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四十七章 杂牌子的车

第四十七章 杂牌子的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总裁静静地在乡村小路上划过,两旁浓密的林荫,将天空都遮蔽了起来,向前看去,像是一条绿色的隧道。

    稻田、村庄、偶尔一个路边小店……一切地一切,看在眼里都是那么地熟悉。

    车中很安静,没有人开口,没有人愿意打破这份宁静。

    古毅民,更是眼中含着泪水。这里,有着他点点滴滴的记忆,有着他跟他最爱的人的一段生活,有着他一生幸福的寄托。

    “滋——”

    玛莎拉蒂停在村边上一栋房屋旁边。

    最近几年农村变化极大,有了钱的村民们,纷纷开始翻盖自己的房屋。因此,这座本就有些破旧的老屋,显得更加另类了。

    跟周围那些高大宽敞、窗明几亮的小楼们比起来,这座老屋像是一个病态龙钟的老人,佝偻的身形,更加显得矮小。

    因为长久不住人,年久失修,老屋门口和院子里,都是长满了野草,就连房顶上,也有一株株野草或者小树在茁壮成长,将屋顶的渣滓都给掀开了。

    “毅民,回来了?”

    古风几人站在门口,很快就吸引了附近人家的注意。

    一个个出来,热情地打着招呼。

    “毅民,没什么事儿了吧?”这是在含蓄的问古毅民坐牢的事。[]

    “古风,你也跟着你爸回来了?”

    有老有少,看到古毅民和古风,都是很热情,很高兴。

    古毅民和白冰冰在这个村庄中生活了十几年,两人为人一向和善大方,跟周围邻居,大多相处极好。

    两年多前古毅民的遭遇,大家也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不但没有人歧视他,反倒都是非常同情。

    “嗯!回来了!”

    “王老爹好!”

    “孙大叔,你的身子骨还是这么硬朗啊!”

    看着这些乡民,古毅民脸上露出了真心的笑容,一一回应着。

    “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

    “嗯,会住一段时间!”古毅民接过旁边一个大叔递过来的香烟,点燃了抽上。动作自然而然,仿佛他就是他们中的一份子。

    “这个俏丫头是谁?古风的女朋友吗?长得可真俊啊!”

    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满脸八卦的神色。那**裸的眼神,让关子韶一阵阵脸红。

    好不容易应付完这些热情的乡亲们,打开老屋的门。

    隔着院墙,隐隐约约还能听到街里乡亲们的议论声:

    “毅民开着车回来的,在外面发大财了吧?”

    “也不一定啊!现在买辆车不算什么,而且,这辆车似乎是杂牌子的吧?好车的标志我都认识,像宝马、奔驰、奥迪、大众……这个都不是。杂牌子的车应该值不了多少钱吧?咱们村都有不少人买车了呢!”

    “嗯!到底是强山出去打工见识广!”

    噗!

    古风手里一瓶矿泉水,刚喝进去的一口立刻喷了出来。真想立刻冲出去揪着那个强山的耳朵大喊:

    亲!看清这三叉戟的标志,这是玛莎拉蒂好不好!哪点比宝马奔驰逊色了?更不要提那大路货色的大众了。

    关子韶也是一阵莞尔。

    村里老百姓,哪里能期盼他们境界有多高?虽然跟古风父子关系不错,背后议论评价和攀比也是难免的。

    ……

    屋里家具虽然简单,倒是齐全,只是长久不用,落了一层土。

    简单收拾一下,让关子韶在这里休息,古风和古毅民两人带了提前买好的黄纸等物,去祭祀白冰冰。

    小村外的一座山包上,绿意盎然,孤坟一座。

    古毅民烧完黄纸,把古风也支开。独自一个拎着一瓶白酒,坐在孤坟旁边,口中喃喃,叙述着这两年多的生活,又回忆着在小村中生活的点点滴滴,又哭又笑。

    站在远处,看着那个孤独而略显苍老的背影,被这种情绪感染,古风也是一阵阵伤感。

    前世,他虽然是天赋绝艳的魔法师,享受尽了生活,却是因为父母很早就死亡,并没有享受过父母亲情。

    甚至,他也没有一个真正爱他的人,和他爱的人。

    现在,看着古毅民,他能够感受到,这,就是真正的爱。

    爱情,亲情……古风觉得,似乎有些东西开始在自己的心里发芽。而自己的肩上,那份责任也越来越重。

    清风徐徐,绿草盈盈。

    这突然的感悟,竟然让古风觉得,周围的景物,似乎都变得更加清明起来。

    这种清明,是前所未有的,是心境上的一个大提升。

    古风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刚才这番心境的提升,虽然不能让他在修为上直接晋级,但是,对他将来的修炼,却是有着极大的好处。

    这就相当于拓宽了他的潜力,提高了修炼的天赋。

    一直到了天色暗下来,在古风的一再劝说下,古毅民才拖着满身酒气的身体,返回村庄。

    到了老屋门口,就能看到火红色的玛莎拉蒂停在路边,不过,小屋中却是漆黑一片,没有灯光。

    “嗯?怎么回事?难道关子韶去胖婶儿家了?”古风暗自揣测着。

    嘎吱!

    门打开。

    “谁?”

    立刻,一个声音略带着颤抖。

    古风心中一阵好笑。这个声音,自然就是关子韶。有心想恶作剧吓唬她一下,突然又觉得这丫头有点可怜,压下了这个念头。

    “我!怎么不开灯?”

    “呀!你们总算回来了!”

    随着叫声,“咣当!”木棍落地的声音,一道身影几乎是猛地窜过来,一下扑在古风的怀里。

    古风立刻明白,刚才关子韶竟然是手中拿着个木棍子防身。

    “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我自己在这儿都快吓死了!”

    关子韶身体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什么,声音带着哭腔。这幅模样,分明就是一个不谙世事的丫头,哪里有半分叱咤风云的“关总”的模样?

    “对不起!我以为你看我们不会来,就会先离开呢!”古风心中也有些歉意。

    “你们没回来,我怎么可能自己离开?本来想打电话问一下的,又怕打扰你们,所以……”

    关子韶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其中的意思古风已经明白了。

    古毅民在牢里两年多,初次回来祭拜妻子,如果关子韶打电话催的话,的确非常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