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恶人还需恶人磨

第三百三十一章 恶人还需恶人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呵呵,谢谢胖叔提醒。”强山挠了挠头,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不过,不瞒您老人家说,我这眼看着到了结婚的年纪,没个正式工作,实在是不行。前两回有熟人给我介绍了俩姑娘,同样是出身农村的,只是在城里混了几年,眼光就变高了,嫌我没车没房没正式工作……尤其是工作。有些女孩儿眼光长远点,只要我有正式工作,以后的日子就不会太难,也肯嫁给我,所以,这……呵呵!”

    强山考虑的很现实,胖叔也无话可说。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都掉进钱眼里了,一个个太现实啊!想我那会儿结婚……”胖婶儿感叹一声,就要开始回忆。却是被胖叔一瞪眼,给打断了:

    “拉倒吧!别再提那陈年老黄历了。你那会儿,如果不是我爹是生产队长,你肯嫁给我吗?”

    胖婶儿不服,立刻要争辩什么,古风见状一笑,他可没兴趣听人两口子吵架:

    “好了,既然事情说定,我跟我爸就先走了。胖叔胖婶儿,你们赶紧回去准备一下吧,明天我找人来接你们。强山,你也准备一下,尽快去找关总。”

    “好的c的!”强山微微弓着腰,点着头。

    胖叔和胖婶儿也答应一声。

    看着古风和古毅民上车,汽车启动的时候,古风还听到胖叔胖婶儿的嘀咕:

    “我去不是拖油瓶吗?古风这么照顾,咱们也不能厚脸皮应下啊……”

    “你傻啊!你去干活,就是帮古风的忙了,大不了到时候不要工资……”

    这两口子的议论声,古风听了,感动倒谈不上,只是心里有些暖暖的。胖叔胖婶儿跟自己和便宜老爹的关系摆在那儿,人品也不错,绝对是值得信赖的人。以后的工作中,又多了两个自己人。

    只是,看旁边强山的眼神,兴奋的同时,多了几分不解。

    显然,他很不看好胖叔和胖婶儿的选择。

    古风轻轻一笑,由他去吧。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

    南都郊区,凤凰山下。

    火红色的玛莎拉蒂簇新锃亮。

    “你把你老子接过来,就是要扔在这大山沟子里?”

    透过车窗,古毅民看着外面连绵的山脉,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嘿嘿,你先不要不满。等到了地方之后,你住上两天,恐怕再赶你走,你都不会走了。”古风神秘地一笑,卖了个关子。

    “好,那我就等等看。不过,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别看老爹现在落魄,年轻时可是风光过的,不要说国内的那些名胜,什么安徽黄山、云南大理、黄果树瀑布等,就是马尔代夫、威尼斯水乡、夏威夷海滩,老爹也是见识过的。这凤凰山,毫无名气的一个新开发景区,还能让我迈不动步子不成?”

    古毅民摇摇头。这次,有些不太相信儿子了。

    “嘿嘿,你说的那些地方,还真没法跟我这儿比……”

    古风笑笑,刚要吹嘘一番,可是,目视前方。脸上的表情瞬间凝滞了。

    只见,前方不远处的尚义村村口,几辆自行车拦在路正中央,男男女女十几人正围在这里。

    看到有车过来。立刻有两个男人晃着走了过来,光着膀子,裸露着晒得黝黑的上身。其中一个脸上带着一道伤疤,非常醒目。

    “停车!停车!”

    那个带伤疤的男人站在路中央,摆着手,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喊着。

    滋——

    玛莎拉蒂轻轻滑过,停了下来。

    那几个村民看着玛莎拉蒂锃亮的烤漆,眼中都是羡艳的神色。

    嗡——

    车窗降下来。

    “怎么回事?”古风开口问道。

    “这路是我们村儿里的,要想过去,就要交二十块钱。”伤疤男人不阴不阳的说道。

    古风眉头一皱,“前几天我刚在这儿路过,好像没听说过需要交钱啊!”

    “那是当时我们不在,这么说来,今天你要交四十才能过去了,上次的过路费,这次要补上了。”还是那个男人,依旧是不阴不阳的语气。

    “哈哈哈9是老疤瘌脑袋转得快啊!”旁边那个男人一听,立刻笑了起来。

    这自以为是的幽默,让古风心中怒气哄地一下就起来了,眼中寒光一闪,“哦?这么说来,你们这是私设关卡,乱收费了?”

    古风是什么人?

    魔法大陆上成长到高级魔法师,六品炼药师,怎么可能没讲过血雨腥风?

    哪怕是穿越过来之后,也是杀过不少人的。

    浑身的杀气,再加上中级魔法师的气势,在一瞪之下,老疤瘌只感觉双腿一软,心底一股惧意,忍不左退一步。

    “穷山恶水的,不要惹事。不就是二十块钱嘛,给他吧!”这时候,旁边的古毅民开口了。

    这一开口,老疤瘌才算是反应过来。想想刚才自己竟然被一个酗子给吓住了,脸上的惧色,恐怕身旁的老乡都看见了,尤其是后退那一步……这让自己以后怎么混?

