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淮海国资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淮海国资

    二零零一年的元旦过后,淮海国资管理集团就正式在国金大厦挂牌成立。这也是淮海省首次在国企改制方面率先全国进行的试点摸索,但为避免在国内引起较大的争议,也没有大肆声张的搞什么挂牌仪式,消息也只是在省内的媒体上刊登、播报。

    虽然徐沛是一个很在乎政治声誉的人,但也不能肯定这一步走出去会惊起怎样的波澜,而他更在乎的是淮海国资成立之后,在淮海国资旗下推动南湾湖大学城启动建设,确保南湾湖新区建设的旗帜还抓在计经系的手里。

    在崔卫平等胡系官员乍露锋芒之际,即使考虑当前的省财政规模远谈不上宽裕,徐沛依旧毫不犹豫的同意省财政来兜底、推动大学城建设,自然有他的一番权衡。

    此时启动大学城建设,徐城在校大学生总数到零六年、零七年左右差不多能在现有的基础上再翻一倍,扩大到五十万人以上。

    这不仅将加强淮海省在高等教育领域的地位,同时还将巩固淮海省未来经济,特别是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方面的潜力跟空间。

    将容纳二十五万师生学习、生活的大学城,除了能直接推动南湾湖新区启动大规模的建设、推动徐城城区大踏步往东发展之外;徐城作为一个高校云集的城市,高校总体规模扩大,必然也有利于城市及相关服务产业的发展。

    走出这一步,只要在未来三五年内不诱发系统性的财务危机,徐沛在淮海省内的地位将无人能撼动。

    徐沛有着如此迫切的心情,故而在淮海国资旗下注册成立的南湾湖大学科技园控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大学城控股,也同一天在国金大厦挂牌成立。

    虽说此时的省财政不算宽裕,但为了确保南湾湖大学城能在上半年就先启动三个校区的建设,与各院校一起,第一批就拨出二十亿的资金,注入大学城控股作为注册资本。

    大学城控股,作为南湾湖大学科技园投资建设的主体,将与淮海煤业、东江电力、淮海电气、淮海融投、国信投资、东江地产、淮海建工等大型集团一起,成为淮海国资的核心子公司。

    淮海建工集团,作为省内曾经的工程建筑行业龙头老大,这几年却深受国资企业之间的工程债款拖累,兼之对东华的市场介入迟钝,发展要比省内其他建设企业慢了许多。

    淮海建工,即省建集团不仅发展速度,就是在规模上,如今都叫渚江建设、徐城建工、东华港建等省内大型建筑企业超越过去。

    以滨江商圈、鹏悦现代城建设为契机,渚江建设、融信建设等建筑集团涌入,兼之徐城建工等企业发展较快,淮海建工就是连在徐城固有的市场份额都保不住。

    肥水不流外人田,南湾湖大学城或直接或间接几乎都将由省财政拔款建设,期间承担的建设负债也都将省财政负责兜底,指定由利益一致的省国资企业淮海建工承揽工程建设,在程序上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淮海国资内部一定要通过市场招标确定南湾湖大学城的建设商,似乎也没有不可。

    故而,为了将总投资可能会超过五百亿的南湾湖大学城工程承揽下来,都不用沈淮、蒋益彬他们去做工作,淮海建工几乎是倒贴着找上门来,哭着喊着要求第一批就置入淮海国资旗下。

    淮海建工零零年的建筑产值都没有过百亿,只要肥水不流外人田,能将南湾湖大学城的工程都承揽下来,未来几年的收入至少能翻上一倍。

    以省财政兜底的这么一个超大型工程,这时候自然是更没有理由不交给淮海建工承揽了。

    加上东狮集团、徐东铁路控股集团等企业归属省国资的股权资产,淮海国资在成立之初,资产净值就高达三百二十亿。

    即使放在国内与骨干企业相比,淮海国资也是名符其实的巨无霸。

    省政府最终还是同意淮海国资实行董事会制度,在董事会之下设立执行监督委员会,作为淮海国资的常设决策机构,以决定并监督集团及所属子公司的重大建设及投资项目。

    除了由蒋益彬、沈淮、孙浮敬等党组成员外,核心子公司一把手,戚光伟、胡泓伟、秦大伟、周伟民、胡舒卫、省建工集团董事长葛祖均以及东狮集团董事长刘继周等人,都进入执行监督委员会。

    刘继周并无体制内身份,刘继周家族持有东狮集团20%的股权,同时刘继周作为东狮集团运营团队的总负责人,故而得以担任东狮集团的董事长。

    淮海国资对东狮集团也只是参股,而无控股,未来还将进一步缩减持股比例,但沈淮提名刘继财进入执行监督委员会,实质是希望淮海国资未来的管理决策,能从体制外引进更多的新鲜血液。

