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八十九章 古大师

第八十九章 古大师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位就是古大师吧?”

    关老爷子的目光很快落在古风身上,眼中一亮。

    姜还是老的辣啊!

    古风感慨一声,不得不说,老爷子这一宝估计是押对了。古风自信,只要自己全力出手,他不相信在这个世界上会有自己解不了的毒。

    “爸——”

    关克忠显然不理解老爷子的苦心。

    “爸,这样是不是太草率了些?王大师虽然没能治好小林的病,可如果不是他的话,小林恐怕也坚持不到现在啊!”

    “是啊,爸!”

    “就是,医生都是老来俏,这么年轻的大夫,即使他从娘胎里开始学医,又能够有多高明?又能够见过多少病例?这不是开玩笑嘛!”

    “我看是不是爸爸年纪大了……”

    旁边,关克贤关克成几人也开口了,显然都不看好古风。有的是直接劝老爷子,有的是在一边小声嘀咕,就差说老爷子老糊涂了。

    “好了!都住口!我做出的决定,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质疑了?”关老爷子一声咆哮,整个客厅立刻安静下来。

    关老爷子板着脸,鹰一样的目光在客厅里扫过去。任何一个人的眼光碰上,都是不由自主地避开。谁都看出来,老爷子是真发火了,没有人敢在这时候顶上去。

    “韶韶,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带古大师上去。”看到大家被自己镇住,关老爷子这才转而对关子韶道。

    “好的。古大师,这边请。”关子韶这时候态度也恭敬起来。

    古风从始至终都是那副淡定的表情,刚才的争论,仿佛跟他没关系一般,点点头,跟关子韶一起向楼上走去。

    关老爷子将古风的态度看在眼里,心中又是暗赞,这才是大师风范啊!稍微顿一下,也跟了上去。

    客厅中,老三关克成跟老婆对视了一眼。两人嘴角都是不经意地一撇,不屑中略带着得意。

    二楼病房。

    宽敞的房间。病床靠窗,一件件高端的仪器,两名老者在病床边一坐一站,三名经验丰富的护士在旁边伺候着……古风感叹一声,有钱就是好啊!

    这种装备配置,就连海城第一医院的高护病房,恐怕也是比不上的。

    “上次我爷爷病了一次之后,心态有了变化,不愿意再在外面打拼,打算在海城老家养老。所以就把这个原先就有的病房。添加了一些医疗设备,没想到,正好被我哥用上了。”关子韶颇为善解人意地向古风解释着,说到最后一句,又是一声苦笑。

    “放心吧。你哥会好起来的。”

    古风伸手在关子韶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

    “好起来?像你们这样随随便便一群人就闯进来,打断我的治疗,这要是能好起来就见了鬼了!你们俩,赶紧给我出去!”

    这时候,一个逼仄难听如夜枭般的声音响了起来。那个原本坐着的老者扭过头来,尖尖的老脸上布满了褶子,干枯的手指指着古风和关子韶就是一阵呵斥。

    古风脸色一变,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个老者正好看到随后走过来的关老爷子。又是照骂不误:

    “关天照,你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跟你说过,在我诊治期间,不要让任何闲杂人等进来的吗?”

    “哼!”关老爷子一声冷哼,“王一针,收起你的臭脾气吧!他们可不是什么闲杂人等。”

    “不是闲杂人等。难不成还是来诊病的不成?那你还请我干嘛?”王一针站了起来。

    这时候,原先站在王一针旁边的那个老者却是脸上带着激动的表情,向着古风走了过来:

    “古大师!又能看到您,真是太好了!”

    “高院长好!”古风淡淡地笑着,伸出手,跟高院长握了握。

    王一针一愣,目光在古风的脸上停留了几秒钟,瞪大了眼睛,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又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紧接着,一声冷笑,“古大师?好啊!原来还真是你请来的高人啊!只不过,这么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年轻人,什么时候也能称得上是‘大师’了?难道大师两个字已经烂大街,也是能随便称的吗?”

    王一针上下看看古风,语气充满了讽刺。

    王一针为人刻薄,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但是,他也不是没有头脑的人,一般只对那些有求于他,而又奈何不了他的人,才出言刻薄。对不知底细的人,他是很少口出恶言的。

    如果古风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甚至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看到高远道说话这么客气,王一针在搞清楚情况之前,都不会主动攻击。

    可是,古风偏偏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看模样撑死了二十岁。

    医学之道,可不同于平常。没有时间和经验的积累,是不可能有高明医术的。

    所以,王一针几乎没有什么好顾忌的,臭脾气立刻就爆发了出来。

    古风可不在乎他那一套,对方话音刚落,就已经开口道:

    “不错!大师两个字是快要烂大街了,现在某些干瘦的老不修,随便给自己起个名号,叫什么李一针、赵一针的,就敢被人称作大师不带脸红的。最后连个小小的病都治不好,还恬不知耻地站在那儿,如果是我,早就一头撞死了!”

    “你……你……”

    王一针瞪大了眼睛,伸手指着古风,嘴唇哆嗦,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对骂的词。

    他凭借着还算不错的医术,到处受人尊敬吹捧,哪里受过这种奚落?

    平时都是他单方面奚落别人,就显得言词犀利了。现在被一个毛头小子一句话顶回来,几乎是指名带姓的骂,一气之下头脑发蒙,更加找不到合适的词了。(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