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四十九章 悉悉索索

第四十九章 悉悉索索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声音犹豫中带着羞怯。[

    古风内牛满面。姑娘,不带这么坑人的吧?你只是上个厕所而已,至于那样渲染氛围吗?现在让哥这么不上不下的,你负得了责吗?

    再想想,刚才似乎都是自己在YY,关子韶也只是开灯下床走过来而已,似乎怪不得人家姑娘……

    “我……我不敢自己去,古风,能不能陪我一块儿去?”

    关子韶以为古风没有听懂自己的意思,说得更加直白了,语气中羞意更浓。

    “呃,好吧!”古风赶紧答应一声。

    关子韶说完这句话,早就面红耳赤,转身到外屋去了。

    古风摸索着披上衣服。下床时,眼角的余光瞥见古毅民闭着眼睛。但是,从对方的呼吸和嘴角的笑意,古风能够猜得出来,便宜老爹绝对已经醒了,而且,十有仈jiǔ察觉到自己的生理反应,知道自己的糗状……这人丢的!

    老屋院子里没灯,乡下的夜晚,果然漆黑一片,屋子里黑暗的灯光,也没能让情况好了多少。

    厕所在西南角,需要跨过整个院子,看上去黑黢黢的,的确很怕人。

    关子韶明显已经迫不及待,在前面紧走几步,借着手机微弱的光亮在厕位上站好。然后稍微一犹豫。

    因为,老宅已经有两三年没有人长住了,农村原本就低矮的厕所墙壁更是倒塌大半,根本就不能完全遮挡住身体。

    这天晚上没有月亮,熄掉手机之后,关子韶蹲在那儿,一个黑暗的角落中,有心人仔细看的话,也只能看出影影憧憧的人影来,并看不到什么实质的东西。

    也许正是出于这个考虑,黑暗给了关子韶勇气,尿急让美女少了几分怯意……看了古风一眼,关子韶贝齿轻咬,终于开始解去衣裳。[]

    悉悉索索的声音,古风听在耳中,心里像是猫抓一样。

    满脑子里,都是幻想着关子韶脱去衣服后的美态……

    天很黑,一般人是看不清楚。可是,古风是一般人吗?

    答案是肯定的——绝对不是!

    他现在虽然只是一名见习魔法师,但只要一个小小视力加强的魔法,做到黑夜视物还是没问题的。

    这下问题来了。

    如果没有能力也就罢了,明知道不可为,不去想这回事,这就没什么。

    偏偏有能力,而且,如果偷窥一下的话,绝对是人不知鬼不觉,不用承受什么舆论压力。在这种情况下,要一个正常的男人忍着不去偷窥美女,这对人性是一个多么巨大的考验啊!

    古风前世并非出身贵族世家,是有所成就之后才被封为贵族的。懂得享受生活,却并没有那些纨绔的习气。

    三十多年,主要精力都用来钻研药剂学,修炼魔法,追求自然奥秘……所以……所以,至今还是处男一枚。

    当然,这并不奇怪。三十多岁的魔法师,魔法大陆的贵族,这是非常年轻的。相对于他们将来的成就,和能够远超常人的寿命来说,古风洁身自好一些,没有碰过女人,这也算不得奇葩。

    至于高中生古风,性幻想倒是有过,只是缺乏实践的对象而已。

    因此,两世为人,都没有碰过女人的记忆。

    越是神秘,越是好奇。

    关子韶刚才在屋里的行为,已经将古风的情绪完全调动起来了,又有了这个机会,古风想不胡思乱想都不行啊!

    我是看呢?还是看呢?

    古风又陷入这个矛盾之中了。[]

    哗啦啦!

    关子韶憋得厉害,一脱下衣服就是响亮的水声。

    兴许是不好意思,赶紧约束住,然后一点点释放出来。

    饶是如此,声音也是不小。

    美丽的关总从小娇生惯养,哪里经历过这种尴尬?早就面红耳赤,脑袋都要扎在双腿中间了。

    释放完,关子韶只觉得一阵爽快。“悉悉索索”摸索着穿起衣服,再看一眼古风,双颊像是火烧一样。

    羞死人了!

    羞死人了!

