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儿时游戏惹孽缘

第三百二十一章 儿时游戏惹孽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八月二十四rì,入学报到的rì子如期而至。

    南都大学门口,一辆辆私家车,将附近路口都堵满,像是一个巨大的停车场。

    薛婷一袭长裙,一头披肩长发打理的整整齐齐,靓丽的身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每一个进进出出的人,不论是男女,目光都会忍不住在她的身上流连。

    一些新入学的大学男生更是会感慨一句……啊!大学,真是美好啊!

    薛婷不知道,她在门口一站,让整个南都大学的形象,都是增分不少。

    此时的她,眉头微微蹙起,手握电话,刚刚拨完一个号码。

    “这个家伙!电话竟然不在服务区!难道,第一天真的就要让我帮他请假吗?真是可恶的家伙!”

    薛婷暗暗气愤着,却是忍不住时不时踮起脚尖,往外面眺望着,多么希望那道身影能够出现啊!

    ……

    “不愧是江南水乡!这个女孩儿,真是漂亮啊!”

    门口,一辆黑sè奥迪中,一个年轻男子满眼都是惊叹,紧紧盯着薛婷,再也挪不开了。

    如果古风看到这个年轻男子的话,一定会大呼人生之奇妙。

    因为,这个家伙不是别人,正是在延chūn跟古风发生过冲突的王滨,延chūn市市长的公子。

    他坐在奥迪的后排座,跟他同坐的,还有一个身体发福的中年男子。

    “哼!小小年纪,就学你爹的毛病,看到女人就走不动路了!”中年男子以玩笑的口气教训着。

    “呵呵!大伯笑话了!您稍等一下,我下去打个招呼,看看是不是我们这一届的同学。”王滨说道。

    “嗯?你可不要胡来啊!南都不比延chūn,我虽然是这里的副书记,也不能一手遮天。”中年人一听,立刻收起了玩笑的神sè。

    “大伯放心!我哪里是那么没有分寸的?我只是想跟她认识一下。如果她真的是我的同学的话,我也会通过正当途径追求她!这个女孩儿,正是我喜欢的类型!我相信。以我的条件和手段,要追上她,也不算太难。大伯,你不会对我连这点信心都没有吧?”王滨充满了信心,扭头向中年男子笑问一句。

    “你啊你。真不知道你是来求学来了。还是来拈花问草来了!”中年人伸手指指王滨,无奈地摇摇头。

    王滨呵呵一笑,整理了一下衣服,刚要开门下车。稍微想一下,开口对司机说:

    “马叔,麻烦你把车开过去些。”

    “好的!”司机马叔点点头。

    书记晚辈的话,他不能不听。可是,心中却是暗暗腹诽一下。因为,门口车辆特别多,从这里走过去的话,几步就能到,而开车过去的话,却是非常麻烦。

    不过,很快他就想清楚其中的原因了。

    这个王滨想要泡马子,是想要显摆一下这辆车。让这个女孩儿看到他从这辆挂着省委牌照的奥迪车上下去,如果是一般拜金的女孩儿。恐怕什么都不用做,就手到擒来了。

    想到这一点,司机不屑地暗中撇了撇嘴。

    “好了,就是这里吧!”

    果然,一直到了女孩儿近前。王滨才让司机停下,开门下车。

    可惜的是,女孩儿似乎心有所思,并没有注意到王滨。这让王滨颇有些白费心机的遗憾。

    不过。很快整理心情,换上一副自认为干净帅气的笑容。挺起腰杆,向着女孩儿走了过去。

    “你好,同学。请问,你也是今年报道的新生吗?”王滨调整好表情和语气,尽量把最帅气的一面表现出来。

    薛婷扭头看了一眼,发现是一个不认识的男生,心里就是一阵反感,眉头也不由蹙得更紧了。

    对于这样主动过来搭讪的、自以为是的家伙,她见识的太多了。平时,她都懒得应付什么,更不要说,今天心情非常不好。

    不过,想到大家以后同校同学,薛婷也不愿意直接给他难堪,仍旧点了点头,嗓子里发出轻轻一声:

    “嗯!”

