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唯一的魔法师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很棘手,不过,我能治

第三百五十六章 很棘手,不过,我能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古风受冷落,本来有些不悦。但是,牛广利这么一闹,他倒不好说什么了。

    中年人赵秘书更是城府极深,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就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依旧笑着在前面领路。

    大厅整体风格古香古色,木质的家具折射着釉质的光泽。

    “三位先请坐一下,首长刚刚接受完常规治疗,正在午睡,要半个小时后才能醒??。”

    赵秘书脸色和煦,招呼人捧上三倍香茗。

    “这是闽省送来的秋茶,首长最喜欢的,三位尝尝,品评一下。”进屋之后,赵秘书的称呼虽然变成三人,但是,目光只是在石太山和牛广利身上扫过,分明是把古风无视了。

    石太山和牛广利也感觉有些尴尬。但是,赵秘书说得好,老首长正在午睡,他们也不好强行打扰。

    “好!首长最好茶。能得到老首长好评,这秋茶一定不错。”牛广利端起杯子,准备活跃一下气氛。

    但是,这时候古风却是开口了。伸手推开面前的茶盏。

    “不好意思,我对品茶没有兴趣。我是来为老人治病的。病人午睡,让医生等着,天下没有这个道理。如果还需要我出手的话,就请把老人请出来吧!如果不需要,我现在转身就走。牛老,石老,只是,这么一来,我对两位的承诺,可就算是做到了啊!”古风笑笑,脸色很平淡,就像是说了一句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样。

    身为魔法师。即使融合了高中生古风的记忆,身上带着一股难以挥去的“**丝”味儿,但是,从本质上来讲,不论是高中生古风,还是魔法师古风,心中都是有着自己的骄傲的。

    尤其是魔法师古风,穿越前身为六品炼药师,走到哪里不是受到人们尊重?魔法大陆上的贵族们,都是平等交往。以礼相待。

    现在。来给这位老人治病,古风本就有些不情愿。没想到,来了之后,这个赵秘书还处处为难。

    坐在客厅里傻呆呆地等半个小时?更何况。谁能确定半个小时之后。这个姓赵的不会搞出其它幺蛾子?

    古风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那位老人身份尊贵。古风知道。

    但是,现在古风的实力,也不是任人揉捏的。中级魔法师。加上魔法杖、飞天扫帚、护甲、魔法卷轴、魔法药剂、冥石……这么强力的装备,古风自信,哪怕以一路所见到的防御之严密,他要想轻松遁走,也是非常容易的。

    至于秋后算账?

    古风打不过,还逃不了吗?

    只要不是中计被逼入绝境,在这个地球上,古风很难被杀死。

    不知不觉,他已经具备了自保的实力,这是他不愿委曲求全的最坚强后盾。

    “哼!”

    赵秘书先是一怔,紧接着反应过来,一声冷哼。

    也难怪以他的机敏,还要怔这么一下。有多少年没人敢在老爷子面前撒野了?

    这个小伙子,先不谈他是不是有能力,单是在老爷子的别墅里还敢这么猖狂,就简直是不知死活。

    “呵呵,古风是在开玩笑呢!开个玩笑而已,赵秘书千万不要介意!”石太山也是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然后,赶紧打圆场。

    “是是是!古风最爱开玩笑了!小赵你也别当真!”牛广利也赶紧跟着说道。一边说,一边杀鸡抹脖子地向古风使眼色。

    用意很明显,自然是赶紧让古风道歉,收回这句话。

    古风脸色却是变得严肃,抖抖身上的衣服,站了起来:

    “我这个人,从来不跟不熟的人开玩笑。我的话,不想再说第三遍,我来这里,已经完成了对二老的承诺。如果现在老人家出来,我就为老人家治病。如果老人家不出来,我转身就走。让我在这里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古风,你……”石太山和牛广利闻言都是一脸的焦急。

    “石老,牛老!这就是你们找来的大夫吗?他的态度,你们也看到了,这么张狂……”赵秘书说着,根本就不给二老解释的机会,又转向古风,“你这个年轻人!不要这么不晓事!能给老首长看病,这不知道是多少医生梦寐以求的事情。如果不是牛老一力担保,你哪里会有这个机会?你可要想qīngchu了,不要因为一句话,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或许是因为怕打扰别墅的安静,赵秘书的声音并不高,但是,声色俱厉。

    古风看着赵秘书,就像看着白痴一样。

    能给老首长看病,是很多医生梦寐以求的事情?

    或许吧!

