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八章 眼花了?

第八章 眼花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大伯,爸,小叔,你们也过来了?”

    关子韶回到病房,看到的,是满屋子的人。男男女女,一个个都站着,衣着讲究不说,更重要的,其中好几位身上都是一股气质,非几代富贵不能养成。

    只是,这些人的脸色都有些沉重,也没有人回答,仅仅点点头。关子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错觉,总感觉大家看自己的目光怪怪的。

    病床上,一个老人斜躺着,原本闭着眼睛,对周围人视若无睹,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听到关子韶的声音,立刻露出笑脸,示意旁边人将床的前半截摇了起来,靠着坐好。

    “韶韶,过来过来!”慈爱的表情毫不掩饰。

    “爷爷!”关子韶也是脸上挂着微笑,握住老人的手。

    看到这种融融的情景,父亲关克忠脸上露出一丝温柔。小叔旁边,小婶儿却是嘴角一撇,十分不屑。

    “对了,爷爷!我遇上一个卖药的,说他的药能够治愈您的病,我就买了两支,您服用看看。”关子韶高高兴兴地说着,拿出那两支小光明药剂。

    “什么药啊?两支就能治好爸爸的病?这怎么可能!”别人还没有开口,小婶儿已经说话了,语气带着刻薄,“韶韶,不是婶儿说你,随便在一个骗子那儿买的药,你也敢拿出来给爷爷吃?真不知道你存的什么心!”

    最后一句语气极小,嘀咕声却是恰好能够让病房里的每一个人听到,挑拨离间的味道十足。

    关子韶脸色一红,心中愤怒,扭头看向身后的陈康宁,明白自己是被出卖了。难怪刚才进门时,感觉大家的眼光有点怪怪的。

    后者也是非常尴尬的嗫嚅几声,其实他也不是有意出卖关子韶,只是,他们原本约定时间来看关爷爷,下车后打的电话,可是,迟迟没到病房。[~]

    小婶儿,也是陈康宁的表姨,就把电话打到陈康宁手机上询问。当时关子韶正好在洗手间,陈康宁就随口解释了几句,没想到,竟然将这件事情当做了攻击子韶的武器,早知道这样,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多说的,平白引起子韶反感。

    “子韶,不是我们说你,做事也要多考虑考虑。明知道是骗人的,还给出二十万。二十万块钱我们不在乎,可是,你这种做事的态度,眼睁睁地被人诈骗,而且是被一个不入流的人诈骗,说出去都要成为别人的笑料的!作为我们关家嫡系人,怎么能这么不成熟呢?”

    这次说话的,是一直没有开口的大舅妈。

    关克忠闻言眉头一皱。刚才关小婶儿挂了电话后,就把买药的事情当做笑料讲给大家听了。他并没有在意,没想到,这一点就竟然被当做了攻击女儿的借口。

    关克忠膝下只有一子一女,攻击关子韶,就是攻击关克忠。眼看着老爷子时rì不多,关家庞然大物,偌大资产要分配,相互之间的斗争自然激烈。

    这也是因为关克忠为老爷子的病情cāo心,满脑子关心病情,否则的话,以他的智慧,根本就不可能察觉不到这种事情。

    心中暗叹一口气。看来今天,自己这支恐怕在老爷子心中要减分了。老爷子溺爱韶韶不假,可是,他却不会容忍关家几代人闯下的大业有受损的风险。

    “年轻人嘛,吃些亏上些当是难免的。这也是因为二哥平时为集团cāo心,顾不上管韶韶和子林。这件事情,兄弟可要说说三哥你了,生意固然重要,孩子也要多关心。[

    小叔这番话看似真诚,为关克忠着想,可是,聪明人都能听出来,这最是恶毒不过。

    关子林是关子韶的哥哥。大家族选定继承人,不但要看下一代,也是要看隔代的,这是关乎家族长久的传承。

    暗示关克忠管教下一代不利,这可是作为继承人致命的缺点。

    关克忠脸色难看,却是无可反驳。女儿做错了事,事实摆在眼前。

    关子韶冰雪聪明,自然也意识到了父亲的处境。没想到自己关心爷爷,一个小小举动,竟然给父亲带来这么大的被动,心中不由十分歉疚。

    “你们怎么知道吃亏上当了?这药剂有效也是说不定的……”声音越来越小,显然关子韶自己也不相信会有效,只是在下意识地分辨而已。

    “有效?开什么玩笑!美国那么多家医疗机构都没办法,一支小小药剂能够解决?切!”