    沈淮同时还邀请省经院的院长何健以及淮工大经济管理学院的院长、经济学者吴丹青等人担任淮海国资的独立董事,改善、加强淮海国资的决策能力。

    淮海国资挂牌的当日,执行监督委员会就通过决议,同意国信投资、淮海融投联合出资二十亿,向晋南集团(纪家)控股购入石清铁路20%的股权,同意淮海电气向晋南集团增发20%股份的股票,以获得晋南集团20亿的注资;同时通过决议,同意国信投资在内地及香港、伦敦等地的债券市场同时发行总数达四十亿的建设债,为南湾湖大学城一期工程募集建设资金。

    虽说淮海国资成立,蒋益彬身兼党组书记、董事长两职担任一把手,但从董事会以及执行监督委员会成员的构成,大家都心知肚明,沈淮才是淮海国资真正的掌权人。

    然而,细想,这也是难以避免的局面。

    第一批置入淮海国资管理集团的核心子公司及股权资产,这几年来发展较快,可以说是省国资内部最优势的一批资产,但都与梅钢或多或少都有着密切的关系。

    甚至可以说,淮海国资的成立,只是将省国资体系内梅钢系的势力聚集到一起。

    在省财政远谈不上宽裕,南湾湖大学城要在此时启动建设,需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核心去进行资本统筹。

    淮海省此前根本就没有人想像过省里有能力启动建设投资高达五百亿的未盈利项目——五百亿抵五年的省级财政,现在省里及徐城市将这个重担让沈淮来背,又怎么可能再恶意的去束缚他的手脚?

    这些年来,大家也看到梅钢在东华经济崛起中起到的巨大作用,除了站在对立面的那些人外,更多的人也都更希望能有一艘与梅钢类似的“产业航空母舰”,能在淮海湾及淮海全省发挥领头羊的作用,推动地方产业经济更快、更好的发展。

    南湾湖大学城启动建设,就此将拉开南湾湖新区建设的序幕。

    徐城市委市政府赶在元旦之前,就通过省委省政府的批准,正式成立市政府所辖的派出机构南湾湖新区管委会,由市政府秘书长鲁俊生兼任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

    而在南湾湖新区之下,再设立大学科技园管委会,调任黄新良担任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黄新良同时兼任南湾湖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并代表南湾湖新区进入大学城控股协调委员会,控股公司兼任董事。

    南湾湖大学城,无论是地位的重要性还是建设规模,都要比南湾湖国际博览园加倍的突出。

    融信与宝和也没有更多的选择,要么以不再算优惠的条件入局,要么东绕城高速、国际博览园等项目的建设权拱手让出,梅钢系自然会接手。

    延后几日,顾家由宝和信托、宝和置业等旗下控股港企,则正式向融信建设、融信地产注入总计达五十亿港元的资金,分别获得融信建设、融信地产40%的股权。

    而后由融信建设、融信地产与徐城市政府签约协议,出资承揽建设东绕城高速、南湾湖国际博览园,徐城市政府则同时将东绕城高速建成后二十五年的运营权以及博览园外围、南湾湖金融中心区三千六百亩建设用地作为补偿,分别划给融信建设、融信地产。

    ****************************

    淮海国资成立之后,沈淮就将主要精力放在淮海国资这边。

    他虽然还在省国资办兼任副主任,但企业处、产权处的工作都交给丁建国分管,他同时也将唐宝成调到淮海国资当助手,担任总经理办公室经理一职,实际上让他分担更多的日常管理工作;企业处处长职务,则由徐建担任。

    虽说省财政以及各院校第一批就置入二十亿的启动资金,虽说省政府也批准同意国信投资在多地发行总计达四十亿的建设债,虽说建设银行等金融机构也同意向大学城控制提供总计达四十亿的综合授信,意味着大学城一期的建设资金不会存在什么的问题,但是承担四十亿的建设债与四十亿的银行贷款,每年要支付的债息将高达五六亿。

    更为主要的,大学城一期建设期为两年,两年投入近百亿的建设资金过后,到零三年底、零四年初就要启动投资规模达两百亿的二期工程建设,到时候承担到的财务压力将会倍增。

    故而在大学城建设启动之初,就要考虑财务平衡的问题。

    大学城建设的负责,都由省财政负责兜底,但真正要省财政站出来兜底,也就意味着组建淮海国资管理集团所尝试的改制彻底失败。

    而在需要省政府兜底之前,除了相应的教育拔款流入外,省及徐城市同意将大学科技园所有的商业、住宅、工地建设用地的开发收益,以及配套科技园入驻企业归属省市两级地方财政的税收,在扣除大学城管委员行政费用之后,统统划归大学城控股公司所有,直至所有的建设债款偿清为止。

