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不知死活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不知死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警察同志,这些人是流氓,来我们菜馆捣乱,快把他们都抓走吧!”

    吕大厨显然没有注意到那些警察的语气,手中菜刀指着阿辉一群人大喊着。

    “说的是你们!我们这么多警察在这里,你手里还挥舞着菜刀,怎么?想暴力袭警吗?”那个脑满肠肥的警察冲着吕大厨呵斥着。

    吕大厨一愣,这才发现不对,手里的菜刀垂下,说道:

    “警察同志,你们不要误会!是他们来捣乱,我们是自卫!”

    看到警察,那群小混混不但没跑,一个个倒像是见到亲人一样围了过来。

    阿辉更是向着那个脑满肠肥的警察走了过去,明显认识对方的样子。

    “没什么误会的!张科长,我们根本就不是来捣乱的,我们是来要债的!这家黑心饭店,在菜里面添加大麻,我们都是受害者,原先在这里吃过饭,现在还有很多订单,我们要退款,我们要赔偿!”

    “对!我们要退款!我们要赔偿!”

    一群小混混咋咋呼呼,那种感觉,警察就是来为他们撑腰的。

    “是这么回事吗?”脑满肠肥的张科长斜着眼睛问道。

    “这个……”吕大厨一个犹豫,回头看向古风。

    这件事情,可是不好说了。古氏菜馆刚刚被查过,卫生部门的理由就是有人举报菜品里添加有大麻。

    对于这一点,亲自掌勺的吕大厨自然是不相信的。所有做菜的材料中,除了古氏特色调料以外,都是在他的操作下购买过来的。

    而古氏特色调料,吕大厨虽然不清楚里面的具体成分是什么,可是,凭借他多年大厨的经验。只要舌尖舔一下,就知道里面不可能含有大麻。

    事实是这样,但因为有卫生部门的审查。他也不好一口否认。

    至于这些小混混是不是来索赔和退款的……刚进门双方就起了冲突,还真是不知道。

    吕大厨到底是老实人,刚才一怒之下爆发,现在立刻没了主意。只能看向古风。

    “看来你们也说不清楚了,既然这样,你们都跟我走一趟吧!到局里说清楚了再出来!”张科长胖手一挥。后面几个警察呼啦啦向着古风围了过去。

    吕大厨为了菜馆,为了古风,一怒之下敢跟小混混们动刀子,可是,现在警察上来,他就不知所措了。

    倒是一直在后面的绾梦琪,这时候“噌”一下跳了出来。拦在古风面前。

    “你……你们凭什么乱抓人?明明是他们来捣乱的,要抓,也应该是抓他们!”

    小姑娘俏脸涨红,指着阿辉一群人。

    “抓啊!谁说不抓了?涉事双方,都要跟我们走一趟!”张科长显然很擅长处理这方面的事务。一句话把绾梦琪顶了回去。

    “还不动手?”他向那几个警察眼睛一瞪。

    “走吧!”

    一个年轻的警察甩出手铐,就要去拉古风的胳膊。

    古风一直脸色平静地看着这一切,眼看着那名警察接近,伸手向着衣服里摸去。

    后面几个警察立刻紧张起来。

    哗啦!

    其中两人更是直接掏出手枪。

    显然,罗正、张增贵等人也对古风进行过调查,知道古风身手不错,提前做好了准备,出警时有人配备了手枪。

    “不要紧张!”古风微微一笑,手伸出来,手里已经多了一个证件,“我只是拿这个。”

    古风伸手把证件递过去。

    那个年轻警察接过来,打开一看,立刻脸色一变。

    犹疑了一番,盯着证件看看,再看看古风。

    “赵平,搞什么呢?”后面,张科长有些不满了。

    年轻警察赵平闻言立刻小跑着过去,把证件交给张科长。

    “飞……飞龙特种部队教官,少校军衔?”张科长粗大的脖子中,喉头蠕动了一下,做出了跟赵平一样的动作看看证件,再看看古风满脸不敢相信的表情。

    以他在体制内混了这么多年的见识,基本的眼光还是有的。这个证件不论是做工,还是上面刻着的钢印,都不像是假的。

    可是……眼前这个人,这个只有十八岁的年轻人,怎么会是飞龙特种部队的教官呢?而且,竟然是少校军衔!

