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谁来力挽狂澜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谁来力挽狂澜

    赵沫石滞留国外不归,而其家人也早在他之前就到国外,以及浦成集团帐户上所剩不多的几亿资金,也就在赵沫石滞留国外期间转了出去、不知所踪——不要说浦成集团内部恐慌在迅速滋生漫延,如此敏感的消息也没有办法再完全封锁住不叫外界知悉。

    浦成电器、疆河磷业、潜西柴机等三家上市公司,上午时随着大盘缓缓下落,证券市场起初还没有觉察到有什么异常。到中午将收盘时,受央行降息利好消息刺激,沪深指数陡然回升,外围投资者这才看到浦成系三家上市公司的股价已经失去支撑,没有丝毫随大盘指数回转的迹象。

    中午时,赵沫石滞留国外不归的消息,就广泛的传播开来,当即惊起万丈波澜,下午开盘交易,三家上市公司的股价直接叫天量卖单打到跌停。

    没有买单进入,无数想出逃的资金都堵死在跌停板上,绝望的等待进一步的消息。

    淮海证券因涉及浦成二十亿“保底收益”基金的发售,可能面临最高达二十亿的天量损失,也叫夺路而逃的资金死死的打在跌停板上。

    包括梅溪控股、东江精化、淮海钢铁、岚山石化等公司在内,淮海省近三十家上市公司都受到赵沫石携家人外逃消息的牵累,下午时股价大幅下挫。

    浦成面临的债务问题,在证券资本市场也不是全无预兆,只是国内证券市场投机氛围浓烈,大多数投资者都抱着投机的心态想从中渔利,浑然不顾所谓的风险、泡沫。

    往往在泡沫一旦破裂,才幡然醒悟,而滋生的恐慌情绪则会额外的严重。

    谁都不知道浦成集团债务危机有多严重,也不知道淮海省到底有多少家企业牵连其中,夺路而逃则成了当务之急。

    初步确定赵沫石及家人非法滞留国外、浦成帐户大量资金转往国外之后,徐城市委就紧急召开常委会议,决定以市政府的名义,与省证监局、省公安厅成立联合工作小组,由熊文斌牵头进驻浦成,及时介入债务危机的处理。

    一时间山雨袭来,天黯地摇,下午就有好几通电话直接打到沈淮的手机上,打探消息;沈淮自然对谁都无可奉告。

    沈淮下午赶到南湾湖软件产业园,参加一个座谈会,一直到暮色苍茫,都没有时间关注浦成危机的最新走向。

    作为国内高等院校、科研院所最为密集的城市之一,徐城在发展高科技及软件产业有着人力资源上的丰厚优势。

    启动南湾湖大学城建设,第一批就建设南湾湖软件产业园,更主要的也是为推动徐城市的软件及信息服务外包产业发展。

    徐城也正式提出发展“世界办公室”纳入城市产业发展的主题,以此吸引诸多国际信息技术及软件企业的巨头,到徐城来落户发展。

    南湾湖软件产业园一期工程以最快的速度建设,四月以来就陆续有十多家软件企业进驻。

    沈淮原计划今天找黄新良他们,讨论软件产业园二期工程的建设问题,现在浦成债务危机全面诱发,就浮出水面的部分就已是骇人,也不知道最终会牵连多广,软件园二期工程建设可能会被迫延缓,当下也只能尽可能的去把一期的招商引资工作做好。

    差不多到夜里十点钟左右,沈淮接到熊文斌的电话,才知道他刚从浦成大厦离开。

    沈淮坐车赶到熊文斌家,等了一会儿,才见满面倦容的熊文斌回来。

    熊文斌疲倦的坐下来,想要从沈淮那里拿支烟过来抽,不知道七七从哪里窜出来,将烟从他嘴巴上抢走,声音娇蛮的说道:“奶奶说抽烟不利健康。”

    熊文斌对孙女七七最没有脾气,拉着沈淮到院子里谈事:

    “我在回来的家上,钟书记临时打电话过来,我就绕到钟书记家把今天下午初步核查的问题,汇报给钟书记知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才开始调查,能查出什么?”

