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三百零八章 愿赌就要服输,断足

第三百零八章 愿赌就要服输,断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人群见状都是纷纷让开,周围的人群首先安静下来,紧接着,带动远些的人群意识到什么,也都安静了下来。

    大家的目光,都是落在古风和中田村正身上。

    上官桥和苏丽丽终于逮着机会挤到古风身边。

    “风哥!你真是太棒了!关键时刻拿出真本事,果然是风哥你的性格!”上官桥毫不掩饰自己的崇拜。

    古风轻轻一笑。大家都以为他刚开始是故意藏拙……这样也好,省得自己解释什么。毕竟,临阵突破什么的,这也太玄幻了一些,似乎是狗血小说中才经常出现的情节。

    “中田君,你的这双脚打算怎么切下来?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掰下来?”

    上官桥似乎很喜欢做恶人,更是以做古风的打手为乐趣。手抚着下巴,眼睛在中田村正的双脚上打量着。

    中田村正脸色微微一变。对方这个“掰”字,让他心里一颤。这不是玉米,可是他的双脚啊!

    白家驹活生生的例子,这个上官桥长得娘娘腔,出手可是一点都不含糊,相当狠疾啊!

    不敢大意,手又伸进怀里,做出警戒的动作。

    这次,上官桥也看得清清楚楚,不过,只是稍微一怔,就做出夸张的表情:

    “嚯?带着家伙呢?手枪还是匕首?哎呀!我好怕怕啊!”

    一边说着,伸手在腰间一摸,掏出一支手枪来,长舒一口气,假装擦了一把汗:

    “还好!我也带着手枪呢!我们龙组给配的,呵呵!”

    上官桥在摸到手枪的时候,中田村正眉毛一挑,出手如风。“唰!”地一下掏出手枪,就要指向上官桥。

    “别动!”

    他快,上官桥却是更快。先一步枪口已经指向他。

    “别动!千万别动啊!小心我的枪走火!按照我们华夏龙族的规定。如果有人威胁到我的性命,我是随时可以掏枪击毙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打死也白打!呵呵!”

    上官桥玩味地看着中田村正。

    中田村正刚刚掏出来的手枪,果然僵在半空,不敢再动。望向上官桥的目光。充满了不服。

    他刚才只因为稍有顾忌,不愿意在这么多华夏人面前炫耀武力……尤其是在水野樱子在场的情况下,这么做很容易给樱子留下轻浮的印象。

    可是。这么一个顾忌,竟然给了对方机会,让自己陷入受制于人的地步,中田现在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把枪扔过来。否则,你手里有枪,我很紧张,说不定一不小心就扣动扳机了。”上官桥扬头示意一下。

    中田村正看了看水野樱子。再看看那黑洞洞的枪口,犹豫一下,终于咬咬牙,“啪!”地一声,手枪扔在面前地面上。

    上官桥上前一脚把枪踢开。这才稍微舒口气,向着古风请示道:

    “风哥,现在动手吗?”

    一副甘心当小弟的模样。

    旁边水野樱子见状,知道自己不能再置身事外。

    毕竟,自己是跟中田村正在一起的,如果看着他被人砍掉双足而置身事外的话,总有些说不过去。

    更何况,中田村正再让人失望,也是大和民族的精英,怎么能交给支那人去处理?

    水野樱子打算出面,却不是直接找古风说话,而是向着苏珍珍开口了。先是甜甜一笑,露出程式化的笑容:

    “苏小姐你好,刚才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水野樱子,我爷爷,是水野家族的水野博思。”

    在她看来,古风只是苏珍珍雇来的赛车手,还没有值得她亲自去对话的资格。

    “原来是水野小姐,你好!”苏珍珍闻言,身为也是为之郑重,主动向水野樱子伸出手去。

    “你好!”水野樱子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个效果,只是淡淡一笑,伸出手去,跟苏珍珍轻轻一握。

    “苏小姐的家族跟我们水野家族最近有生意上的来往,看在我们双方合作很愉快的面子上,希望苏小姐不要再计较刚才的事情了。刚才中田村正是有些冲动,但是,因此就砍掉他的双脚的话,这也有些太野蛮了,苏小姐,您说呢?”水野樱子依旧是保持着微笑,问道。

    “是啊!中田先生的老师大野智,也是我很佩服的一位老人,今天的事情,的确只是一个玩笑。”苏珍珍原本就不想让古风出手伤害中田村正去结怨,就坡下驴说道。

    “如此就好!感谢苏小姐的谅解!”水野樱子微微躬了一下身,然后,转身对中田村正说道,“中田君,还不快谢过苏小姐?”