    妈的!十八岁的少校?年轻的有些过分吧?

    张科长感觉脑袋一下都大了。讷讷地不知道该怎么办。终于扭头就走,到旁边打电话去了。

    这突然地变故,看得绾梦琪等人都是一愣一愣的。

    虽然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们还不明白。可是,大家都是亲眼所见,自家老板只是亮出一个证件,那群原本气势汹汹的警察就立刻萎下去了。

    自家老板很硬啊!

    “老板,你是少校军官?不会是假的忽悠他们的吧?”绾梦琪走到古风身边,嘴唇凑近古风的耳朵低声问道。

    少女的香气袭来,说话之间,吐出的热气让古风耳朵痒痒的。

    转过头,只见一张漂亮的脸蛋近在咫尺,古风忍不住伸出手去,在那张脸蛋上轻轻弹了一下。

    “你说呢?”

    “哎呀!”绾梦琪一声轻叫,显然没料到老板会对自己动手。

    不过,看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

    那边,张科长正在向顶头上司张增贵局长汇报着情况。

    “什么?飞龙特种部队教官,少校军官?这……这怎么可能?你确定那证件不是假的吗?”张增贵满脸不敢相信的表情。

    “我看不像!那钢印非常清晰,证件的各项做工都非常精良……像是真的!”张科长琢磨着措辞。

    “怎……怎么回事?”

    帕萨特中,罗正几人听不见对面的声音,只从对话中断断续续猜测出一些信息来。

    “张万志他们正要动手抓人,古风亮出了证件,他是飞龙特种部队的教官,少校军衔。”张增贵一句话解释清楚。

    “什么?飞龙特种部队教官?就是那个号称华夏最牛的特种部队?”罗正的眼睛也是瞬间瞪大。

    “嗯!”张增贵点点头。

    “咕噜!”罗正吞咽了一口唾沫。

    靠!这叫什么事啊?

    自家儿子死了。苏家咱惹不起,原本想找个软柿子捏呢!可是……飞龙特种部队的少校教官啊!这特么地哪里是软柿子,这分明是一个铁球。还是特么地带铁刺的!

    “张局,我们怎么办?”电话对面,张科长继续问着。

    “怎么办,罗局?”张增贵捂着话筒。问罗正。

    “怎么办?”罗正眼中狠疾的光芒一闪,“我们都已经出手了,还能有退路吗?而且。我们的儿子不能白死!先把人抓回去再说!我们再想办法办法去验证那个证件的真伪。如果是假的,就好办了,我们有一百种方法弄死他!”

    “如果是真的呢?”张增贵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要知道,顶在最前面出手的,可是他的人啊!

    “即使是真的,军人在地方违法,我们警察也有拘留他。制止他的权利!只要阿辉他们配合,就没有我们的责任!”罗正说道。

    张增贵犹豫了一下,似乎在权衡其中利弊。

    “干吧,老张!我们的儿子不能白死啊!”

    “就是!无论如何,把他弄到拘留所。咱们先出出气再说!”

    车上另外两人也是出言道。

    华夏最有名的飞龙特种部队的教官,少校军官……如果放在平时的话,他们即使巴结不上,也绝对不会去得罪的。

    可是,现在的几人,已经被丧子之仇冲昏了头,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

    “好,干了!”

    想想儿子的惨状,张增贵也终于下定决心。

    “抓人!”

    这句话却是对张万志说的。

    “是,张局!”

    张万志答应一声,心里却满是苦水。

    张局长家公子意外死亡的事情算不上秘密,对外宣称是几个人在河里游泳溺水而死,可是,人在体制内,张万志却是很清楚,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溺亡,而是跟这个古风有关系。

    原本他被选中执行这次任务,是非常兴奋的。这可是为张局长办事啊!