    大学城规划四十平方公里,总面积达六万亩,除校区及公共建设用地外,还有近三万亩土地可供商业、住宅及产业开发。

    如果不想淮海国资调动其他子公司的发展资金去支持大学城建设,仅靠相应的教育拨款以及配套科技园区归属地方的税收去支撑大学城的建设,压力还是大到难以想象。

    **************************

    夜里从国金大厦出来,外面飘着小雪,距离春节没有几天,九点过后的大街就没有什么车辆。

    沈淮与黄新良、熊文斌到李谷家里见面。

    虽说戚光伟如愿担任大学城控股董事长一职,但戚光伟负责大学城控股只是负责怎么去花钱,实际负责大学科技园范围内各校区的建设,而未来总计需要近五百亿的建设资金,还是需要沈淮负责在淮海国资内部,以及与省里及徐城市来进行协调统辖。

    所以在大学城控股集团旗下,也成立诸子公司,分别负责校区建设、公共设施建设以及商业、住宅、工业用地的开发——特别是公共设施建设及大学科技园范围内商业、住宅以及配套产业建设用地的开发,与大学城管委员的职能有相当部分是重合的,故而黄新良才是这方面的实际负责人。

    沈淮自然也是将大学城控股内部的财务平衡,寄托在黄新良的身上。

    提出建设大学城,他们与计经系就没有例外的将南湾湖新区的人事、建设等主导权抓过来。也早就在十一月下旬,他们这边就确定让黄新良过去负责相关工作。

    这一个多月来,黄新良也是整日奔波,人相比在秦江区担任副区长时都瘦了两圈。

    “大学城未来有着充裕的资源可以推动软件及服务外包产业的发展,这也是徐城当前有能力应该重点挖掘、发展的产业,”

    沈淮坐在李谷家的书房里,抽着烟,跟李谷解释黄新良这段时间重点推动的一些工作,说道,

    “印度从八十年代起,在信息产业发展上有显著的特色,特别是软件承包与服务出口行业有着颇为灿烂的光辉,甚至有‘世界办公室’之誉,零零年软件及服务外包的出口额可能要超过一百亿美元。徐城甚至淮海的信息产业都还没有形成多大的规模,说到资源却是不缺的。包括淮工大、淮海电子科技大学、淮海邮电学院等高校以及电子研究所,在电子信息专业都有着极强的师资及科研力量。只是每年所培养的学生大量都到省外就业,省内还没有将大量的专业人才挽留在省内发展,同时这些高校、科研院所的师资队伍本来就是优质的资源,也没有充分的挖掘、发挥。燕京、江宁、广城等地提要在各自的高新区范围内发展、建设中国的‘硅谷’,那个要求目前对徐城来说有些高了。我觉得徐城先将视野稍稍放低一些,也可以先做世界办公室嘛。所以在科技园那边,我主张是要先将软件产业园一期建起来,发展软件及服务外包。这个工作大有可为,要将徐城各高校及科研院所的资源挖掘好,形成上百亿的产值不是什么难事。这个工作的优先度甚至要放在新校区的建设之前,相应的财政补助、海外人才引进政策要尽快建立起来,也要充分鼓励高校自身所有的高水平人才站出来创业。淮海融投也会拿出一笔钱出来建设风险创业基金,我也会让众信、鸿基都参加进来推动……”

    李谷点点头,说道:“市里的工作,由老熊负责推动;有什么需要我配合,你们说一声就是。”

    从省里及徐城市的财政状况,此时启动南湾湖大学城及新区建设,有些太早了,最初也是计划到零三底或者零四年初,等省里及徐城市财政在当前的基础再增涨五六成再启动,相对要从容得多。

    现在就启动,最主要的风险还将主要集中在今后两年时间里。

    说起来由淮海国资内部统筹建设资金,但实际上无论是东江电力、淮海电气,东江地产,还是淮煤、淮海建工、东狮集团,都处于高速扩张期,对资金有着近乎饥渴的需求。

    虽然可以从债券市场及金融机构获得大量的借款,但也意味着淮海国资要为之担任更庞大的债务,要支付更多的财务成本,而再将大学城两年八十亿债务往上一加,李谷不觉得沈淮身上的担任,比自己这个徐城市长会轻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