    然后,就继续把头转向前方。

    搭讪似乎没有取得预想的效果,王滨心里有些失落。不过,并没有彻底失望,而是做出惊喜的表情——实际上,他也的确很惊喜——继续开口说道:

    “真的吗?我也是今年的新生,刚过来报道,不知道报道的流程。同学,我们一起走,互相有个照应好不好?”

    “不必了!”

    他的话音刚落,薛婷就已经回答了。

    然后,看也不看王滨一眼,扭头向着学校里走去。

    古风的电话打不通,看来在这里等也是没用了,再加上有只苍蝇烦人,薛婷心情很不好。

    王滨脸上那故作阳光的笑容一僵,紧接着,变得十分jīng彩起来。

    走了?

    竟然就这么走了?

    王滨僵在那里,十分尴尬。

    如果没有人看到的话,他倒是能够不怎么介意。可是……回头看看车里,大伯和大伯的司机都是眼睁睁地看着。

    想想刚才自己是那么地自信,现在,转眼面子被人家给摔得吧唧吧唧的……年轻人面子上哪里过得去啊!

    不过,还好,王滨心理承受能力似乎也不弱,很快调整心态,向着车里走去。

    “怎么,失败了?”中年男子善意地笑着。

    “嘿嘿!这样的女孩儿才有挑战xìng!我喜欢!最起码已经知道她是我们学校的同学,迟早成为我碗里的肉!”王滨看着薛婷的背影,语气充满了信心。

    奥迪车载着他们直奔校内。

    ……

    关子韶缓缓睁开眼睛,映入她眼睑的,是一张陌生的天花板。

    缓缓看看四周,整个房间,跟她平时住的房间相比,光线显得有些暗淡,这是因为窗户不够大的原因。

    房间的风格,都是偏向古朴,一些暗红sè木家具,雕刻的很jīng美。摆放着一些jīng美的瓷器。

    两个漂亮的丫头,正坐在那里玩儿着手机。

    不错!就是两个漂亮丫头!

    关子韶形容别人,一般不使用丫头这个词,可是,眼前这两个女孩儿。竟然穿的是类似古装的绸缎衣服。偏偏手里拿着的,是苹果手机……看上去颇有些不伦不类。

    我这是在哪里?

    关子韶的头脑,依旧晕晕乎乎的。

    很快,她就想到了晕倒前的情形。她是中了类似迷香之类的东西。然后,才在大街上突然晕倒的。

    对!

    对自己下手的,是一个年轻男子。

    想到这一点,关子韶先是吓了一大跳。紧张地摸摸身上的衣服,还好。衣衫完整。尤其是内衣,更是从来没有动过。

    身为女人,对自己的身体,是很敏感的。关子韶知道,自己并没有被侵犯过,先是长舒了一口气。

    如果出了什么事的话……她真不知道怎么面对古风了,恐怕唯有一死而已。

    “咦?你醒啦?”

    关子韶这一动,也惊动了那两个丫头。两人脸上都是带着善意甚至有些讨好的笑容。一个人走过来,另外一个人。则是快步向外走去。

    “你们是谁?我这是在哪里?”

    关子韶从床上坐起来,问道。

    或许是因为晕倒的时间太长,也或许是因为自己被迷倒的药力还没有过去,关子韶感觉脑袋晕乎乎的。

    “小姐,您现在需要多休息!紫草已经去通知少爷。少爷很快就会过来。有什么事情,您可以问他。”一个丫头上来扶住了关子韶的胳膊。

    关子韶眉头一皱。

    小姐?

    现在小姐这个词,可不是什么好称呼。如果说话的不是一个样貌清秀的丫头,她说不定就要翻脸了。

    只是……看对方衣着古朴。又提到什么少爷……难道说,自己竟然穿越了?

    关子韶想起闲暇时偶尔看到的穿越小说。不过。看看丫头手里的那个苹果手机,很快打消了这个可笑的想法。

    关子韶这时候已经注意到,护甲还穿在自己身上,只是,自己的包,却是已经不见了。

    她今天穿的职业装,因为携带不便,再加上包就在手里,所以,没有在身上放两卷魔法卷轴。

    这让关子韶感觉到非常遗憾。她的护甲可以防御,可是,没有魔法卷轴,不能攻击敌人,她也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从这个陌生的地方逃出去。

    因而,她也就熄掉了其它念头,静静地等着。

    片刻时间,就听到外面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孝儿”推门而进,满脸的喜sè。

    “子韶,你醒啦?”

