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婚变残局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婚变残局

    宋鸿奇与谢芷离婚,不单单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还牵涉及这些年来谢家与宋系利益纠缠维系与分割的复杂问题。

    稍有不慎,不要说谢家十数年来辛苦经营的半世浮华将顿成泡影,然而谢家反戈一击,对此时内部分裂得虚弱的宋系,也未必就能承受。

    经宋鸿奇之口,说出淮能要从金鼎集团撤资的话,但事后并无进一步的消息。

    谢家与宋系,除了宋鸿奇与谢芷、宋炳生与谢佳惠的婚姻外,在更多方面也有千转百回的缠绕,也不是说分割就能分割得了的。

    宋鸿奇的那番话,到底是他误解之后的情急之言,还是宋乔生在背后以势压人,也就无从分辨,也不能肯定是不是沈淮那番强硬表态起了作用,还是说宋炳生居中说和,总之一直到八月中旬小姑宋文慧、小姑父唐建民再到徐城,中间都没有别的动静搞出来。

    小姑宋文慧与小姑父唐建民再到徐城,还是当救火队员的角色。

    徐城正值一年最炎热的时节,藏身树丛中的蝉虫也叫得有气无力,沈淮、成怡,还有周知白、宋彤、宋鸿军一起赶到机场接小姑、小姑父。

    “你们也真是叫人不省人,好端端的就离了婚……”宋文慧看到沈淮他们一干人站在接机大厅,忍不住就唠叨。

    宋鸿军笑着说:“该受你唠叨的人,可都不在这里啊。”

    “那我就不能抓住你们撒撒手、唠叨两句?”宋文慧没好气的问道。

    宋鸿军举手认栽,大家笑着接过宋文慧、唐建民的行李,拥着他们往外走。

    宋文慧倒是从女儿宋彤手里引过小外孙的手,抱到怀里逗乐起来,问沈淮他们:“你们当中,谁见过青沙的那个女的?”

    “没人见过,也没人关心。”宋彤不大客气的说道,她倒不是对她妈不客气,大概是身为女人对所有试图通过这种方式上位的女人的“憎恨”使然。

    而宋鸿军、沈淮这些男人,对这种事情又多少比女人要包容一些。

    宋鸿军耸耸肩说道:“听说两人都领证了吧?人倒是没有谁见过,鸿奇也没有请我们去喝喜酒啊。”

    “也要他有脸请啊。”宋彤说道。

    “你们也就是能乱折腾,老爷子在燕京也是睡不踏实,着了凉,咳嗽了一个多月也未见好,你们啊,”宋文慧也不知道要怎么说小辈之间的事情,摇头叹气,她本来要早些时间到徐城来,但就是因老爷子七月初生了一场病,耽搁下来,想到这段时间风平浪静也没有节外生枝,也不想再多说什么,说道,“既然事情都发生了,也就这样了,不要再闹腾了,老爷子也是这么说的……”又问沈淮,“这事,你往里面插一脚做什么?”

    “人弃我取,”沈淮嘿然一笑,也没有半点心虚的样子,说道,“我这些年就是这么干的。”

    “你个小流氓的样子,还嫌事情不够乱啊?”宋文慧见沈淮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笑着骂他。

    想想也真是的,梅钢这些年发展,不就是在“人弃我取”中壮大势力?

    梅钢早初也是谁不愿意接手的烂摊子,沈淮拉手了;赵东、杨海鹏等人,在崛起之前,哪一个能入得了大人物的眼里,沈淮偏就用了,而周家在东华被谭启平、高天河等人排挤时,叫沈淮拉了过去,也就奠定梅溪高速发展的基石。

    六年前,新浦还只是一片荒滩,沈淮去了。

    徐城炼油是一个烂摊子,沈淮接手了。

    沈淮调到省里,实际主持省国资企业工作,也都是从烂摊子着手,逐步的改观局面……

    想到这里,宋文慧心里感慨万千,但又不想沈淮尾巴翘到天上去,“打击”他道:“你这个烂摊子,当初也就成怡能瞅得上你,你还得意个啥劲啊?”

    沈淮嘿然一笑,看了有些不好意的成怡一眼,问道:“我能得意不?”

    “淮能从金鼎撤资,是鸿奇情急说的气话,大家都不要当真,”宋文慧又说道,“鸿奇他爸也打电话跟谢海诚解释过了。”

    “只是这话未必能安慰得了人心啊。”宋鸿军在旁边说道。

    老爷子在,宋系翻不了盘,大家至少能不撕破脸,但内部已分两系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

    现在二伯那边要跟谢家割裂,沈淮不表态,宋鸿军也是愿意往里添一把柴的。

    话说回来,就算是他们这边完全不插手,宋鸿奇都把那种话说出来,以后想叫谢海诚、谢成江那边完全放心,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也完全没有可能。

    宋文慧轻轻一叹,这也是她与唐建民这趟到徐城来要收拾的“残局”。

    *********************

    沈淮与成怡在月牙湖的复式公寓,也只有一间客房,这么多人过来也不方便,大家还是都坐车赶到燕京路的大宅子里相聚。

    整件事发生之后,谢家要依赖沈淮指望事情能有一个妥善的解决,这叫谢佳惠对沈淮的态度也不再像以往那么冷淡。这次接待宋文慧、唐建民,她专程准备了一下,也没有安排在外面的酒店里吃饭。

    只是当年的往事,无论是谢芷、谢棠,还是沈淮都无意再去提及,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大家都差不多遗忘旧事,也没有必要再在谢佳惠等人跟前释清自己。

