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一百一十章 家世秘辛(续)

第一百一十章 家世秘辛(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丫头,这么晚了找老头年有什么事?”关老爷子的声音有些低沉。**

    关子韶心中暗暗叹一口气。爷爷的身体好了,哥哥的蛊毒也好了,但是,因为家里其它一些事情,爷爷的情绪很低落。

    不好劝什么,只能借机转移老爷子的注意力,问道:“爷爷,古氏私家菜馆今天开业,白国惟省长送去了huā篮,您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白国惟?”关老爷子稍微一愣,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过来。

    “对!不光白国惟省长,还有赵晨东〖〗记和李震市长,以及海城各单位的一把手,也都送去了huā篮。”

    紧接着,关子韶将白天所见的情景,以及听绾梦琪介绍的情况,简要复述了—遍。

    关老爷子,稍微沉默一下,开口道:“如此说来,赵晨东和李震两人之所以送huā篮,恐怕也是因为白国惟的原因。至于白国惟为什么会送去huā篮……昨天你打电话告诉我古氏菜馆这件事情的时候,我恰巧正在白老那儿。当初你买的那两瓶神奇药剂,我自己用了一瓶,另一瓶送给了白老。白老的病,也是因此治好的0难道,这是白老的意思?”

    “白老?看来,就是如此了0”关子韶沉吟着。

    白老的病,也算是久治不愈了。如果他早认识古风,或者古风背后的高人的话,不至于到现在才治好。

    因此,关老爷子的解释,最说得通。

    挂掉电话,关子韶将自己摔进柔软的沙发之中,娇柔的身躯蜷缩起来,双臂环抱双腿,好看的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白老……”—进入这些大人物的眼中,不知道对你是福是祸。不过……以你的本事,总不成问题的?”

    “或者,说不定你的背景,比那些所谓的大人物,还要大得多,我原本就是在杞人忧天也说不定呢!”

    中南省,南申市。

    作为一省省会,白天的喧嚣刚刚过去,南申市又迎来了夜晚的jīng彩。灯红酒绿,歌舞升平。

    九沙小区却是保持着她独特的静谧。走进小区,转过一栋楼,瞬间安静下来,外面汽车鸣笛声,商贩叫卖声,仿佛瞬间被切断了一般。

    小区前面一部分是单元楼,后面一部分,则是联排别墅。

    一辆黑sè奥迪车驶入小区,滑入一栋别墅的车库之中。

    片刻时间之后,白国惟从车库中走出来,向着大厅走去。他的肩膀宽大,显得身形魁梧,走起路来矫健有力。

    进入大厅,稍微一怔,只见,一个身体略显肥胖的老者正坐在正〖中〗央的一张椅子上,闭目养神。

    旁边,是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医生。

    “爸,您还没睡?”白国惟赶紧上前恭敬地问好。

    “嗯!”老爷子稍微点点头,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不过,白国惟脸上却是不敢有丝毫不满,没有老爷子的进一步示意,就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

    过了足足有两分钟时间,老爷子这才眼皮子抬了一下。

    “你今天给古家的小子送了个huā篮?”

    “是的!”白国惟长舒一口气,点点头。

    稍微一阵沉寂,老爷子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同情冰冰。可是,作为我们白家重点培养的二代核心人,你做事,始终要把政治思维放在第一位。你现在这么做,很容易给人造成误会,影响你在派系里的地位。”

    “我明白。”白国惟说道,眼神中却是闪烁着坚定的光芒“我知道,当年冰冰跟古毅民的事情,正好发生在风口浪尖上,新旧派系交替夺权的关键时刻。如果我们不快刀斩乱麻,重重惩处冰冰,就会让其它几家怀疑我们的立场,我们白家就会被边缘化。政界,凡是两面派,墙头草,就没有好下场。我们如果同情冰冰,默认她跟毅民的婚事,别人就会怀疑我们有意跟古家靠近,这是极其危险的。哪怕根深蒂固如我们白家,也经不起那种风没……所以,当年,我不反对家族的做法。我同情冰冰,但是,我也恨她不争气0在关键时刻,不知道体谅家族,只会为自己着想。享受了家族资源带来的荣华富贵,却只顾自己的感受,她自私,所以,该当落魄,该当有那种下场。”

    白国惟说着,稍微有些哽咽,显然,内心并不像他口中所说的这么绝情。说到这儿,语气一转。

    “可是,这次不是冰冰。冰冰已经死了。”

    老爷子听到这句话,身体一哆嗦,微不可委。

    白国惟继续说道“现在是古风。古风是孩子,他没有错!更何况,他还救了您的命。古毅民以前的选择很聪明,他让古风默默无闻,这样,虽然委屈了些,平平安安一生总是没有问题的。”

    白国惟语气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古毅民让古风结束平淡生活,开始露出峥嵘头角。古风,不愧是冰冰和毅民的儿子,我查了他最近这段时间所做的事,没有借助我们白家的势力,也没有借助古家的势力,他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足够说明他的优秀。”

    “以前他平平淡淡,入不了大家的眼睛。人们或许想不起来他。但是,现在他渐露头看,相信一些人就要开始不安定了。这时候,如果我不出来表个态,以古风的力量,怎么可能应付得了那些有心人?”

    白国惟看向老爷子,语气无比坚定。

    “我坐视我的妹妹被他们逼死这已经违背了我做人的底线……为了家族,我妥协了。不瞒爸爸说,在冰冰临死前,我去看过她“从那以后,只要闭上眼睛,我的脑子里,就是冰冰临死前的样子。”

    白国惟的眼中闪烁着泪huā,盯着老爷子。

    他没有说白冰冰临死前的情况怎么样,但是,语气中透露出的信息,已经足够多了。

    老爷子嘴唇哆嗦着,张了一下,却是没有说出话来。

    旁边,那名医生赶紧上前,掏出听诊器,开始为老爷子检查身体,同时,用眼神暗示白国惟不要再说话。

    老爷子一把将医生推开,眼光灼灼地看着白国惟。

    “继续说下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