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四十三章 只是劳改犯的儿子

第四十三章 只是劳改犯的儿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海城医院,特护病房。[~]

    宽敞明亮的病房,楼道里新刷的油漆似乎能够照出人影。

    炽亮的阳光从窗户中映进来,刺得人眼睛生疼,天气热得几乎要让人发狂,但是,冯凯却是感觉脊背发凉,像是有冷风不断“嗖嗖”地吹进来。

    坐在轮椅上,冯凯的双腿缠满了白布,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面的病床。

    那张床上,一个月前还生龙活虎的猴子,现在已经瘦得皮包骨头,脸颊深陷,双眼凹下,脸上带着一股股死灰之气,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这是奄奄一息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不就是被打了一顿吗?怎么会这样?”

    冯凯脑袋上冒着冷汗,口中喃喃自语着。

    “医生,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冯凯一把拉过旁边的一名主治医生。

    那名主治医生三十多岁,业务极好,在医院中声望很高,在哪里不是受到尊重?现在竟然被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一把拽住喝问,脸上立刻有点挂不住。

    可是,想想这个年轻人的背景,主治医生只能咽口唾沫,忍了下去,不过,声音却是有些不悦。

    “这位患者的病症很奇怪,包括心脏肺腑在内的各项器官,竟然同时衰竭,导致身体机能迅速降低。[]我们都没有听说过这种病症,不过,照此发展下去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久就……”

    主治医生说到这儿适可而止,接下来的话不用说,大家也都明白了。

    “猴子要死了?”

    “猴子竟然要死了?”

    十七八岁的少年,哪里经历过这种事情?一直回到自己的病房,冯凯口中还在小声嘀咕着。

    “小凯,你怎么了?”一个中年人进来,面相带着威严,可是,如果仔细看的话,竟然跟冯凯有着两三分的相似。

    “是他!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害得猴子这样!那小子太邪门了!”冯凯突然大喊道,脸上带着恐惧的表情。

    那个中年人眉头微不可查地一皱,紧接着走上前去,脸上露出慈爱的表情,握住冯凯的手说道:

    “不怕!不怕!小凯告诉叔叔那小子是谁?有叔叔在,一定没人能把你怎么样的!”

    这个人,正是冯凯名义上的二叔冯建业。

    “是古风!我们学校的一个学生!我这双腿就是他打断的,猴子也被他打伤。现在,猴子脏腑器官都已经衰竭,生机断绝,很快就要死了!我不想也这样啊,二叔,我不想也这样!如果不给他一个教训的话,他一定会把我变成猴子那样的!”冯凯抓着冯建业的手摇晃着。

    从小到大,二叔最疼他了,反倒他的父亲冯建军,对他一向冷淡。现在面对二叔,冯凯丝毫没有什么需要掩饰的。

    “古风?是京城古家的人?不对啊!我怎么没听说京城古家在海城还有人?”刚说到一半,冯建业就自己打断了自己的推断。

    “不是!根本就不是什么京城古家!只是一个劳改犯的儿子,凭着自己能打,又认识街上几个小混混,就经常在学校欺负同学,我和猴子不愿意被他欺负,他就出手把我们打成了这样!”

    冯凯颠倒黑白的本事相当不错,谎话张口就来。

    冯建业知道自己这个假侄子、真儿子的德性,自然不会相信他们被人欺负的说法。不过,有一点大约是肯定的,那个古风是劳改犯的儿子。

    这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古家的人,怎么可能在监狱里坐牢?一般稍有权势的人,都不会在牢里度rì。即使进去,也会很快就被捞出来。

    “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为你讨回公道的。”冯建业许下诺言。

    对于这个儿子,他因为不能相认,已经内心愧疚了,就要在其它方面进行补偿。

    “谢谢二叔!我就知道二叔对我最好了!我要让他进监狱!他老子是劳改犯,我要让他也成为劳改犯,然后在监狱里慢慢折磨他!”冯凯咬牙切齿,眼冒凶光。

    “好!”冯建业点点头,准备帮儿子达成这个心愿。

    看到二叔答应,冯凯这才放下心来,突然想起什么,问道:

    “我爸呢?怎么这几天都没见他来看我?”

    冯建业心中咯噔一下。因为那天宴会上的事,冯建军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然突然爆出那么多丑闻来。

    如果不是冯建业有些根基的话,光是这一下,就会受牵连被撸下来。饶是如此,也被政敌趁机痛打,十分狼狈。

    至于冯建军,因为证据确凿,谁也救不了他,已经被拘留了,只等着以后审判。

    清醒过来的冯建军,对自己那天的作为大是惊恐。在遭到拘留的时候,自己一力将所有罪名都担了下来。冯建业没有受到牵连,这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只要冯建业不倒,冯建军就不会在牢里待多长时间,只要风声过后,很快就能捞出来。

    这件事情,大家都是瞒着冯凯。

    现在冯凯问到,冯建业能怎么回答?难道实话实说?显然是不行的。

    脸上牵出一抹笑容:

    “最近集团业务比较忙,你爸为了开辟江南省的新市场,陪几个相关官员出国考察先进经验去了。”

    “哼!这帮蛀虫!什么考察先进经验,我看是考察旅游景区和外国美女的身体结构还差不多!”冯凯撇撇嘴,一副十分了解的样子。

    不过,他显然没在这方面多纠结什么。老爹一向不太关心他,这次在自己病重住院期间出国考察,那简直是太正常了。

    “二叔,如果你想好炮制古风的办法,一定要通知我一声,我要亲眼看着他被抓进监狱,我要让他知道,得罪我冯凯,是他这一辈子最大的错误!”

    冯凯脸上带着阴狠的笑容,已经开始幻想那一rì的情景——学校里人声鼎沸,古风被几名jǐng察押着带上jǐng车。同学们议论的语气,薛婷惊讶的表情……

    这么想着,冯凯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阿嚏!

    远在海城三中教室的古风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

    “这是谁在骂我?”

    小声嘀咕一句,又抬头继续听课,一边做着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