    谢棠待沈淮则是亲切,虽然她要上研究生课程,没有到机场迎接,但赶到家里看到大家都在,则是亲热的招呼,至少能叫别人知道谢棠当年并没有受到太多的“伤害”。

    宋鸿奇与谢芷婚变这件事里,除了谢海诚、谢成江父子惶惶难安外,宋炳生的处境也最是尴尬,他此前也没有想到过,谢家与宋系那么密切的联系会突然生出这么大的裂痕来,沉闷着,也无法指责沈淮的表态是在推波助澜。

    宋炳生也因此丧失所有的志气,他一个副省长在淮海却成了可有可无的角色,谢家与宋系又生这么深的痕迹,谢家甚至都将最后维持不割裂的期望寄托在沈淮的身上,他就更无存在的价值。

    “金鼎这几年以开发地产为主,与淮能合作没有什么不愉快的,但外面也是有些言语不那么好听,”吃过饭后,大家到书房里坐下,谢海诚就直接说到正题上来,“金鼎要进一步的发展,也确实需要进一步引进更多的合作资源,使公司运营更合规化,也到了考虑上市的时候。”

    金鼎要怎么引进合作资源,沈淮早在电话里跟小姑宋文慧沟通过,但将叶选峰都拉过来坐下当面谈,宋文慧也只能当有些事从来都不知道底细,问谢海诚:“金鼎要怎么引进合作资源,有过这方面的尝试吗?”

    “香港福裕资本还是有意愿进一步扩在内地地产的投资……”谢海诚说道。

    今天过来吃饭的叶选峰没有表什么态,只是耐心的听谢海诚说下去。

    福裕资本是宝和余薇发起创立,前后都不到一年时间,此前最大的动作就投资参与花溪市场二期的开发建设,先后出资八亿港元整体购入花溪市场家纺类批发市场与一栋写字楼的所有权,而总面积逾六十万平方米的花溪市场二期,又是沈淮在省国资体系内组建东江地产之后的主打项目。

    福裕资本与梅钢系的关系有多密切,自然也可以一眼望透。

    而且福裕资本能在香港募集大量的投资资本,与宋鸿军、孙启义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有着密切的关系。

    不要说谢海诚这边了,福裕资本要没有沈淮在背后授意,有多大便宜能占,也不可能来趟这个浑水。

    叶选峰那边不表态,谢海诚就继续说下去,摊牌就要摊到底,条件大家都妥协接受,往后还有可能相安无事,这时候退缩只是自埋祸根。

    谢海诚的话说完,意见也很明确,他希望金鼎集团一拆为三:最核心的金鼎地产,引进福裕资本,股权一分为三,谁都不控股,尽可能近期谋求在香港或内地上市;这几年发展不太大的业务,都整合到金鼎实业里去,股权可以保持现状;此处就是谢家要出资收购金鼎旅游的全部资产。

    金鼎旅游主要在东华及嵛山从事旅游地产及相关业务的发展,也是谢芷主要负责的工作,此时就有相当部分的股份就直接放在谢芷个人的名下;谢家这次出资收购全部的金鼎旅游,也是要全部交给谢芷名下。

    这次婚变都是由宋鸿奇个人原因所引起,谢家也无意拦着不让宋鸿奇新娶生子,但多少也给谢芷一些补偿。

    金鼎集团是淮能这几年多元化发展最主要的成果,特别是地产开发业务,净资产沉淀就近二十亿。

    金鼎地产的价值并不仅仅是总计达二十亿的净资产,更主要的是多年沉淀下来的地产开发建设资源,价值更高。

    现在国内地产业发展刚刚打开新的格局,未来还有进一步加速的趋势,就算是在淮海湾区域,看徐城、东华的城建规模,也知道未来的地产开发大有可为。

    目前金鼎地产已经在徐城、东华开发多处楼盘,正进入销售、资金回收周期,虽然跟鹏悦地产、融信地产不能相比,但在规模上不比刚起步的东江地产稍小,叶选峰还想着在地产业务上加大投资,以期有更大的作为。

    谁也没有想到宋鸿奇与谢芷这时候发生婚变,将一切的节奏都打乱;谁事前都不期待发生这样的变故。

    想到这些,叶选峰也是窝心:

    淮能的煤电联营已经形成规模,每年能源源不断的产生十数亿的利润,下一步就是考虑将电力资产包装上市,融得更多的资本用于发展。

    徐东铁路复线改造也进入最后一年建设期,淮能熬过资金供应最艰难的前两年建设期,已经不再那么难熬,甚至有余力参与淮海电气的组建。

    也就是说,只要再过一年时间,等徐东铁路复线改造工程完成,等淮海电力资产成功上市,淮能在资金、规模等方面的瓶颈都将彻底的打开,发展就能进入全新的格局。

    这时候却发生这样的变故,搞得大家惶惶不安,不知所措,要说叶选峰心里没有一点怨气,那也是不现实的。

    然而事情发生了,也只能接受现实,叶选峰也不能确认谢海诚所列的这些条件,宋部长那边能不能接受,他只看向宋文慧,不知道她这个“和事佬”能不能做通宋部长的工作。他也知道,宋文慧不仅在宋家内部有说话的分量,作为淮能的创始人,她的态度也更能叫淮能内部是不是更容易接受谢海诚提出来的方案。

    对叶选峰现在来说,眼下更关键的还是推动淮能电力资产上市与徐东铁路复线工程两桩事,这两桩事要不能干净利落的做成,淮能终究是谈不上成气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