    虽说沈淮、熊文斌早就关注浦成的债务问题,也搜集了一些详实资料,但赵沫石的“意外”出逃,将问题搅得复杂,

    沈淮与熊文斌就不能对外宣称他们早就注意到浦成集团存在异常,不然徐沛、李谷那边就没有办法解释赵沫石为何能成功出逃。

    即使在省委书记钟立岷那里,也不能说出实情。

    “徐省长有没有打电话了解下午的调查情况?”沈淮问道。

    “还没有,”熊文斌摇了摇头,说道,“不事先采取行动,坐看赵沫石外逃,大概减少影响面的不得已手段吧?”

    这些年来,浦成集团与计经系瓜葛极深,赵沫石此人又极善逢迎交结。

    除了曹政江与赵沫石结成儿女亲家外,李谷、郭成泽、蒋益彬、孟建声、庞云松等人,无一不与赵沫石的私交颇深。

    虽说在淮海省计经系官员,大多数跟浦成非法集资、并购案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凡事就怕牵连。

    现在赵沫石外逃,浦成涉及的非法集资等案还是要清查下去,徐沛也绝对摆脱此事对他的负面影响,但牵连面就不会无序失控。

    沈淮猜想徐沛的“用意”也许就是如此。

    沈淮也无意去思考太深,当下更关心的还是残局如何收拾。

    “浦成旗下的三驾马车都是证券市场的明星股票,不仅涉及大大小小的十数万中小股东,还可能诱发证券市场今年内更微妙的趋势变化,最后怎么处理,徐城市方面的意见,也许不是最重要的。省证监局那边有什么风声吹出来?”

    “有人建议徐城市政府先公开辟谣、安稳一下人心,将局势拖几天冷处理一下,”熊文斌冷冷的说道,但语气也有诸多的无奈,“他们这些人,现在还只是想着徐城市政府能替他们出面用假消息撑一撑股价。他们是方便逃出来了,却完全不顾后面的烂摊子叫市政府怎么处理?这些人的人心啊。摊子真是烂太大了。”

    沈淮心想熊文斌还是气愤人心。

    国内的证券市场,赌徒太多,不仅是中小股民,就连机构投资者也大多如此。

    除了借贷给浦成的大小金融机构、借贷公司之外,还有很多投资机构直接参与浦成旗下三家上市公司的股票操作,这次也都一齐陷在里面。

    这些人眼见夺路逃生无望,有这样的心思,实在不叫人意外。

    沈淮拔出烟,给熊文斌点上,说道:“工作组进驻浦成集团,相信很快能将大概问题摸清楚,不过更叫人头痛的还在后头,这烂摊子不好收拾啊。”

    “先期只能先做好减损的准备,”熊文斌抽着烟,说道,“四家地市城商行以及淮海证券,加上省属国企、徐城市属国企的企业借贷,以及大大小小的民间借贷公司,省及徐城市这一次陷进去可能会露一个八九十亿的大窟窿。除此之外,几家国商行借出的贷款也不是小数目,省及徐城市可以不必为几家国商行的窟窿承担责任,但后期几家国商行必然会加倍收紧在淮海的放贷,这个对淮海的负面影响更大……”

    淮海当前的贷币供给,主要还是依赖于几家国商行。

    一旦几家国商行在淮海遭受重创,国商行驻淮海的省级机构管理层被清洗,未来几家国商行对淮海的贷款投放额度,必然会大幅收紧。

    没有国商行的放贷,淮海省内很多工程项目,都难得到充分的建设资金供给,这个影响就太大了。

    沈淮轻叹一口气,说道:“先冷处理一段时间吧,这个烂摊子,还真是不能任它一烂到底,怎么收拾,还是看各方面怎么妥协吧。”

    浦成债务危机导致巨额损失是必然的,但关键看损失怎么分摊,而且还不能叫崔卫平、胡林等人抓到把柄,不是易事。

    从第二天起,浦成电器、疆河磷业、潜西农机三家上市公司,就都停牌交易。

    虽然浦成集团是这三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但除了浦成集团以及二级市场大大小小的流通股股东外,这三家上市公司还涉及多家非流通股股东。