    “就是!谁要是敢拿爸爸的健康开玩笑,我第一个不答应!”

    “……”

    除了老大闭口不言之外,其他人都是开口讨伐,冷嘲热讽。

    此时处境最尴尬的,除了关子韶就是陈康宁了。事情是经他泄露出去的,搞到这个地步,以后是不用指望子韶能够原谅他了。

    原本跟过来,是想借着探望老人的机会跟关子韶拉近关系,早知道结果这样,是无论如何不会来的。

    越想越愤怒,陈康宁不恨自己大嘴巴,却是开始恨古风。如果不是那个假药贩子,自己怎么会落到如此尴尬地步?

    回头一定要找人调取录像好好查查,找到那个假药贩子,让他知道自己的手段。

    “住口!”声音不大,却是极其有力。房间内立刻安静下来。

    关老爷子刚才满脸的笑容早就消散,阴沉无比。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却是叹一口气。孩子们的竞争,他是看在眼里的。不过,又有什么办法?哪个家族不是这样?

    关老虽然最溺爱韶韶这个孙女,可是,如果在面临家族传承这种大事的时候,还是要为长远考虑的,不能仅仅凭借一己好恶。

    看看红了眼圈的孙女,不由有些心疼。脸上挤出笑容:

    “韶韶,把药给爷爷吧!”

    “这个……爷爷,您还是不要服用了。万一……”经过大家一番分说,关子韶也察觉自己的鲁莽了。

    “没关系!情况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大不了我立刻死掉。反正我这把老骨头也没几天好活了。万一有效,那可就赚到了。”关老爷子语气虚弱,但是透着股子豪放。

    其它几人想开口说什么,被老爷子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国内国外,那么多大医院、好医生看过,如果有希望的话,我哪里还会躺在床上?里根医疗机构的结论我也知道了,不就是活不过三个月吗?”

    老爷子的话让大家都是一滞。这件事情,大家都是约定好瞒着老爷子的,没想到精明如老爷子,却是早就知道了。

    “我这么急着赶回海城来,你们以为是为了什么?”老爷子稍微一顿,“叶落归根啊!这里是我的老家,从小在这儿长大的。能够死在这里,值了!丫头,快拿来吧!”

    “爷爷……”关子韶凝噎之间,老爷子已经把药剂接了过去。

    老爷子不认为这药剂会有效,可是,也不认为这药剂会有副作用。一世为人,这点判断还是有的。像这种街头假药,十有仈jiǔ是一些糖水之类,药效没有,坏处,也是不会有的。否则的话,吃一次官司,就一辈子翻不了身了。

    三叔等人也不再阻止。刚才的话已经说到了,打击关克忠的目的达到,再多说,反倒不美。

    至于这药剂会不会有效?他们是想都没有想过的。

    怎么可能嘛!他们宁可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也不会相信一支小小药剂能够治好老爷子的病。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让他们瞪大了眼睛。

    “啪!”

    药剂的封口打开的瞬间,古风用魔法凝结的封印被破坏,一道亮光一闪而逝。

    “咦?”

    周围都是惊讶声。

    “是不是我的眼花了,怎么感觉这瓶口刚才好像闪了一下?”小婶儿揉了揉眼睛。

    “是阳光反射吧?”这是舅妈的声音。

    有戏!

    关老爷子心里一热,身为当事人,他可是看的清楚,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阳光折射。如此神奇的药剂,谁能保证它没效果呢?

    原本是因为绝症已经失去希望的心,又升起了那么一丝希望。

    人生而在世,谁不畏死呢?如果濒死之下,哪怕是一丝活的希望,也足以让人激动了。

    老爷子发现自己的手竟然有些哆嗦了,抓紧药剂,“咕咚!”一声,仰头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