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二百三十九章 送上门的小流氓

第二百三十九章 送上门的小流氓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低头看看关键部位的那些白色液体——那些透过内裤渗透出来的脏东西们,秦青再次泪。

    看来,要赶紧去吃颗避孕药才行。

    基本的生理知识,秦青是有的。算算日子,现在的她正处于危险期,这些精子虽然并没有直接射进体内,可在在门口边晃荡着,万一游进去几个,她就死定了。

    前些日子,秦青正好看过一个相关新闻,说是一个女孩儿怀孕了,可是,她根本就没有跟人发生过关系,于是,到医院一检查,发现还是处女。

    百思不得其解,回忆之下,按照时间推算,可能是在某次游泳的时候中招了……不知道哪个骚男在泳池里做那龌龊的事情。

    秦青可不想以处女的身份怀孕,对于女人来说,做处女妈妈,恐怕是最最苦逼的事情了。

    出了这种事,秦青不论心中多恨,这时候也不敢声张,只能匆匆冲洗一把,披上衣服去买避孕药了。

    ……

    再说古风,像是做贼一样出了门,回到房间,才发现炼制的那几瓶蛮力剂全都丢在秦青的房间了。

    刚刚在人家身上爽了一把,古风即使脸皮再厚,这时候也不敢回头去拿。

    可是,如果不去拿的话,上官桥等人在回到京城之前恐怕就完不成身体的改造了。

    站在客厅犹豫了老半天,忽然想起什么,伸手在额头上一拍。

    “瞧我这记性!我放下药剂的时候,已经在桌上留了言。以秦青的见识,肯定不会耽误事,我就不用操那么多心了!”

    这么一想,立刻放下心来。躺在床上,不由回想起刚才旖旎的场面。那个一向冰冷而要强的秦队,竟然就这么被自己给玩儿了。虽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最后一步突破,可是……真的很爽啊!

    可能因此要承受秦队的怒火,但古风对于刚才的事情丝毫没有后悔。如果再有选择的机会的话,古风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做出同样的选择。

    “咦?不对啊!刚才箭在弦上的时候。秦队貌似是说如果我上了她,就要对她负责,否则,她就杀了我!”

    “我上了她,就要对她负责?为什么不是我上了她。她就杀了我。或者死给我看呢?”

    古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又开始有些纠结了。

    “难道说……”

    古风眼睛一亮,想到了一种可能。

    “难道说,秦队竟然看上我了?”

    这恐怕是唯一的解释了。否则的话。一个女的,而且,又是秦队这种偏向保守的人,怎么可能随便让人上呢?

    “嘿嘿嘿,看来。少爷我也是挺有魅力的嘛!”

    躺在床上呵呵傻笑着,古风也没有了修炼的心情,就那么回忆着刚才的美好,渐渐睡着了。

    ……

    古风睡得舒爽,秦青却是提心吊胆。

    出了门,比古风还像做贼,在大街上来回溜着。

    附近没看到药店,但是,晚上十一点多。性用品商店正是营业的时间,满大街看过去,亮着的广告牌数量极多,全是什么“一夜春”、“半夜情”之类。

    这些在白天极为隐晦委婉的性用品商店,到了晚上就揭去面纱。变得大胆起来。

    秦青一个正品处女,哪里好意思往这里面走?

    于是,在大街上转了一圈又一圈,始终纠结着。

    秦青心中正在纠结。并没有注意到,在马路对面的一个烧烤夜摊上。几个光着膀子的汉子正在大呼小叫地吃肉喝酒。

    “飞哥,那边有了靓妹,在那儿转了好几圈了。”一个瘦排骨型的小伙子早就注意到了秦青。

    “嗯?哪儿呢?”被称作飞哥的是个大光头,秃顶上纹着一只老鹰,胳膊粗壮,裸露出来的身体部位,同样是全都文遍了各种图案,似乎在告诉人们“我是黑社会”一样。

    “草!真靓啊!”大光头飞哥看了秦青一眼,立刻眼睛一亮。

    “飞哥,不能错过啊!拉过来,兄弟们正好一齐爽一把!”

