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闹剧

第一百一十六章 闹剧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在座的,还有关家年轻一代的子弟,紧邻着关克贤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浓眉大眼,给人一种宽厚的感觉。这是关克贤的儿子,也是关家三代的长子,关子寅。

    关子寅旁边,一个青年脸sè带着病态的白,明显是酒sè过度。眼神jīng明中透着一丝yīn狠,是三叔关克成的儿子,关子鹤。

    关家成年的男子,除了三叔关克成和病中的关子林以外,全都在这里。

    作为一个大家族,仅仅这么几个成年男丁,也算是人丁稀薄了。

    关老爷子不说话,大家也都各自安静着。只有关子鹤手中拿着一个打火机,打火机的盖子打开,再关上,发出“咔咔”的声响。

    啪!

    终于不耐烦地把打火机扔在桌子上,看向关老爷子说道:

    “爷爷,不就是因为他救过子林吗?我们这么多人在这儿隆重其事地,是不是太看得起他了?让他感觉到自己的重要,接下来的谈判可就不好办了。不如您老不用在这儿等了,留下大伯跟我在这儿主持就行。”

    关老爷子眼睛睁开,扫视了关子鹤一眼,一声冷哼:

    “你给我住口!救过子林如此大恩,难道还不值得我们在这儿等上一等吗?而且,这次的合作,对我们关家的重要xìng,我已经不止一次地跟你强调过。哼!看来,这次让你跟过来见见世面,倒是我做错了打算。”

    当着家族众人的面。老爷子的这种呵斥,已经算的是严厉了。关子鹤张口还想说什么,旁边大伯关克贤一个眼sè,只能讷讷地闭了口。不过,明显有些不服气。

    因为古风身份的特殊,关老爷子并没有将小光明药剂的事情说出去。

    在关子鹤,甚至关克贤等人眼中。古风也不过是个针灸了得的年轻医生而已。

    所以,这次合作关家出钱出物,最后却只要三成股份。不少人是有意见的。

    毕竟,无论在哪儿,眼光不够的人总是少不了。

    关子鹤的意见。不光是代表了自己。他们对这次合作,并不满意。

    ……

    哒!

    房门打开,古风和关子韶并肩走了进来。

    哗!

    关老爷子率先站了起来,原本闭目养神的状态,现在则是jīng神奕奕。

    哗哗!

    关克贤等几人,紧跟着站了起来,一个个脸上都是带着笑容。只有关子鹤,嘴角一撇,颇有些不屑的样子。

    “哈哈哈,古大师。很高兴再次见到你啊!”关老爷子大笑着,迈着步子迎了过去。

    “老爷子客气了。”古风笑着,语气平淡地说一句。

    关克贤和关克忠分别打过招呼之后,大家纷纷入座。

    关家人坐在桌子的另一端,这一端。只有古风一个人。

    关子韶稍微犹豫了一下,欠身坐在了古风的旁边。

    关老爷子嘴角上扬,微微一笑。

    关子鹤口中小声嘀咕了几句什么,连坐在他身边的关子寅都没有听清。

    “首先感谢古大师,将这次合作的机会交给我们关家。”关老爷子先开口了,“我们关家上下。非常重视这次合作,除了将百花集团的饮料加工等产业剥离出来以外,我们还愿意另外拿出一个亿,来作为项目的启动资金。后续如果需要追加资金,一力由我们关家来承担,之后从新公司盈利的利润中来扣除就可以了。这是我们拟定的合同,古大师可以先看一看。”

    关老爷子一边说着,示意一下,旁边关克贤立刻递过一份合同。

    古风接过,翻开浏览了一下,仅仅片刻时间,就合上了,放在一边。

    包括关老爷子在内,大家都是奇怪的眼光看着古风。

    双方合作的合同,由律师拟定好,各种事项是十分复杂的,可是,古风只是看了这么一眼就放在旁边,没有人认为他已经清楚审阅过合同的内容,这可不是要合作的态度。

    果然,古风紧跟着开口了,语气中带着疑惑:

    “甲方是我。乙方股份持有人关天照是……”

    一边说着,眼光看向关老爷子几人。

    “哦,关天照是老头子我的名字。我们关家跟古大师您合作,自然是要拿出十足的诚意,老头子做这个持股人,应该还当得吧?”关老爷子笑着打个哈哈。

    古风稍微一怔,手指尖在桌面上轻轻触碰着。

    想想关子韶在来时路上的yù言又止,终于明白了些什么。

    没有什么好犹豫的,面带微笑,开口道:

    “我想,关老爷子您可能搞错了。我要合作的对象,并不是关家,甚至不是百花集团,而是关子韶个人。”

    关老爷子脸上笑容一僵,旁边众人的脸sè也都沉了下来,整个会场内,瞬间安静。

    “呵呵呵!”关老爷子笑了起来,“古大师,韶韶本身就是我们关家一份子啊!跟她本人合作,与跟我们关家合作,都是一样的。而且,合同中的签约对象写成老头子我,分量无论如何都比韶韶要重些吧?”

