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九十章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第九十章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嘿嘿,好!小子倒是牙尖嘴利!

    王一针最终冷笑两声,转头向关老爷子“关天照,这个小子如此奚落我,你都在旁边坐视不理。[]看来,你是真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了。不过,我的习惯你应该知道,在我治疗期间,是不允许别人插手的。否则的话,万一别人诊断不当,出了什么问题,岂不是要栽在我的身上,有损我的名声?”

    王一针说到这儿,昂起头来,又露出骄傲的表情来,显然对于自己的名头很是自豪。

    古风在旁边无奈地摇了摇头,真不知道这个老头儿哪里来的这么良好的自我感觉。

    “王大师,古大师虽然年轻,但是,在医学上的造诣着实不浅,老朽曾经亲眼看到古大师妙手神针,救病患于水火啊!”这时候,一直在旁边的高远道忍不住开口了。

    王一针闻言稍微一怔,心里开始琢磨,这个高远道医术虽然不怎么样,可是,一把年纪,见识倒是有些的。他一开始就对这个所谓的古大师尊敬有加,现在又是不吝赞赏之词,难道这个什么古大师,真的有两把刷子不成?

    目光在古风身上打量一下,再看看高远道。心中很快又将这个想法推翻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么年轻的一个毛头小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有多高明的医术。尤其刚才高远道说的可是“妙手神针”四个字。针灸之道最是深奥,年纪摆在那儿,成就再高,也是有限。

    要知道,王一针既然敢在名号上加上“一针”二字,自然是在针灸之道上成就不低的。他自认为从小就浸淫针灸之道,一直到现在数十年时间,论所见病例,论施针次数,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这个毛头小子比得了的,当下更加放心。

    再看高远道,心里就开始怀疑了。莫不是这两天自己对这个老家伙吆五喝六,老家伙心中不忿,故意拿自己开涮的?

    越想,越是有这个可能。[~]当下一声冷笑。

    “好!既然你们都看好这个所谓的古大师,那我也无话可说。不过我救治病人的原则不能改变,凡是我接手的病人,别人就不能插手;如果你们现在硬是要这个毛头小子插手那老夫没什么好说的,只好退出了。是我走,还是这个古大师走,关天照,你赶紧决定吧!”

    王一针说完,就负手而立,尖尖的老脸微微扬起,一副十分自信的模样。

    他没有不自信的道理难不成,关天照真的会为了一个毛头小子将自己赶走不成?

    以王一针的身份,如果不是恰好路过海城,而关天照又舍得出大价钱的话他是根本就不屑为关子林诊治的。

    在他看来,关天照之所以愿意让古风出手,也是抱着救命稻草的想法不愿意错过试试看的机会。

    现在自己把话说开了,二选一,没有其它余地。关天照肯定得乖乖地将这个年轻人轰走。

    王一针眼角的余光看向古风,带着轻蔑和嘲讽的神色。

    牙尖嘴利又如何?待会儿还不得乖乖地夹着尾巴走人?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让他目瞪口呆。

    只见,关老爷子看了古风一眼,很快做出决断:“既然如此,那就只好委屈王大师了。”

    王一针一愣,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委屈王大师了?

    关老爷子的语气平静,但是,却是充满着决绝。话中的意思,自然是再过明了不过。

    这个老头儿是不是气糊涂了?竟然放弃自己,让这个毛头小子来治?

    王一针的第一反应就是差点把肺都气炸了。

    但是,恰在这时“啊!”一声短促而压抑的喊声,打断了他的思路。病床上关子林身体扭曲一下,口中发出低沉而痛苦的声音。

    “哥哥!”关子韶立刻快步走过去,脸上带着着急而心疼的神色。

    关老爷子努力保持着面色的平静,嘴唇却是忍不住地哆嗦。

    王一针见状,突然想到什么问题,心里的气瞬间消失。

    关子林的病情,他已经诊断过了。基本上可以确定是中毒,但是,具体中的什么毒,却是诊断不出来。

    而且,这种毒极其猛烈,以他的手法,即使想施针引毒也做不到。

    也就是说,这个病人,王一针已经确定自己治不了。

    当然,医生不可能救治所有病人。

    王一针并没有什么愧疚的,治不好,死了也就死了。

    可是,现在这个毛头小子撞上来,而关天照竟然老糊涂,想要死马当作活马医,这简直就是再好不过的盾牌了。如果趁势将这一摊子推给他,自己借机脱身,倒是省了不少麻烦。

    这么想着,心中暗喜,表面上却是装作很生气的模样,向着关天照反问道:“你可要想清楚了。我虽然中途退出,但是,一来,我已经出过手;二来,这不是我不继续救治,而是因为你们强行干扰。所以,这诊费……”

    “放心!88万,一分不少,很快就会打到你的卡上。”不待他说完,关老爷子已经接过话茬。

    王一针心中一喜,不用继续出手,不用因为治不好病人而落自己的名头,诊费还能够一分不少的拿到手……这个毛头小子不是来给自己送恶心的,这是来给自己送好处来的啊!