    熊文斌主持下的联合工作小组,在调查浦成债务问题的同时,更主要的一项工作,就是联合三家上市公司的其他股东,与上市公司的管理层团队一起,先努力维持好公司的日常运营。

    对放贷巨额钱款给浦成集团的金融机构来说,浦成集团持有三家上市公司股权,是最主要的贷款抵押物。

    上市公司能否维持正常的运营,以及能不能顺利的与浦成集团完成切割,都是降低损失、控制影响面的关键。

    然而涉及人心及士气层面的因素,不是靠努力就能单纯挽回的。

    浦成系三家上市公司在调查期间可以无限期的停牌,但淮海证券没办法享受这样的待遇,只停牌一天就又重新交易。

    在随后短短两周时间里,曾经是省属明星上市公司的淮海证券,市值就缩水超过四分之三,拖累所有淮海省版块的上市公司股价都下挫10%-50%不等,就连梅钢系所属的梅溪控股、岚山石化等上市公司,也难独善,股价大幅下调。

    金融机构以及涉及借贷给浦成的大小企业,多少还能沉得住气。

    涉及浦成案大大小小的民间借贷机构,受此重创,要么破产,要么凄凉维持,要么负责人卷款外逃,牵涉出民间参与非法集资的借贷户更是超过数万,与受损惨重的股民一起,就成为淮海省当下最头痛的麻烦。

    ***********************

    沈淮一直都没有参与危机的处理,一直都七月下旬,徐沛才将他喊到办公室。

    虽说这段时间,沈淮也能看到徐沛频频在新闻镜头下露脸,但走进徐沛的办公室,近距离的看他,才能更清晰的看到他这段时间叫浦成案搞得焦头烂额、心力憔悴,给人一下子苍老不止十岁的感觉。

    “浦成案的调查,已经有了初步结论,接下来就要移交给检察机关进一步的搜集证据,才方便追究相关人的刑事责任,”徐沛开门见山的谈到浦成案,“接下来,更关键的还是要将这副烂摊子收拾好,不能破坏掉淮海大好的发展形势。但眼下能收拾好这烂摊子的,也就淮海国资了——前期调查,对浦成也摸过底,浦成还是有些家底的……”

    沈淮沉吟片晌,说道:“我还不怎么了解具体情况,淮海国资能不能承担重担,我现在还没有信心……”

    徐沛盯着沈淮的脸看了几秒钟,终是知道他难以强硬的命令沈淮接手这个烂摊子。

    浦成案对徐沛的声望打击极大,除了徐沛个人希望淮海国资能接手收拾浦成留下来的烂摊子,其他省政府党组成员,都担心此举不慎有可能会导致浦成所产生的危机往整个省国资体系内部漫延。

    一旦如此,那对淮海省的整个经济发展形势,都将是致命的重创。

    徐沛既不能说服省政府内部持统一意见,也不能说服沈淮及淮海国资主动承担责任,而拿到省常委会议上讨论,崔卫平、陈宝齐、戴乐生等人的反对姿态,更是可想而知。

    “好吧,那你们党组成员先研究研究这事,省里也不着急要答复。”徐沛无奈,只能先这么说。

    虽说蒋益彬还担任淮海国资董事长兼党组书记的职务,但这件事要没有沈淮积极配合,徐沛心里也清楚,强行将烂摊子塞给淮海国资解决,很可能砸过来的是一个更大的烂摊子。

    ************************

    从省政府大楼出来,沈淮没有急着上车,站在停车场边上,点了支烟。

    也不知道李谷从哪里钻了出来,走过来讨烟抽。

    “你还是没松口啊。”李谷吐了一口烟,悠悠的说道。

    “我要怎么松口?”沈淮笑道,“好不容易将浦成案的影响控制住,你就不怕将淮海国资拖进去?”