    可是,现在他心中的后悔,就别提了!十八岁的少校啊!这年轻的有些过分的军官,不是有令人恐惧的背景,就是有令人恐惧的实力……而不论哪一样,都不是他一个小小科长得罪得起的。

    但他已经没有了退路,张局是他的顶头上司,跟张局在一起的,还有工商局的一把手罗局等几人,得罪他们,他这个科长立刻就干不成了。

    得罪古风……万一人家回头来算账,自己恐怕也会倒霉。不过,那是以后的事情了。

    在现在倒霉和以后倒霉之间,张万志只能苦逼地选择了前者,硬着头皮向古风走去。

    不过,心中已经存了畏惧,气势却是怎么也硬不起来。

    双手将证件递回去。

    “这位同志,您违反了地方法律,请跟我们走一趟!”

    那两名持枪的警察,一胖一瘦,那个稍瘦的见状犹豫了一下,握着的枪犹豫着,不再指向古风。而那个稍胖的显然不是太有眼色,没有搞清楚状况,看到张科长说话,立刻举枪指向古风。

    古风眼光一寒。他不相信这两名警察敢随便开枪,但是,他不能冒这份险。

    这么近的距离上,手枪已经对他有一定的威胁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是古风做人的原则。

    “老实点!举起手来!”

    咔嚓!

    啊!

    骨折的声音,伴随着一声惨叫,却是古风突然出手,将手枪夺过来的同时,将其手腕直接折断。

    那个稍瘦的还没有反应过来,古风闪身将其手枪也夺了过来。不过,因为他比较老实,古风并没有出手伤他,比那个稍胖的同事幸运了些。

    “同志!”

    张万志大喝一声,也要去摸自己腰间的手枪。

    啪!

    手枪还没摸出来,古风已经一巴掌抽过来,立刻两眼直冒星星,头脑一阵发蒙,刚摸着枪的手也停了下来。

    其它几个警察见状想要冲上去,古风手中的枪已经抬起,吓得一帮子警察立刻后退几步。

    “怎么,我的证件是假的?”

    古风语气冰冷,却是向着张万志问话。

    “不……不像!”

    被古风盯着,张万志只感觉心底发寒,那种感觉,就像是曾经在内蒙参军时,被一群饿狼盯着一样,这让他的头脑连撒谎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了。

    “既然不是假的,飞龙特种部队的教官,岂是你一个小小警察想带走就带走的?真是不知死活!啪!”

    古风说着,顺手又是一巴掌抽过去。

    这一下,张万志两边脸都肿了起来。

    身后那些个警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上司像是孙子一样被人教训,听着两人的对话,似乎明白了什么。

    “滚!”

    古风口中吐出一个字。

    “是!”

    被抽了两巴掌,张万志心里反倒一阵轻松,狠狠地舒了一口气。这样一来,在古风这里有了了解,而对张局也有了交代。不是自己不带人家走,是带不走啊!

    刚转身,那个稍瘦的警察已经过来苦笑着:

    “张科长,手枪……”

    华夏政府对枪支管制很严格,丢枪可是大事啊!

    哗啦啦!

    古风已经将弹夹退出,手法利索,几颗黄灿灿的子弹退了出来。随手将没有子弹的枪支扔回去。

    “谢谢!”

    张万志接过来,道一声谢,带着一行属下灰溜溜地离开了。

    阿辉等十几个小混混互相看看,同样有些不知所措。

    戏本不是这么设定的啊!怎么回事,难道那个家伙的证件是真的?

    阿辉回头看看帕萨特,没有得到进一步的指令,只能向一行小弟们摆摆手:

    “走吧!咱们也走吧!”

    警察都奈何不了人家,自己这些人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站住!”

    古风一声冷喝。

    “怎……怎么,我们走你还能拦着不成?”阿辉不想在小弟们面前露怂,可是,语气已经出卖了他,怎么听怎么像是色厉内荏。

    不色厉内荏不行啊!人家是军官,对警察都敢下狠手,更不要提他们了。而且,警察们走后,没看到后面那几个厨子手里的菜刀又举起来了吗……

    “你刚才不是说你们是来退款,来要债的吗?正事还没做,这就要走了?”古风却是语气变得温和,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