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二十五章 求药

第二十五章 求药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整个教室里,寂静无比。[~]冯凯的惨嚎声,在第二条腿断折的时候,就已经戛然而止,很干脆地昏蹶过去。

    “走吧!午饭都被你吃光了,你可要对我负责啊!”古风微微一笑,拉起薛婷的手,向外走去。

    薛婷的心情,正处在极度的震惊之中,竟然没有意识到这个暧昧的动作。

    古风自然乐于享受这个过程,柔软细腻的小手抓在手中,心情都不由跟着一荡。慢步走出教室,犹如王子牵着公主一般,那几个挡路的小跟班,在古风接近的时候就像是被蛰着一般,紧退着让开。

    待古风二人离开之后,他们才赶紧过去抢救冯凯。

    ……

    现在的中学生风气开放,在学校里手牵手的小情侣数量算不上多,也不至于引起围观。可是,如果手牵手的对象,一个是风靡全校的校花,一个是风头正劲的黑马,那就是很好的噱头了。

    几乎一路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校花和黑马搞在了一起?哦,天哪!原来传闻中的餐厅事件是真的!

    当薛婷意识到自己的手被抓着的时候,两人已经走到大道上,正沐浴着众人的目光。

    俏脸一红,下意识地就要将手抽回来。可是,看看古风淡定而纯净的面容,心中又有些不忍。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会不会让他太没有面子了?听说,男生都是最要面子的……

    而且,潜意识中,薛婷发现自己似乎也有些享受这个过程。被人牵着的感觉,真好。

    只是……这个臭小子连本姑娘的同意都没有征求,就敢擅自牵着自己的手,难道就这么便宜了他?

    就在薛婷心中挣扎的时候,却见古风已经轻轻放开她的手,拍了拍她娇俏的肩膀,示意她在旁边等着。

    鬼使神差一般,薛婷竟然点了点头。

    点完头,就是一阵后悔。呸!老娘凭什么要听他的!

    古风已经迈步向着校门旁走去。那里,光头几人正坐在各自的摩托车跑车上,一副懒散的模样。

    看到古风,笑。

    “刚才的事情,谢谢了!”虽然古风自信即使光头帮冯凯出手,一样不会对自己有威胁。可是,对于别人的好意,古风一向是感恩的。

    “不客气!我也早就看那孙子不顺眼了!不过,你要小心些,那孙子虽然挺不是东西的,家里背景却是不弱,如果狠了心要对付你,恐怕会有不小的麻烦。”光头点着一根烟,善意地提醒道。

    “嗯!”古风点点头,“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能不能帮我查出冯建军最近出行的规律,还有冯氏集团近期的业务往来?”

    “你想对付冯建军?”光头眼中精芒一闪。

    “冯氏集团家大业大,哪里是我一个小小高中生能够对付得了的?只是知己知彼,不至于被人暗算还不知道罢了。”古风随口说道。

    光头点点头,心中也不认为古风会有对付冯氏集团的想法。[

    “这件事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我会向三眼叔报告,可能需要动用到他手下的力量去查才行。”光头并没有直接答应,话说的模棱两可。

    毕竟,他跟古风之间的交情并不算深,有些浑水,不适合趟。

    “那谢谢了!告诉三眼叔,这件事情过后,我欠他一个人情。”

    古风这句话说得郑重,光头有点想笑,一个高中生的人情,三眼叔会看在眼里?可是,古风此时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又让他不得不郑重。几乎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再看时,古风已经转身离开了。

    光头稍微一怔,掏出手机来,向三眼叔做了汇报。

    手机那一边,也是稍微犹豫,只说了三个字:

    “都给他!”

    挂掉电话,三眼在小屋中来回踱着步,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饮下,长长叹息一声,口中嘀咕道:

    “毅民,当年你的事情我一点忙都帮不上,现在给你儿子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也算是一个小小补偿了吧!”

    ……

    海城郊区,一栋dúlì的别墅,依山靠水,风景秀美。

    嘎吱!

    一辆豪华轿车停在别墅门口,车牌号几个显眼的“8”字,显示着车主人尊贵的身份。

    车刚停稳,司机就急忙忙地绕过来,打开车门。

    一个拐棍先伸了出来,紧接着,是一个富态的老头,一身中山装尽显庄严。

    “哈哈哈……陈老弟,好久不见,你可比以前老多了啊!连拐棍都用上了,真是没用!”大笑声中,一个唐装老人迎了上来。

    步履强健,面色红润,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没有人敢相信,这个就是那个不久前还躺在床上等死的关老爷子。

    来人,自然就是陈康宁的爷爷,陈家老爷子。看到关老爷子的第一眼,陈老爷子就明白,自己的孙子没有说谎。心中暗暗惊奇世界上竟然会有这种神药的同时,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笑着打嘴仗:

    “你个老东西,还好意思说我?你如果不是走了狗屎运的话,恐怕想用拐杖都用不上了吧?”

    这两个老爷子在这儿说笑,旁边几个小辈则是傻呵呵地陪着笑。在两个老爷子面前,他们可是连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口的。

    会客厅中,两位老人隔几而坐。整个房间古香古色的装饰,跟两位老人一个身着唐装,一个身着中山装,看上去极为和谐,一副历史的韵味油然而生。

    关老爷子身旁,一个女子站在一侧,恬美淡静,正是关子韶。

    其它后辈,则是一个没有。

    “关老哥,该说的,刚才我都说了,康宁的胳膊,可能不是病,而是被古武者内功所伤,非是现代医疗技术能够治愈的。根据康宁的回忆,他最近接触的人中,最可疑的,就是在海城第一医院遇上的那个卖药的人了。”陈老爷子说着,向关子韶瞟了一眼。

    关老爷子眼皮一翻。他活了大半个世纪,经历的事情风风雨雨,何其之多。自然是见识过古武者的。古武者是很诡异,可是,他知道,那瓶药剂,绝对不是古武者的手段。

    当然,这种事情,他虽然知道,却是不会说出来的。

    “嗯,我就说你这个老东西,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你家康宁被古武者所伤,你可以去找那个人啊!跑我这儿来干什么!”

    “嘿嘿,关老哥,明人不说暗话。那个卖药的人如果是古武者的话,他不想我们找到他,我们就几乎不可能找得到他。不过,据我所知,你手里应该还有一瓶他留下的药剂吧?看老哥现在的身体,就知道那副药剂的疗效绝对不是假的。这可是救治我家康宁唯一的办法了。兄弟我今天就卖出这张老脸,来向老哥求这幅药剂。”陈老爷子语气诚恳。

    关老爷子却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砸了一口茶,才嘿嘿一笑道:

    “真是不好意思,不是我老头子见死不救,实在是我前些rì子病入膏肓,是连服了两幅药剂,才彻底康复的。现在我想救人,手里也没有药啊!”

    气氛稍微一僵。关老爷子这种话,说得言不由衷,明显不可信,可是,有无可反驳。

    沉默一番,陈老爷子突然开口道:

    “听说百花集团有进军江南省房地产市场的打算,似乎不太顺利?我家老大倒是在江南省,在城建这方面有些关系。”

    陈老爷子说到这儿,就闭口不言,开始喝茶。

    人老成精,有些话,自然不用全都说透了。这么说,其实就是已经提出了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