    那个“孝儿”进门就招呼着,语气非常熟悉的样子。

    不对!

    这不是孝儿!

    这是一个侏儒!

    等那个人走进,关子韶立刻分辨出来。

    只是,眉头蹙起。她可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认识过这么一个侏儒。

    “怎么,你不记得我了?”朱文一看着关子韶,表情紧张,似乎生怕关子韶说出不认识。

    “我应该认识你吗?”关子韶摇了摇头,反问一句。

    “嗯嗯!”朱文一点着头,满脸期待,“你忘了吗?十六年前,你是不是去过云南大理?你的小金鱼掉进河里逃走了,你哭鼻子……”

    朱文一努力提示着。

    关子韶却是依旧一脸茫然。

    “也对!十六年了!这都十六年了!当时,你还只是六岁的小女孩儿,不记得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朱文一见状,眼中都是失落,摇了摇头。

    “十六年?”关子韶看着朱文一,突然灵光一闪,回忆起了什么,“哦?你是……你是那个会摸鱼的哥哥?”

    毕竟,关子韶见到过的侏儒人并不多,再经过朱文一提醒,虽然时隔极久,也是很快就回忆了起来。

    原来,当年关子韶随父亲在大理住过一段时间。也就是几个月而已。

    有一次,她父亲为她买了一条小金鱼,小关子韶用瓶子装着,手捧着,高高兴兴地出去玩儿,结果,一不小心跌倒,瓶子打碎,小金鱼也逃进了小溪里不见了。

    小关子韶趴在地上哭得正伤心的时候,一只小手伸过来,把她拉了起来。

    是一个小男孩儿。

    那个小男孩儿不喜欢说话,把小关子韶拉起来之后,就挽起裤腿,跳进小溪帮小关子韶去抓鱼。

    那条金鱼,自然那是不可能抓到了,但是,抓到了好几条普通的杏鱼。

    孝儿心思,小关子韶很快就玩儿得很高兴了。

    从那儿以后连续几天,小关子韶都是跟那个小男孩儿一起摸鱼,而她,也叫那个小男孩儿“鱼哥哥”。

    期间,周围其它孝儿有看到小男孩儿的,就会大声嘲笑。小关子韶这才知道,原来这个鱼哥哥比自己大好几岁,而身高,却还没有自己高。

    小关子韶当然不会介意这些,为此还极为倔强地跟其它孝儿吵架。

    因为关子韶从小漂亮可爱,极有人缘,反倒维护了小男孩儿。

    就这样,小关子韶在小男孩儿受到欺负的时候,就维护小男孩儿;平时,则是小男孩儿帮关子韶抓鱼,两个孝儿,玩儿得很是开心。

    只是,几个月后,父亲带她离开大理,从此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那个小男孩儿。

    而这段回忆,也渐渐淡出关子韶的记忆。没想到,今天,那个“小男孩儿”竟然突然出现。

    ……

    “对!是我!就是我!没想到,你还记得我?”朱文一语气中都是激动。

    “嗯嗯!”关子韶也是点着头,不过,很快想到自己的处境,她就是脸sè一沉,“是你找人绑架的我?”

    “不不不!不是!你不要误会!”看到关子韶生气,朱文一立刻摇着头,神情极为紧张。

    关子韶也看得出来,他这并不是做作,当下,脸sè柔和下来。

    “不是你就好!我知道鱼哥哥你是好人,是不会抓我的!”

    听到鱼哥哥这个称呼,朱文一立刻嘿嘿笑了,挠着脑袋,十分开心。

    但是,关子韶下一句话,却是让他开心不起来了:

    “那你赶紧送我回去吧?我都不知道是怎么来的这里,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我再不回去的话,恐怕要乱成一团了。家人也会着急找我。”

    “不行!我不能送你回去!”朱文一摇摇头,说道。

    “为什么?”关子韶疑问道。(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