    “如果我只看重合作对象的分量,恐怕比关家背景深、资金雄厚的公司,我也不是找不到吧?”古风脸上笑眯眯,说话却是毫不客气。

    关老爷子被噎得不轻,却是无话可说。

    的确,古风开私家菜馆时白国惟省长都亲自送过花篮去,而且,古风年纪轻轻,有如此神乎其技的针灸之术,关老爷子早就认定其背后有高人。

    深不可测的背景,加上茶饮配方的神奇,要想找比关家更合适的合作对象,确实非常容易。

    关老爷子无话可说,向关子韶使个眼sè。关子韶叹一口气,刚要开口,对面关子鹤已经说话了:

    “比我们关家背景更深,资金更雄厚?呵,真是好笑。我不否认,或许真的会有这样的公司。但是,肯跟你一个小小中医坐下来面对面平等对话,并且让你在新公司中占据大半股份,恐怕除了我们关家以外,就没有哪个家族会这么傻了吧?我们关家,也是看在你曾经救治了子林的份上,才给你的这个照顾。机会只有一次,能不能把握住,就要看你自己的了!错过了,可是要后悔莫及的。”

    一切合作的最好基础,都是利益。关子鹤很自信。他相信,除了关家以外,没有哪个家族愿意在出钱建厂、建渠道之后,仅仅要新公司三成的股份。

    甚至,在关子鹤心中还认为,关家之所以同意这么做,并不是因为古风救治好了关子林,而是因为……关子鹤眼光在关子韶的脸上扫过,正好看到关子韶略带着不安的眼神看向古风……这个胳膊肘向外拐的贱货!

    “住口!”

    一声呵斥,却不是关子韶,也不是古风,而是关老爷子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关子鹤被吓了一跳,显然没想到关老爷子会发这么大的火,犹犹豫豫地问道:

    “爷……爷爷,您怎么了?”

    “我怎么了?哼!你个不懂事的畜生,还不赶紧向古大师道歉?”关老爷子厉声呵斥道。

    “我?向他道歉?”关子鹤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看看老爷子,又伸手指指古风。

    “对!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古大师不但救了子林,这次的合作,更是古大师给我们关家的机会。你竟然口出这种狂言,不该向古大师道歉吗?”关老爷子语气依旧严厉。

    “爷爷!您这是怎么了?古风救了子林不错,可是,这次合作,难道我们关家占到多少便宜了吗?我们将百花集团的饮料生产业务剥离出来,出钱又出物,最后只占三成股份……好吧!我承认这个茶饮的方子确实神奇。可是,我们这么做,也太违背商业准则了吧?我们出的钱物,难道连一半的股份都抵不上?我看,这根本就是关子韶这个……”

    关子鹤显然平时在家听惯了爸妈骂关子韶的话,越说越激动之下,贱货俩字差点脱口而出,堪堪止住,可是,其他人也都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

    “我怎么样?”关子韶脸sè冰寒问道。

    “你怎么样?”关子鹤一声冷哼,“胳膊肘向外拐!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情,人家指不定要不要你呢,就急着往外倒贴了。”

    “啪!”

    关子鹤话音刚落,重重一个巴掌,却是关老爷子出手,一巴掌把关子鹤打愣了。

    “还不住口!你个混账东西!出去!”

    关老爷子脸sè铁青,伸手向外一指。

    关子鹤捂着脸,看着关老爷子,眼中委屈的神sè,渐渐变为恨意。

    “好!你因为一点小事,把我爸妈赶回乡下!现在又要把我赶走!好!我走!”

    哗!

    说完,用力一拉椅子,站起来大步向外走去。

    “你……”关老爷子明显气得够呛,眼睛瞪大了。

    旁边,关克忠和关克贤赶紧上前扶住老爷子,帮老爷子拍拍背。

    关老爷子一把推开两人,看向古风,脸上一阵苦笑:

    “家丑啊!这一场闹剧,倒是让古大师笑话了。”

    “呵呵,老爷子多虑了。”

    古风笑着打个哈哈。心中知道其中一定有隐情。关子鹤的父母,看样子就是关子韶的三叔和三婶,肯定跟关子林此次中蛊毒有关系。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仅仅把他们赶回乡下,老爷子已经是心慈手软了。

    不过,想想也正常,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