    “就是啊!酒足饭饱,没有女人怎么行?飞哥先上,回头兄弟们跟着喝口汤。”

    “哈哈哈……”

    猥琐的笑声不断,几个汉字看着秦青,一个个眼冒淫光。

    “走吧!咱们弟兄,有女人当然是一块儿上!”

    飞哥率先站起身来,摆着手。这一句话,自然是赢得一片叫好。几人摇摇晃晃地打着酒嗝,向着秦青走去。

    “哎,几位大哥……你们还没结账呢!”

    肉摊老板见状,立刻追过来,脸上带着讨好的笑。

    啪!

    跟在后面的一个小弟二话不说,回手甩过来一巴掌。

    “结你妈啊结!瞎了你的狗眼,也不看看老子们是什么人!飞哥在这条街上吃饭,什么时候花过钱了?别说吃你的饭了,就是睡你的老婆,你也得给老子忍着!”

    “跟他废什么话啊!直接一脚踹回去!”另一个小弟有些不高兴了。

    老板知道惹不起这些人,只能讪笑着退开。

    那两个小弟这才骂骂咧咧地走开了。

    等看到这群人过了马路,老板脸上露出憎恶的表情,狠狠地冲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呸!一群人渣!”

    进而看到快要被他们追上的秦青,口中啧啧,叹一口气。

    “哎,可惜了!这么好一个姑娘,今天怕是要被糟蹋了!”

    感叹归感叹,他却是连报警都不敢。

    经常在夜市上混,对于周围的情况,老板自然是比较清楚的。能够这么横行霸道的,肯定跟警察中的败类有勾结。

    烤肉老板敢肯定,如果自己现在报警的话,那些混混们没事,自己恐怕就会倒霉了。

    ……

    “怕什么!又没有人认识我,买了就走!”

    秦青站在一家性用品商店门口,右手紧握着拳头,挥动了一下手臂,给自己打打气。但是,脚刚伸出一步。立刻就转过头,向旁边走开了,一脸的欲哭无泪。

    “怎么好意思!这怎么好意思啊!”

    “这种事情,本来就应该交给男人来做的。都怪那个可恶的家伙!该死的古风!”

    秦青咬牙切齿,简直想要把给自己造成麻烦的古风给切碎了!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一个轻浮的声音响起:

    “嘿。美女,是不是想买按摩棒啊?”

    秦青脸色一冷,回过头来。只见正说话的,是一个带头的大光头。胳膊粗壮。

    在他身后,一群小混混簇拥着,一个个脸上都是带着淫荡的表情,嬉笑着看着秦青。

    “这么靓的美女,要什么按摩棒啊。忍不住了就来找哥哥啊!哥哥满足你!”看到秦青回头,马飞眼中惊艳的神色一闪,贼光更亮。

    刚才远远看着,只是看到秦青漂亮。可是,近距离之下这才发现,岂止是漂亮,简直可以用惊艳来形容了!

    作为昆西市一个街头混混的小头目,马飞不缺女人,每天晚上都有一些小太妹。或者是保护范围内的那些坐台妹们主动来“侍寝”。

    可是,秦青显然不是那些庸脂俗粉所能比得了的。尤其是秦队冰冷的面孔,反倒更加给人征服的**,最是适合飞哥这种有些小权利的人。

    “嘿嘿嘿,妹子。我们飞哥看上你可是你的福气,走吧,陪哥几个喝几杯去吧?”后面的小弟立刻开始笑嘻嘻地往前围了过去。

    这是一群小流氓,自己被调戏了!

    秦青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明白是怎么回事。不但没有恼怒,反倒隐隐兴奋起来。

    刚刚经历了酒店里的事情。平白被人家爽了一把,秦青满肚子怒火还没处发泄,这些小流氓现在送上门来,简直太是时候了!

