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二十一章 难道是他

第二十一章 难道是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古风,你哪儿来那么多钱啊?”

    刚才人多不方便说话,现在路上只有两人,薛婷终于忍不住问出来。[

    十几万,对于她来说是毛毛雨,可是,古风平时在学校各种节俭,今天突然拿出十几万来,而且是这么随随便便地背着,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前两天我不是没去学校吗?回了趟老家,把家里的老屋处理掉了,钱还没来得及存。”古风料到薛婷会有这么一问,早就准备好了答案。

    薛婷闻言立刻心中一轻松。古风有钱她高兴,可又有些担心。现在知道这些钱来路正常,就没什么负担了。

    两人一路上说说笑笑,顺路去菜市场买菜,心中都是有些温馨的感觉。

    分手时,天已经黑下来,约定好第二天的午饭由古风带到学校,薛婷才一路哼着歌,心情愉快地回家去。

    ……

    啊——

    凄厉的惨叫声,从医院的病房中传出。几个白衣大褂的人眉头紧锁,从病房中走了出来。

    身后,一个中年美妇紧跟着走出,脸上是焦急的神色,眼中泪痕未干。

    “张医生,我家康宁的情况怎么样?”

    当先一个白大褂摘下口罩来,露出满脸刀刻一般的皱纹,眉头拧成了川字。

    “对不起,陈夫人!老朽已经尽力了。这种病症实在是诡异,右臂肿胀疼痛,却是找不到病源……奇怪!奇怪!”张医生语气沧桑,摇了摇头。

    “什么?找不到病源?无缘无故,一条好好的胳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中年美妇语气焦虑。

    张医生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却是没有开口。

    这时候,一个很有威严的中年人转身从病房中出来,关上房门,声音立刻被隔绝。

    “张大夫不用顾虑,有什么尽管说吧!”

    这个中年人,正是陈康宁的父亲陈耀扬,海城市所在省质量监督局的局长。那个中年美妇,则是陈康宁的母亲方美琳。

    “这个……老朽十几年前曾经见过一例病症,跟贵公子有所不同,可是,也有几分相似。”张大夫的话中有些矛盾,说起来也很犹豫。

    不过,陈氏夫妇闻言却是眼中一亮,升起一丝希望。有线索总是比没有线索好的。

    “哦?还望张老告知。”陈耀扬的语气变得恭敬。

    “陈局长客气了!”张医生微微点头,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老朽曾经见过的那例病症,是病人一条大腿肿胀,不过,上面有明显的伤痕掌印,据说是被古武者所伤,伤势独特,非是现代医疗技术所能够治疗的。虽然时隔十几年,可是,因为那例病症太过特殊,因而,老朽对各种症状记得十分清楚。[~]贵公子除了看不出受伤的痕迹以外,其它表现,跟那例病症,却是有着几分相似的。”

    古武者,对于现代社会中的普通人来说,似乎是不可思议地存在。可是,对于陈氏夫妇这样背景和身份的人来说,却是有资格接触到这个层面的东西的。

    两人闻言,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担忧。

    陈耀扬脸色很快恢复正常,转而道:

    “有劳张医生从京城跑来,陈某感激不尽。”

    “呵呵,陈局长客气了。”张医生谦虚几句。

    送走几个医生,方美琳立刻向陈耀扬问道:

    “老陈,难道真如张医生所说,我们家康宁是被古武者所伤?”

    “哼!这要问过你们家宝贝儿子才知道。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太护着他!骄纵蛮横,谁知道他都得罪了些什么人!”陈耀扬近乎是压低了声音咆哮,这还是因为顾及到形象问题。

    “好啊!你说我!你早干嘛去了!儿子每次在外面惹了事儿,哪次不是你出头摆平的?而且,这次可不一定是儿子得罪的人。我们儿子才多大,怎么可能得罪古武者那种层次的存在?说不定是你招惹到什么人遭到报复也是有可能的。”中年美妇可没有吃哑巴亏的习惯。

    “好了好了!懒得跟你多说!”事情不顺,陈耀扬心情烦躁,摆摆手向着病房中走去。

    病房内,陈康宁正躺在病床上,最显眼的就是一条右臂,肿胀的几乎有左臂三倍粗,表面没有伤口,但是,紫胀发黑,看上去甚是恐怖。

    “爸——疼死我了!到底要怎么着啊?是不是我要死了?刚开始只是一只手,才这么几天,整条手臂就肿成这样了。如果再蔓延下去,到了胸口、脑袋,我是不是就要死了?我不想死啊!爸,快救救我!”看到父亲进来,陈康宁大声地哀嚎着,一点骨气都没有。

    陈耀扬原本满肚子火气,看到儿子凄惨的模样,又是一阵心疼。

    “康宁,你跟爸爸实话实说,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不该得罪的人?”

    “爸,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要来教训我啊?我到底是不是您亲生的?哎呦~疼死我了!”陈康宁立刻抱怨。

    “不是教训你,这很有可能跟你的病情有关!你想想,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奇怪的人?”陈耀扬对于儿子的惫懒也很无奈。

    “没有啊!儿子这点眼色还是有的,教训人之前,都会查清对方的背景,从来不招惹那些咱们家惹不起的人……嗯?难道是他?”陈康宁话说到一半,突然一怔。

    “谁?”陈耀扬眼中立刻燃起希望。

    “一个卖假药的……不!不!不!不是卖假药的,他的药很神奇。”陈康宁刚说到假药两字,想到那神奇的一幕,立刻否定。

    紧接着,顾不得关老爷子的jǐng告,将那天遇到古风、关子韶从古风手中买药等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立刻哀求老爸道:

    “爸,你让爷爷去把那剂药剂要过来吧!一定是那个药贩子对我动了手脚,肯定只有那副药剂才能救我啊,爸!”

    陈康宁也知道那剂药剂的珍贵,因而,一开始手臂犯病的时候,以为凭借家里的条件,请来全国最好的医生,总能治好。根本就不敢去想讨要药剂的事情。

    可是,在看到一群群老大夫看过都不见好,手臂反倒越来越粗的时候,他就顾不上这么多了。

    陈耀扬夫妇对望一眼。心说,十有仈jiǔ就是那个人捣得鬼了。只是,那副药剂如果真像儿子说的那么神奇的话,关老爷子怎么可能舍得给自家?

    这种活死人肉白骨的神药,谁家都不会嫌多的,更何况人家只剩了一剂。

    可是,不论有没有希望,都不能放弃。方美琳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已经失去了生育能力。而凭着方家丝毫不弱于陈家的背景做靠山,方美琳可以容忍丈夫在外面花心,却是绝不可能容忍他在外面生下儿子来。

    因而,已经中年的陈耀扬夫妇,只有陈康宁这么一个独子。

    叹一声气,陈耀扬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杨秘书吗?麻烦找一下老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