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二百八十八章 苏步阳

第二百八十八章 苏步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三两口将手里的油条吞下去,又从车里拿出一杯豆浆,牛饮而下。レ思路客レ

    这份早餐是他在路边买的,美味自然是谈不上,但是,填饱肚子却是必须的。

    马六已经很破,古风只能将它藏在绿化带后面的步行道上。车的原主人很注重生活细节,放着一个纸抽。

    古风抽了两张面巾纸,擦干净手和嘴,舒展一下身体,就等着苏步阳按照生活习xìng出来晨跑了。

    薄薄的晨雾渐渐散去,太阳缓缓升起。

    等待的苏步阳没有出现,一个头发灰白的老者却是健步而来。

    “你好,这位是就是古少吧?三少爷托我给你带个话。”

    老者看起来有六十来岁,但是,脸sè红润,体魄健康,丝毫不显老态。只是,说话看起来客气,却是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三少爷?苏步阳?”古风一怔,反问一句。

    “是的!”老者点点头。

    “他知道我在这里等他?”古风疑问,感觉自己有些小看那些二代们了。

    “这点小yīn谋,怎么可能瞒得过三少爷!”老者下巴微微上扬,优越感更加明显。

    古风翻个白眼,对老家伙这种当狗还自豪的行为感到十分不屑。更加重要的是,他的xìng格,从来都不是能忍气吞声的。被人鄙视了,还假装没察觉,那是软蛋才会做的事情。

    古风是软蛋吗?当然不是!

    很干脆地往车里一坐,假装拍了拍身上那不存在的尘土,说道:

    “说吧!他派你这个奴才来干嘛?”

    老者一怔,脸sè立刻憋得通红。眼睛瞪着古风,似乎要喷出火来。

    他虽然是为苏家做事,可是,苏家从来都不把他当下人。连苏步阳平时对他的称呼都是“徐叔”,像这样直接被人称作奴才的,真是第一次。

    “怎么?你不是苏步阳的奴才?难道我搞错了。你是他的长辈?”古风故作奇怪的反问一句。

    老者脸sè涨得更红,像是要憋出血来。

    苏家的人尊重他,苏步阳更是以“徐叔”来称呼他,这是不错的。可是。如果他对外自称是苏步阳的长辈,那是绝对不行的。

    对于大家族来说,对于这种地位的尊卑看得是很重要的。他们可以尊重一些下人。可是,如果作为下人,因而失去了分寸,自称是苏家的长辈,那就是自找不自在了。

    “我当然不可能是三少爷的长辈!”老者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话来。

    “那还是奴才啊!懒得跟你废话!说吧,你家主子让你说什么?”古风摆摆手。一副不屑多说的样子。

    老者气得腮帮子直鼓,像是一只蛤蟆一样。真想甩手就走,懒得跟这个无赖多说一句话。

    可是,苏步阳是让他来传话的,他能不说吗?

    苏步阳平时对他尊敬。但老者是清楚地知道自家少爷的强势的。如果自己因为一点小事闹脾气耽误了少爷的事,少爷绝对会很不高兴。

    没办法,只能忍气吞声地说道:

    “三少爷说了……”

    老者说到这儿,神sè变得郑重,显然是在重复苏步阳的话。

    “‘我小看了你!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破局翻盘,真不愧是毅民叔叔的儿子!现在,你已经控制了计新昌,我再卡着你,也失去了意义。网络和舆论监控的事情,我会尽快派人撤销掉。至于我们的关系,我希望以后我们不是敌人。当然,如果你心里这口气出不了,非得要跟我过不去的话,我也不会客气的!’”

    古风听完,脸sè变得凝重。

    看到事不可为,就立刻收手。身居高位,却能放下身段主动跟自己化解冤仇……

    正是因为如此,古风才觉得,这个苏步阳不简单!是自己来到地球以后,所遇到的最难缠的一个家伙,如果执意要跟他为敌,以后肯定会非常头疼。

    看到古风的表情,老者一声冷笑,又恢复了那副高高在上的表情。

    他原本不是那么没有城府的人,刚开始在面对古风的时候,也自认为说话很客气了,只是那股高高在上的表情,是深入到骨子里去的,是他对待任何非大家族的人时就不自觉的流露出来的。

    正是这种不自觉流露出来的高高在上,让古风非常不爽。

    而被古风辱骂为奴才之后,老者即使再有城府,也不可能对其笑脸相迎了。

    “三少爷的意思,你明白了吧?少爷心胸宽广,这次你准备伏击他的事情,他就不跟你计较了。但是,如果你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以后就不要再指望少爷手下留情了!”