    那些普通医生,只要给老首长这个层次的人看过病,不要说借此搭上关系,光是这份资历,说出来也是非常光鲜的,足以让他一跃成为“名医”。以后不知道多少达官贵人会趋之若鹜一般地找上门去。

    可是,这样的资历,古风不需要。

    他可从来没有打算想要靠医术谋生。古氏集团发展起来,养生山庄、古氏私家菜馆等,他的销售策略,也都是走高尖端的路线,不是他去求着别人消费,而是营造一种名额难求的氛围。

    这不光是靠炒作就能起来的,最主要的,是靠底蕴和实力。古风自信,有这份实力。不需要搭任何人的名头。

    他的这种眼神,让赵秘书心中又是一阵恼怒。

    “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不要以为有牛老和石老撑腰,就能够肆无忌惮。我只需要一句话,就能让你失去见到老首长的机会!”

    “哈哈哈……”古风突然大笑起来,“好笑啊!好笑!明明是病人快要不行了。来求医生,偏偏搞得好像是医生求着病人一样!既然如此,牛老,石老,我就告辞了!”

    古风说着,笑容一收,毫不犹豫地转身就往外走。

    “哈哈哈,小伙子很有性格啊!”

    就在这时,只听门口一声笑,一个中年人迈着步子走了过来。一身西装。高大的身材略显发福。但是不失精干,说话之间,更是充满了威严。正是跟赵秘书tongguo电话的那位。

    “石叔,牛叔。你们也都在这儿啊!”

    进门。中年人先客气地跟石老和牛老两人打个招呼。

    “小马你来得正好。我们两个老家伙的面子快不好使了!赶紧留下古风,老叔我这病就是古风出手治好的。只有让他出手,老首长才有希望!”牛广利一看那个中年人。赶紧急急忙忙地说道。

    “呵呵,牛老放心,既然牛老把人请来了,自然没有被我们气走的道理。”中年人一笑。

    “马书记……”赵秘书上前想说什么,却被中年人伸手打断。

    “江湖代有人才出,既然是牛叔这么推举的人,应该真有几分本事。我在路上,也想通了,老爷子的情况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如果古大夫真有本事治好了,对于我们来说,可是意外之喜了。”

    中年人马书记说着,又转向古风,说道:

    “古大夫,刚才是我们对不住了。你说得对,历来只有求医的,哪里有医生求着病人的?您也消消气,先稍坐一下,我去看看老爷子,做好准备再请你过去,如何?”

    马书记话说得很客气。看他的样子,应该是身居高位,姿态还能放得这么低,古风倒是不好再说什么了。

    再看看旁边石太山和牛广利恳求的表情,只能点点头,回去坐下。

    马书记走过后面一个走廊,转了个弯,消失不见。

    片刻时间之后,脚步声响,走了回来。

    “古大夫,请吧!还有石老和牛老,老爷子也想见见你们!”

    “好!好!”石太山和牛广利闻言,都是颇有些激动。

    “好!”古风也点点头,起身上前。

    马书记稍微一愣,“咦?古大夫没有医药箱吗?”

    一般医生行诊,都喜欢用自己的行头,用惯了的,有手感,诊治更准确。

    可是,看古风两手空空,明显什么都没有准备。

    “不必了!”古风摇摇头,一副自信的样子。

    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他都不懂。背个箱子装样子?古风懒得那么做。

    “那好,走吧!”马书记见状,只能在前面引路。

    进入这栋别墅之后,因为知道别墅主人的身份,有所顾忌,所以,古风一直没有使用精神力探查。

    现在走过走廊,只见地板都是纯木质,踩踏上去极为舒服。

    走廊中间,一名黑色中山装男子正站在一个房间门口。

    中山装男子样貌很平常,剃着平头,身材中等,站在那里,极不显眼的样子。但是,古风在看到这个男子的一瞬间就断定,这是一个高手!

    古风甚至有感觉,如果是在这么狭小的走廊里突然动手的话,恐怕即使自己手持魔法杖,在这个男人面前也讨不了好去。

    古风立刻压下了用精神力探查对方实力的念头。因为,像这等层次的高手,感应都是极其灵敏的。自己只要用精神力探查,对方肯定就能够感应到。

    古风可不想平白暴露自己的底牌。

    马书记走到这个中山装男子面前,也是客气地点点头,招呼一下,然后才走过去。

    这更加让古风断定了自己的猜想。

    进入房间,立刻,淡淡的药水味扑鼻而来。

    房间装修得很简单,但是,每一件家具都是显出品味来。只是,一套套精密的仪器,看上去略显不和谐。

    一个老人躺在病床上,双眼炯炯有神地看着进来的一行人。

    竟然是这位老人!

