的酒缓解工作一天的疲劳,将酒拿过来打开倒上,才跟寇萱说道:“以后要是想做什么菜,提前跟我说一声,要是我晚上有应酬,可不就浪费了?”

    “又不是专门做给你吃的,你得意啥啊?”寇萱翘起迷人的下巴说道。

    看着寇萱青春气息洋溢的脸蛋,眸子里透着耀人的光彩,沈淮笑道:“得得得,算我自作多情,”又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材料扔桌上,说道,“这叠材料,你有空交给你妈?”

    “什么材料?”寇萱拿起材料见是花溪市场二期商铺销售的宣传资料,问道,“这材料交给她做什么?你想让她买几套商铺?”

    “几套?”沈淮笑道,“你也看不起我了,我转行干商业销售,一次不卖一两百套出去,都丢我的架子。”

    “你怎么不直接交给她啊?”寇萱问道。

    沈淮瞪了寇萱一眼,要不是那晚的事情,他至于连余薇的面都不敢见?

    倒不是他心虚,主要还是太尴尬了,而且他也不能否认风情迷人的余薇对任何男人都有着致命的诱惑;即使想再回到以往的事务性接触上来,也很难让脑子不去想一些旖旎的心思。

    眼下还是少接触为妙。

    寇萱吐吐舌头,她也知道那天玩得太过火了,低下头摆碗筷,不说什么。

    “对了,我给你做家政,你还得付工资给我;也是你让我住到月牙湖小区来的。”寇萱又抬头瞅了沈淮一眼。

    “啊,”沈淮疑惑的抬头看了寇萱一眼,见小妮子迷人的漂亮眼眸闪着狡黠的光芒,心想小妮子心计倒还挺“深沉”,不然他还真没有办法跟成怡解释这事,将皮夹掏出来丢桌上,说道,“好吧——我这个月的工资都在皮夹里,你看你的工资开多少合适,你自己拿。”

    “怎么就这么点钱?”寇萱拿起皮夹,看里面的现金都不超过一千块,“嫌弃”的问道。

    “我又没机会花钱。”沈淮说道。

    寇萱想想也是,沈淮想需要自己的单独空间还要想办法摆脱别人的跟随,不然走到哪里都是一群工作人员跟随,他连掏皮夹子的机会都没有,又好奇的问沈淮:“你那房子不用付租金?”

    “要的,一个月个人要掏两百多呢。”沈淮说道。

    寇萱吐吐舌头,月牙湖是周边环境最好的小区,她住的这小套精装修公寓,月租金也要一千多,感慨的说道:“当官真好。”

    沈淮也不喜欢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复式公寓里,吃过饭就在寇萱这边看材料,寇萱刷好碗出来,也没有再到回学校教室里自修,拿到书坐到沈淮身边,头枕着沙发扶手,舒服的将腿跷到沈淮的大腿上。

    寇萱短裙下穿着黑色的连袜裤,让黑色丝袜包裹着,一双脚显得小巧精致,两腿也是纤长,不比成熟妇人的丰腴,却更显青春的灵动修直,短裙微微掀起来,大腿被连袜裤包裹的形状也是浑圆……

    沈淮没办法不叫这双美腿分神,放下手里的材料,跟寇萱说道:“要不你换一边躺着……”

    寇萱听话的换边头枕在沈淮的大腿躺好,脚跷沙发扶手上。

    寇萱的脸蛋清纯迷人,给人美到极致的感受,但要比下半身诱人曲条展露在眼前少许多性的诱惑,沈淮倒能看聚起心思去看材料。

    听着楼道里有脚步声,是那种脆脆的高跟鞋音,沈淮还以为是楼上哪户人家回来,但小妮子听着声音却从他的大腿坐起来,飞快的拿起她的学习资料放到餐桌上去,还朝他俏皮的吐吐舌头,沈淮才意识到是余薇又跑上门来了。

    余薇从外面推开门,先看到坐在餐桌前的寇萱:“看到你屋里亮着灯,怎么今天晚上没有去学校?”转头就看到沈淮坐在沙发上,神情当下也是一滞。

    余薇还是想在寇萱面前表现得若无其事,希望心结化解掉之后,能与寇萱的母女关系正常起来;上次离开时,还特地要了公寓钥匙。

    余薇这两天回了一趟香港,顺带帮寇萱买了几件衣服,想着趁天刚黑就送过来,没想到沈淮这么早就从国金大厦回来就在寇萱这里看资料。

    虽然是孽缘,但余薇也认识到寇萱的倔强性子比她当年更甚,而寇萱对沈淮的迷恋与她的成长经历密切相关,硬要撕开只会是血淋淋的——余薇心里也想,或许真的只能等到寇萱哪天在沈淮身边感觉厌倦了,才有可能离开去过她所期待的更好的人生,故而也就不想再画蛇添足的去阻止什么。

    只是想到前些天夜里所发生的事情,余薇面对沈淮也是难堪,她以为将那些不必要的情绪已经收拾到滴水不漏,但乍看到沈淮坐在沙发,她的脸却难受控制的发烫起来,强作镇定的细着声音打招呼:

    “沈书记今天没有应酬,这么早就回来了啊?”

    余薇以往即使散发性感魅力,也是以自我为中心,哪里会叫人看到她娇羞小妇人的一面?

    看余薇这样子,沈淮也是一愣,说道:“寇萱说她晚饭做多了,让我过来帮忙消灭掉一些。”

    余薇暗感寇萱还是真铁了心要倒贴,说道:“我这次回香港,看了几件衣服给小萱拿过来——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余薇将装衣服的纸袋子放下来,就要离开,寇萱倒想着餐桌上那份沈淮要她给她妈的材料,忙喊住她妈:“这是沈淮要给你的材料……”

    余薇疑惑的接过材料,当下也不便在扭头走人,就站在门口翻看起来。

    “沈书记认为福裕资本应该介入徐城的地产投资?”余薇不确定的问道。

    沈淮本想让寇萱将材料转交给余薇,然后让国信投资或周伟民那边直接跟余薇接触,没想到余薇会撞上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