    这么想着,脸上已经忍不住露出笑容。看看周围的行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大部分人不但不过来主持公道,反倒远远绕开——国人喜欢看热闹,可是,他们也明白,有些热闹是不适合看的。

    只有一个年轻人看不惯这些小混混的所为,有个一人掏出手机,似乎要打电话报警。

    这些小混混们经常做这些事情,一个个经验丰富,早就有人看到,立刻有两个人走过去,手里甩着匕首,骂骂咧咧地推搡了那个多事的家伙几下,把手机抢过来摔在地上。

    那个被抢了手机的年轻人很不忿,但知道这些人是自己惹不起的,只能走开。

    对于马飞来说,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他甚至连回头看一眼的力气都懒得花,眼睛眯着,肆无忌惮地在秦青身上打量着。

    如果换做平时,一个小混混敢用这种猥琐的目光看自己,秦青早就怒火中少,一拳将他撂翻在地。

    但是现在……秦青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做出很嗲地声音问道:

    “陪你们喝几杯?去哪儿?”

    马飞一怔,显然没有料到会得到这种回答。

    “你同意了?”马飞还有些不敢相信。

    “为什么不同意?你寂寞,我无聊!而且,有人请喝酒,这是好事啊!”秦青继续笑。

    “飞哥,这妹子不会是出来站街的吧?现在都晚上十一点多了,还在大街上晃的,怎么可能是正经女人?”

    旁边一个小弟一席话,差点把秦青噎趴下。

    站街的?

    我站你妈!

    秦青脸上没有表现,眼睛却是看了那个说话的小弟一眼,将他暗暗记在心里,一会儿一定“特殊照顾”一番。

    “对啊!”马飞立刻恍然,“妈的!没想到泡妞泡到站街妹身上了。不过,妹子,你这么漂亮,这么有资本,站街岂不是太委屈了?”

    “呵呵!”秦青心中怒火又开始燃烧,脸上却是装作羞涩的笑两下。

    “草!真是这样啊?”马飞一口把一支烟头喷在地上。

    “妹子!你知不知道,这里是我们飞哥的地盘,你即使要站街,也是要经过我们飞哥同意的。以前没见过你,看你也是新来的,跟我们飞哥走吧!晚上好好沟通沟通!”旁边一个小弟嬉笑着。

    马飞立刻送过去一个赞赏的眼神,这让那个小弟着实兴奋了一下。

    “嗯!”秦青微不可查地点点头,鼻孔里发出声音。

    “哈哈哈!走吧!跟了我大马飞,绝对不会亏待了你!说不定以后不用你站街一样吃香的喝辣的,也是有可能的!”马飞说着伸出手来,就要上前搂秦青的小腰。

    秦青哪里会给他机会,往后退开一步,轻松躲开。

    “嗯?”马飞一愣,这妹子动作很伶俐啊!

    还没有多想什么,秦青已经笑着说道:

    “对不起飞哥啊,今天晚上恐怕不行了。小妹还有事,要急着回家……”

    马飞脸色刚一沉,就听秦青接着说道:

    “当然,如果飞哥很急的话……咱们可以去这个小胡同休息一下。”

    秦青伸手往旁边的一条小胡同一指。

    马飞原本就心痒难耐,见状哈哈大笑起来,哪里还等得及。

    “哈哈哈,妹子,没想到你他妈比老子还急!走!走!走!看哥非得草爽了你!”

    马飞看着秦青修长的身材和精致的五官,越来越是兴奋,感觉流氓话说起来都比平时更刺激了。

    秦青一笑,已经率先往小胡同里走去,同时回身勾勾手指。

    “哥哥们一起过来嘛!”

    马飞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正常,可是,刚才被秦青一番撩拨,已经精虫上脑,哪里还能顾得了这么多?

    更何况,这里一向都是他的地盘,混了好几年的,对方又只是一个女的,小胡同一眼能看到底,没有其他人,这能出什么事?

    “飞哥!兄弟们给你掠阵助威!一会儿让兄弟们喝口汤啊!”

    “是啊,飞哥!人家妹子都不怕,咱们可不能怂了啊!”

    几个小弟盯着秦青,眼睛都不打转了。这样的美女,平时他们哪有资格上啊?现在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哪怕飞哥不高兴,他们也不肯错过啊!

    对于他们来说,这叫可遇而不可求。

    飞哥的确有点不高兴了。这种极品美女,如果有机会的话,当然是要养在后宫自己品尝。可惜的是,刚刚自己刚刚过来的时候跟大家承诺过都有份了。

    这些都是他的手下,如果好处都让自己占了,难免让属下寒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