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嘴巴很严

第二百六十八章 嘴巴很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妈的!一起上!”

    “废了他!”

    前车之鉴,后面那群人不但没有被吓住,仗着人多势众,反倒更加被激起凶xìng,纷纷或是掏出匕首,或是随手抄起玻璃杯等物,就要一涌而上。

    却见古风极为淡定,伸手向着衣服里一摸,再抬起手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多了一把手枪,黑幽幽的枪口,随意地指向众人。

    “呃……”

    “嘶……”

    周围瞬间安静下来,有倒抽冷气的声音。

    “不会是假的吧?”

    有人小声嘀咕一句。

    咔哒!

    保险栓打开的声音,那么清脆,怎么听都不像是假的

    众人面面相觑,脸上表情开始变得jīng彩起来。

    尤其是詹姆斯和计然两人,脸sèyīn沉地像是要滴出水来一般他们可是有把柄抓在对方手里啊!

    这手枪一露出来,明显把众人都是给镇住了!就连被折断手腕的那个倒霉鬼,也显露出他汉子的一面,竟然生生忍住疼痛,没有喊出声来。

    “还不让开,是不是想要试试我敢不敢开枪?”

    古风笑眯眯的表情,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枪口看似无意地摆动,却是正好指向拦路的那几个人。

    哗啦!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凡是被枪口指到的,都是纷纷后退让开。

    “谢谢了!”

    古风很优雅地向众人点点头。同时,伸出胳膊,眼睛注视一下关子韶。

    关姐姐立刻很配合地伸出手来,环住了古风的胳膊。

    两人迈步就要向外走去。

    “站住!”

    计然突然一声厉喝。

    “有什么事吗?”古风脚步一顿,回头问道。

    “你……把手机留下,我可以放你们走!否……否则的话,我们这么多人。即使你手里的手枪是真的,也走不掉!”计然感觉自己的双腿在哆嗦,却是强撑着。

    “嘿嘿。你现在是不是很害怕,在强撑着?”古风突然一笑,问道。

    “是!非常害怕!怕得要死!”

    计然几乎是脱口而出,说完之后。就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

    妈的!在现在这种情形下说这种话,明显是弱了气势啊!

    “呵呵,你可真是诚实小郎君啊!傻得可爱!”古风笑笑。

    在吐真剂的作用下。狡猾的黄鼠狼也会变成诚实小郎君。

    旁边,关子韶的嘴角上扬,露出一抹好看的笑容。

    诚实小郎君了?这个称呼很可爱……当然,只是称呼可爱,计然本人就一点都不可爱了。

    计然眼中羞恼的神sè一闪,挥手一摆,向周围众人发出命令:

    “大家一起上!你们这些人的命不值钱。死了也没关系!重要的是不要让他把视频资料带走,否则我就完了!”

    “快上!你们这些低等民族的贱种们,用命填也要把东西抢回来!”詹姆斯也几乎同时跟着说道。

    两人刚说完,都是捂住自己的嘴,互相对视一眼。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再看周围众人,一个个脸sè气愤。

    他们是受雇于计然和詹姆斯不假,他们是出来混江湖的也不错……可是,不管是谁,被人骂贱种,骂命不值钱,也不会高兴得了。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妈的!我怎么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计然的脸sè,已经开始变得煞白。

    见鬼!

    这真是见鬼啊!

    “呵呵呵!”古风笑笑。

    他知道,自己不用动手了。看看周围那群人的脸sè就知道,他们绝对不会再出手对付自己。

    跟关子韶优雅地走出咖啡厅的时候,古风还能听到后面传来的声音:

    “计少,您这是什么意思?兄弟们虽然过着刀头上舔血的rì子,可是,你也不能拿我们的命不当命啊!”

    “你们的贱命,哪有我的前途重要?重要能保住我的前途,就是你们死光了都没关系……”

    “什么?揍他!竟然敢这么说!”

    古风忍不住笑出来,在吐真剂的药效消失之前,估计计少麻烦大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是那瓶药液?”车上,关子韶终于忍不住扭头问道。

    “嗯!那叫做吐真剂,无sè无味,吸入的人,都会忍不住说真话。”

    对于自己的女人,古风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更何况,自己的秘密,关子韶已经知道不少了。

    “吐真剂?”关子韶听着,目光流转,上下打量古风一眼,让后者打了个冷颤,十分怀疑这位姐姐在胡思乱想什么了。

    “这是我最大的秘密,一定要保密,哪怕是你家老爷子,也不要随便透露。”古风叮嘱一句。

    “放心!我的嘴巴,可是很严的哦!”关子韶说道。

    “哦,嘴巴,很严吗?”古风扭头看看关关姐红润的嘴唇,想想两人几次盘肠大战时,关关姐忍受不了的时候,也用嘴巴安慰过小古风。

    那种**的感觉……嗯,的确很严,很紧!

    “流氓!”关子韶从古风的眼神里立刻看出对方不怀好意,再稍微一思索,就想到了什么,立刻俏脸一红。

    “哈哈哈……”古风得意地大笑着。

    让关总这种极品女人俯首称臣,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极其满足虚荣心,极其值得自豪的事情。

    车速放缓,伸手从后排座上拿过一个包,递给关子韶。

    “为了奖励你的嘴巴严,这些东西送给你了!”

    “哦?”

    关子韶似乎对古风的调戏已经有一定免疫力了,并没有多说什么。打开包,只见里面几个土黄sè的卷轴,用绳子系着,露出的部分,可见一个个古老的符文。

    “这是……”

    关子韶疑惑着,拿出一个卷轴来,手指捏了捏。

    “皮的?”看向古风,问道。

    “嗯,羊皮卷轴!接下来的事情,你不要感到惊讶。现在,你的jīng神力集中在那株树上。”

    古风一边说着,已经缓缓停车,车窗摇下。

    车窗外,正好有一株碗口粗的小树。

    “嗯,好了!然后呢?”关子韶眼睛盯着那株小树,问道。

    “然后,把这个卷轴撕开,想象着对那株小树发动攻击。”

    “发动攻击……这可是皮的,我能撕得开吗?”

    关子韶口中嘀咕着,话音还没落,手刚一用力,就感觉“霍拉!”一声,卷轴已经被撕开,竟然像一张纸一样脆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