    他一定都听到了!他心里面一定在嘲笑我!

    心中紧张像是小鹿乱撞一般,刚走到院子中间,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小声说道:

    “那个……你要不要上厕所?要的话,我可以等着你。”

    古风闻言心中一乐。看来这个姑娘还挺好心啊!不过,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胆小吗?

    刚才他纠结了半天,最终也没有做出什么无下限的事情。现在有心逗弄一下关子韶,想想自己在里面撒尿,让美丽的关总在外面守着,这不也是一件挺爽的事情吗?

    可是,感受一下胯下的小帐篷,古风无奈地摇了摇头。小家伙这么硬,现在哪里尿得出来?射出来还差不多……

    “不了!我不急!”

    “哦!”

    关子韶一声轻哦,再也没有说话,直接回到卧室躺下睡觉。

    不过,隔着一个房间,古风的听力能够听得清清楚楚,小美女翻来覆去,大半晚上睡不着觉。

    古风更是如此,被关子韶一番折腾,刺激地满腔精力无处发泄,只能在那儿憋着,憋着……都快内伤了。真恨不得不顾一切冲到隔壁屋去,将那个美丽的罪魁祸首就地正法掉。

    最终,理智战胜了冲动。

    睡不着觉,古风只能平静心气,开始冥想。也不用盘膝而坐,就那么平躺着。

    三十多年时间,每天都要花费数个小时来冥想,这功夫果然不是盖的,很快就沉浸其中,将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抛开了。

    旁边,古毅民先是看儿子心浮气躁,知道是什么缘由,也只是一笑置之。

    人生谁无少年时?

    古风很快就平静下来,这道让他有些奇怪了。

    仔细观察,古风呼吸规律而顺畅,古毅民突然一怔。

    古武的吐纳之法?

    细看古风呼吸的规律,古毅民愈加确定了。

    难怪儿子突然变得这么厉害,看来真是遇上高人了。对方既然肯将这么珍贵的吐纳之法传授出来,想来不会有什么坏心思才对。

    只是,难道对方真的是因为巧合遇上古风吗?或者说,是因为自己,或者白冰冰的缘故?

    古毅民陷入了沉思之中。

    古风不知道,自己的冥想之法,竟然直接被便宜老爹误会成吐纳之法,这也算是一个美丽的误会了,倒是省得以后多找什么借口。

    一晚上无事。第二天rì上三竿,整个村庄才正式醒了过来,村民们悠闲地忙碌着。

    忙碌,是因为手头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悠闲,是因为没有老板的催逼,每个人都很自在,一副怯意的样子。

    村北小河边,一栋四层小楼窗明几亮,三角形的屋顶盖了琉璃瓦,在阳光的照射下,流光溢彩。

    周围新房不少,但是,这栋四层小楼,绝对是独一户的阔气。

    不少村民在这里路过,都要啧啧舌赞叹一句,“英杰家这小楼盖的,真是没得说!绝对是小阳村头一户啊!”

    “英杰有出息,在城里承包了工程,是个大老板啊!有钱!”

    “刘梅娘几个可真是享了福了!命好啊!”

    “……”

    一个中年妇女斜倚在门口,身形微微发福,可也能看出,在年轻的时候应该有那么几分姿色。现在满身的金银显不出贵气,倒是十足一副暴发户形象。

    周围人的议论时不时传到耳朵中来,中年妇女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胖嫂,你这急匆匆的是要干嘛去啊?”中年妇女招着手,语气中带着优越感。

    胖婶儿显然没有听出什么,或者说,她根本就不在意,笑呵呵地说道:

    “这不是毅民他们回来了吗?给他们做顿饭吃,去老孙头那儿买点儿肉。”

    “哦?”听到“毅民”这俩字,中年妇女脸上的笑容稍微僵了一下,“听说毅民他们发了财,是开着车回来的?”

    “那车好像不是他们的吧?谁知道呢!强山说那是一个杂牌子的车,是谁的也值不了几个钱。只是,看毅民父子俩的打扮,这两年似乎……哎!不说了,不说了,我要赶紧买肉去!”

    胖婶儿叹一口气,摇摇头。大大啦啦的性格,没有看出中年妇女的小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