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三百零九章 蛋碎了

第三百零九章 蛋碎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距离最近的水野樱子,白色侧长裙上,也是溅满了鲜血,斑斑驳驳十分醒目。

    从始至终,她都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甚至,在外人看上去,脸色平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但是,古风距离近,却是能够看到她的双腿在微微颤抖,显然,这一幕对于她来说也是太过血腥了些。

    只是,骨子里的那份高傲,让水野樱子强撑着,不能在这些野蛮的支那人面前露怯。

    看着倒在地上的中田村正,断足部位,鲜血还在流着。水野樱子立刻安排人救治,然后,不等看救治的效果如何,显然一点都不关心中田的生死,就那么一声冷哼,转身上车,亲自坐在驾驶位上,驱车疾驰而去。

    只是,这动作,怎么看都有些像是落荒而逃。

    “哈哈哈,风哥!好样的!这才是铁汉子啊!我看,施瓦辛格都比你差得多了!”上官桥满脸崇拜地看着古风。

    刚才他说把中田村正的双脚掰下来,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古风竟然真的做到了。

    古风伸手在上官桥的肩膀上拍拍。这个兄弟,总是让他感到温暖。

    然后,转身看向苏珍珍,咧嘴一笑。

    这个动作,配合上满身的鲜血,原本有几分俊俏的脸,竟然显得十分狰狞。

    “苏小姐,希望我的鲁莽不会影响你们苏家跟水野家的合作。”

    “不知好歹!我们苏家的重心在政治方面,经商只是副业。再说,有国内的关系和基础,我们哪里会怕什么水野家!倒是你,这么一来,你得罪的可不光是大野智一脉,连同水野家也得罪了。他们即使单纯为了面子。也不会让你好过的!”苏珍珍突然觉得有些委屈。

    自己请这家伙帮忙赛车,被敲诈了一对儿最心爱的玉环吊坠儿……

    想帮这家伙化解一个仇敌,偏偏人家还不领情……

    扭头。突然看到白家驹正在一个人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往红色法拉利那儿走去。

    “站住!”

    苏珍珍心中窝着的一股火立刻找到了发泄的目标,一声大喝。

    “快!快!”

    白家驹闻言一个哆嗦,不但不停下来。反倒开始使劲儿催促搀扶着他的那个小伙子,快步走到汽车旁边,拉开车门就要往里面钻。

    刚才中田村正的遭遇。差点把他都给吓傻了。等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就是立刻逃跑!

    开玩笑!

    中田村正给人打赌赌一双脚,现在已经活生生被撕下来了!

    自己打的赌约,可是一条腿啊!

    刚开始的时候,白家驹还没有太当回事,一方面是不觉得自己会输。另一方面,则是觉得。即使自己输了,难道对方还真敢砍自己一条腿不成?

    可是现在,活生生的例子摆在面前,如果他再敢怀疑对方的勇气的话,那就是找死了!

    逃跑吧!

    这时候不逃。难道等着被人砍腿吗?

    ……

    “嘭!”

    一只大脚飞踹过来,将车门牢牢踹上。却是上官桥跑了过来,满脸玩弄的笑容:

    “喂!你们两个耳朵是聋的吗?没听到人家让你们站住?”

    “你……”

    白家驹伸手指指上官桥,想想眼前这个娘娘腔的野蛮,又不敢说什么,快步往后退去。

    然后,转身面向苏珍珍显然,在他看来,漂亮的苏珍珍,比凶神恶煞的古风和上官桥要好说话地多挤出一个笑容。只是,这笑容,比哭还难看。

    “珍珍,对……对不起!我……我……”

    白家驹还要说什么,看到苏珍珍冰冷没有一丝感情的脸,却是再也说不出来。

    “白少应该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吧?”

    白家驹脸色一白,继续干笑一声,说道:

    “那……那只是跟珍珍你开个玩笑罢了。”

    “哦?是玩笑吗?我可不这么认为!”苏珍珍依旧语气冰冷。

    白家驹开始感到不安了,极度地不安。

    “珍珍不要生气,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今天这件事情是我错了!只要珍珍肯放我一马,一切都好办!”这时候,白家驹哪里还敢有什么白少的傲气,立刻放低了姿态。

    “哦?这么说的话,事情也不是不可以商量。”苏珍珍突然说道。

    “对!一切都可以商量!可以商量!”白家驹立刻看到了希望,跟着说道。

    “我的条件就是……”

    苏珍珍说着,放低了声音,迈步向着白家驹走进了几步,看样子,像是有什么秘密不好当众说一般。

    白家驹看到苏珍珍提条件,心中先是一喜。再看苏珍珍凑近过来,那张精致的脸,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仍然让人有惊艳的感觉。

    心中不由暗暗遗憾这次计划的失败,同时心里发誓,先放低了姿态渡过这一关……人,不能跟那两个疯子死磕啊……然后,以后一定要找机会,把这个女人压在身子底下好好蹂躏,以报今天的屈辱之仇。还有那两个疯子……更是该死!

    这一瞬间,白家驹心中转过这么多的念头。

    苏珍珍走进了,身体前倾,嘴唇微张,似乎要说什么。

    白家驹立刻凑近了过去,能跟苏珍珍耳鬓厮磨一番,可不是什么苦差事。

    就在他凑近耳朵,集中精力要听听苏珍珍说什么的时候,却是没有看到,一抹阴狠的微笑,在苏珍珍的嘴角绽放。

    秀腿猛抬,以大腿根为轴,以鞋尖为点,一个弹踢。

    嘭!

    这么近距离下,这猛地一弹之下,速度极快。再加上猝不及防,白家驹哪里有躲避的机会,直接被踢个正着。

    “嗷唔!”

    白家驹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捂住胯下,口中竟然发出狼嚎一样的声音,眼睛瞪得大大的,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苏珍珍却是不肯就此罢休,秀目一蹬,右腿又是猛地朝着胯下踢去。

    嘭!

    第二下!

    嘭!

    第三下……

    每一下,连古风都是心里一抽。

    他看得清楚,苏珍珍每一踢,都是用尽了全力的,更加重要的是……这女人,穿的是尖头皮鞋啊!头尖的像是锥子一样,这么全力一脚踢下去……不!是全力几脚踢下去……

    蛋碎了!

    绝对蛋碎了!

    古风万分确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