    古风在旁边不屑地撇撇嘴“哼!出一次手,才区区88万,也敢号称大师。啧啧!不过,一个招摇撞骗的骗子,能够骗到手88万,也算是很有本事了。”

    嘲讽的语气,王一针心头刚刚压下去的火“呼”一下又升了起来。

    不过,想想自己得到的好处,实在没有必要跟这个毛头小子计较什么。当下一声冷哼:“到底是大师,还是招摇撞骗的骗子,不是你说了算的。既然你强行要出手,病人就移交给你了。哼!亲人都不在乎他的死活,我还在乎什么!”

    王一针这是认定了关子林难以痊愈,必死无疑,打定了主意要把治死病人的罪名磕在古风的头上了。

    古风可以想象,如果自己出手后,关子林依然死了的话,王一针肯定准备了一大筐尖酸刻薄的话。

    古风岂能让他如意?伸手拦住转身要走的王一针。

    “慢着。听王大师话里的意思,你似乎能治好这个病人?”

    王一针一愣,差点脱口而出“当然可以”。但是,瞥眼看到古风嘴角的笑意,到了嘴边的话又止住了。

    这个可恶的小子,竟然下好了圈套等着自己往里跳。

    王一针丝毫不怀疑,只要自己说出一个“能”字,这个毛头小子绝对会直接脱身,把救治病人的担子重新抛到自己身上。

    到时候,可就真的是进退两难了。

    在王一针看来,关子林已经必死无疑,他哪里肯担这个责任?

    当下做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一本正经地说道:“听你说这句话,就知道你不是真正行医之人。诊治之道,哪里有那么确定的?对于一些病入膏肓之人,我们行医者,也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谁能够拍着胸脯保证,自己已经能够治好一个垂危的病人呢!”

    “我能!”王一针话音刚落,古风直接说出两个字,干净利落。

    王一针一口一个“病入膏肓”一句一个“垂危”听得旁边的关老爷子和关子韶都是大为不悦。听得古风语气如此肯定,心中又是一喜。

    “你……”王一针差点被噎死,一甩袖子“哼!简直是无理取闹,无知小儿!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来救活这个濒死之人。”

    “不急不急!”古风笑笑,他近距离看着关子林的神色,知道虽然中毒已深,但是,一时半会儿并不致命,生命气息未绝,因此,并不着急。

    “病人,我自然是要救活的!收人诊费,活人性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又不是什么李一针、赵一针,外出招摇撞骗,收了人家诊费,来一句尽人事知天命,最后人救不好,还好意思腆着老脸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古风这番话,简直是句句诛心,说得王一针老脸变成了猪肝色。

    “怎么?不服气?”古风笑眯眯地看着王一针“我现在就可以拍着胸脯保证能把这个病人治好。王大师一定是不敢的了。只是,我不希望在我治好病人之后,王大师又跳出来,说这病人本来没什么,你也可以治好。啧啧!怎么样?我只需要王大师一句话,承认你治不好这个病人,然后,我会立刻出手,让这个病人好起来。”

    古风的语气中充满着强大的信心。

    王一针气急反笑了。

    “好!好!好!我就没见过你这么狂妄自大的小子。”

    一边说着,转向关天照,道:“关老爷子,不瞒你说。你这孙子,已经是毒入膏肓,必死无疑。即使是我出手,也只能延缓几日而已。

    如果你交给这毛头小子来治,我敢说,能不当场毙命,就是万幸了!”

    “好!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王一针说话留了一定的余地,说什么能延缓几日,不过,这些小节,古风不在乎。

    只要对方承认治不好就行,自己出手治好了,就是**裸地打对方的脸。

    古风的观点,对于王一针这一类的老不修,就是要狠狠的打脸。更何况,这是对方先对自己发动攻击的。

    被人冷嘲热讽而骂不还口,那可不是古风的性格

    叶子悠悠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