    “淮海国资能这么脆弱?”李谷无奈的笑问道。

    “这次会有多少人捋下来?”沈淮换了个话题问李谷。

    “省证监局、金融办是窝案,除了非法集资外,浦成参与疆河磷业、潜西农机的重组都有些问题。另外,除了地方上一些官员外,还有就是淮海证券会涉及到丁建国,”李谷惨淡一笑,说道,“这只是初步的结论……”

    沈淮知道李谷所说的初步结论是指影响不再继续扩大的情况下,牵涉面会控制在这个程度,崔卫平、陈宝齐等胡系官员都还像毒蛇般隐身幕后,绝不会轻视收起将要刺出的毒牙。

    “赵沫石这人是急功近利了些,民营企业也有天然的缺陷,但浦成集团这些年还是为淮海经济做出了贡献,”李谷拉到沈淮到停车场边上的大树荫下抽烟,说道,“就说浦成这几年来的并购吧,那些多的企业整并到浦成旗下,这些企业之前或多或少在经营上都存在一些问题,不然地方上没有那么容易放手。浦成的整合,不能算成功,但这些企业的经营状况,多少有所改善,至少没有更恶化。虽说浦成现在捅出来的窟窿有些大,但上百亿的并购资金,浦成还是如实支付出去,实实在在的落到地方的口袋手里,用于基建及民生、用于支撑地方经济发展,对改善地方面貌有所贡献,并没有糟蹋掉……”

    “嗯,一定要给浦成打分,功过折抵,绝也不至于是负数。这个不会因为我跟赵沫石私人关系不投,就去抵毁他。”沈淮笑道。

    “三家上市公司,过两天就要重新上市交易,不能一直停盘下来。而一旦重新上市交易,三家上市公司的股价肯定还会继续下挫。市值缩水一半,甚至像淮海证券那般缩水剩不到四分之一,都有可能,但三家上市公司以及浦成集团在上市公司之外的其他资产,底子其实还在,并没有跨掉,现在就只是缺个人站出来力挽独澜啊。”李谷说道。

    沈淮苦笑道:“钟书记没有两个月就要退了,徐省长也多半接替不了钟书记的位子。整个淮海省都要换天,不要说我没有这个能力,就算姑且得几分信任,你这时候让我站出来力挽狂澜,可是将我往火坑里推啊?”

    要没有浦成案,徐沛说不定已经接替钟立岷担任省委书记了,现在这一切都成了空,淮海省过两个月,局势就会发展天翻地覆的变化。

    徐沛都未必还能坐稳省长的位子,接替钟立岷的新省委书记多半又是胡系的人,那时候胡系在淮海将一家独大,沈淮这时候哪里可能会因为同情徐沛的处境,再不知死活的往前凑?

    他现在要考虑是如何应对未来胡系在淮海一家独大的局面。

    李谷心里轻轻一叹,别人只看到沈淮的嚣张跋扈,却很难揣测他这几年来在计经系跟胡系之间小心翼翼求平衡,为梅钢系求发展空间的心思,要怪也只能怪浦成案让计经系输掉的筹码太多、太多,这其实也叫沈淮及梅钢系失去左右逢源的从容空间。

    在崔卫平、陈宝齐等人都没有明确表态之前,沈淮的姿态收敛、保守,也仅仅说明沈淮在派系夹缝里更加的从容、成熟。

    “不是徐省长让我来找你说这一番话的,”李谷说道,“是田书记希望你能为淮海承担更多的责任……”

    “啊……”

    沈淮对徐沛绝无同情,没有徐沛的支持,浦成集团这两年是没有可能进行这么激进的并购行动,而徐沛的支持,无谓是不想看到梅钢系、融信系享受淮海经济发展的最大成果,是徐沛他自己输掉计经系在淮海的大好局面,他为何要替徐沛担干系、责任?

    只是沈淮没有意识到,田家庚书记仍希望他此时能有所作为。

    沈淮能猜到浦成案在整个计经系内部都造成极大的惊扰,他本打定主意袖手旁观,但总是难以忍心辜负田书记对他的期待。

    “好吧,我回去考虑考虑……”沈淮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