    老疤瘌有些老羞成怒了。尤其,这个中年人已经服软,说明对方没什么可怕的。这更是助长了气焰,一副不耐烦的语气,伸手拍了拍玛莎拉蒂的引擎盖:

    “快点!快点!到底是过还是不过?过的话四十块钱,不过就赶紧掉头走!老子可没时间在这儿跟你废话!”

    “哼!对付穷山恶水的刁民,就是要遵循一个原则……”古风说到这里,语气稍微一顿,声音让人从心底发寒,“恶人还需恶人磨!”

    语气刚落,老疤瘌还没反应过来,古风已经一脚踩住离合,另一角一脚油门踩到底。

    嗡——

    关子韶的玛莎拉蒂,消音器是经过改装的,马达的咆哮声本来就很有震撼感,古风现在一脚油门轰下去,咆哮声把周围人都给吓了一大跳。

    挡在正前面的老疤瘌更是一跳脚向旁边躲去。多做太快。又太慌张,脚下站不稳,一个狗吃屎摔倒,啃了一嘴泥。

    趁着这个机会,玛莎拉蒂已经像是一头猎豹一样窜了出去。

    “操!真撞啊!”

    “快躲开!”

    “……”

    前面,立刻一阵慌乱。

    嘭!

    嘭!

    前面两辆自行车被撞开,玛莎拉蒂已经破关而去。

    “操!追上他!”

    “妈的!前面公路就到头了。他跑不了!”

    老疤瘌感觉面子丢到家了,脸都是涨红的,吐出嘴里的泥,大喊着带头向玛莎拉蒂追去。

    “何必呢!”车内,古毅民苦笑着摇摇头。

    “我说过,恶人还须恶人磨。而且。我感觉,里面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刚才的事情,让古风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凤凰山的开发遇上什么困难了?

    “嗯?”

    车行很快,从公路上擦过尚义村,古风又是一怔。只见公路的尽头,几辆军用车辆停在那儿。几个军用帐篷,一个简易工事旁,两名战士握枪而站。

    而在军用帐篷内外,还能看到更多的士兵在进进出出。

    嘎吱!

    玛莎拉蒂稳稳停下。

    古风和古毅民一前一后下车。

    正在帐篷口跟一个战士谈话的军官看到古风二人,立刻小跑着过来,“啪!”立定,敬礼:

    “少校同志好!”

    那两个站岗的士兵原先正打算喊话询问,见状都是吓了一跳。

    少校同志?

    他们看得明明白白。连长是冲着那个年轻人在敬礼……那个年轻人,看上去也不过十**岁,绝对不超过二十岁的样子,竟然会是少校?

    天哪!这少校,也太年轻了点吧?

    不光他们吓了一跳,旁边的古毅民同样吓了一跳。

    少校?

    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成少校了?

    看看古风,古风却是挤眉弄眼。请老爸放心。

    “你好!”古风眼神安慰一下老爸,同时随手回了一礼,“这里是怎么回事?”

    眼前这个中尉军官他认识。吴忠民派直升机派人帮自己运输建筑材料,这个中尉军官就是负责人之一。

    “报告少校同志。有几位首长在山上,我们负责警戒。”那名中尉军官干脆利落地回答道。

    “几位首长?”古风微微一怔,他知道战士的保密条例,没有再多问什么,“嗯!这辆车交给你们帮忙看一下,我要进山去。”

    公路村村通,虽然不算宽,修得却是很平整,再加上这里偏僻,没有载重卡车碾压,路面质量还不错,以玛莎拉蒂的底牌,跑得也很稳。

    只是,到了公路尽头再往前,就不行了。不要说玛莎拉蒂,即使换一辆悍马也不行。山路狭窄艰难,只能通行人。

    “是,少校同志!”那名中尉答应一声,从古风手里接过车钥匙的时候,看看那辆玛莎拉蒂,也是忍不住啧啧舌,羡艳一下。

    是男人,就没有不爱好车的。

    只是,看到车前撞下去的两个凹凸……那是刚才古风闯关撞出来的,又是一阵咋舌:

    “可惜了!可惜了!”

    古风笑笑,却是并不放在心上。

    不要说有保险公司赔偿了,即使没有,这点儿修理费,也不放在他的心上。

    这时候,那名大疤瘌带着一群村民也追过来了,看到古风进了军营,远远地站住,骂骂咧咧几句,却是没有追进来。

    军队,对刁民还是有着一定的震慑力的。

    古风跟古毅民两人没有过多停留,直接上山。

    “说说吧!少校同志!这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成了少校了?”

    古毅民话是这么问着,却是没有什么不相信的。因为,刚才那个军官的敬礼,他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行骗,骗骗一般人还行,想骗到军营里,简直不可能。

    “嘿嘿,一个老头儿看上了我的身手,邀请我加入了飞龙特种部队做教官。”

    古风嘿声一笑。把自己加入飞龙特种部队的过程简单说了一下。

    “呼c啊!儿子有出息了!高考全省理科状元,又是飞龙特种部队的教官,能文能武啊!你妈在地下有知,也会感到自豪的。”

    古毅民的语气中,满是欣慰。说到最后,又是有些哽咽。

    儿子的剧变,他是从出狱后感觉到的。如果不是古风对过去的点点滴滴都记得清清楚楚。对自己的感情也没变的话,他甚至都要怀疑眼前这个人是不是自己的儿子了。

    儿子的解释,是在他入狱后遇着一个古武者,跟着学了本事。

    关于这个解释,古毅民相信。因为,他知道江湖的存在。知道古武者的神秘,这种事情,虽然难得,却不是不可能的。

    看来,儿子有大机缘啊!