    “是,樱子小姐!”中田村正先向着水野樱子深深一躬,表示谢意,然后,才向着苏珍珍浅浅一躬,“谢谢苏小姐。”

    这一深一浅明显的对比,显示出了他的心态。

    站直身体之后,这才一声冷哼,阴冷的目光在上官桥和古风身上扫过。

    虽然依旧被上官桥的枪口指着,但是,他已经不怕什么了,恢复了原先的高傲。

    显然,他的想法跟水野樱子一样,苏珍珍才是幕后的主子,古风和那个伪娘虽然闹得欢,也只是人家雇来的属下而已,甚至连跟他们对话的必要都没有。

    苏珍珍看看中田村正的目光,突然有些怀疑,自己这么费尽心机地阻止古风出手,难道真的能让他们免于结仇吗?

    “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告辞了!”水野樱子向着苏珍珍点头示意一下。

    然后,看看古风,说道:

    “苏小姐请的这个赛车手车技相当不错,回头有时间,樱子一定要请教请教!”

    “呵呵,水野小姐慢走!”苏珍珍轻轻一笑。

    她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下,同伴败得这么惨,水野樱子已经没脸再待下去了。

    “哼!”

    中田村正向着古风和上官桥一声冷哼,阴狠的目光从两人身上扫过,仇恨毫不掩饰。显然,事情不会就此罢休!

    然后,看看地面远处的那支枪……骨子里的那股高傲,让他不愿意在众目睽睽之下俯身去捡,直接转身跟在水野樱子的身后,向着布加迪威龙走去。

    上官桥扭头看看古风,显然有些拿不定主意该怎么办。

    “咳咳!两位,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好像,跟中田打赌的人是我吧?”古风一直冷眼看着三人的交谈,直到这时,才清咳一声,站了出来。

    “嗯?”水野樱子一声疑惑,扭过头,目光只是在古风身上扫过,就看向苏珍珍。

    苏珍珍也是微微一怔,她从来没觉得自己能替古风拿主意,从她交出自己心爱的吊坠儿那一刻,她就想明白这个问题了。

    刚才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因为她提前跟古风交流过。

    此时见状,紧走两步,到了古风身边,压低声音说道:

    “不要意气用事!我跟你说得明白,你已经得罪了白家驹,如果再到处树敌,你的处境将会非常不妙!”

    “你觉得,即使我放过他,他就不会对付我了吗?”古风轻轻反问一句。

    苏珍珍想想中田村正的目光,张了张嘴,终于没有说出话。

    旁边,古风已经轻轻闪过她,向着中田村正走去。

    “你……你想要怎么样?”中田村正见状,往后退了一步,脸上终于露出恐惧的神色。

    “我们华夏人有句话,叫做愿赌服输。你说,我想要怎么样?”古风语气和目光一样阴冷,一边说着,脚下步子不停,继续缓缓向前走去。

    他走得很慢,语气也很平静,但是,给中田村正的压力却是非常大,感觉就像一座山压过来一般。

    刚开始,中田村正还想要强撑着,可是,随着古风一步步接近,终于一声嚎叫,转身就要向着车上跑去。

    就在他动的同时,古风也动了,双脚在地上一蹬,强悍的力量瞬间爆发,身体像是一头猎豹一样向前窜去,一把抓住中田村正的胳膊。

    中田村正也练过柔道,动作敏捷,在被抓住的瞬间,回身一肘,向着古风面部磕去。

    古风一歪脑袋避开,同时抓着中田村正的胳膊像是摔小鸡仔一样,用力向着地面摔去。

    嘭!

    巨大的力量,中田村正的身体重重摔在地上。

    还没有来得及挣扎,古风已经胳膊一探,抓住他的一只脚,用力一拧。

    “咔嚓!”

    “啊”

    骨骼折断声中,一声凄厉的惨叫。

    古风却是没有就此罢手,伸脚踏住中田村正的小腿骨,双手握住那只脚,又是用尽全力一拧,一拽……

    撕拉!

    鲜血喷溅,巨大的力量,那只脚竟然活生生被拽了下来。

    “啊!”

    中田村正的惨叫声戛然而止,双眼一翻,竟然是活生生地疼昏了过去。

    “啊!”

    “哇!”

    极其血腥的一幕,周围人群都是被震撼了,有的尖叫,有的则是被刺激地直接转身就吐……

    古风却是没有停手,伸手又抓住另外一只脚,同样的手段,一拧,一拽……

    “啊!”

    原本昏过去的中田村正直接被疼醒,瞬间又被疼昏过去。

    生生把中田村正两只脚撕下来,古风满身也被鲜血沾染,像是浴血的恶魔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