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四十二章 接站(二)

第七百四十二章 接站(二)

    更新时间:2013-09-04

    沈淮是犯不着跟虞指气使、小看他的周辰西一般见识,想与成怡乘公交站,还方便打电话打听天益集团及胡林背后到底搞什么动作,竟然在今天股市开盘之前就放出涨停的风声出来。

    亚洲金融危机还没有缓过去的迹象,国内除了增速放缓外,整体经济走势尚好,不过股市也受了不小的惊吓,大半年来振荡下挫,指数跌去不少。

    到具体的上市公司头上,普遍较差的表现也有所区别:梅溪工业的市值也从年初最高七十亿,跌去近两成,背后受天益集团及胡林控制的资华实业更是惨淡,股价跌去一半还多。

    资华实业在东华西陂闸港产业规划区内的医药产业园建设,因为缺乏资金陷入停滞,公司主营业务眼下也看不出振兴的迹象,既然连徐城地方上的证券公司,都知道资华实业的股票开盘要涨停的消息,那就说明胡林及天益集团在背后肯定是有什么大的动作。

    只是沈淮与成怡往公交站台那边走出没两步,徐娴在后面喊他们:“你们等等我!”

    沈淮转回头,就见徐娴打开车后备厢,将她的拉杆箱拿出来,往他们这边追过来。

    沈淮倒有些诧异,即使徐娴性子真火爆,也没有必要为他跟成怡这两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当场跟老情人周辰西闹翻脸啊?

    沈淮的视线越过徐娴,看到周辰西从后视镜里望过来阴沉的眼神,心里一笑,心知他既舍不得就此跟徐娴这个小情人翻脸、断绝关系,又自恃身份,不甘愿在他们面前向徐娴服软,更不要说让他跟他们这两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正式道歉了,心想徐娴难怪是故借题发挥、借他们试探周辰西的底线?

    沈淮不愿跟徐娴以及周辰西发生什么瓜葛,但徐娴拖着拉杆箱从后面追过来,他也不能将人家一脚踹回去;成怡幸灾乐祸的凑到沈淮的耳边说:“看,天下小情人不总像陈丹那么好脾气、那么好对付……”

    沈淮苦笑,成怡不蠢,知道徐娴追过来跟他们一起走,不单纯是为他们打抱不平,但她嘴里又明明在嘲笑他以后会栽到哪个脾气不好的女人手里。

    看着徐娴走过来,沈淮对她说道:“我们自己乘公交车回去,没有什么的,你没必要为这个跟周总生气。”

    “他以前在投资部脾气没这么差,当上副总裁后,就真把自己当人物了。我就烦他,就看不惯他对你们虞指气使,他真当他是什么人了。”徐娴气恼的说道。

    沈淮犯不着当和事佬、劝徐娴去跟周辰西和好,但也无意让徐娴跟他们走。

    江湖险恶、情场险恶,沈淮看了成怡一眼,对徐娴说道:“我跟成怡还要找地方吃早饭,要么你也过去?”

    广场外面就几家用铁皮棚子搭起来的早餐铺子,沈淮与成怡挑了一家看上去还比较干净的,走进去。

    说是干净,也有限得很,拿卫生纸抹桌面,一抹一层黑乎乎的油,地上还有一摊不知道谁吃落的豆腐脑,抹嘴擦桌的卫生纸,地上丢得一团一团的。

    徐城的物价也便宜,沈淮要了三碗酸辣汤、四两羊肉煎包、四两猪肉煎包、半斤素包子,总共十二块钱。当然,沈淮皮夹里的现金前天都用来买了花,在冀省他两天也没有其他用钱的地方,就没有到银行额外取钱,现在身上分没有,还要成怡拿钱过来结账。

    徐娴笑成怡:“你们都还没有订婚,你管他钱都管这么紧啊?”

    成怡笑了笑,在知道徐娴的身份以及她没有那么单纯之后,就无意跟她走得太亲近,不想将沈淮疯了买一堆花的事情说出来。

    沈淮端碗拿碟,手脚甚是便利的将三碗酸辣汤跟各种煎包端上桌,招呼成怡、徐娴来吃,瞥见周辰西站在门口,蹙着眉头想进未进,不知道他是抹不下脸面呢,还是嫌弃这家店又小又脏,不合他的档次。

    看到周辰西站在门口,徐娴俏脸又绷起来。

    周辰西身材高大,又西装革履,看上去就像是很有地位跟身份的人,出现早餐铺子门口还是颇引人注意——周辰西硬着头皮走过来,拉了把塑料坐过来。

    沈淮凭仗徐娴跟周辰西冷战,他犯不着热脸去贴冷屁股,夹着羊肉煎包往嘴里塞,也无意请周辰西分享他所喜欢的徐城美食。

    “沈兄弟也应该有炒股吧,”周辰西出乎意料的径直跟沈淮搭话,声音低沉的说道,“资华实业今天开盘后是会拉涨停,可能还不止一个涨停,沈兄弟如果想发点小财,可以多拿些钱进去,你跟徐娴是朋友,一路上又这么照顾她,我不会害你的——不过,这消息到你这儿,就不要再传出去了。”

    现在国内证券市场还谈不上规范,操纵股价、种种内幕横行,证监会虽然一再声明要严厉打击、重整交易秩序,但从来都只是打小虫子,没见过板子落到像刘建国、胡林这样的“大人物”头上去。

    这也意味着,胡林这样的人物,即使放出来消息操纵股价,也不怕证监会查到他们头上去,周辰西这样的角色却没有这个胆子、没有这个担待。

    沈淮停下手里的筷子,看了周辰西有那么两秒钟,倒也没有见冷笑挂到脸上,说道:“周总是怕我们将消息走漏出去啊,我还以为你过来是给徐娴道歉的呢?”