    古毅民忍不住感慨。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走。

    一路上,除了看到不时走过的战士巡逻以外。还看到三三两两的村民,或是拿着工具准备打猎,或是拿着铁镐、铁钎等,像是要开采石料。

    这在以前,是没有遇到过的情况。古风心中原有的不安更甚。

    “咦?”

    两人都是沉默地走着,刚刚接近生生大阵范围内,古毅民就是一声轻咦。

    眼前的变化,实在是太明显了。

    生生大阵范围以外。因为南方多雨,远远看去虽然勉强称得上山清水秀,可是,走进山里之后就会发现,清楞楞的石头,稀稀落落的树木和杂草……没进过山的人看新鲜不算,大部分人绝对不会觉得那是美景。

    否则的话。古毅民也不会张口冒出“穷山恶水”四个字。

    但是,到了生生大阵范围内,情况就不一样了。

    山清水秀!

    这是真正的山清水秀!

    丛生的各色植物,叶片新鲜靓丽。给人极其饱满的感觉。

    林子上,各种鸟雀起落,鸟鸣声悦耳。

    茂密的灌木丛,不时“哗啦啦”作响,不知道什么小兽在里面穿梭,灵动无比。

    张口呼吸,甚至周围的空气,都是沁人心脾,极其清新。

    “嘿嘿,知道你家儿子的本事了吧?”古风虽然现在心里有事,看着便宜老爹震惊的表情,仍是忍不住炫耀一下,“怎么样?不比你见过的那些什么威尼斯水城、夏威夷海滩差吧?”

    “不能比!完全不能比……”古毅民的双眼,盯着这清脆的山林,都拔不出来了,“哦,是那些地方不能跟这里比。我感觉……这里的空气都这么特别。长寿!住在这里的人,真能长寿。”

    古毅民张开双臂,深呼吸一口。

    “那是当然!这里的好东西,还多着呢!您老就慢慢发现,慢慢享受吧!”

    古风说着,拿出手机,把曹文龙招呼过来。

    片刻时间,曹文龙跟二牛两人就一路小跑过来了,看到古风,都是满脸的兴奋:

    “风哥,你回来了?”

    “嗯!”古风点点头,指指古毅民,“这是我老爸,你们帮忙照应一下,安排一下住处。”

    “伯父好!”曹文龙二人立刻恭敬地打招呼。

    “你们好!”古毅民也是点点头。

    他能够看得出来,这两个酗子言行之间,对儿子的恭敬是发自内心的。能够让同龄人这么尊重信服,心里为儿子感到自豪的同时,对两人的印象也是好了不少。

    “还有,外面是怎么回事?尚义村怎么多了一个路卡?外面山上,也多了很多村民。”古风向着曹文龙问道。

    “外面?哦,是因为征地的事情。风哥您不是说要把咱们的养生山庄建成一个方圆十万亩的人间天堂吗?结果,在承包周围荒山的时候,跟周围村民起了冲突。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是太清楚,一直都是百花集团在跟他们交涉。百花集团那么大,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曹文龙显然没有太关注外面的事情,这也是因为他对百花集团太过自信。

    古风却是觉得问题没有那么简单。

    “这种情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差不多半月前吧?”曹文龙回忆了一下,说道。

    “哦!”古风点点头。

    半月前,当时自己正在闭关,而关子韶,则是被绑架……百花集团正是最混乱的时候。

    现在关子韶出来,不知道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让曹文龙带着古毅民离开之后,古风拨通了关子韶的电话。

    “凤凰山这边是怎么回事?”古风直接开口问道。

    “征地的时候出了问题。我们承包十万亩荒山,靠着我们百花集团多年从事房地产事业积累起来的关系,政府那边是没有问题的。周围村民原本也是没有问题的,毕竟,我们承包给的钱不少,而且,还捐赠出不少钱帮他们修路等,他们也受益。只是,最近有人看到落凤村周围山林的变化,就起了别的心思。这个苗头,我早就发现了,正准备出手解决,结果就出事被绑架。昨天我回公司,才发现事情已经发展到非常严重的地步,不光是尚义村,还有周围的仁义村和广义村,三个村的村民都已经联合起来,似乎达成了什么协议,竟然拒绝承保荒山,要求我们跟他们联合开发。”关子韶条理清晰,几句话把问题解释清楚。

    古风听得却是暗暗皱眉。

    这些村民为自己争取利益,原本是无可厚非的。只是,按照关子韶的说法,百花集团在征地的时候,并不是恶意征地,给的好处并不少。

    是他们,看到落凤村的变化,才起了邪心,这就是贪心不足,着实有猩恶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