    古风先是微微一震。融合了高中生古风的记忆,他知道,这位老人前些年可是经常在中央新闻联播中露脸的。

    这几年是因为身体原因,才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这可是共和国最有权势的人之一。是真正站在权利巅峰的那几个人之一。

    只是。相比于高中生古风记忆中在电视中所看到的形象,现在这位老人身体已经瘦得脱形,用皮包骨头来形容毫不为过。

    屋里温度不低,但是,老人却是盖着棉被,显然身体很虚。

    裸露出来的双手和脸,不光是年老褶皱,更是黯然发黑,没有丝毫光泽。尤其是额头间,一股黑气隐隐可见。

    黑魔法的受害者!而且。所中的黑魔法。明显比牛广利要严重得多。

    只是凭肉眼,古风就看出了这一点。

    在病床旁边,两名鬓角斑白的大夫站在那儿,都是以不太友善的目光看着古风。

    古风却是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自然也没心情跟他们较什么针。

    很明显。他们不被信任。却请古风这么一个少年来给老人治病,换做谁心里都不会太爽。

    “呵呵,小石头。老牛,这就是你们给我请来的小名医?”老人笑笑,说话很和蔼,丝毫不像赵秘书的咄咄逼人。

    这让古风想起“阎王好过,小鬼难缠”这句话来。

    “老首长……”石太山和牛广利看到老人,都是极为激动,但是,看到老人的健康状况,心里又是难过。

    尤其牛广利,更是直接老泪纵横。

    “哭什么哭!我这不是还没死吗?你现在好歹也是一方大擘了,这让晚辈们看到,像什么样子!”老人假装严厉地呵斥一句。

    “老首长,您不会死的。古风能治咱们的病。你看,老牛我现在已经好了,您很快也会好起来的。”牛广利说道。

    “嗯……”老人认真打量一下牛广利,“气色是比以前好多了。”

    其实,老人也已经有一两年没见过牛广利了。他拿来对比的,是一两年前牛广利的气色。如果让他看看前几天的牛广利,再看看现在的牛广利,一定不会再对古风有什么怀疑。

    “是,老首长!不光是气色,老牛我现在全身上下舒服,多年的病,已经完全好了。”牛广利一边说着,拉过古风来,“古风小子,快帮老首长看看。我的病症,跟老首长很相似,你能治好我,一定能治好老首长!”

    “好!”古风迈步上前,看着老人。同时,精神力已经幅散开来,在老人体内探查着。

    老人已近垂危,当然感应不到古风的动作。

    他只是看着古风,暗暗点头。一般人在看到他,都会露出诚惶诚恐的样子。

    可是,这个年轻人只有十**岁,骤然看到自己,竟然只是在刚开始微微震惊一下,就很快淡定下来,这可是十分难得的。

    如果不是没有本事的人,是不会有这份底气的。

    古风精神力探查,眉头却是渐渐皱了起来。

    跟他原先猜想的一样,老人体内,的确有黑暗元素缠绕。这黑暗元素,跟牛广利身上的如出一源,只是,要浓郁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还不算什么,麻烦的是,古风能够感应到,老人体内的黑暗元素都是有规律的分布着,竟然是一个黑魔法烙印。

    牛广利身上的黑暗元素,只是呈现一定规律性而已,懂得反噬。可是,跟这个黑魔法烙印相比,就是大巫见小巫了。

    幸好,老人体内有几道很强的内力,在压制着这个黑魔法烙印,让老人坚持到了现在。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小大夫看老头子的脸色,是不是就感到棘手了?”老人一笑,很淡然地说道。

    这种看淡自己生死的态度,让古风也是暗暗佩服。

    “呵呵,是有些棘手。现在,需要号一下脉,请老爷子伸出手来。”古风说道。

    “好!”老人点点头,很配合。

    古风抓住老人的胳膊,手指搭在脉搏上。他自然不是要号什么脉。老人的身体,不是病,不是靠医学能治好的。

    手指接触老人的皮肤,立刻,一道光明元素注射进去。

    这道光明元素不算强,只是起试探的作用。

    甫一注入,老人立刻就感应到了,抬头讶异地看了古风一眼。

    不过,下一刻,老人就是一声闷哼,眉头皱起,脸上出现痛苦的神色。

    原来,这道光明元素注入,黑魔法烙印受到激发,立刻反弹。

    还好,老人体内有几道很浑厚的内力,压制之下,老人只是感到痛苦,并没有像牛广利当时那样,立刻失控。

    饶是如此,也让室内这些人受了一惊。

    “老首长!”

    “二伯!”

    立刻,惊呼声一片。

    二伯的称呼,是马书记喊的。

    “没事!”老人喘了一口气,向着大家摆摆手,然后,向着古风一笑:

    “怎么样,小大夫,老夫的病很棘手吧?”

    “嗯!是很棘手不错!不过,我能治!”古风拍拍手,站了起来。

    这黑魔法烙印很厉害,如果是以前,古风还真要感到麻烦,不过,现在有了魔法杖,能够随意施展大威力魔法,要抹掉这没人控制的烙印,并不难。

    不过,他这句话,却是让众人都是一阵惊喜。

    “什么?你真能治好老爷子的病?”马书记也失去了淡定,一把抓住古风的胳膊。

    老爷子的健康,可是直接关系到家族很多人的前途的。

    “如果胳膊不被你抓伤的话,应该没问题。”古风语气轻松,开了个玩笑。

    “哦,对不起!我是太激动了!”马书记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松手。(未完待续……)