    徐娴的脸色越发难堪,别过脸去,不看周辰西一眼。

    周辰西在情海翻腾了半辈子,当然知道一些道理。

    他跟徐娴的关系来就见不得光,所以是他去控制徐娴的脾气,而非让徐娴的脾气控制住他,哪怕现在就当即立断、断绝关系,也比以后给这个女人闹得鸡飞蛋打、鸡犬不宁要好。

    所以他清晨接到徐娴的电话,没理会她的撒娇、在电话拒绝接站,而后又开车过来,说到底就是要控制她的情绪。

    比起安抚徐娴,更叫周辰西头痛的是资华实业将有多家证券机构配合拉涨停的内幕消息,不能从他这边走漏出去——这是消息源特意叮嘱的。

    周辰西不清楚消息源在担心什么,就算消息走漏出去,难道还真怕证监会查过来?

    不过周辰西知道消息源背后站着是什么人物,哪怕是为了在人家面前留个好印象,他都不能让消息从他这边泄漏出去。

    徐娴使小性子,叫周辰西很头痛,沉着声音跟徐娴说道:“我没有不尊重你朋友的意思,只是这件事是韦总特地吩咐的。”

    韦总,东江证券的韦应成?

    在梅钢兼并重组徐城炼油期间,沈淮跟韦应成见过两面,对他有些印象。

    韦应成此前担任过徐城市东江区副区长,兼任东江证券总经理的职务,后来因为分管工作出些问题受到处分,闲置了两年多,直到东江证券改制,韦应成就直接辞去公职,担任东江证券的董事长兼总裁。

    东江证券除了徐城市国投公司参股外,徐城最大的民营集团、赵沫石的浦成电器也是主要股东之一,在众虎环伺之下,闲职两三年的韦应成还能执掌东江证券,说明他背后的根基不浅。

    不过,韦应成的根基再深,也深不过资华实业背后的戴毅、胡林等人,如果整件事都是胡林、戴毅联络多家证券机构操纵资华实业的股价,那韦应成确实会怕消息从他们这边走漏出去引起戴、胡等人的不快。

    徐娴大概也是畏惧韦应成,见周辰西搬出韦应成来,虽然还不愿搭理周辰西,但脸色也变了变,没刚才绷得那么紧,看了沈淮、成怡一眼,也没有说帮周辰西要沈淮当下就承诺消息不会从他们这边走漏出去。

    “周总你放心,我长这么大,都还没有见过股票长什么样子呢,身边也没有谁炒股,就算我想泄漏消息,也没有人告诉啊……”沈淮笑着对周辰西说道。

    听到沈淮亲口承诺,周辰西目光深沉的看了他一会儿,没有再说什么过分的话,转头跟徐娴说道:“你也不要再闹了,吃过东西早点回公司。上午的会议韦总会亲自主持,他刚才在电话里还问起过你呢……”说罢就走了出去,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要为刚才在停车场外面的言行道歉或劝慰徐娴的意思。

    沈淮看着周辰西头也不回的走开,笑着跟成怡说道:“几句话之间,把该表达的都表达了,半点废话都没有,还能叫你感受到他的分量,这就是气派,我以后得跟周总多学学啊。”

    徐娴见沈淮浑不在意,说话似乎还有心里还有怨气,跟他说道:“周辰西这德性真叫人烦,你们不要介意啊,我跟你们道歉。不过,他刚才也没有坏心,资华实业这家公司,背景很复杂,不要说别人了,我们公司的韦总都惹不起半点……”

    “到底是什么内幕消息,有把握叫资华实业在这样的弱市能连拉几个涨停?”沈淮直接问徐娴,她刚才坐在车里,应该听到更多的事情。

    “电话里说得也很含糊,好像是说资华实业要向几家大型国企增发融资。消息源没有问题的话,几家证券公司配合拉股价,最终是为了提高增发价,叫参与增发的几家国企多掏些银子出来……”徐娴说道。

    沈淮昨天在她面前承认是县政府里的秘书人员,而成怡又在省人行工作,相信他们能知道一些证券常识,徐娴也没有解释更详细,也没有将她所知道的事情瞒住他们。

    沈淮拍了拍额头,没想胡家控制的国资央企金石融信国际集团,这么快就决定大举北进东华了。

    不过他也知道,徐娴将事情跟他说得这么透,应该也是怕他不知好歹到外面走漏消息,心想这个女人虽然对底层社会不甚熟悉,但也要比表面上看起来有心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