    “哎!”古风一边看着老者,一边摇摇头,一副无语的样子,“我总算知道,什么叫做阎王好过小鬼难缠了!”

    老者脸sè再次涨紫。他可是苏三少最亲近的人,平时走到哪儿都是备受尊重的。竟然被人先是说成老奴,又说成小鬼?真是岂有此理!

    可惜,他完全低估了古风的毒舌。只听古风继续说道:

    “原本我还高看了苏步阳一眼,只是,他这么jīng明的人,怎么就养出这么一条不会办事的狗来?”

    “你……”

    “你什么你!”古风根本就不给老家伙开口的机会,“苏步阳既然派你过来,而不是叫一群jǐng察,或者派一群打手,主要目的怕是为了跟我缓和关系吧?可是你这条老狗一过来就汪汪叫……你这是有意破坏苏三儿的计划吧?”

    古风说到这儿,语气已经严厉如同质问了。

    “不!不!不!怎么可能?”老者脸上的高傲和气愤立刻都消失了,转而换之的,是一脸惶恐。甚至连古风口中“苏三儿”的称呼都没有注意到。

    破坏苏三公子的计划?

    越是大家族,越是讲究属下的忠诚。这种话,如果传到苏三公子的耳朵里,虽然不至于让他失去宠信。可是……总会在主仆间产生一丝不和谐的心理yīn影……这种事情多了,主仆关系也就完了。

    老者人老智滑,是非常明白这个道理的。也一直避免这种事情发生,这是他能够一直得到苏家信任的重要原因。

    “一定是这样的!我知道了,你一定是不甘心一辈子给苏家当老奴,所以想要给苏三儿多多树敌,让苏三儿垮掉!你就能够摆脱掉老奴的yīn影,趁机摇身一变,成为有身份的人!”古风的语气更加肯定,好像事实就是这样一般。

    “胡说!你胡说!你……你……”老者脸sè几乎都被气紫了,伸手指着古风,手指颤抖。

    “哈哈哈……”古风见状,仰头大笑,“老狗,回去告诉你家主子,希望他说话算数,我也不希望我们以后成为敌人!”

    大笑声中,古风已经启动马六,“哒哒!”的马达咆哮声中,疾驰而去。

    剩下徐姓老者在那儿吹胡子瞪眼老半天,才恨恨地跺一下脚,转身返回别墅区。

    别墅健身区,苏步阳单腿放在压腿架上,扭动着腰肢,一下下压着腿。

    “少爷,事情办妥了!”在苏步阳面前,徐姓老者态度极其恭敬。

    “嗯!麻烦徐叔了!”苏步阳点点头说一句,就继续压腿。

    一般情况下,这时候徐姓老者就该主动告辞离开了。可是,今天却是站在旁边,张了张嘴,一副yù言又止的模样。

    “呼!”

    苏步阳长舒一口气,放下腿来,拿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这才转身问道:

    “怎么,还有什么事情吗?”

    “少爷,这个古风坏了我们的计划,刚才又想要伏击您,您为什么还要放过他呢?”徐姓老者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

    “呵呵!”苏步阳笑笑,“本来就是我们先对付他的,他只是自卫反击而已。我有些大意,棋差一招……算不上被他坏了计划。至于为什么放过他……”

    苏步阳说到这儿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道:

    “他能找到这里,说明他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知道了我的身份,还敢出手……这就是底气他不害怕我们苏家的底气!”

    苏步阳看着徐姓老者,继续说道,“海城传来的消息,你也知道。一场大火,计然他们十几个人,一个都没逃出来。那些人,原本可是为了对付古风的,并不乏好手,除了美国(总统:前文中的米国,还是改过来吧)的巴伦,还有孔雀山庄的朱子岩,那可是随时能够晋级二流武者的好手。连他,在古风面前都是狼狈而逃,可想而知,古风的身手有多强。才区区十八岁,就能够有这种身手……啧啧!了不起!他了不起,能够教出他这个高手的背后高人更了不起,徐叔可明白?”

    徐姓老者这才一副恍然的模样。同时,脸上满是欣慰。少爷年纪轻轻,考虑事情竟然这么周到。

    “我跟这个古风根本就没有什么利益的纷争,趁着现在还没有结下不可化解的深仇大恨,把事情说开就好了。否则的话,即使我用手段杀了他,引出他背后的师门长辈……我虽然不至于怕了谁,总是麻烦!”

    苏步阳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